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不可以学长我是第一次!鹭点烟汀(师生)

   他的目光落在蒂娜的耳垂。


    “你的耳环,是el的古董珠宝?”


    蒂娜不知道西泽尔为什么会提到这个,她下意识抬手碰上那对珍珠耳饰。


    没错,这对耳环来自她以前认识的男人,对方是有家有室的精英男人,两人没有任何超出知己的感情,男人不过会在深夜打电话向她倾诉烦恼。


    蒂娜潇洒转身离开这段关系时,男人送了她这对价值昂贵的耳环。


    它是蒂娜的战利品。


    蒂娜扯出笑:“是的,它……”


    西泽尔冷嗤,灰蓝色眸底清寒冰凉,写满嘲讽。


    “这种赝品,不要在我眼前来晃荡,滚开。”


    西泽尔的字典里,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


    他不耐丢下一句后,越过蒂娜,大步离开。


    二十分钟到了。


    他一秒都不会在这里多呆。


    唯独留下蒂娜难堪地站在原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297章 女神与国王


    西泽尔大步匆匆离开,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没有人阻止,也没有人会去招惹明显心情不好的大帝先生。


    至于这位让大帝先生心情不好的小姐——


    詹姆斯先生,也是这场派对的主人,拨开重重人群来到蒂娜面前。


    “詹姆斯先生。”


    蒂娜照例挤出完美笑容,试图最后挽救她溃败的尊严。


    还没等她的话说出口,詹姆斯先生就绅士地朝她举起酒杯。


    绅士之下,说的却是却冷酷残忍的话:


    “这位小姐,能麻烦从我的派对离开吗?”


    蒂娜如堕冰窟,遍身生寒。


    她知道,被詹姆斯先生从派对赶出去,再也没有一场秀会找她。


    她的职业生涯完蛋了,原因是她去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蒂娜第一次生出后悔的情绪,只是她仍然不想放弃:


    “詹姆斯先生,麻烦您听我解释好吗?”


    蒂娜的话没能说出口,她引以为傲的东西也在詹姆斯先生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维持派对秩序的黑西装安保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窜出来,面无表情地站在蒂娜两旁,动手的意味很明显。


    如果蒂娜再不走,她将会以更加难看的方式从这场派对被赶出去。


    这下蒂娜彻底笑不出来,她惶惶地站在一众嘲讽冰冷的视线当中,撑着发软的双腿,也不知道是怎样茫然无措的、一步一步走出这片奢华之地。


    也从此,走出这片令她向往的华美的世界。


    西泽尔离开,蒂娜被赶走。


    随后,派对也恢复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只是暗中有人揣测,为什么西泽尔能让詹姆斯如此对待。


