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媚宠春娇完结——清穿之媚宠春娇完结

 手头还有两本数据没看完,她揉了揉鼻梁,舒缓了一下眼疲劳,重新点开电脑上一个页面,继续对比数据。

  她需要用最短的时间来将这些东西搞明白,封辰所要求的那十五个点的成绩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所以留在这儿加班也是无奈之举。

  但这样也好,有了一个晚点回家的理由。

  一串手机短信提示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她要翻页的动作,看到界面上跳出‘封辰’两个字,她手一颤,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按下查看。

  “荣景私人会所,红桃K包厢,给你二十分钟时间,速来。”

  洛漫再三确认,短信是封辰发来的没错。

  结婚三年,除了必要的场合之外,封辰几乎没有带他去过任何私人聚会场所,这个荣景会所,在洛漫的认知里,是封辰跟他几个兄弟聚会的地方。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她也不敢不照做,毕竟现在看来,封辰不仅是她丈夫了,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往包里揣了一本资料之后,她匆匆下楼打了一辆车。

  荣景娱乐会所——

 文学

  红桃K包厢的沙发上,坐着三五个一看就贵气非凡的男人一手揽一个‘公主’,调侃的正起劲,调侃的对象就是角落那位——封辰。

  从进包厢开始,封辰就一人坐在角落里喝酒,时不时看一眼手机,完全没融入包厢热闹的氛围里去。

  “我说阿辰,你不至于吧,今天怎么回事?修身养性了?这么多姑娘没有一个你看得顺眼的?”

  一名穿着酒红色衬衫的男人开口,众人跟着连声附和,

  “兄弟们聚会图个乐,你一个人喝闷酒是怎么回事?说说看,是不是最近跟那个叫罗蔓之的小演员掰了啊?”

  “得了吧,”立马有人反驳,“你见过阿辰把哪个女人放在心上的么?那罗蔓之就一小演员掰了就掰了,哪儿有荣景的小姐们有滋味啊!封少,最近荣景来了新姑娘,还是雏儿呢,给你叫几个来?”

  封辰瞥了他一眼,一只手端着酒杯慢悠悠的晃荡,薄唇里十分吝啬的吐出三个字,

  “没兴趣。”

  正说话,门口一道身影推门而入。

  封辰缓缓直起身子,掩映在灯红酒绿下的目光暖了几分。

  洛漫站在门口,一手还推着门,脸上有些不知所措,扫了一圈后,终于看到坐在角落的封辰,见他身边没人,莫名松了口气。

  “哟,美女走错屋了吧?”沙发上有人忽然怪叫一声,一个大高个子站起来,笑嘻嘻的要去拉她。

  封辰眸光一沉,冷声道,

  “没走错,就是这儿。”

  封辰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凌冽的寒意,包厢里的人都吃了一惊,欢笑声戛然而止。

  那大高个子伸出的手顿在了半空,回头看到封辰眼中的寒意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再看来人,酒登时醒了几分,诧异道,

  “嫂……嫂子啊。”

  此话一出,包厢一片哗然。

  包厢里面这些都是封辰的朋友,尽管私下跟洛漫没往来,但是他们在酒会上都是见过面的,只是见得少,加上他们都觉得这场联姻对封辰没什么意思,谁也没当回事而已。

  这会儿洛漫出现在这儿,整个包厢气氛都变了,众人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洛漫,又看向封辰,又面面相觑。

  谁也没见过封辰来兄弟们的酒局还自己带女人的。

  众人打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洛漫顿时有些局促,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站着。

  刚刚要拉她的男人骤然回过神,手收回来在自己脸颊上拍了一下,“怪我怪我,没眼力见,没认出嫂子来,过会儿我自罚一杯。”

  说着,他转向众人,“这是阿辰的太太,第一次来,但大家也都见过了,就不用多介绍了,都叫嫂子。”

  洛漫长得漂亮,这一身OL装束在一众公主小妹们面前反倒显得清水出芙蓉,几个男人均是暗自羡慕封辰的好眼光,这一口一个嫂子叫的十分热情,气氛终于恢复了活络。

  “嫂子来了,咱们得喝一杯吧?”

  “喝,可不得喝么?来来来,给嫂子满上。”

  洛漫正要接杯子,一只手却伸到她面前,将酒杯拦了下来,耳畔响起熟悉的清冷嗓音,“子扬,你刚刚要自罚一杯的还没喝,这会儿是打算浑水摸鱼?”

  洛漫愣了愣,她刚刚明明坐着的位置距离封辰还有些距离,这会儿怎么好像他已经到自己身后了?

  赵子扬瞪直了眼睛,不满道,

  “谁要浑水摸鱼,我酒量好着呢,至于么?喝就喝。”

  说罢,一杯酒一饮而尽,喝完还能面色从容的望着洛漫,“嫂子,这杯算是给你赔罪了啊,那接下来这杯……”

  “既然你酒量好,那替你嫂子把接下来这杯也喝了吧,算是给你嫂子的见面礼了。”

  封辰的呼吸从耳畔拂过,洛漫只觉得半边身子隐隐发麻。

  众人哄笑,

  “子扬,人家分明就是护着老婆,你还一个劲儿的自讨没趣,狗粮吃的开心么?”

