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校园,肉(HH)】

    但是严菲的手上又有自己的把柄,要是自己不顺着她的话,很有可能到最后依旧是什么都得不到。

    舒彤纠结极了,心中暗暗后悔当初要是没有一时冲动答应严菲就好了。

    手机响,是乔栩的来电。

    舒彤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算了,即便自己不答应,有了她的把柄,严菲也能逼着她答应,可能比现在还惨一点。

    微信里来了信息,依旧是乔栩发来的。

    【给你半个小时,若不来,我就去找你】

    舒彤咬咬牙,狠狠地暗骂了一句,只能不甘不愿地匆匆出门。

===htTp://www.5ikAidian.cn/第2251章 新的打算3===htTp://www.5ikAidian.cn/

依旧是她原先租的房子那里。

    乔栩见了她,神情冷淡,“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哪像以前啊,随叫随到,哪怕是半夜三更你也能屁颠屁颠地跑来找我,有了新欢就抛弃旧爱,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舒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找我来到底想做什么?不是说好了吗,这段时间不要找我,你是生怕严城不知道我俩的关系是吗?”

    乔栩笑了笑,“这么紧张做什么,我知道你有本事糊弄严城,只要你小心点,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舒彤深吸一口气,算了,不要与他计较,不然自己得先气死,跟一个已经一无所有,无所顾忌的人,自己是赢不了的。

 文学

    “你说吧,找我做什么。”

    “给我五百万。”

    舒彤蓦地瞪大眼睛,“五百万?你当我是提款机啊,我没有。”

    “你是没有,但是严城有啊,人家都要给你房子了,区区五百万对你来说就是小事一桩。”

    “你怎么知道严城要给我房子?你监视我?”

    这是舒彤能想到的唯一的答案,毕竟严城给她房子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

    “你可以这么理解。”乔栩肯定了她的答案。

    舒彤气得眼睛都红了,“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监视我?!”

    乔栩淡淡反问:“我为什么不能?”

    舒彤一怔,是啊,他为什么不能呢?是自己太过想当然了吧,才会觉得他不应该这样对自己。

    想通了,舒彤就放软了语气,低声道:“我没有那么多钱,严城虽然答应给我房子,但那也只是房子,除了一点零花钱,大钱他是从来不给我碰的。”

    这一点,乔栩自然知道,他要舒彤给他钱的目的也不是真的想要五百万。

    “算了,既然没钱我也不为难你,毕竟咱们也曾好过一场。”

    舒彤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感叹今天的乔栩格外好说话,乔栩的后半句就来了。

    “既然没钱的话,那就想办法让严城给我公司一些业务。”

    舒彤一愣,“你现在不是没有工作吗?”

    “我注册了一个公司,自己创业,不行?”

    舒彤哪里敢说不行,她现在可不敢直接对上乔栩,服个软而已,反正严菲已经答应她了,会帮她搞定乔栩,而她只要稳住乔栩就行。

    想到这里,舒彤一口答应:“好,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监视我。”

    她虽然不知道乔栩到底是怎么做到监视她的,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落入他的眼中,她就如鲠在喉,心中难安。

    有时候她也忍不住在想,每年都有那么多意外去世的人,这其中怎么就没有乔栩呢,难道真的是祸害遗千年?

    乔栩笑盈盈地看着她,眼底冰冷,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这样子更是让舒彤心中忐忑。

    “我不是要跟你划清关系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让人监视我,这件事万一被严城察觉了,会引起他的怀疑,严城这人本来就谨慎多疑,他要是知道了,我们就完蛋了,还有我们的孩子,你也不希望他出意外,对不对?”

