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荫蒂添的好舒服,闷哼一声释放

《佩奥日报》4月26日指出, 

  洗手间门口一道挺拔的身影,身上浓郁的酒气……

  紧跟着画面忽然开始晃动,

  灯光摇曳的房间,和墙上疯狂撞击的人影。

  还有被狠狠贯穿的疼痛……

  画面又是一闪,墙上鲜红的双喜分外夺目,而她一身中式喜服安静的坐在床畔。

  一阵开门声响起,伴随着踉跄的脚步,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

  “啊……”她尖叫了一声,被满身酒气的新婚丈夫封辰,猝不及防的掐住了脖子,

  “洛漫,告诉我,你嫁给我到底是为什么?”

  “咳……”

  他眼眶赤红,语气中满是愤懑,

 文学

  “好,你不说,那我来说!你费尽心机靠近我,嫁给我,只是为了封家能给你的聘礼,然后用来弥补洛氏集团的资金漏洞,对不对?”

  “……”

  “你还真是孝顺啊?为了洛氏为了你父母,你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你听我……听我解释……”

  “刺啦”一声,鲜红的喜服在封辰的大手中撕成碎片,像是破布一般一片片从床畔滑落,他像是一头狂躁的野兽一般,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没有丝毫的前戏,狠狠地贯穿了她。

  “啊……”

  洛漫尖叫了了一声,从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惊醒,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她坐起身来,一身黏腻的汗让条纹病号服粘在了后背上,因为恐惧,胸膛里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心有余悸的捂住了剧烈起伏的胸口,面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好半天,她才在浓郁的消毒水气味中回过神,这是在医院。

  “你醒啦?”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封晟手里拎着热水壶,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

  “总算是醒了,你高烧不退,都睡了一下午了。”

  洛漫怔怔的盯着他手中的水壶。

  封晟忙倒了水过来,在她伸手之前轻轻地扶住了她的肩膀。

  “你别动了,还在输液呢,我来就行了。”

  洛漫刚醒,脑子还不太清楚,也没想太多,加上胳膊的确是使不上劲,便任由他扶着自己坐好,就着他的手喝了水。

  一道高大的身影适时地出现在门口,在看到病床前的情形之后,扶着门框的手微微一僵,原本关切的眸光也跟着沉了几分。

  “慢点喝……”

  和谐的场景在封辰眼中变得越发刺眼,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胸腔里燃烧起来了一样,直窜脑门。

  接到李妈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开国际会议,不知道为什么,越发心神不宁,之后他就放下一切赶了过来。

  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这么一副场景。

  他想到拍卖会那天也是这样,封晟忽然出来替她解围,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开始关系这么好了?

  想到这儿,他的脸色霎时阴沉了下来,从门后径直走出,冷着脸盯着床畔二人道,

  “李妈电话里说的那么夸张,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可现在看,你也没什么大碍。”

  低沉的嗓音在病房里回荡,洛漫骤然抬起头,循声望去,看到封辰抱着胳膊,正一脸冷淡的站在门口,倚着门框站着,脸上看不到一丝关切的神色。

  眼中最后一丝光亮彻底熄灭下去,她扯了扯嘴角,

  “让你失望了,还真是抱歉。”

  封辰的眸光冷了几分,目光从封晟身上扫过,

  “浪费我的时间无所谓,但是阿晟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来陪你浪费时间,你觉得合适么?”

  见状,封晟忙站起身来,

  “哥,是李妈给家里打电话,我正好在来着,也没什么事,下午就替爸来看了一下,也免得你担心,我给你发短信了,你是不是没看见。”

  闻言,封辰的神色缓和了几分,敷衍的聊了两句,尽管解释清楚了,封晟也不好多待,只礼貌性的的宽慰了洛漫几句便离开了。

  封晟刚走,病房里的氛围几乎是一瞬间便冷凝下来。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发烧,不是断手断脚,怎么?娇弱到喝水都要人喂了?”

  封辰的目光扫过床头的水杯,神色阴沉。

  洛漫没力气搭理他,索性扭过脸去,将被子往身上扯了扯。

  还没躺下,下巴上骤然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她惊呼一声,瞪直了眼望着这个忽然凑近自己的男人。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封辰加重了力道,冷声道,

  “是怕昨晚不能一击即中,所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下家?怎么?怀不上我的孩子,转而想对阿晟下手了?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我爸要的是封家的孩子,所以我们俩都一样?”

  闻言,洛漫的眉心狠狠一颤,咬着牙半晌吐出一句话来,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丢下这话,她索性闭上眼,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又是这样!

  封辰被她气的没话说,盯着她半晌,愤愤地甩开了手,气势汹汹的摔门而去。

  “砰”的一声,屋子里恢复了寂静。

  半晌,洛漫缓缓睁开眼,望着尚在颤抖的门板,唇角爬上一抹自嘲的弧度。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封辰从病房出来,只觉得胸腔里面满是怒火,手机上是罗蔓之的七八个未接来电,他一个都没接。

  正心烦准备关机,身侧忽然响起一道女人的惊呼声,他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这才避免了将人撞倒。

  “没事吧?”他问道。

  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女人诧异的抬起头来,满脸震惊,

  “阿辰?”

  封辰面色一滞,望着眼前的女人,半晌,迟疑着吐出两个字,

  “温暖……”

  面前的女人身材略显圆润,比起三年前丰腴了不少,却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穿着一身简单的米色连衣裙,波浪长发披散在肩头,成熟又知性。

  温暖,他的初恋,曾经为数不多的专情时光都给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听到这两个字,温暖微微一愣,笑的苦涩,

  “你以前都叫我暖暖来着。”

  封辰眉头一皱,避开了她的目光,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抱歉……”

  温暖想起过往的不愉快,忙道了歉,“是我不对,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封辰的眉头皱的更深,转移话题道,

  “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放在心上。”

  见封辰果真没有埋怨她的迹象,她的神色稍稍缓和了几分,语气也轻松起来,只是不着痕迹的将手中刚拿到的检验单塞进了包里。

  俩人并肩从医院走廊上了电梯,简单的寒暄,简单的问候,封辰的神色并没有什么波澜,仿佛此刻见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朋友而已。

  但温暖心中却有了别样的计较,望着电梯显示屏上楼层一层层下去,她提议道,

  “好久没见你了,今天刚好遇到,我请你吃饭吧?”

  封辰却有些心不在焉,不知想到了什么,直接拒绝道,“不用了。”

  温暖还想坚持,此时电梯门刚好打开,封辰径直走了出去,边走便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