    就算是时代影业的独立董事,也不至于让詹姆斯谦卑到这个地步才对。


    面对那些打量探究的视线,詹姆斯先生露出滴水不漏的笑。


    他当然希望有人会把这件事情传到西泽尔耳边去。


    这样,他才有望收获与西泽尔的友谊。


    以及与那个传说家族的友谊。


    西泽尔并不知道詹姆斯在他离开之后做了什么。


    踏出喧哗吵闹的派对之后,扑面而来的夜晚凉风,吹散他的沉闷。


    而不至于让他继续因为有女人戴着跟江棠同款的赝品耳环而心情烦躁。


    他像是十二点准时逃离宴会的仙蒂瑞拉,快步走出夜色里灯火辉煌的豪宅之后,迅速跳上他的车,催促司机去机场。


    中途卡尔给他打来电话,西泽尔看了眼,懒得接。


    此时车子从比弗利半山离开,途径山脚繁华的商业大道。


    能够汇聚在比弗利山庄附近的商业大道,自然遍地都是世界顶级大牌。


    现在时间还不晚,比弗利的盛夏夜晚才刚刚开始,所有大道上的店铺仍在营业。


    隔着车窗出现在西泽尔视线里的,是el的精品店。


    它是一座外墙黑白极简的三层建筑,透明玻璃墙后是巨大的落地荧幕。


    此刻,那荧幕上正在播放全世界同步上线的最新广告片。


 文学

    广告片分篇章上线,总共三个系列,他和江棠拍的最先上线。


    所以,此时此刻隔着霓虹夜色,西泽尔一眼便看到屏幕上一晃而过的江棠。


    “停车!”他突然出声。


    司机没问原因,沉默地将车停在路边。


    西泽尔没下车,但是视线却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屏幕。


    他与江棠拍摄的广告片主题,是女神与国王。


    短短几十秒的广告,讲述的是国王倾慕女神、却没能求得女神驻足的故事。


    按照爱德华的话来说,他的灵感来源自华国的古老神话故事,也就是所谓的襄王有意而神女无心。


    画面上的西泽尔,穿着弗吉尼亚女士亲手打造的黑色西装,贴身剪裁包裹着他完美如雕塑的身躯,在屏幕的黑暗里,隔着西装都能感受到西装之下的肌肉线条,以及蕴藏在内的勃发力量。


    他仿佛蓄势待发的雄狮,危险又迷离,注视着屏幕的视线几乎令人无法呼吸。


    属于国王的高贵,在爱德华的镜头之下一览无遗。


    连身下堆砌宝石的王座,也无法压住他强大的气势。


    直到江棠的出现,骤然斩破黑暗,将画面瞬间带入另一片世界。


    缥缈缭乱的朦胧烟岚,一袭鱼尾白裙的江棠赤足踏过水面,精致打造的高傲神冠立在发间,闪耀明亮的水晶却在她眼底细碎光芒衬托下黯淡失色。


    同样是鱼尾裙,刚才那个女人在西泽尔眼里叫丑而不自知。


    但是穿在江棠身上,却是圣洁优雅,褪去世间所有烟火气。


    刹那间,目光睥睨向下的江棠,像是真的化身为云端高高在上的女神。


    女神牵动着惊鸿一瞥的国王心弦,也隔着屏幕,远远撩拨西泽尔的故作镇定。


    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心头蔓延开来,强势地斩断他的所有理智,让他的情绪在此刻膨胀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西泽尔猛地屏住呼吸,发烫的感觉从耳根一直蔓延到脖子。


    他用手指在掌心摩挲,似乎回忆拍摄广告时,江棠指尖从他掌心划过的触感。


    软软的、暖暖的……


    “唔。”


    西泽尔忽然抬手捂住鼻子,有种快流鼻血的错觉。


    前排的司机察觉动静,迅速回头确认西泽尔的安全状况。


    “转过头去!”


    西泽尔恼怒地斥责出声,并迅速将所有失态收敛起来。


    司机百思不得其解,却也听话地回头,同时也正好错过西泽尔低头确认掌心的动作。


    还好,只是流鼻血的错觉。


    西泽尔按着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强自平静地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重新发动,平稳行驶在路上,却无法舒缓西泽尔此刻的心情。


    方才看过的几十秒广告,至今仍然徘徊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西泽尔无声地往前排瞥了眼,确认司机没有注意自己后,摸出手机。


    他很熟练地在网络上找到刚才看过的最新广告片,点击,下载,保存。


    当然,过程中他没忘记静音,不至于让广告背景音乐泄露一分一毫,而被司机瞧出端倪。


    接下来,一直到抵达机场,西泽尔都不曾放开手机。


 第298章 我来了


    手机在无声状态下,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这短短几十秒的全球广告大片。


    西泽尔看得出神,却半点没觉得腻味。


    他甚至在这反复播放里,找到了自身表演的漏洞。


    比如在第13秒的时候,他的眼神再收敛些会更好。


    至于江棠的表现?


    她当然是完美的,这还需要问吗?


