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人妻迎合粗大!肉蛤口流白浆

中朝社4月26日报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关切的女声,

  “你这么快就安顿好了?昊昊最近的状态不太好,现在过去可能会不适应,要不要再等一段时间?”

  温暖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出现几分犹豫,但很快,这份犹豫便被另外的想法所打散,她笃定道,“没事,送过来吧,我会给昊昊找个负责任的父亲,一定。”

  ……

  洛漫一个人待到下午,挣扎着起来办了出院手续,走的时候烧还没完全退,医生叮嘱了好些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开门的是李妈。

  “太太怎么这就回来了?医院那边不是说还要留院观察的么?”

  洛漫疲惫的摇摇头,

  “没事,医院待着不舒服,还是回来养着吧,封辰回来了么?”

  “还没呢,但是……”李妈皱了皱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文学

  “怎么了?”

  洛漫在玄关换了鞋,还没等到李妈回答,一股刺鼻的香水味扑面而来,

  脂粉气息太浓太烈,香气很熟悉。

  她呼吸一滞,盯着客厅里堂而皇之坐着的女人,眸光沉了几分,

  “你怎么在这儿?”

 客厅沙发上,罗蔓之一身淡紫色的绸质睡衣,懒散的靠在沙发垫上,波浪卷发编在一侧,绑着墨绿色的发带,手里拿着一瓶香水,正四处乱喷。

  面对洛漫的质问,罗蔓之撑着身子懒洋洋的坐起来,冲着沙发后面挑衅一般扬了扬眼尾,

  “是封少让我搬到这儿来的,最近总有粉丝骚扰我,他不放心,就让我来这儿住着,可不是我自己要求的哦。”

  闻言,洛漫面色一白,眸光沉的更加厉害了。

  罗蔓之扬扬眉,对她不悦的面色置若罔闻。

  “李妈……”洛漫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看了李妈一眼,冷声道,“屋里的味道太难闻了。”

  话应刚落,李妈便会意,十分利索的走上前,劈手夺过罗蔓之手中的香水,

  “啊!还给我!”

  罗蔓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神色狰狞,“那是封少送给我的,你们不要命了是不是?”

  洛漫冷笑一声,眼底一片森冷,“那你可以选择喝下去,这样你从里到外都是他喜欢的味道。”

  罗蔓之被她眼中的寒意吓到了,往后退了两步,

  “……你敢……”

  “不信?你可以试试。”

  洛漫自始至终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眼,身上的气势却十分压迫,她声音清冷的像是腊月的寒风,让人不得不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

  罗蔓之梗着脖子半晌,愣是没敢反驳。

  “哐”的一声,一瓶香水直接由李妈的手丢进了垃圾桶。

  “除了香水之外,其他所有沾着这种味道的都给我清理出去,包括……人。”

  洛漫的声音在客厅里面回荡,李妈动作迅速的叫来了家里一干仆从佣人,毫不客气的将罗蔓之上午刚搬来的物品一件件丢了出去。

  封辰回来的时候,罗蔓之正站在别墅门口跳脚,

  “哎,那是香奈儿的最新款,你们再扔,封少回来要你们好看,”

  “你们弄坏我的包包了,限量款的……”

  见封辰回来,罗蔓之的脸色变得比天还快,橡皮糖一样黏了上来,一脸的委屈,

  “封少,你怎么才回来啊,我被人欺负了都没人管。”

  封辰不着痕迹的将她从怀里推出往前走了两步,双手随意的插在西装裤兜里,抬眼望着门口堆得跟山一样高的行李,

  “怎么回事?”

  “还不是洛漫,”罗蔓之又黏上去,胸口贴着封辰的胳膊,眼含泪光,声音哽咽,

  “她刚回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就让人把我的东西扔出来,我都说了是你让我住这儿的,她还这么干,知道的是赶我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跟封少你耍脾气呢?”

  “哦?”

