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美妇与小坏蛋,吃小坏蛋的大捷豹

海外网4月26日最新消息, 
  所以我平时除了陪客人喝酒,唱歌,跳舞,玩骰子之外,从不做过界的事情,当然也有同行的姐妹为了金钱,走上了陪睡的道路,但我却不赞同。

  不是我娇情,清高,而是陪酒这个行业的特殊性,男人是个追求新鲜刺激感的物种,一旦把你吃干抹净了,就会失去了兴趣,念旧情的,还会偶尔点一下你的台,时不时可怜你照顾一下你,给点小钱。

  而大多数是提了裤子就不认人,所以要钓着他们,哄着他们,越得不到就越能让他们心痒难耐,越愿意往你身上大把大把的砸钱。

  认清了这一点,再加上梅姨的调教,我在这个行业可谓如鱼得水,成为了这一行的标杆。

  因为有着大学生闪亮的光环和不错的气质,我也会被梅姨临时安排去做公关小姐,我可以不择手段的帮助客人,达到他想达到的目的,但前提会保护好自己,不被人弄上床,不玩潜规则。

  金钱是个好东西,可惜只可以挥霍一时,而自己最宝贵的失去了,却是一辈子的事,生活在这样声色犬马的夜场,我却有着一个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梦,如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一样,等着未来的他驾乘彩云来接我。

  陪酒女郎很多都是大学生或者其它行业的女人,为了挣外块来兼职的,经常有人因为临时有事,生病,或者其它的原因请假,不能来,所以人手极其不稳定,常常出现客人来了,而找不到陪酒女郎的情形,所以各个夜总会之间的管理人员,都会彼此留个电话,碰到这种情况时,可以相互支援一下。

  那个晚上我便被临时抽调到一个夜总会当陪酒小姐,包房里的灯光,调的比平时亮了些,我陪的客人,是个香港过来的老板,满口大金牙,一脸的横肉,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在我的身上流连着,手更是不经意的在我的屁股上,大腿上和胸前触碰着,占尽便宜。

  干我们这行的被客人吃吃豆腐很正常,而今天我却觉得躁得很,因为这个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而且是长得极好看的一个男人。

 文学

  刀刻般俊美的脸,透着刚硬坚毅,紧抿的薄唇,性感张扬,他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背上,身边的美女每次想靠近他,都被他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一些距离,就那样自顾自喝着他的酒,不时向这边瞟过来一眼,一脸的淡漠。

  我扭摆着身体,尽量避开香港老板的触碰,他刚要发火,这时坐在对面的美女,看那个男人对她毫无兴趣,便见风使舵的朝这个香港老板围了过来,媚笑的为他点烟,倒酒的。

  我趁机让了位置给她,然后站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时,刚走到包房的拐角处,便看到包房门口多了个服务生,一只手端着酒盘,一只手在装着酒液的大杯上方抖着,像是往里加了什么东西。

  也许感觉到有人的注视,他条件反射的朝我这边望来,我下意识躲进拐角的另一侧,隐藏了起来。

  他确定没人后,谨慎的东张西望了一下,才推开门走进了包房。

  她下的是什么?毒药么?还是别的什么?我满心的疑惑,跟着走进了包房,看到那个服务生将一扎调好的酒放到了桌子上,便退了出去。

  客人们有时喜欢喝调的酒,所以碰到这种情况,吧台就会让调酒师按照客户的要求把酒调好,然后由服务生送到包房里来,也许他加的是调酒的材料呢?只是为什么这么鬼鬼祟祟?

  我满腹的疑惑,愣忡间,待在房间里的那位美女,从香港男的大腿上站了起来,笑着拿过了大酒杯,分别把茶几上两个空了的小酒杯添满了,一杯放在了帅男的跟前。

  扭着腰枝将另一杯递到了香港男的嘴边,我刚想上前阻止,却见香港男已喝了一口,然后抱住美女的头,将口中的酒如数吐进了美女的嘴里,美女嘻笑着,吞咽了下去。

  “欧少,你把女人都推给我了,自己不是冷清的很。”香港男将那个美女搂进了怀里,边说边将手伸进了那个美女的胸前,引得美女一阵娇哼。

  “今天李总是主客,只要你玩的开心就好。”帅男说罢端起面前的酒杯,放到了嘴边。

  我心里隐隐不安,下意识的走到了那个帅男的身边,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手中的酒杯,因为我的撞碰,应声落在了地上,“啪”的一声脆响,透明的玻璃片四处飞溅。

