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浩翔用顶你;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海外网4月26日最新消息,  

  洛漫心下一怔,下意识的朝着身侧封辰望去,却只看到他眼中的冰冷。

  落款的S还在封辰眼中,越发的刺眼,他不得不联想到拍卖会上豪斥千万送她印章的那个神秘少爷。

  好得很,行踪都一清二楚,现在竟然都送上门挑衅了?

  封辰眼中的寒意让洛漫不安,她压低声音用最快的语速解释,试图打消封辰眼中的疑窦,“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封辰冷笑一声,“是吗?”

  上次拍卖会上也是置身事外的样子,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

  丢下这极为吝啬的两个字,封辰骤然站起身,愤然而去。

  洛漫忙要追上去,却被侍应生拦住,

  “洛小姐,您还没签收。”

  “麻烦你帮我退了。”

 文学

  “这……这退不了的,您就别为难我了……”

  眼看着封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洛漫只得在签收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抱着花束和项链盒子追了上去。

  门口关绍煜刚好回来,先是与封辰打了个照面,还没打声招呼便不见了人,后要进来又见到洛漫急匆匆的从自己身侧擦肩而过,便露出一脸愕然的神色望向屋里的人,

  “子扬,怎么回事?刚刚我是看见两阵风从我身边跑了么?”

  赵子扬也是一脸懵逼,耸耸肩道,

  “谁知道怎么回事啊,刚侍应生送来一束花,阿辰忽然就沉着脸出去了,嫂子说了句什么‘不知道’也追了上去……那花八成是哪个看上洛漫的人送的吧!这不是打脸么?算是惹恼阿辰了。”

  关绍煜站在门口,回头望着一前一后消失在走廊的那两道身影,忽的笑了一声,

  “阿辰这次是真栽了。”

  “什么就阿辰栽了?你是不是喝多了?这事儿上,明明栽了的是洛漫吧?”赵子扬瞪直了眼睛。

  “未必,你什么时候见过阿辰为了女人有过什么情绪?”

  关绍煜勾起唇角,一副看好戏的态度戏谑道,

  “恐怕就连他都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意呢,这就别扭上了,等回味过来且等着栽呢!”

  荣景国际门口,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几乎是前后脚上了车。

  见洛漫追上来,封辰的神色稍缓和的几分,也仅仅是几分而已。

  “锦绣园。”车厢里回荡着沉冷的声音。

  洛漫有些局促,“你误会了,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什么样?”封辰冷喝一声,目光扫过那一抹扎眼的香槟色,无名火从胸腔里面腾了起来,一把夺过那束花,直接从窗口丢了出去。

  回头却见洛漫还攥着那只珠宝盒子,更是在他心火上浇了一层滚油,沉着脸盯着那盒子不放。

  仿佛洛漫要是不立刻把这盒子也扔了,他就要将她连人带盒子一块儿扔下去一样。

  “这个不能扔,”洛漫攥着珠宝盒子磕磕绊绊的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是谁送的了,我不是想留着,我会还给他的,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且很多年都没见了,他只是开个玩笑。”

  开个玩笑?

  封辰心中几乎将这四个字磨碎,都拿出玫瑰和项链了,有这么开玩笑的?

  “你不要生气了……”

  洛漫的眼中泛着无措,她还沉浸在刚刚难得和谐的氛围中,并不觉得此刻的封辰有什么不对,只下意识的觉得出了这种意外,是个男人都该生气的。

  可这句话偏偏提醒了封辰。

  生气?

  封辰骤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之后,眉心狠狠一颤。

  这一瞬间,波涛汹涌的情绪统统被理智压回了胸腔,沉锐的双眸渐渐回复平静,

  “洛漫,你未免太自作多情。”

  清冷的嗓音给车厢覆上一层寒霜。

  洛漫的眸光骤然一怔,随着封辰越发冷冽的声线一点点凉了下来。

  “我不过是觉得有人当着我的面给我的太太献殷勤丢了我的人而已,你好歹是我封辰明媒正娶的夫人,想要什么也不该是别的男人给你买,你是开心了,但丢的是我的脸。”

  封辰的话十分直白,

  “我的副卡不是在你手上么?不用在我面前故作清高。”

  字字句句,将此前的柔情打入深渊。

  洛漫攥紧了手中的珠宝盒子,直攥的那盒子的棱角扎进掌心皮肉,盖过心脏翻搅的疼痛。

  原来在他心里,自己就是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

  一路无言,回到锦绣园封宅之后,俩人各自回屋,谁也没搭理谁。

  李妈站在客厅听着二楼接连两声摔门的声音,叹了口气。

  何必呢?