  封辰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怒意。

  他看向别墅的二楼卧室方向,眼中有一抹欣喜一闪而逝。

  所以她其实还是在意的。

  思及此,他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

  “她不敢,这儿是封宅,我让谁住进来谁就可以住,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

  封辰将她的胳膊从自己臂弯中拉下来,敷衍道,

  “有我在你不用怕。”

  罗蔓之还要说些什么,封辰却已经甩开她,大步流星的朝着屋内走去。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洛漫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气定神闲的喝茶。

  她早听见封辰回来了,也听见了罗蔓之是怎么祸水东引。

  “曼之的行李是你扔出去的?”

  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她搁下茶杯,目光偏了两寸,落在挽着他胳膊进来的罗蔓之身上,扫了一圈后收了回来,眸光轻颤,“不是已经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告状了么?还问我干什么?”

  封辰冷笑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屋内回荡,

  “谁怎么搬出去的,就怎么给我搬回来。”

  闻言,家里的佣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面面相觑了几秒,内心叫苦不迭,只是谁也不敢违背封辰的命令,有人起个头之后,便陆陆续续的出门开始往回搬东西。

  洛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不远处响起封辰的声音,带着几分嘲弄,

  “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

  有人撑腰,罗蔓之一扫先前的颓然,重整旗鼓一般扬起下巴,一脸的得意,嗲着声音道,“封少,晚上我睡哪里呀?房子有点大,我不敢一个人睡。”

  封辰的目光落在洛漫的脸上,似乎是等着她的反应一般,薄冷的唇角微微上扬,吐出十分清晰的一句话,

  “那就主卧吧。”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洛漫的脸上霎时褪干了血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半晌,她扶着沙发站起身,只站了一秒稳住心神,便匆匆上了楼,连句话都没留。

  封辰的耳畔传来罗蔓之对下午洛漫怎么羞辱她的抱怨,他却听得心不在焉,望着二楼方向,洛漫失魂落魄的背影,忽然有些后悔。

  也许这次是做的过火了些。

  晚餐的时候,洛漫还没下来,封辰看了一眼布菜的李妈,什么也没说,但李妈已经会意,忙道,

  “叫过太太了,太太说不太舒服,不想吃饭。”

  封辰眉头一皱,目光瞥向二楼卧室。

  李妈讪讪道,

  “要不我再去叫一声。”

  “不用了,”罗蔓之直接抢了话过来,难掩脸上的得意,“她不吃就不吃呗?免得封少见了她也不高兴,封少,我陪你吃就行了。”

  入夜,月朗星稀,别墅格外安静。

  洛漫洗完澡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公公让封晟带的话、洛氏的资金问题、封辰和罗蔓之的纠缠不清在脑子里面纠缠成了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

  隔墙忽然传来一道娇媚的呻吟,洛漫起先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很快,第二道声音紧随其后,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啊……”

  上扬的尾音千娇百媚,不绝于耳,清清楚楚的从隔壁传来,仅仅一墙之隔。

  想到这栋房子各个房间的装修,这一墙之隔后面的确就是主卧封辰的床,洛漫瞬间脸色煞白。

  “啊啊啊……”

  娇媚的呻吟不绝于耳,洛漫将被子拉高整个人都钻了进去还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又将脑袋压在枕头下面,依旧无济于事,直到用手死死地捂着耳朵,才勉强奏效。

  但很快,手酸了,她索性的掀开被子,抱着枕头将自己反锁进了浴室,一丝一丝的呻吟依旧能从门缝里面传进浴室,仿佛无孔不入。

  靠在浴缸边缘,她无可奈何的抬起头,将头枕在冰凉的墙壁上,任凭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入耳,烦躁的神色渐渐恢复平静,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变得一片死寂。

  隔壁主卧却是另外一番春光。

  浅咖色的大床上,罗蔓之一身性感黑色蕾丝内衣,尽显窄腰翘臀和雪白的皮肤,她咬着唇,一手揉捏着胸口,一手在内裤边缘摩挲,时不时发出享受的呻吟,眼神极为销魂。

  但从始至终这张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在床尾不远处的沙发上,封辰连头都没抬一下,手里端着一本财经杂志,看的聚精会神,仿佛这满屋子的春光和他毫无关联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