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寡妇的风流韵事&跪着伺候主人用嘴接尿

    觉得种植干果这个事特别不靠谱, 还不如种粮食保险,起码旱涝保丰收。

    绝大部分人都收割了麦子, 又种上玉米了。

    但是廉建通过其他人的口述,在没有更好的发展办法的情况下, 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能会改变夏庄贫穷命运的机会。

    为此,他硬顶着挨了爷爷的骂,努力说服爷爷从他们自己家开始实验种植干果。

    他相信只要他们家因为种植干果,成功挣到钱了,到时候都不用他去催了,夏庄的大部分老百姓都会跟风操作。

    总得有个人出来带头才行。

    廉建这个村支书不好干,可被夏庄大部分人推举出来当了这个村支书,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个差事做好。

    夏泽凯不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他也没想到过暗地里还有这么多事情,不过听了爷爷说的一番话,夏泽凯觉得廉建既然愿意做,他为什么不帮一把。

    反正谁种植都是种,只要质量没大问题,他都愿意收购。

    产量小点都没有关系,凡事总有个开头。

    “爷爷,我没问题, 你抽空给昆生大爷回个话, 花生、碧根果,开心果和巴旦木都行,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只要质量没问题,我都会高于市场的批发价收购。”夏泽凯表了个态。

    夏善德笑呵呵的点头:“行,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

    夏泽凯无所谓,他听到爷爷大声喊:“卫城,把你手机拿过来。”

    “爹,你给谁打电话?”夏卫城把他的黑色诺基亚递给了老父亲。

    接着就听到夏善德说:“我给廉昆生打个电话,给他说一声种干果的事。”

    夏卫城下意识的看向了儿子,看到他不经意的点了点头,夏卫城心里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既然儿子都答应了,他也就不发表意见了。

    夏泽凯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他老婆刚做完晚饭,正和母亲一块往外端盘子,爷爷夏善德也打完电话了,正在逗着丫头和桐桐玩。

    看到孙子出来了,夏善德说道:“泽凯,你昆生大爷说,他让廉建给你回个电话。”

    “哦,行!”夏泽凯痛快的答应了。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原来玩的挺好的伙伴,发小,联系的越来越少了。

    夏泽凯其实挺希望和他們像小时候那样单纯的玩耍,打个电话聊聊天,碰上不痛快的事,俩人瞪着眼说动手就动手,打完架之后哭着回家找爸妈告状去,过不几天又玩到一块去了。

    可惜事实是,越大顾忌越多了,需要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也越来越多了。

    晚饭过后,夏泽凯正陪着爷爷在院子里散步,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打开一看,前缀是带着老家区号的固定电话,他心里有谱了。

    “喂!”

    爷爷夏善德自己慢慢的朝着别墅里走去。

    夏泽凯心里想,他爷爷挺善解人意的。

    听着电话里的人笑着喊道:“是泽凯吗,我是廉建啊!”

    “怎么着,这才几年不见,你都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呀。”夏泽凯笑着说道。

    这一说,二人之间的生分就淡了,廉建说道:“咱们俩从开始上大学以后,就过年的时候见了几回吧,你现在混的让我很有压力啊。”

    夏泽凯听着他这么说,笑的更开心了:“你有个屁的压力,当初在万科收房租的活多好啊,你还不是瞧不上,辞了又去考公了。”

    “我想着为人民服务嘛!”廉建这般说道。

    夏泽凯一个字都不信,他说:“你再放屁!”

    “行了,还不是为了端个铁饭碗,好在老家能娶个媳妇,我也没想到都当上咱夏庄的村支书了,老夏,你可得帮我个忙啊。”廉建这会儿直言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到他这么说,夏泽凯觉得顺耳多了:“这个活不好干吧!”

    廉建叹了口气:“何止是不好干啊,你也知道,村里老一辈的都是咱们长辈,年轻一辈的都出去打工挣钱了,剩下一帮老娘们和孩子,谁听你的话啊,不惹事就算好的,你说我能怎么办?”

    他一番话道尽了农村的真实。

    夏泽凯沉默了一会儿,问他:“廉建,说实话,我也希望夏庄越来越好,希望在外边的年轻人能回流建设家乡,那毕竟是我们老夏家的根,你说吧,我能怎么帮你。”

    “帮就算了,今天帮了这个,明天那个眼红,这个不长久,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廉建断然拒绝了,他说:“我听我爷爷说了善德爷爷提的那个种干果的事,我就想问问这个,你给我句准话,我要是拿自己家的地种出来了,你能保收吗?”

    “烂的我肯定不收,只要差不离我都收。”夏泽江说:“咱俩一块打架长大的,还是前后邻居,你不用担心我骗你。”

    “我们公司二期建设项目马上就要竣工生产了,三期建设项目也已经开工建设了,今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公司的干果采购量就会超出你的想象,等到明年三年也竣工投产了,采购量更大……”

    “这么给你说吧,我已经和齐城市政府达成了合作协议,齐城市政府这边以周城区为试验单位,从5月份开始利用闲置土地统一种植干果。”

    “说句不客套的话,就算全夏庄都种干果也跟不上我几天的消耗量,廉建,你明白吗?”夏泽凯有史以来,第一次给老家的朋友坦诚他的事业规模。

    廉建听得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的。

    他说:“你弟弟马上要结婚了,是不是?”

    夏泽凯‘嗯’了一声,他说:“19号就结婚,下周天,正好剩下一周时间了。”

    廉建听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夏,我到时候能不能带几个人过去参加你弟弟的婚礼?”