    舒彤试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只可惜这招对乔栩一点用都没有。

    “你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都还不知道呢,即便真的是我的,你生的孩子,我也不稀罕,只要我想,有的是女人愿意为我生孩子。”

    舒彤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可偏偏她拿这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他手上关于自己的把柄是越来越多了。

    乔栩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明明气得要死却偏偏只能硬忍着的样子,觉得舒心极了,果然,看别人不开心自己就开心了。

    “想好了吗?还要不要跟我谈条件。”

    舒彤颓然地低下头,“我知道了,我会帮你,但是我不保证我能成功,毕竟我现在对于严城来说,不是妻子,我也没法管他生意上的事情。”

    “放心,会让你有名正言顺的理由的。”

    乔栩说着,将一份资料递给她。

    舒彤狐疑地接过,打开看了一眼,当看到上面公司的所属名的时候,一愣,“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htTp://www.5ikAidian.cn/第2252章 新的打算4===htTp://www.5ikAidian.cn/

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竟然是丁苻生。

    这两人到底是这么勾搭在一起的?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啊。

    舒彤想不通。

    乔栩则是说道:“现在你放心了?丁苻生是你的继父,你身为女儿,给自己的爸爸的公司拉点业务不过分吧?”

    舒彤捏着文件,定定地看着他,“为什么你跟丁苻生会认识?”

    乔栩淡淡一笑,“这就跟你没关系了,或者你可以去问丁苻生。你看,障碍我已经给你扫清了,现在就看你的了,舒彤,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哦,不然我也不知道严城会不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舒彤咬牙,她现在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初为了报复安贝贝而去招惹了乔栩这么一个甩不掉的变态。

    乔栩可不管她在想什么,对他来说,目的达到了就行。

    “好了,我要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舒彤怒气冲冲地走了,刚走到楼下就给严菲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帮我打发了乔栩?他今天又找我了,这样下午你爸爸没有发现我和乔栩的关系,我也快要被乔栩给逼疯了,你交代我的事情还没做,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出事吧?”

    舒彤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严菲了,因为她自己根本斗不过乔栩,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现在乔栩就是那光脚的。

    严菲不紧不慢地开口:“既然答应了那我就一定会办,现在不是没有机会嘛,你耐心等一等。”

    “可是再等下去我就真的要疯了,就当是我求你了行吗?”

    “你总不能让我去杀人放火吧,我可是个守法公民。”

    舒彤心中暗暗呸了一声,就严菲那样的还守法公民?只怕她做的脏事儿不少,就说她对严城做的那些事情,就足够她上一次法制节目了。

    但到底有求于人,舒彤姿态放得很低,“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求你帮我这一次,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大概是她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愉悦了严菲,严菲笑着说道:“好吧,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找出那个私生子的地址,我就帮你彻底解决了乔栩,让你再也不用受他的威胁。”

    “我知道了,我最近就就让你爸爸去做心理咨询,但是我这方面没有熟人,你有人介绍吗?”

    严菲很满意她的识趣,说道:“人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你能将我爸带过去。”

    挂了电话,舒彤本想回家一样,打听一下丁苻生和乔栩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又怕严城中途醒来没有见到自己会问起,自己不好交代,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稳住严城。

    到家的时候严城还没醒,第一次吃安眠药,药效对他来说很不错,睡得挺安稳的。

    舒彤进卧室看了一眼就出来了。

    严城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时天都亮了,原来却是已经到第二天早上了。

    他脸色难看,看了一眼身边还在睡觉的舒彤,到底没有将人给叫醒。

    舒彤醒来时,严城已经起床出门了,只以为他是去上班了,也没多问,可没想到严城半上午的时候就回来了,脸色极其难看。

    见状,舒彤难免问上两句:“老严,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严城缓了缓神色,淡淡开口:“没有,我昨天睡着之后你怎么不叫醒我?”

    舒彤解释道:“昨晚上我本来是想叫你起来吃饭的,但难得见你睡得那么安稳,我就没舍得,也担心那个时候将你叫起来了,你晚上又睡不着。”

    说到这里时,她的神情变得不安:“是不是我耽误你什么事儿了?”

