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我帮她按摩下面&古代肉调教公主

    等他来到这边后,先给庞亚群打了个电话,庞亚群没一会儿就从幼儿园里边出来了,他把夏泽凯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把事情的始末给夏泽凯说了一遍。

    夏泽凯没看到丫头和桐桐,也没看到办公室里有其他人,就问怎么回事。

    庞亚群说:“刚才那个何同光小朋友的妈妈来了一趟,她过来后听我们当时在现场的星星老师描述了一遍情况,又看了幼儿园里的监控录像,确认是她儿子先动的手,也问了几个小朋友,知道她儿子先说的夏季桐小朋友,就道了个歉, 带着她儿子先走了。”

    “没别的事了?”夏泽凯问他。

    他心里想着,走了三家幼儿园了,这是头一次碰上这么有素质的父母了。

    一是一,二是二,一点不胡搅蛮缠,这让他心里觉得挺舒服的。

    庞亚群笑着说:“这事错不在夏季桐小朋友,不过刚才何同光小朋友的妈妈过来了, 我怕生出其他意外,迫不得已才把夏先生喊来的。”

    “没事, 我们家桐桐现在怎么样了。”夏泽凯问道。

    既然来了,就多问问。

    庞亚群听到夏泽凯询问,立马摁了一下电脑屏幕旁边放着的一個四四方方的转换器, 接着十几个监控画面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他从中选择了精灵班的监控,说道:“夏先生请看, 这就是精灵班的监控录像。”

    夏泽凯看了一眼,监控画面还是很清晰地,他一眼就认出了丫头和桐桐,小姐妹俩坐在一块,这会儿正在安静的听着老师讲课,不过讲课的老师并不在镜头里边,监控里也没有声音,就不知道讲的什么东西了。

    “庞园长,你们幼儿园准备的还挺全面的。”夏泽凯指了指监控录像,说道。

    庞亚群说道:“我们从家长关心孩子的角度出发,肯定要做好孩子们各方面的管理,装了这个监控也是出了什么问题以后,让家长们能够看清楚事实情况,我们对事不对人。”

    一句‘对事不对人’让夏泽凯放心了,他看着丫头和桐桐也没别的事,就给庞亚群说了一声:“庞园长,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夏先生,真不好意思,让您跑一趟了。”庞亚群还挺客气的。

    夏泽凯摆手:“没事,桐桐只要没闹大乱子就行。”

    庞亚群突然在夏泽凯嘴里听到这么一句话,想起一件事来,下意识的问道:“夏先生,我冒昧的问一句,夏季桐小朋友看起来很灵活。”

    “那可不,她每天早上起来跟着我跑一公里,还跟着我们家保镖练了一年的功夫,别看她小,可和泥鳅一样,滑溜着呐。”

    庞亚群想哭:“o(╥﹏╥)o”

    听到夏泽凯这么说,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仿佛预见到了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幼儿园很可能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他很想给夏泽凯说一句:“夏先生,要不你再给小公主换一家幼儿园吧。”

    这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夏泽凯过来一趟,连闺女的面都没见上,接着又急匆匆的走了。

    从幼儿园里出来后,他就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了这个事,罗希云也大为惊奇,头一次碰上这么有教养的父母,她对彩虹桥幼儿园的看法好了不少。

    ……

    夏泽凯都到家门口了,他便回了趟别墅,爷爷一个人拄着拐杖在院子里慢慢的走着,他父亲夏卫城和大爷夏卫国两个人凑在一块喝茶聊天。

    夏卫国正好迎着大门的方向,看到侄子夏泽凯回来了:“泽凯,这还没到中午,怎么回来了。”

    “大爷,我有点事,刚好经过大门口,一会儿就走。”

    “你们这些年轻人可真忙啊!”夏卫国感慨。

    夏卫城也扭过头来,看到他了:“泽凯,中午在家里吃饭吗?”

    “爸,我不吃了,你们吃就行,冰箱冰柜里还有很多肉,你们做着吃就行,吃完了再补充。”夏泽凯说道。

    爷爷夏善德‘呵呵’一笑:“天天吃肉,我感觉又胖了。”

    “爷爷,多吃点好,不过也搭配点素材,也别太胖了。”夏泽凯看着爷爷脸上的笑容,心里美滋滋的。

    “我妈哪?”夏泽凯没看到他母亲。

    夏卫城说:“她早上起来没别的事干,就去后边弄菜园子了,泽凯,你可算是给她找到活干了。”

    夏泽凯听到他爸这么说,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是夏泽凯当初急着开垦菜园子的目的,要不然父母又得像上次在楼上住着一样,住不了一个星期就感觉无所事事,闷得慌,再嚷嚷着要回去。

