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你东西忘了,伸进肚兜揉捏H

  在车旁站定,他抬头看了看五楼,玻璃窗中透出灯光,在这还没完全黑定的黄昏,显得有几分阴冷。咬咬牙,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深呼吸了几次,抬手在额头上拍了拍,启动车,驶出了粮食局宿舍大门。

  还才刚汇入路上的车流,手机响了,张文定一个激灵,摸出来看了一眼,是舅舅严红军来电,顺手按了接听键,叫了声:“舅舅。”

  “你在哪儿?”严红军问。

  “在开车。”张文定回了一句后反问道,“有什么事?”

  “你现在给徐莹开车?”严红军再问。

 文学

  “啊?是,没。”张文定一听到严红军提到徐莹的名字心里就是一惊,险些撞上前面的车,一张嘴就慌张了,赶紧打了右转向,靠边停下,然后给严红军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给徐莹开车。

  听了张文定的解释,严红军沉吟了一下,说起了石三勇,张文定这才明白为什么舅舅会打这个电话了。只是他自己都一脑壳的疙瘩,到现在还提心吊胆的,却是没什么心思去关注石三勇了。

  如果没发生今天的事情,张文定还是很愿意和一个区县级的公安局副局长搞好关系的。毕竟,这样的人物,级别不高,但是权力不小,很多事情都能够摆得平。

  只是现在嘛,呵呵呵……

  结束了通话,张文定没有忙着开车,伸手在脸上使劲地揉了揉,然后闭上眼睛趴在方向盘上,脑子里浮现出几个警察冲过来将自己铐走的情景,居然还是武仙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带队。

  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将他惊醒,摸出来看也不看,直接接听了,有气无力地说:“喂,哪位?”

  “文定吧?”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传了过来。

  “是……我……”张文定迟疑了一下,问,“你哪位?”

  “石三勇,公安局石三勇!”

  “啊,石局,你好。”张文定立马提高音调喊了声,头皮一阵发麻,刚想到自己被他给抓了,突然就接到他的电话,这事儿怎么想怎么邪行啊!

  “下班了吧?”石三勇的声音中透出了笑意与关心。

  张文定道:“下班了,领导有什么指示?”

  “过来唱歌来,一起喝两杯,山水华府。不要找理由推啊,有车没?要不要接?”石三勇丝毫没摆架子,一幅跟张文定熟得不能再熟的口气道。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就知道石三勇肯定不止一个人,先前在素柳园被他放倒在地的胖男人想必正在石局长身旁。

  若是刚才没有把徐莹怎么着,张文定自然是不肯趟这浑水的,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把徐莹给得罪惨了,也许从明天开始就会失去自由,倒是不用在乎那么多了,去看看那死胖子的焦急样,或许也能给自己带来些许快乐。

  快乐这玩意儿,有时候真的还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啊!

  石三勇打这个电话来,想必是认为自己混成了徐莹的心腹,想让自己帮着在徐莹面前说几句好话吧?哈哈哈,自己都还在为徐莹的事情而心慌,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为了她而有求于自己,还真他妈的讽刺!

  这世界,还真是平静之中蕴藏着疯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如意,却偏偏还有别人跑到前面来作揖。

  张文定脑子里一下就想了很多,笑了声说:“石局发话了,我就是有千百个理由也不敢推啊!哈哈,马上过来!”

  放下手机,他挂挡打左转向,车开动的那一刹,心里却在想,徐莹这时候在做什么呢?

  想到徐莹,张文定后悔不已。

  他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做错了,这事儿做得太不男人了!

  徐莹现在正在无声地哭。她不想哭,可泪水却止不住地流。

  她是开发区的一把手,副处级的领导,可她同时也是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

  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想过要把张文定送进监狱,可是后来也又犹豫了,正如张文定所说,这件事情不能说出去。

  天大地大面子最大!

  她离过婚,现在又跟了高洪,也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遇上点事了就寻死要活的。

  她只是觉得特委屈,今天是她的生日,却诸事不顺,工作的压力混合着生活中的不如意,在这一刻全部化成了泪水流出。

  自从离婚后,徐莹就不再对男人抱什么幻想了,一心都只想着做一番事业,所以她跟了高洪。对于开发区,她是有信心在自己手上做出大成绩来的,在接手开发区之前已经有过很坏的心理准备,可是真正接手过来之后才发现,情况之糟糕超出了她的想象。

  九八年成立的开发区,总共五十点二平方公里的面积,招商引资了十几年,开发面积居然还不到五分之一!

  省内其他兄弟地市的开发区,都是副厅或者正处的架子,就随江开发区还是个副处的架子,甚至其它兄弟地市下面区县里的开发区都已经是副处的架子了,自己这边可是市里面的开发区啊,想想都丢人。

  随江市是个地级市,下辖两区五县,紧邻石盘省省会白漳市,开发区就设在市郊东北角,地理位置还属于武仙区的管辖。

  这个方向离省会近,却没沾上什么光。招商引资工作很不好做,地理位置交通优势和省城的几个开发区没有一点可比性。

  随江开发区虽然只是副处的架子,面积也不过区区五十平方公里,可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下面有财政局、招商合作局、国土分局、建设分局、规划分局、环保分局、劳动保障分局。市里面人事和劳动保障是合并了的,但在开发区是分开的。

  对外宣称,开发区常住人口八万,实际上八千都没有,由于常住人口很少,别说公安分局了,就连派出所都没有,只设了一个公安执勤室。

  按说这开发区这么多部门,管委会一正三副四个主任外加一个纪工委书记,人确实是不少了,可是就没几个干事儿的,这地方呆着的人尽是些走关系进来拿工资混日子的。

  说实话,徐莹来开发区,是想大干一场的。

  管委会班子成员她动不了,但下面各局办的人员,她是真想把这些人给换了,可是却不能换。这些人都各有背景,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她刚上任,任何成绩都没做出来就在人事问题上切口子,不说别人怎么想,首先她的靠山市长高洪就不会同意。

  人事上暂时不宜动,就只能从硬件上打主意了,怎么着也要把开发区的基础设施给完善起来啊!要不然开发商过来一看就走,那怎么引得了资?