    不过,最让西泽尔不满的还是广告的故事内容。


    为什么要拍成国王对女神求之不得的故事呢?


    为什么不能让国王如愿以偿,和女神幸福地在一起?


    西泽尔才不管什么故事经典核心的悲剧性,他只知道这是个讨厌人的故事,就像喜欢对江棠献殷勤的爱德华一样愚蠢不可及!


    如果是他来拍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幸福美满的故事!


    西泽尔光是想想,手指就已经蠢蠢欲动。


    如果找江棠来拍电影,他同时担任导演和男主角的话……


    好吧,江棠会觉得他是在胡闹,还会想都不想地拒绝他。


    万一再破坏他在江棠心中的高大形象,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遗憾放弃想法的西泽尔,琢磨着什么时候能再与江棠合作的时候。


    车子经过风驰电掣的行驶,已经顺利到达机场,直抵西泽尔的私人空客舷梯。


    与空客一起等在这里的,还有向来与他寸步不离的老管家路易。


    “少爷。”


    西泽尔如梦初醒,很快收好手机下车。


    省略繁琐的手续,西泽尔登机后,飞机便以最快速度自洛杉矶机场起飞。


    穿过繁华城市上空,跨越宽阔太平洋,经过漫长飞行后,终于抵达华国帝京。


    来到久违数月的城市,西泽尔难得感受到亲切。


    奇怪,以前来了这么多次,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


    西泽尔心情颇好,从舷梯走下的时候,还吹了半段轻快小调。


    路易不紧不慢地跟在西泽尔身后,适时问西泽尔要不要先回家休整。


    西泽尔本想拒绝,可是下飞机之后才想起,现在的帝京还是凌晨时分。


    他当然不能选在这时候给江棠打电话,遗憾地答应路易的提议之后,先回家洗漱换衣,短暂休憩之后。


    早上七点,西泽尔比时钟更准时地睁开眼睛。


    路易早就守候在旁,为他递上毛巾与温水。


    “少爷要用早餐吗?”


    西泽尔充耳不闻。


    只顾着问:“我现在给她打电话,会不会太早了?”


    路易温和微笑着回答他的问题:“恐怕会,毕竟女孩子们总是喜欢多睡觉的。”


    西泽尔鄙夷地瞪他一眼,不满道:“江棠很勤奋!之前在巴黎,她每天六点就起床锻炼,跟普通的女孩儿不一样!”


    路易忽略掉西泽尔语气下那明晃晃的炫耀,适时地表现出惊讶:“是吗?这么自律的江小姐,果然是常人难及的优秀啊!”


    路易的感叹得到了西泽尔的认可:“那当然!”


    路易笑容不变:“那,少爷要现在给江小姐打电话吗?”


    西泽尔在犹豫之后,决定等两个小时再打。


    于是,接下来他在焦灼等待里,心不在焉地用完早餐、从衣帽间里选出合适的衣物,还顺便把昨天保存起来的视频重新看了五遍。


    用托盘装着咖啡的路易出现在他的椅子后面,突然出声:“这就是少爷跟江小姐拍的广告吗?”


    西泽尔差点儿没把手机甩出去。


    “路易!”


    “抱歉少爷。”


    西泽尔摆摆手,不跟路易计较。


    但他还是欲盖弥彰地收起手机,苍白向路易解释: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表演是不是百分百完美而已。”


    路易笑得意味深长:“当然,少爷总是这样对自己要求完美。”


    西泽尔没觉得被安慰,反而越发心虚的。


    在无聊的消磨时光后,时针终于指向九点。


    西泽尔掐着时间,飞快拨出通讯录里置顶的号码。


    “江棠!”


    “嗯?”


    她的声音隔着听筒传来,愈显慵懒低沉。


    西泽尔左边耳根微红,让他不得不把手机换到另一边。


    “我在帝京!”