    总得给他们一个适应的过程。

    他又去后边看了一眼,母亲手上拿着把小铲子一板一眼的掘土,有时候还伸手拔几根草,做的特别认真。

    “妈,大热天的,你不嫌热啊,等凉快了再弄也行啊。”夏泽凯说她。

    周英红回头看了他一眼:“泽凯啊,我抓紧弄完了,等会儿浇点水,要不然光在这里晒着,都旱死了。”

    她还指着一片枯黄的冒芽说:“你看,这里都黄了,已经晒死了,还得从其他地方挪苗过来。”

    夏泽凯瞅了一眼,还真是那样,冒出来的牙已经枯萎了。

    “妈,要不搭个棚子?”他问。

    周英红就差拿小铲子直接戳他身上了:“你不会干就一边呆着去。”

    说完后,她才反应过来:“不是还没到下班时间啊,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妈,我回来处理点事,正好在家门口路过。”夏泽凯解释了一下,和她母亲说了会儿话,就走了。

    回到公司,赶着去食堂吃了个午饭。

    吃饭的空当里,顺带着扫了一眼餐厅,发现餐厅里原来边吃饭边玩手机的现象几乎没有了,大家吃完饭后就走。

    不像之前,大家吃完饭以后,还得拿着手机看一会儿,聊上半天。

    现在就没有这种情况了。

    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夏泽凯也是吃过午饭后,把餐盘碗筷放到洗漱池里,也走了,他比这些员工更忙。

    ……

    彩虹桥幼儿园里,庞亚群园长越想越不对劲,他觉得不能被动。

    就单独找了精灵班带班老师格格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注意别让其他小孩子去招惹夏季桐小朋友。

    格格老师听完后,整个人都凌乱了,园长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可太大了。

    具体原因是什么?

    她心里疑惑,顺口就问了,然后就听到庞亚群园长无奈的说:“他爸说了,夏季桐小朋友跟着她家保镖练了一年功夫了,人家手上有真功夫的。”

    格格老师:“……”

    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些有钱人家原来过得和他们真不一样,都有保镖了,呵呵!

    “格格老师,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一定不要让其他小朋友去招惹夏季桐小朋友,一定记住,要不然挨揍了也是白挨。”庞亚群再三叮嘱。

    格格老师下意识的点头,目送着庞亚群回了园长办公室,她也回了教室,看到教室里新来的那一对小姐妹俩都在认真的看书,完全不像主动惹事的人,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事不难搞。

    ……

    “泽江,你给李工把工作交代清楚了吗?”沈佳怡喊他了。

    夏泽江‘嗯’了一声,他说:“都说清楚了,再说咱们去济城也就待个两三天,答辩完了,再和老师、同学們吃个饭就回来了。”

    “别忘了再把咱们结婚的事给他们说一声,到时候有空的就来凑个热闹,没空的就算了。”沈佳怡说道。

    “嗯,忘不了,糖都拿好了。”夏泽江指了一下地上放着的一个编织袋,里边全是糖。

    二人收拾完后,就提着东西出门了,开着直奔济城。

    一个多小时,他们就从济城高速下来了,然后直奔学校去了。

    离开学校一共才两个月的时间,可夏泽江和沈佳怡二人再回小袁,都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从社会脱离出来,再回到校园里,他们感慨万千,夏泽江说:“还是在学校里舒服啊,打暑假工的时候都没觉得这么累过。”

    沈佳怡白了他一眼:“那可不,你去打暑假工时还抱着侥幸心理呐,好赖就是干两个月,能挣一点算一点,反正还得回来上学。”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已经没有退路了,咱们只能往前跑。”

    “还是我媳妇看得透彻,快走吧,先去找老师。”夏泽江牵着沈佳怡的手,另一只手提着满满的一编织袋糖果,一块往教学楼走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卖糖果的呐!

    三楼,教师办公室这边,他们进去时,办公室里分散坐着五位老师,看到他们俩进来了,其中一位老师惊讶的喊了一声:“夏同学,小沈同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她喊,其他四位老师也都看了过来,纷纷打招呼。

    “王老师,各位老师,我们刚回来,一到学校就想着先来咱们办公室看看了。。”

    “哎呦,出去上了几个月班,这嘴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你上次说来买设备,弄完了吗?”这位黑发中掺杂了白发的王老师问道。

    夏泽江笑着说道:“买上了,已经运回去开始生产了,我这次专程过来谢谢王老师。”

    “对了,这是我和佳怡的喜糖,王老师和各位老师快点尝尝。”

    说着话,他就开始动手拉开编织袋拉链,用手捧着往外拿喜糖。

    王老师一听‘喜糖’,笑眯眯的说道:“你们要结婚了呀,你们可是我知道的第一对要结婚的同学,真好,恭喜恭喜!”