  洛漫一回屋就把自己反锁进了浴室,兜头浇下来的凉水将她的醉意洗刷,打了个激灵后,哆嗦着将水温调到适中,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勾了勾唇角,眼中浮起一抹习惯性的自嘲。

  在会所的时候,封辰对她难得温情一点儿她还以为一切都有回头重拾的可能,却忘了打一棒子给个枣是这么多年来,封辰在这段婚姻中玩的最出彩的游戏。

  不过是因为白天在董事会上为了给小情人出头当众给她难堪,所以心怀了几分难得的愧疚而已吧!

  自己却当了真,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浴室里传来哗啦的水流声,掩盖了推门而入的动静。

  封辰随手合上身后房门,注意力被床上震动了两声的手机吸引,目光低了两寸,便看到屏幕上跳出的短信界面。

  “礼物喜欢吗?”

  盯着发件人的备注名,封辰眸光一沉。

 几乎没有多想,封辰直接回拨了电话过去,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夹着几分邪肆,

  “很难得啊!第一次见你主动给我打电话。”

  听到这句话,封辰的脸色稍有缓和,却没说话。

  那头等不到回应,沉默几秒后,冷笑了一声,语气十分笃定,

  “呵,你不是漫漫。”

  听到这亲昵的称谓,封辰的脸色登时青了,不悦道,“漫漫也是你叫的?”

  听出了恼火,电话里的声音却越发的从容,

  “听这语气,你怕不是从没这么叫过吧?”

  “……”封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发出一道嗤声,紧跟着便挂断了电话,似乎不愿跟他多说废话一般,轻蔑极了。

  封辰握着手机,直气的眼睛里面窜出几条红血丝来。

  他也不是没这么叫过她的,正是因为叫过,所以这么亲昵的称谓从别人嘴里听到才会越发的觉得难堪。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洛漫拉开门,单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抬头的瞬间,一只脚刚踩到门外地毯上,顿住了。

  “你怎么在这儿?”

  她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回来的时候算是不欢而散,这会儿他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总不能是后知后觉又要来兴师问罪吧?太突兀了。

  封辰刚被那通电话扰的心神不宁,听到洛漫这句听起来就像是逐客令一样的质问,当下便沉着脸,“这里是封宅,我去哪儿还需要问过你么?”

  洛漫一怔,回过神来,恢复了从容的模样,继续擦头发,

  “当然不需要,如果你想睡在这里我也拦不住你,但我这里的床没有你主卧的舒服,我这里的人也没有你主卧的那位会伺候人。”

  “你说这话是要提醒我什么?”封辰眼中浮起一道愠怒,“提醒我最好不要在你这儿自讨没趣是吗?”

  洛漫拧着眉,背对着他去拿梳妆台上的吹风筒,“随便你怎么想。”

  她原本没这个意思,只是气不过他因为一束花和一条项链就羞辱自己爱慕虚荣勾搭别的男人,这会儿见他咄咄逼人,更是不愿服软,这么多年唇枪舌剑,谁也没让过谁,已经是习惯了。

  按照常理,这会儿他也就是摔门走了,又是几天不回来而已。

  但凡事总有例外。

  所以在手腕骤然被扼住的时候,那股钻心的疼痛让洛漫措手不及,尖叫了一声后,手中的吹风筒一下子砸落在地,发出巨大的响声,

  “砰”的一声,溅起某人眼中早已遏制不住的火光。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丈夫往门外推?”封辰面色阴沉,一手扼着她的手腕,逼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跟我睡了一次就够了?就这一次你就有本事怀上我的种?”

  “放开我。”

  洛漫面色苍白,下意识的便要挣扎。

  封辰却没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反剪了她的双手压在后腰上,将她整个人推倒在梳妆台上,

  “哗啦”一声,瓶瓶罐罐倒塌一片,顺着桌角纷纷砸落在地,各种颜色的玻璃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洛漫的脑子里瞬间掠过上一次的那一夜纠缠,顿时惊恐不已,惨叫出声,“不要……”

  “我说过,你要孩子我就给你孩子。”

  封辰一把掀起她的浴袍下摆,凉风掠起,他的膝盖分开两条皙白的大腿,略抬起她的腰身,然后粗暴的顶入深处。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