    听到他这么问,夏泽凯哭笑不得:“廉建,你这话说得岂不是生分了,来就行,我给你说,带着一张嘴过来吃饭就行,你随礼就是不给我面子。”

    但去参加夏泽江的结婚喜宴并不是廉建的最终目的,他又说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有话就说,你都是当村支书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婆婆妈妈的。”夏泽凯说他。

    廉建小声说道:“我寻思在齐城住一晚上,等你忙完你弟弟的婚礼,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公司,我也好心里有个数,回来再说服咱夏庄的父老乡亲。”

 文学


    这让夏泽凯意识到他这个发小真的是想在这个岗位上干点事,而不是敷衍了事。

    下一刻,他说:“没问题,你来吧,就住我家就行。”

    “那不行,我还得带着几个人呐,到时候可不能麻烦你。”廉建要拒绝。

    但夏泽凯心里想着,等你到了齐城,还由得你做主?

    结束了通话后,夏泽凯忍不住乐了。

    ……

    其后两天是周六周末,夏泽凯和罗希云都没去上班,他们在家里陪着丫头和桐桐,也带着爷爷一块开车到处转了转,父亲夏卫城和母亲周英红都去给弟弟整理婚房了,再准备一下东西。

    夏泽有时候也会抽出时间来帮忙。

    与此同时,翟光栋也带着一批人先进入了佳泽包装有限公司租赁的车间,他给夏泽江说准备了十几台空调,都是八成新的,统一按照1000元一台,包安装。

    夏泽江心里头清楚他赚大便宜了。

    提前商量安装位置的时候,他给翟光栋说:“翟哥,你想办法帮我把空调机安得离着工位近一点。”

    “那得走架子了,这样的话需要的铜管就长了,你要真想这么干的话,我觉得还不如安装水冷空调,统一的压缩外机,打循环水吹冷风,出风口随便安在哪里都行。”翟光栋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他说:“你要是想安装的话,我那里还有两套刚从乐天玛特超市里拆下来的,便宜点,给你装上了,反正卖废铁也值不了几个钱,你要不要?”

    “要!”夏泽江说道。

    翟光栋又给人打电话,让人把装车的空调给卸了,把仓库里的水冷风机给装车运过来,但那个安装就有点麻烦了,可在这个车间里,降温效果比空调更好。

    翟光栋的人安装整套设备足足用了四天时间,安装简单,可麻烦在要搭架子,找地方固定,安装管路,在外边打水井。

    夏泽江没有跟到最后,他的婚期马上到了。

    他指派李志新和翟光栋对接,后边的几天由李志新全程跟进,他得回去准备婚礼的事去了。

    他未婚妻沈佳怡也回周城等着‘出嫁’了。

    这几天,夏泽凯一直在公司里处理各种细碎的工作,监督IBM的人对公司管理人员的培训和考核。

    第一波接受培训的各部门经理、主管和工程师,最后仅有一名工程师,一鸣主管在第一波为期三天的学习中未通过考核,他们来人都感觉很惭愧,又主动找严静华加了一波学习。

    但还没等他们俩进行第二次考核,夏泽凯就去忙活他弟弟结婚的事去了。

    阳历6月19,农历五月十八那天,天还擦着黑,从老家开过来的一辆大巴车来了。

    老家过来的亲戚只有四十多个人,都是家里最亲近的。

    剩下的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在家里等着,他们年纪大了,不经折腾了,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夏泽凯就知道他弟弟忙完了这边以后,还得回家再办一场喜宴。

    多年不见的发小廉建也跟着大巴车过来了,他还带着夏庄的几个同龄人一块过来的,看着每一个都特别精神的样子,夏泽凯好像明白了什么。

    廉建在电话里可以和夏泽凯‘谈笑风生’,可在时隔几年之后,当面见到了夏泽凯的真人,廉建反而拘谨起来。

    他这几天上网仔细查了一下老朋友夏泽凯的资料,没成想网上的资料太丰富了,夏泽凯的‘履历’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拿过市级的十大企业家称号,和市领导谈笑风生。

    而且其公司年销售额十几亿也把他给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身边竟然还有这等风光的人物。

    这也更坚定了他心里的想法。

    夏泽凯看到他时,笑的特别开心:“廉建,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哪能不认识,就是没想到你现在混的这么敞亮了。”廉建一五一十的说道。

    “行了,今天中午多喝几杯,晚上去我那儿住着,等我弟弟这边完事了,赶明儿我带你去我公司转转。”夏泽凯把他的安排给说了一遍。

    廉建赶紧摆手:“不用,我们住宾馆就行,这次过来,村委里批了活动经费。”

    夏泽凯听到他这么说,直接笑了:“你可留着那点活动经费吧,都到齐城了,还能让你掏钱啊。”

    后边的几个人看着有点面熟,但夏泽凯长期不在家,除非是他们老夏家的堂兄弟,和自己同龄的同学,其他的年轻人基本都对不上号了。

    再加上今天挺忙的,他给廉建说:“廉建,你们到处转转,我弟弟还急着去周城接新娘,我先帮他忙完那些杂活再说。”

    廉建也知道这是今天的正事,他说:“你去忙就行,不用管我们。”

    廉建好歹在万科干过,他对高档住宅见得多了,也有点习惯了,再加上他好歹也是村支书,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惊奇的。

    可跟着他过来的几个年轻人就不是一码事了,他们看着这个小区里纵横交错的道路,修剪的特别漂亮的绿植,和一栋栋抬头望不到顶的高层住宅,心里还有点紧张,总觉得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