    江棠的声音总算微微扬起。


    “你来帝京了?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


    西泽尔满意地露齿大笑,飞扬神采在眉宇间一览无遗。


    “当然,这是我带给你的惊喜!你上午有空吗?”


    “你要来找我么?”


    在江棠沉吟思考的期间,西泽尔的心也是高高提起。


    生怕江棠在决定后,给他一个拒绝的答案。


    好在,江棠没有拒绝。


    “我告诉你地址,你让人送你过来吧。”


    西泽尔想都不想答应。


    他全副伪装早就换好,挂断电话便登上停在门外的车,一路朝着江棠告知地址疾驰而去。


    此刻的江棠,刚好在南记。


    虽然按照和刘老爷子的约定,正式的练习时间应该是在下午。


    但是经过一个星期的基本功练习后,今天的江棠即将正式开始她的学习。


    下午,她就会跟着刘老爷子开始学习她生平里亲自炒的第一道菜。


    于是,她为了复盘学过的基本功,重温所有的练习。


    便在锻炼和早餐过后,提前来到南记的小厨房。


    江棠在南记后厨进进出出,难免会跟厨师们碰面。


    所以,现在江棠的存在在南记已经不是秘密。


    虽然刘老板已经勒令员工们不得随意打扰她,更不得偷偷摸摸拍照、要求合影、将她在这里的事情讲出去等等,却也仍旧阻止不了员工们的热情。


    隔三差五,江棠就能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徘徊脚步声,大约是想靠近,又怕被老板逮住扣工资,更怕被江棠发现后影响观感的。


    对此,江棠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太放在心上。


    也让忐忑不已的刘老板,稍稍安心了些。


    现在她来提前练习,猝不及防的南记员工当然高兴不已。


    跟刘老爷子打电话时,也能从他板正的声音下,听出些许喜悦。


    要不是江棠转移话题及时,怕是老爷子又要提起拜师学习的事情。


    很可惜的是,江棠已经拒绝过刘老爷子。


    做菜的确很有趣,但她却早已经选择演员的职业。


    所以做菜注定只能成为她的业余兴趣爱好。


    ------题外话------


    日常还是3更6k,加更不定时掉落。


    这是今天的加更(1/1)


 第299章 全靠猜


    西泽尔怎么也没想到,江棠给他的地址,会是一家餐厅。


    这么早,难道她是过来吃饭的吗?


    带着疑惑,西泽尔从南记大门迈进去。


    南记的中午营业时间是从上午十一点半开始,现在连十点都不到。


    正在整理店内、做营业准备的大堂经理走出来,抱歉地看向伪装过后并不惹眼的西泽尔。


    “对不起先生,店里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


    “我来找人。”


    西泽尔疑惑更重。


    既然没到营业时间,为什么江棠会在这里?


    大堂经理完全没想到后厨那位大明星,只以为西泽尔是店里哪个员工的亲戚,笑容更亲切了些:“你要找的人,名字是什么?我帮你叫他出来。”


    “江棠。”


    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先是想否认。


    她第一时间就想起刘老板特地吩咐过,不能让外人知道江棠小姐在这里。


    刘老板解释原因时,还神神秘秘地说过“这是南记起死回生的秘密武器”。


    大堂经理当然明白刘老板的意思。


    同样不想南记走向倒闭的她,眼神变得警惕,一度猜测面前这人是不是狗仔。


    西泽尔看出她的质疑,略有不悦,墨镜后的眉眼骤然沉下。


    如雷霆盘踞,隔着厚厚伪装,仍透着不容置疑的矜贵威严。


    大堂经理仅能看到对方眸底清寒冷冽的光,也依然心惊肉跳。


    餐饮做的就是人来客往的生意,看眼色是最重要的手段。


    老练的她怎么会轻易看走眼,小瞧了面前男人的身份?


