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动着硕大沉甸甸爆乳章&抱美妇的屁股疯狂耸动

  林枢本来想安慰这货几句,突然被这句话把酝酿了半天的情绪给彻底打散了。

  “这事我可不熟,你去找琏表哥带你去吧!”

  王焕摸了一把看不见的眼泪:“我讨厌分别,瑾玉兄,大舅子,你得准备好酒好菜陪我喝两杯!”

  林枢无奈的与王焕一同走进船舱,正好贾琏也安排好了王熙凤,三人借着离愁别绪,温酒聊了起来。

 文学

  “琏二哥,前几日你去金陵,那里现在的情形如何?”

  王焕给两人倒了一杯酒,询问贾琏:“听说倭寇进犯了松江,金陵府学的学子都炸开了。”

  贾琏皱眉回道:“何止府学,金陵三大书院的那些儒生,纷纷上书南直隶布政使司,差点没把衙门给挤破了。真不知道这些儒生怎么想的,打仗的事,交给朝廷就是了,难道朝廷诸公还不如一群乳臭未干的学生想得深远?”

  “琏二哥,  我和瑾玉兄也是乳臭未干的儒生!”

  王焕委屈巴巴的说了一句,惹得贾琏与林枢都笑出声来。

  贾琏拍了拍王焕的肩膀:“兄弟,  儒生是真的,  不过我可不知道,  乳臭未干还能陪我去花坊玩耍。”

  “不说这个了,江南的水太深,  咱们三个踏进去估计会被吞得渣都不剩。”林枢对于江南这深不见底的泥潭,时刻保持着警惕。

  贾琏也郑重的点头,仅仅在金陵呆了两天。他就察觉到贾家在金陵的八房中,  有不少人怕是牵扯了进去。

  他从族老手中拿过贾王氏变卖族产的证据后,连夜就回了苏州,就怕把自己搭进去。

  从一品的太子少保、钦差巡抚江南军政事的总督赵安平都被陷了进去,自己这个从四品的龙禁卫镇府使,  砸进去怕是连个水花都不会有。

  王焕应该是真的恋家,嘴上口花花要去寻花问柳,几杯酒下肚就醉倒在桌上上了。

  林枢与贾琏架了他去房间,  随后两兄弟才回来继续边喝边聊。

  “琏表哥这次回去,  怕是要被责骂了。嫂嫂这么一走,府中估计会乱成一锅粥。”

  贾琏毫不在意的回道:“随他去吧,荣国府的烂摊子,  我早就不在意了。说实话,  我还真想把这世子的位子让给宝玉。可惜朝廷法度在那放着,  我父亲也心不甘情不愿的,一时没有办法。”

  他叹了一口气,给林枢说道:“我父亲前半辈子身份显赫,  太上皇赐下表字恩侯,这份恩遇给了他无上的荣耀,也羁绊了他几十年。到现在都放不下住进荣禧堂的心愿,  唉……”

  林枢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陪着贾琏饮酒。相比自己,  贾琏才是最难的人。

  本身就不被掌家的祖母待见,好不如意有了机会,还要被家族拖后腿,甚至不时要防备他人的算计。

  “对了,  这次回京,  表妹那里你要多注意。老太太还好,  至少是她的亲外孙女,  那份疼爱不会掺假。我那好二婶就不一定了,该防备的万不可粗心大意。”

  贾琏突然把话题一转,说起了黛玉之事。

  林枢点头,进京之后,拜访荣国府长辈。是他与黛玉绕不开的事情。

  不孝这个罪名,这个时代谁沾谁死。哪怕皇帝知道黛玉中毒之事与荣国府脱不开关系,但人言可畏啊。

  ……

  前隋大业帝损耗国运开凿了大运河,经过元明两代的疏通维护,到了本朝可以说,成了沟通南北最重要的渠道。

  一路北上,商客云集,漕运繁忙。经过十几天的旅途,林家一行终于在腊月二十六抵达通州码头。

  当几人的脚踏上坚实的土地上时,差点腿脚发软没站稳。

  “老奴拜见家主,拜见琏二爷!”林福的兄弟林禄早早就接到了书信,这几天天天守在码头等候着。

  林枢已经有好几年没见林禄了,看着花白的头发,差点没认出来。

  “禄叔,这几年身体可还好?”

  林禄熟练的比划了两下拳脚:“老奴虽然头发白了,但三五个小伙子,还近不了身!”

  哈哈……

  主仆两人笑了起来,驱散了多年不见的生疏感。林禄可是家将出身,当年林如海孤身北上,就是林禄护卫着游历了千里路程,

  这时旁边来了几个老嬷嬷,穿戴富贵,竟像是富贵人家的老太太。

  她们走到贾琏旁边,看都没看身边的林枢:“二爷,老祖宗派老奴来接您与二奶奶还有林姑娘了!”

  贾琏皱了皱眉,  他可没有写信给家里,是谁把消息透露出去的?

  不过此地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贾琏哼了一声:“这位林家的大爷,你们还不拜见?”

  其中一个老嬷嬷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像站在后面的王熙凤黛玉二人走去。

  剩下那个给贾琏回道:“老奴记得,姑爷家可没什么大爷,这不会是哪里来的骗子吧?二爷可别被骗了。”

  福全当即的怒了,腰间的剑都拔出了一半,林枢按住他的手。

  贾琏啪啪就是给了这嬷嬷两巴掌:“爷敬你是老太太身边的嬷嬷,给你两份颜面,你还真当回事了。滚,自己回去领板子。等爷回去,你要是还能站着,就不用在留在府中了!”

  贾琏明白这是老太太给林枢的下马威,可这个下马威打的还有他的脸。

  两巴掌又重又狠,挨打的被打懵了,去找黛玉的也被吓得话都不敢说。

  贾琏看到贾家马车边上,王熙凤的陪房王信夫妇,大声喊道:“王信,还不赶紧过来服侍你家奶奶上车!”

  随即便对林枢拱手道歉:“表弟,是哥哥治家不严,让你看笑话了!”

  林枢笑了笑,丝毫没有在意这件事:“琏表哥,我都明白。这件事不用放在心上,万不可因为这事扰了回家的好心情。”

  两人说了两句悄悄话,贾琏便扶着王熙凤上了马车。旁边的两个老嬷嬷还盯着黛玉不放:“二爷,老祖宗吩咐老奴要把林姑娘带回府呢?”

  黛玉想要说话,林枢制止了她:“琏表哥自会处置,玉儿还是先上车吧!”

  果然,贾琏夺过车夫手中的马鞭就给了一人一下:“远程归来,林家的姑娘不回林家,去亲戚家干什么?混账东西,滚一边去!”

  随即向黛玉说道:“表妹安心回去休息,老太太那里我会给好好解释的。待改日我去林府接你们!”

  “琏表哥、嫂嫂(琏二哥、凤姐姐)慢走……”

  双方告辞,贾府的马车先行离开。林枢拉着黛玉与旁边看戏的王焕也上了马车,悠悠往京城赶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