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双性!对邻居娇妻下春药

  陆景行接过礼单扫了几眼道:“都交由秋池入皇宫库房之中即可。”
  礼部尚书又问道:“陛下,可否要在宫中办宴庆祝一番呢?”
  虽有娴太妃的国孝期在,可是陛下登基满一年庆祝也无碍,国孝的规矩也是给长安百姓守的。
  晚云道:“宫中许久没有办宴了,夫君不如办场宫宴可好?”
  陆景行好奇地看着晚云道:“嗯?”
  晚云道:“棉布过不了几日就能到了,我想在宫宴上穿着棉布给众人看看,这样棉布也能卖的更好一些。”

 文学


  陆景行便道:“那就依你所言。”
  ……
  齐北侯班师回朝,本以为陛下会办宫宴庆贺。
  可是没想到陛下嘉奖了三军,却并未对江家有任何封赏。
  江侯爷觉得奇怪至极,想着是因为国孝没有庆功宴也就作罢了。
  可是陛下登基满一年也撞上了国孝,陛下还是大肆在宫中办宫宴,便能说明宫中并未曾如此在乎太妃去世的国孝……
  江侯爷问着江夫人道:“夫人,你说陛下是不是对我们江家有什么意见?”
  江夫人道:“还不是玉儿吗?前段时日里得罪了容晚云。”
  江侯爷听江夫人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道:
  “此事江玉何错之有?本就是陛下太过于荒唐,竟然要娶慕家一个庶女为后!
  玉儿她当真说要入宫为妃?”
  江夫人对江侯爷道:“您可打消了这份心思,瞧瞧白丞相家,自幼养着白菁苒要入宫,如今下场如何了?”
  江侯爷道:“且再说吧,玉儿这会儿年纪还小了些。”
  ……
  宫宴前,晚云在悦己旁边挑了一个铺子,将所到的棉布放在了铺子里。
  又去找了林司制帮忙制作几套好看的坦领形制的衣裙。
  林司制见到了棉布,道:“这料子我竟然从未曾见过。”
  晚云笑笑道:“我也才见到不久,劳烦林司制让宫女帮衬着按照图纸做几套成衣了,越快越好。”
  林司制道:“您放心,我会让绣娘尽快做好的。”
  晚云处理好棉布之后,便想着该如何让卫老夫人与卫琳相见。
  卫府之中与卫琳认识的人着实太多了,且卫琳的身子骨也不好,不知走在半路上会不会晕厥过去。
  若是在卫府之中被人发现了卫琳的身份,也就不好了。
  而卫老夫人整日里卧床,也不能起身出府。
  卫琳都在长安了,想要见到娘依旧难得很。
  夜里朝霞院之中。
  陆景行得知晚云担忧着此事道:
  “你也不必忧虑此事,朕收到了沙城城主的贺礼与奏折,其女公孙静会来长安。”
  晚云道:“若是公孙静来了,正好可以让娘亲以公孙静的名义前去卫府?”
  陆景行道:“嗯,不过说来也奇怪,她怎会和娘长得一模一样。”
  晚云说着:“我和慕婉若不也是长得一模一样吗?”
  陆景行心中带着疑惑道:“你与慕婉若乃是双生姐妹,自然相似。
  但是公孙静像得着实是有些奇怪。公孙一家与卫家可是从未曾有过来往的。”
  晚云怀疑道:“我记得慕婉若初次来见我的时候,戴了一张逼真的面具,加以胭脂水粉的上妆,会不会公孙静也是戴着一张面具的呢?”
  陆景行道:“应该不会。”
  ……
  新帝登基周年宫宴当日。
  宫门外停满了马车。
  陛下虽取消了选秀,可到底也动过选秀的心思。
  今日不少想要入宫博前程的千金们再穿戴上也颇为讲究心思。
  一来是娴太妃的国孝未除,不能穿明亮花哨的衣裳。
  是以一众人都无一例外地选择淡蓝亦或者是淡绿之色,颜色素净,头上的发饰用金子的也少了许多,都是银簪珍珠。
  全无往日里的金光闪闪,却也要别样的风光。
  未到正午,席位间已是坐满了人。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着容家的席位。
  “咦,容晚云怎得还没来?”
  “许久都没有见到她了,陛下前几日说要选秀纳妃,容晚云是不是真的被陛下给嫌弃了?”
  “听我娘说,娴太妃的丧事都是容晚云处置的,别乱说了,即便是陛下选秀纳妃,也难改容晚云的后位了。”
  卫明桑入席之后,目光一直盯着秦止身边的慕婉若,慕婉若的小腹已经有些微隆。
  秦止对慕婉若小心翼翼地很,生怕慕婉若伤到了腹中孩儿。
  “陛下与你妹妹当真已然和好了,这几日我去勤政殿,有好些时候陛下都没让你妹妹躲开,你不必担忧。”
  慕婉若道:“那日晚云如此伤心,我岂能不担忧?不亲眼看着晚云过得好,我是不会放心的。”
  慕婉若着实是担忧着晚云,可是晚云除了让人给她送过来一双虎头鞋外,也没来过秦府。
  今日也是慕婉若求了秦止数遍,才得以进宫的见晚云的。
  卫敏澜望着对面两人,轻嗤了一声道:“兄长,清艺嫂子可要比慕婉若好太多了,你何必再去盯着她呢?”
  卫明桑这才收回了眼神。
  卫夫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对面的两人,也只能叹造化弄人。
  陆景行从外边而来,听到内侍的通报声,在场众人纷纷行礼。
  陆景行坐下后便道:“免礼,今日乃是朕登基一年,这一年大齐风调雨顺百姓和乐,众位爱卿功不可没,朕敬众位一杯酒。”
  官员们便也纷纷举杯,回敬。
  永嘉小声地问着一旁的华阳道:“晚云今日不来吗?前些时日舅舅的忌日上,晚云不是已经和陛下和好了吗?”
  华阳说着:“我也不知。”
  “陛下,沙城城主之女公孙静求见。”
  陆景行道:“宣。”
  沙城地处边陲,沙城之女长安之人晓得的没有几个,等着公孙静进来时,众人的目光都在公孙静之上。
  众人惊讶不已,卫国公与卫夫人更是禁不住地站起来。
  华阳手中的酒杯一抖,还是一旁的永嘉对她说着:“她是公孙静,沙城城主的女儿,并非是卫皇后。”
  公孙静上前对着陆景行下跪道:“臣女公孙静拜见陛下,陛下,晚云姐姐呢?我好久没见她了,甚是想念她呢,小芳姐姐还让我拿了好些东西来给她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