  “你……”帅男愠怒的看着我,我一脸醉意的微笑,喃喃说道:“我有些头晕,借老板的怀抱靠靠。”

  我不想惹事,也不清楚这酒里有什么,所以不能直接断定的告诉他那酒有问题,更何况在这个龙蛇混杂的黑暗地方,如果真的有人要害他,自己却明目张胆的救了他,指不定就会得罪了什么人,惹祸上身。

  所以我拼命朝他眨着眼睛,示意他新端来的酒可能有问题,可他似乎并看不懂我的示意,也没有推开我,只是探究的望着我,像看个怪物一般,僵硬着身体,任由我们两个保持着暧/昧的姿势。

  我感觉自己真是失败极了,算了,只要守在这里不让他喝下酒,他就不会出事的,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刚见他一面,心底就想着保护他。

  “哇,好热。”美女娇喊着,我朝她望去,只见她脸色潮红,一双眼睛失去了焦距般,用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正在他胸前啃咬的香港男子,看到美女自动开始脱衣衫,眼神有些诧异,必竟这个包房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存在,这个女的竟然如此放/浪,要在别人的面前上演实战么?

  听着那个美女的呻/吟声,娇/喘声越来越大,身子不住的扭动着,在香港男的身上又是亲又是吻,甚至开始解他的皮带,帅男眉头皱了下,似乎也看出了有些不对劲,眼神沉了沉,搂着我的腰站起身,说道:“我带她出去,你们继续。”

  “老板,你真坏,还不是想带出去吃了我。”我娇声说道,头依靠在帅男的肩膀上,半边身子的重力,都在他的身上,就这样随着他走出了包房。

  帅男的脚步不停,直接把我带到了夜总会的门口,冬夜的风吹来,冷极了,和夜总会开着暖气保持恒温形成了强烈的温度反差。我穿着低胸上衣,短式包裙冻的直打哆嗦,只好用双臂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我--先回去了。”我牙齿打着冷战,转身便欲离开。

  他拉住了我,脱掉西装外套,披在了我的肩上,一双眼睛淡然的望着我说道:“谢谢,我是欧阳晨,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还有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本想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他,但又实在怕冷,便接过了名片,想着穿回去洗干净了,过两天再送还给他。

  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停在了夜总会门口,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恭敬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他看了我一眼,便钻进了车里,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我送你?”

  虽然他掩藏的很好,我依然从他的眼底深处看到了冷漠和戒备。

  我识趣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听到我的拒绝,他没有再说什么,关上了车门,车子缓缓向前开去。

  我拦了辆的士,直接回到了家里,泡了个热水澡,将他的西服洗干净,晾了起来,才躺在了床上,拿起他给我的名片,看了起来。

  欧阳晨,北辰集团总裁,看到上面的介绍,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北辰集团,是欧阳家族的产业,主要经营珠宝手饰和化妆品,在海滨城成垄断趋势,而新接任的公司总裁更是商业界的新起之秀,杀伐果断,手段凌厉,看准了商业发展趋式,将产业迅速扩展到房地产领域,连连拿下几块福地,开发楼盘,销售火爆,短短时间内便为公司创下了上亿的资产,成为海滨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

  只是这个总裁为人低调极了,很多记者慕名想尽办法围堵拦截他,却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可见这人行事谨密,警惕性很高,反侦察能力也很强。

  我万万没想到,救的会是这样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大人物,也更不会想到因为我的出手相救,把自己推进了一场阴谋漩涡中。

  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夜出昼伏,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当个夜场的花蝴蝶,拉客人,抢男人,喝得酩酊大醉。白天则在家里睡个天昏地暗,补足美容觉。

  我不喜欢睡太多的觉,人生短短几十春秋,仔细算起来,时间不多,如果都浪费在如死人般的梦境里,那真是太虚度光阴了。所以我白天补觉的时间很短不超过四个小时。

  今天如往常一样起来,看到了阳台上挂着的那件西服,走了过去,摸了摸已经干了,我就刷牙洗漱,换了身衣服依照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北辰集团的办公大楼前。