    严城缓缓摇头,声音有些疲惫:“不是,跟你没关系,是我不太能承受安眠药的药效。”

===htTp://www.5ikAidian.cn/第2253章 循序渐进的计划1===htTp://www.5ikAidian.cn/

他今天早上特意拿着药去问医生了,医生的解释就是安眠药的药效在他的身上被放大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正常的量对他就是超量。

    舒彤打量着他的神情,确实不太好看,“是安眠药的药效不行吗?”

    可是昨晚上他睡得挺好的呀,一直到早上才醒来。

    严城摆摆手,“不是,是药效太好。”

    如果按照正常的时间睡觉,那一颗安眠药足以让他昏睡到第二天中午,那种无知无觉的感觉对他来说太不可控了,也给他带来了强烈的不安。

    还有就是,醒来后他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根本无法处理重要的事情,这些都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见他一直紧蹙着眉头,时不时揉额角,舒彤试探着问道:“老严,你是头疼吗?”

    严城没有否认,“嗯,安眠药的后遗症。”

    舒彤主动走到他身后,帮他按压着头部,到底是认真学过的,没多会儿,严城就感觉头顶那种隐隐的阵痛感消失了,紧蹙的眉头也松开了。

    “现在好点了吗?”舒彤问道。

    严城点点头,“舒服多了,就是辛苦你了。”

    “一点都不辛苦,老严,你现在是我和孩子唯一的依靠,只要你能好,我们就会好,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能失去你的。”

    这么温柔小意的话让严城很受用。

    “不过老严,你这失眠的毛病老不好也不行啊,你又不是铁打的,长期不睡觉身体哪里受得了,要不,我们再试试其他办法吧?”

    严城眸光微闪,“比如?”

    “比如运动,别人不是经常说累了就会入睡很快吗?我想着要不白天你多运动运动,或者这样晚上就好入睡了呢。”

    其实刚才舒彤是想直接提催眠的事情的,但是话到嘴边,想起严城多疑的性格,还是改了。

    严城觉得刚才自己想多了,尽将人往坏的地方想。

    “你说的也有道理,明天我试试看。”

    “嗯呢,我监督你,可惜我现在怀孕了,不能局剧烈运动,不然我就跟你一起了,有人陪着,你也能有兴致一些。”

    严城舒心地笑了,“你有这份心就很好了,以后你就站在一边看着我运动,给我加油。”

    第二天开始,严城果然开始运动了,大概是运动量大了,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当天晚上他果然睡得很好,而且连续三天,他的睡眠质量都不错。

    严城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以为失眠的毛病就这样不药而愈了,可没想到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很快,就故态复萌了。

    一开始只是晚上容易做噩梦,到了后面有开始失眠加噩梦连连,短短一个星期,之前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精气神很快就消失无踪了。

    因为身体原因,他在工作上还出现了一个重大失误,导致一个好不容易即将谈成的项目都黄了,公司里的几个股东对此很不满。

    甚至有股东私下里找到他,建议他将手中的权力分出去一些,“严总,你可是有个好女儿啊,上次我交给严菲的那个项目,她完成得可真不错,这就叫虎父无犬女,以后你可是有福咯。”

    严城笑容有些僵硬。

    这位股东丝毫没有看出他的异样,继续夸赞道:“我看严菲只是待在分公司做个小小的策划部的员工太可惜了,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更多的工作,正好严总你最近身体不好,不如让严菲帮你多分担分担,反正以后这公司也是要交给严菲的嘛。”

    这话,可是正正好踩在了严城的雷点上,严城差点当场发作,幸好临时想起这位股东手中的股份不少,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不能轻易得罪,生生给忍住了,不然非得罪了他不可。

    “哈哈哈哈,陈董过誉了,菲菲年纪小,还有的学呢,不过你说的也对,确实该好好历练一下菲菲了,回头我给她调动一下工作岗位,让她为咱们公司多做贡献,年轻人,就该好好打磨打磨。”

    陈董拍拍严城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这就对了。严总啊,你是个有福气的,比我好啊,我家那个就是个纨绔,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

    严城有苦说不出,严菲还不如是个纨绔呢。

===htTp://www.5ikAidian.cn/第2254章 循序渐进的计划2===htTp://www.5ikAidian.cn/

自从发现了女儿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之后,严城对这个女儿就十分防备,可没想到股东竟然会主动提及这这个女儿,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这个陈董已经被严菲给收买了呢?