    大堂经理略显忐忑不安,西泽尔却没有发作。


    想到大堂经理的举动也是保护江棠,他面色稍缓。


    “我是她朋友。”


    西泽尔略略抬起帽檐,视线冷淡地扫过大堂经理,似是催促。


    大堂经理精神一震,飞快回答“稍等”后,连下属都没叫,亲自向后厨小跑。


    没一会儿,大堂经理回来,身后跟着不疾不徐的江棠。


    “郁西。”


    旁人在侧,江棠没有直接叫西泽尔,而是唤的他的华国名字。


    正在闲散打量店内装潢的西泽尔,闻言瞬间回头。


    那眉宇间的薄薄冰霜被太阳晒得飞速化开。


    眼一眨,露出灿烂至极的笑容。


    竟是与方才给大堂经理以心惊胆战感觉的人,截然相反。


    大堂经理很有眼色地放慢脚步,看着江棠走到那位不知身份的先生面前。


    她见西泽尔的喜悦隔着伪装都能四处飘散,心情略显古怪,就像是看到雄狮主动低下高昂头颅,化作金毛犬在江棠面前讨好耍宝般。


    画风转变太快,一时接受不来。


    江棠正在与西泽尔说话。


    “忘了跟店里说有人要过来,你也比我预想的来得更快。”


    “我离这里不远。不过……”西泽尔环视店内环境,方才的疑虑已经有了猜测,“你是在店里取材吗?未来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厨师?”


    江棠惊讶抬眼:“你猜得倒准。”


    西泽尔语气轻快,还有因答案正确生出的满足:“你忘记最初与我认识那时,我在做什么了吗?大家都是演员,想法都是相通的。”


    江棠浅淡笑开,想起那个连她都误会过身份的流浪者西泽尔:“的确,你为了角色贴近生活取材的方式,让我记忆深刻。”


    兴许连她本人都没发现,每次对待角色的上心钻研,很大部分是受到来自西泽尔在这方面态度专业严谨的影响,流浪者的印象太过深刻。


    “走吧。”


    江棠领着西泽尔,往后厨方向走去,离开前没忘记向大堂经理道谢。


    等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议论声顿时如水滴油锅,飞快沸腾开来。


    “哇,我是第一次正面看到江棠,她好漂亮呀,想粉!”


    “对啊对啊,看上去脾气也很好,一点儿也没有大明星的架子!”


    “不过来找她的人是谁呢?难道也是什么明星?有叫郁西的明星吗?”


    “我没有在网上搜到这个名字哎,应该就是朋友吧,看上去也挺有气势的。”


    大堂经理无奈转身,严厉眼刀飞向角落里的年轻服务员们。


    “很闲,没有事情做是吗?要不要我帮你们加点?”


    “没有没有!陈姐我们很忙的!”


    服务员们哄然散开。


    小厨房仍然是江棠离开前的模样。


    洁净整齐的灶台、码放堆砌的食材以及随意放在角落的专业书籍。


    最羡慕的,是那中间料理台上,依次排列的二十多个玻璃小碗。


    小碗里各自盛着颜色不同的液体、粉末等物,远远看去,好比实验现场。


    西泽尔兴致勃勃地跟进来后,视线自然落在这些东西上面,然后越看,越茫然。


    西泽尔当然知道厨师,虽然他还没有在电影里演绎过类似角色,但是从小到大为他服务过的厨师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就他品尝过的各种品类菜肴囊括世界各国,攒起来足以点亮世界地图。那些最顶级、昂贵的食材,在他餐桌上也不过只是琳琅飨宴的不起眼一部分。


    不过,西泽尔每次看到的都是厨师端上来的完美作品,连温度都控制在入口最佳范围。


    这还是他第一次拨开餐桌上的成品外貌,看到食材最初的模样。


    ……相当陌生。


    ……他一个都不认识。


    自认博学广闻的西泽尔,第一次心惊发现,原来他是个如此孤陋寡闻的家伙。


    不行,不能露怯。


    于是,在江棠转身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西泽尔神色自然地来到料理台前。


    “这是调料吗?”