  赵子扬一脸愤慨,

  “阿辰,不带这样的啊,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呢?”

  这话在洛漫的面前说的俨然不太合适,但另一道声音迅速的压了下来,

  “赵子扬你这种就是蜈蚣的手足,断了也是取之不尽,嫂子一看就是过冬的衣物,有本事你腊月里面去裸奔一个试试?”

  说话的是穿着酒红色衬衫的青年男子,洛漫见过几次,记得是叫关绍煜,为人潇洒不羁,一张嘴很会讨女人欢心,外面花花草草无数,跟封辰有得一拼。

  众人笑的前仰后合,连一向关绍煜没什么好印象的洛漫也没忍住,跟着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只剩下一个赵子扬环顾一圈后气的面色通红。

  最后见赵子扬一副要气成猪肝色的脸色,关绍煜这才笑眯眯的取了个折中的方式,建议四人凑一桌打牌,输了的喝酒。

  一说要打牌,洛漫忙推拒,“我不会这个,我就算了,在旁边看着吧。”

  “没事,我教你。”

  听到封辰的声音,洛漫下意识的侧身,撞入他鲜少流露的温情神色中,一下子恍了神。

  起先两局,洛漫手气不好,加上也确实没打过牌,即便是封辰在一旁辅导也还是频频失误,一人罚了几杯酒,脸上浮现丝丝红晕。

  第三把的时候,洛漫摸到大小王,眸光骤然点亮,下意识的看向封辰,却发现他也正望着自己,俩人的目光在昏黄的灯光下相撞,那一瞬气氛忽然暧昧了几分。

  “嫂子,该你们出牌了出牌了!眉来眼去小心输牌。”

  幽幽的一道男声闯入,俩人的目光骤然错开,尤其是洛漫,面色又红了几分,恼羞成怒的摔下一张牌,

  “大王……”

  调侃的声音戛然而止,对面关绍煜扯着嘴角,伸出一个大拇指,“厉害厉害,子扬就出一张五,嫂子直接就大王压死了,这气场,难怪跟阿辰是一对。”

  洛漫被调侃的脸红不已,硬着头皮道,

  “你们就说要不要吧!”

  众人齐齐摇头。

  单张大王最大,没人有炸弹,谁要的起啊!

  没人要,洛漫反倒愣了,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军师’。

  她求助的眼神落在封辰眼中,他的唇畔有意无意的勾起一抹弧度,抬起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凑得更近,一边指了指她手中的一对牌,另一边侧脸附耳道,

  “这个……”

  一阵炙热从耳边开始,瞬间传遍了全身,洛漫浑身一僵,仿佛回到当初恋爱的时候,想起当初封辰也曾跟她这么亲密。

  只是众目睽睽,她只得压下心中的波澜壮阔,强作镇定,抽出牌丢出去,嗓音有些哑,

  “一对三。”

  “靠,不要……”

  “一对五”

  “一对K。”

  “我靠,不要……”

  之后的几轮中,仿佛是感受了那只大王的威慑力一样,封辰和洛漫有如神助死死地压住了对方三个,摸到的牌越来越好,基本上没有让另外三个人出牌的机会,一小时过去,眼看着那三位旁边已经堆了一长溜的空酒瓶子。

  “不行了不行了……”

  赵子扬喝完一杯酒,瘫倒在沙发上捂着肚皮,“再喝下去,我肚子要撑开了……”

  关少煜也是连连摆手,

  “我觉得我的胃已经炸了……不好意思先去趟洗手间。”

  这一个个的跑的跑,躺的躺,谁也没了刚进门那会儿轮着酒瓶豪气万千的样子。

  洛漫一边笑一边看向封辰,俩人都喝了酒,看什么都笼罩着温情的柔光。

  “这个是骰子吧?”洛漫指着桌角方向。

  封辰长臂一伸,将骰子和骰盅拿了过来,“玩过么?”

  “没有。”洛漫老老实实的摇头。

  封辰十分耐心,握着她的手扣在骰盅外壁上,轻声道,“我教你。”

  骰子在骰盅里碰撞出清脆的声音,耳畔是封辰温热的呼吸,带着酒精的味道,洛漫的胳膊随着封辰的动作而在半空中晃动骰盅,她有些恍神,她的注意力早不在骰子上了,满眼都是封辰的模样。

  骰盅一开,清一色,

  “哟,三个六,嫂子好手气啊!”

  赵子扬瘫在对面的沙发上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侍应生抱着一束花站在门口,

  “打扰一下,请问洛漫洛小姐是哪一位?”

  侍应生说完话后,屋里横七扭八的男人女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洛漫的身上,这里只有一个洛小姐,自然是她。

  赵子扬半醉不醉的撑着胳膊望向对面封辰,一脸的调侃,“封少你今晚是打算喂我们多少遍狗粮?花儿都送来了,今天不会是你们什么纪念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