    严城不得不阴谋论,毕竟这个女儿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意外,似乎再有什么意外也不奇怪了。

    晚上回到家,严城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临睡前,还让舒彤将他的安眠药拿来.

    “一颗吗?”舒彤问道。

    严城犹豫了一下,说道:“半颗吧。”

    舒彤递给了他半颗,看着他吃下。

    可是半颗安眠药对严城一点用都没有,该睡不着依旧睡不着。

    见他在床上跟烙煎饼似的,舒彤心知肚明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严,要不我们去看看心理咨询师吧。”

    严城看了她一眼:“心理咨询师?你是觉得我心理不正常?”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压力太大了,去看看心理医生,可能你的失眠也能改善,我听说有些心理咨询师是会催眠的,没准有效果呢?当然,这只是我随便说说的,我也是道听途说,做不得准,你要是觉得不好,你就当我没说过。”

    她这么说,严城反而认真思考起来,没有被失眠折磨过的人无法体会那种痛苦,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忍受失眠的折磨了。

    所以在认真思考了片刻之后,严城问道:“那你有认识的心理咨询师吗?”

    舒彤无奈地说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怎么会有认识这样的专家,不过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上网查查,看看能不能帮你预约一个好一些的。”

    看着她眼里真切的关心,严城心里十分受用,虽然他知道舒彤一开始接近自己,肯定是为了他的钱,但现在他愿意相信舒彤对他也是有感情的。

    他握住舒彤的说,感动地说道:“你怀孕已经够辛苦了,我还让你为了我的事情操心,真是苦了你了。”

    舒彤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瞎说什么呢,你是我孩子的爸爸,也是我后半辈子的依靠,你好了,我才能好,为你担心,为你操心,我心里乐意着呢,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谢谢你彤彤,等孩子出生了我们就去领证,我还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要让那些人都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姑娘。”

    舒彤一愣:“老严~”

    不是说好等严菲同意了就去领证吗?她最近刚想让严菲先同意呢,结果现在变成了等孩子生下来再领证?

    那岂不是还要等半年?

    她有理由怀疑这只是严城拖延的借口,其实他根本不想跟自己领证吧?就像是严菲说的那样,自己只是他拿来对付严菲的挡箭牌,他又怎么可能会真心实意地为她着想呢。

    所以想要得到什么还是要靠自己争取,只有自己争取到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她的。

    舒彤心里刚刚升起的一点感动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一片冷漠。

    但是嘴上却说道:“领证也好,婚礼也罢,对我来说都不如你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老严,我在乎的只是你而已。”

    严城听了这话,心中升起一丝愧疚,她或许是贪慕虚荣了一些,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比如现在,会关心他的大概也只剩下一个舒彤了。

    想到这里,严城觉得自己活得还挺可悲的,两段婚姻,四个女人,前前妻怨恨他抛弃妻女,多年来从不跟他多联系,前妻呢,是个病秧子,除了家里能给他一些助力之外,连个儿子都不能给他生,情人倒是听话,可也只会问他要钱,要不是看在她将儿子教的不错的份上,他早就打发了她。

    没想到舒彤这个自己拿来做挡箭牌的女人,对他反而有几分真心。

    想到这里,严城心里越发不好过,心中暗暗决定对舒彤再好一些。

    于是第二天,舒彤就收到了一份礼物——一套价值不菲的翡翠首饰。

===htTp://www.5ikAidian.cn/第2255章 求帮忙===htTp://www.5ikAidian.cn/

“老严,这是给我的礼物?”