    “没错。”


    西泽尔微不可查地松气。


    好在没有猜错。


    “所以你正在品尝它们?”


    江棠有些意外。


    “你知道?”


    西泽尔从容地拿起其中一只小碗,里面盛着砂砾般的白砂糖。


    “要学好一样东西,首先就要了解,不是吗?”


    沐浴在室内灯光下的西泽尔,少了往日江棠眼中的中二,难得沉稳起来。


    令江棠都能想象到,当他站在国际舞台上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光芒万丈。


    或许,西泽尔也不单单是她看到的样子?


    江棠思索着的时候,西泽尔内心只有庆幸。


 第300章 够呛


    西泽尔用一句万金油,率先立起人设。


    江棠也没怀疑他会不懂,自然与西泽尔交流起来学习心得。


    “是,这是我现在的老师教给我的方法。前两天我开始学习调味,老师说,中餐调味并非是精确固定的数据,它要针对不同蔬菜下不同的分量。就像很常见的土豆,它熟透的程度,决定它入味的程度,我们作为厨师,必须要对此了如指掌,不论是食材还是调料……”


    江棠也是当真入门学了,才知道厨艺一道是何等的博大精深。


    这是下限很高,上限也很高的行业。


    普通常见的,就是家常菜。


    谁都可以做,煮一把面也叫菜。


    稀罕难得的,就得数常人难见的国宴。


    区区一道白菜,也照样能做得至繁至简。


    这些差距,上至食材贵贱,下至细节差别。


    就好像同样是糖,却不是所有的糖都是同样的味道。


    产地不同,制作方法不同,都会在舌尖呈现出细微的不同。


    若是厨师觉得,细微的差别不用在意,等菜品出来的时候,就会知道什么叫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这也是顶级大厨,和路边小店厨师的差距。


    而江棠,要在电视剧出演的便是最顶级的大厨。


    女主角唐菱出场便是满级大号,整部剧讲的就是她以出神入化的厨艺一路碾压各路牛鬼蛇神的故事,而不需要展现成长和进步的过程。


    江棠要做的,就是从出现在荧幕的第一秒开始,就表现出举重若轻的从容。


    那是基于精湛厨艺才会生出的自信。


    连基本厨艺都不懂的自信,最后只会成为虚浮的空中阁楼。


    也让剧中人物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没有底气成立。


    所以,为什么江棠会以最高水准要求自己,而不是随便学个花架子敷衍了事。


    除却她的天赋,另外正是她这份求真的态度,才让刘老爷子对她另眼相看,甚至起了收徒念头。


    而这些心得经历,江棠省略部分,捡了些重要的,一一讲给西泽尔听。


    她的语速不快不慢,娓娓道来时,像是在念诵诗歌般优雅浪漫,令人向往。


    西泽尔听得认真,还能分神去观察江棠认真的神态。


    她侧脸好漂亮……


    皮肤怎么这么白……


    睫毛也是又浓又长……


    连鼻子弧度都恰到好处……


    ——原来有一天,被西方媒体称为“自己是颜值天花板所以无法欣赏旁人美丽”的西泽尔,也会沉迷在另一人的美色里面,恍若沉浸在猫草里的猫猫,连天灵盖都酥麻到不知年月寒暑,心神徜徉在大海随波起伏。


    话说到一般的江棠,敏锐察觉到西泽尔的出神。


    “……西泽尔?”


    “嗯,调料种类包括咸、甜、酸、辣、鲜,还有呢?”


    西泽尔镇定自若接话的样子,硬是半点看不出他刚刚还在走神。


    这一心二用的功夫,也算绝技了。


    江棠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西泽尔无辜地眨着他清澈如海的眼眸。


    “怎么了?”


    他还像是不解江棠为什么突然就不说话。


    江棠短促轻笑,没有戳破西泽尔的假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