 文学


    办公室里其他四位老师也都站起来说道:“恭喜了,你们可太令其他同学羡慕了。”

    夏泽江挠着后脑勺,憨厚的笑着,沈佳怡就拿出糖果来,开始给各个老师办公桌上放了一把。

    “哎呦,放这么多干什么,你们再拿去给其他老师、同学也分一分。”有位老师劝她,他抓起了几块,就要把剩下的糖还回去。

    被沈佳怡给制止了,她说:“李老师,你吃着,我们拿的够。”

    有位老师惊讶的喊道:“哇,还是大白兔、金丝猴、阿尔卑斯的糖果啊,还有德芙和费列罗巧克力,都是大品牌的啊,散称都老贵了,你们没少花钱吧。”

    夏泽江笑着说道:“老师教了我们五年,这些年也给各为老师添了不少麻烦,马上要结婚了,让各位老师吃点好的,也是我们俩的一点心意。”

    一番话说的办公室里的几位老师心里比吃了糖还甜。

    他们付出了也希望有人能记住,能感恩!

    刚开始的王老师说道:“你们俩今天回来是准备毕业答辩的吧,论文都弄好了吧,明天一早就开始,你们趁现在有空,再去熟悉熟悉,别答辩的时候被问住了。”

    “嘿嘿,王老师放心,一切烂熟于胸。”夏泽江笑着说道。

    论文是他自己一字一字写出来的,可不是从网上‘找来的资料’,方方面面的内容都理解透了,对他来说,再过上几年都能记得住。

    沈佳怡在旁边问道:“几位老师,你们晚上有时间吗,我和泽江想请你们一块吃顿饭。”

    王老师说道:“今天就不去喽,你们俩和其他同学肯定要聚聚的,明天都答辩完了,我们再和你们所有同学一块聚个餐,没问题吧。”

    “成,我等会儿给他们说一声!”夏泽江和沈佳怡痛快的答应了。

    他们俩又去了另外一个教师办公室,散了一波糖,获得了一波祝福。

    从教师办公室里出来,二人这才去了以前的宿舍楼,这时候不止他们俩刚从外外边回来,还有很多提前出去实习的同学也都回来了。

    大家伙凑到一块,各自讨论着自己的实习过程,大部分人的实习都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突出的成绩。

    别看他们马上就要研究生毕业了,可实习工资真不高,大部分都在2000多元,综合收入3000元以上的都不多。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可这就是个就业事实。

    能高于4000元以上的,在他们之中都有点凤毛麟角的感觉。

    一帮同学聊开了以后,很多人都倒吐苦水,一个个的说:“我准备考公务员了。”

    那个就说:“我打算考我们老家的事业编了,我这趟回去已经找好人了,只要笔试部分通过了,面试好说。”

    “我听我当公务员的同学说,他一个月工资不算高,但各种奖金、补贴很多,旱涝保丰收。”另外一位同学也跟着说道。

    不过也有的同学说道:“我准备今天答辩完,拿了毕业证以后就去南方闯一闯,他们都说那边遍地是黄金,只要脑袋不差都能拿麻袋捡钱。”

    企业里的一番磨砺让他们意识到了社会多艰难,不是那么好闯荡的。

    夏泽江和沈佳怡对视了一眼,二人特别清醒,他们俩越来越意识到了,他们的起步真的是很多同学的‘终点站’。

    一百万的现金,哪怕是家境殷实的家庭,也没几个人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可他哥随手就给了。

    大厂的订单业务也不是一点不付出就能随随便便拿到的,可夏泽江去找他哥说了一声,就拿到了,为难的地方在于打样的标准必须符合静桐发展有限公司对于包装包材的标准要求。

    “老夏,我听说你和你女朋友要结婚了,是不是真的呀,快拿点喜糖来呀。”

    “早准备好了,让你吃个够。”夏泽江说道。

    他提前准备好的编织袋里,全是喜糖。

    ……

    夏泽凯下午又接到了陆槁的电话,陆槁让他去三期项目那边看看施工情况。

    自从崔小峰上次跟着陆槁走了一趟三期项目那边,彻底把何玉坤他们一伙人给震住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别说何玉坤他们一伙人了,其他私下里听到这个事的混子们也都没人敢头铁的过来招惹静桐发展有限公司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