    严城笑着说道:“是啊,最近你为了照顾我真的是太辛苦了,看到这套首饰,我想着你应该会喜欢,我就拍下来送给你了。”

    也是巧了,今天下午他参加了一个慈善拍卖,正好看到这套首饰。

    舒彤心里清楚,严城送她首饰不过是在弥补她而已,毕竟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将领证这件事往后延。

    想起乔栩交代她的事情,舒彤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道:“老严,我不要这套首饰,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严城今天心情还算可以,闻言,也没有拒绝,而是先问道:“什么忙?”

    舒彤神情犹豫,但话都说到这里了,要是不说出来又不甘心,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爸,就是我继父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是做服装贸易的,你能不能给他一点业务,也不用很多,就能维持温饱就行。”

    严城的公司旗下就有服装生意,每年需要大量的布料,她想的就是希望严城能将丁苻生的公司纳入采购名单中。

    严城定定地看着她,目光中满是审视,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那样的目光看得舒彤心中微颤,“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只是想着他这么大年纪了还自己出来创业不容易,他以前对我也挺好的,我要是可以帮一把就帮一把。要是让你为难的话就当我没问过。”

    严城看着她,忽然笑了,“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这个简单,回头让你爸将公司的资料拿过来,我让采购部审核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将业务分一些给他们做,但是彤彤,丑话先说在前面,你爸这家公司必须是合规的,如果质量有问题,我不能答应,毕竟我身为公司掌舵人,我需要为那么多的员工负责。”

    舒彤连连点头,“我知道的,要是我爸的公司真的不行,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可能答应,你愿意给一个机会就已经很好了。”

    毕竟那样的小公司,想要搭上严氏那样的大船,基本没有可能。

    “你能理解就好。”

    舒彤娇声道:“毕竟现在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这话说得让严城十分舒心,心中想着要是那家公司资质还行,自己就给个方便,毕竟最近舒彤的表现让他挺满意的。

    ……

    恒天集团总部。

    唐昱谨看着手中的资料,眉头紧蹙:“丁苻生和乔栩是怎么认识的?”

    战梓丞笑了笑,“能凭借一己之力做到英驰影视CEO的人,你以为真的是个废物?这个乔栩,聪明着呢。”

    当初要不是他们两个联手整了他一把,他未必能这么快就被英驰影视放弃。

    “他手中有资金,丁苻生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他做梦都希望自己能重新站起来好让清晗的爷爷看看,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那乔栩就不知道丁苻生以前做的那些事情?”

    丁苻生就连守成都不行,更不要说开疆拓土了,乔栩找上他,确定不是手里钱太多了想要做散财童子?

    战梓丞轻笑,眼底冰冷:“乔栩可不是傻瓜,你也不想想丁苻生是谁。”

    唐昱谨转念一想,顿时就明白了战梓丞的意思,一时间颇为无语,“这个乔栩,既然有这本事,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单干,好好挣一份事业,为什么总是要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堂堂正正做人不好吗?”

    战梓丞一脸讥讽:“从根子上就已经坏掉的人,你让他怎么堂堂正正做人?”

    “那是不是要提醒一下丁家那边,还有你老婆?”

    “嗯,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乔栩想利用丁苻生我管不着,但要是他敢扯上清晗和他爷爷,他剩下的那些资产也不用要了。”

    敢动他的人,爪子剁掉。

    至于丁苻生这个岳父,在战梓丞眼里那就不算是自己人,自然不算在内。

    “行,有需要帮忙的你直接开口,对了,下个月初不行,我不在。”

    “你做什么去?”

    “下个月初,我要去探班。”说这话时,唐昱谨眉眼含笑,隐含得意,看得战梓丞一阵牙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