  几十层的高楼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雄伟壮丽,我走了进去,前台的小姐看到我,很礼貌的询问我找谁。

  我告诉她找欧阳晨,她们的总裁,她问我有没有预约,我摇了摇头,她回复说没有预约是不能进入办公室见她们的总裁的。

  这是公司的程序,我能理解,本来我也想给他打个电话的,但是后来想想只是还一件衣服而已,像他这样的大人物和我这种夜场的女子,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可能有太多交际的。

  我把衣服放在了前台小姐那里,麻烦她代为转交给欧阳晨。转身欲离开,却看到欧阳晨走出了电梯间,一个手拿公文包的女人早已在电梯的门口等她,想必应该是他的秘书,看到他出来,便恭敬的跟在身后朝大厅走来。

  一身藏青色的西装将他顷长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脸上依旧是淡漠冷然的表情,也许感觉到了我的注视

  ,他朝这边望来,看到我时先是一愣,当看到柜台前放着的西服时,似乎了然了,对着身边的女秘书,嘱咐了几句,然后又重新回到了电梯里。

  女秘书便朝我走来:“小姐,我们总裁邀请你到办公室去谈谈。”

  我点了点头,看到欧阳晨已站在电梯间等我,便拿起衣服走了过去。“小姐,你不能乘坐这个电梯。”见我走进了电梯,女秘书忙阻拦着。

  我正疑惑着,犹豫着要不要走出去,这时听到欧阳晨冷冷的吩咐道:“38楼。”

  我忙按下了电梯上的数字按钮,在女秘书一脸惊讶的表情中,电梯门缓缓关上了。

  电梯间只有我们两个,我可以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冷香,这是种很好闻的味道,我悄悄偏过头望着他英俊的侧脸,心

  “怦,怦”的跳个不停。

  他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和压抑,正当我想说话,打破沉寂时,电梯的门打开了,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出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走进了一个偌大的办公室,他走到办公桌后面坐好,抬起头望着我,眼神里满是探究。

  我被他看的很不舒服,走到桌子跟前,伸出胳膊将衣服递到了他的面前,干咳了一声说道:“我是来还你衣服的。”

  他嘴角抿了抿,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在桌案上写着什么,然后从本子上撕了下来,站起身走到了我的面前,并没有接我手中的衣服,而是把那一张纸递给了我。

  我才看清楚这是一张支付金额为五十万的支票,五十万,钱不算少了,如果照我在夜场日均收入的话,挣个五六年才可以达到这个数目,如果是别人看到这支票一定会欣喜若狂,而我看着这支票却格外的刺眼。

  “堂堂北辰的总裁,命就值这么点钱?”我抬起头问他,如果他肯留意,一定看得到我眼中被刺伤的痛。

  可是他怎么会留意我这样一个夜场里的风尘女子呢,在他看来我们这些女人就是为赚钱而生的吧,因为我看到了他眼中的鄙夷和不屑。

  他牵了牵嘴角,重新走到桌子旁,拿起笔,刷刷几下,又写下了一张支票,重新递到了我的面前,上面的支付金额已是一百万。

  呵呵,呵呵,他以为我在和他讨价还价,长得如此帅气,连走路都非常优雅的男子,竟然和别人有着一样世俗的眼光,我冷笑了一下说道:“一百万?”

  他眉头皱了皱,眼神闪过一丝不耐烦,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仍被我捕捉到了。

  他第三次走到了桌子边,又填了一张支票拿了过来,上面的金额再翻一倍。

  “欧少真大方……”我看了一下,接了过来,能感觉到他眼神的蔑视和得意。

  “可惜……”我话说一半,将手中的支票撕了个粉碎,连同他的衣服一起丢在了地上,装做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着说道:“支票,我接了,欧少不再欠我的。”

  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我转过身子向前走去,快走到门口时,他终于开口了,冰冷的声音,使这个房间的温度陡然下降了许多。“你到底要什么?”

  “我想要的欧少给不了。”我淡然的说道,我要的只是尊严,而他的三张支票,将我的尊严粉碎的彻底。或许在他这个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看来,我这个流落风尘的女子根本没什么尊严可言,可是他错的彻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