  今天她去市政府,就是找分管副市长要钱搞基础建设的。然而分管副市长却不肯松口,一双眼不住地盯着她看,还一个劲的要她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招商才是硬道理,不能等、靠、要,市财政也是捉襟见肘,各个口子都缺钱。

  等她到市长高洪办公室汇报工作之后,稍微提了一句晚上想一起吃饭的话,高洪居然面无表情地说他还有事就拒绝了,可她分明听到高洪接了个女人打的电话好像约定晚上见面。

  带着一肚子不愉快想自己安心吃顿饭过生日,在素柳园上完卫生间出来洗个手,一个死胖子居然想借机揩油,自己惊慌之下后退一步,却不料高跟鞋下的细跟绊着了地面上满是镂空小格子的防滑垫,居然一屁股跌到了,出了那么个大丑!

  更过份的是,由于这前面一连串的事情,自己居然引狼入室!

  她恨张文定,也恨那个死胖子,若不是他,哪儿用张文定送自己回家?她也恨高洪,若是高洪今天晚上陪她吃饭,也不会有这事儿;若是高洪去年没对严红军下手,张文定也不会恨到自己头上来,同样不会有这事儿!

  哼,张文定啊张文定,你以为我不敢报案就没法治你了吗?你是管委会的人,我是管委会的一把手,咱们走着瞧!还有那个死胖子,我不知道你是谁,可当时还有个武仙公安分局的什么副局长,你们都该死!

  ……

  “来,文定啊,我来介绍。”山水华府的包厢中,随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堆着一脸豪爽的笑,一手搭在张文定肩上一手指向一个胖男人说道,“这是武仙电力局的邵局长,一把手!我的老同学了。老同学,这是小张,张文定,开发区管委会的,老同学我跟你说,文定可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

  张文定看着面前这个在素柳园被他小小教训了几下的中年胖男人小有几分意外,开始还以为这是哪个小公司的老板呢,没想到居然还是武仙区电力局的一把手,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怎么说也是个局长,可素质为什么那么低呢?也不知道怎么在局长这个位置上坐稳了的。

  不过张文定也是见过些官员了的,对于这个电力局的局长并不放在心上,不说区电力局的局长,就是市电业局的老大当面,他也不会觉得有啥了不起。

  电力是垂管单位,开发区是市里的派出机构,谁也管不着谁。再加上他之前做错了事,虽然觉得自己走之前说的话应该击中了徐莹的软肋,可毕竟还是怕徐莹不管不顾的疯狂一把硬要报警,所以这会儿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所以,听到石三勇的介绍之后,张文定也只是一脸微笑地站着,不主动说话也不主动伸手,显得有些矜持。

  “哎呀,张老弟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一看就是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前途无量啊。”武仙区电力局局长邵和平见张文定这种反应,心里有几分生气,可还得堆着一脸笑,主动伸出了手,热情得有些过份,却丝毫没提今天发生的不愉快,用力握着张文定的手,左右幅度不大地摇摆着道,“今天认识张老弟,真是有缘啊!来,坐,坐,到这儿来了就好好玩,玩个痛快。”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尽管心里对邵和平很是不齿,可毕竟还要给石三勇几分面子。别的不说,如果徐莹真报了警自己被抓进去了,只要石三勇说几句话,自己在里面的日子也会好过些不是?

  所以,张文定也就收起了矜持,客气了一句:“邵局长太客气了,你坐,你坐!”

  “什么局长不局长的,叫邵哥!”邵和平作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道。

  石三勇也附和了一声:“文定我可是要批评你啊。你就是这点不好,按说我们俩也是平辈,严主任,你舅舅还是我的姑父呢,你看看你,从没叫过我石哥,每次都是石局石局,又不是干工作,叫得这么正式搞什么?我可从没叫过你小张吧?”

  “啊……这,那是我的错,我认错。”张文定迟疑了一下,马上又笑着说,“那我就得罪了,依二位哥哥的意思,石哥,邵哥。”

  “张老弟,这才对嘛。”邵和平大笑一声搂了搂张文定的肩,然后问石三勇,“老三,你刚才说严主任,哪位严主任?”

  其实邵和平早就从石三勇嘴里知道了张文定的舅舅是是前任市委办主任、现在的老干局局长严红军,可当他问出这话,脸上的表情却跟真的不知道一模一样,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还能哪位?市委办!”石三勇道。在张文定面前,他自然不会说老干局的严局长,而要用严主任这个称呼。

  “哦,严主任啊!”邵和平作恍然大悟状,然后又变出一脸的惊喜模样,看着张文定道,“老弟,严主任是你舅舅?”

  在得到张文定肯定的回答后,他伸手在腿上一拍,叫了一声,“哎呀,这真不是外人了。严主任是个好领导啊,对我的帮助很大,一直都很照顾我的……”

  张文定只差吐出来,妈的这姓邵的也太会装了太能扯了,老子的舅舅以前是市委办的主任,不是市电业局的局长,更不是省电力公司的书记啊,怎么就成了你的领导了?怎么就帮助你了照顾你了?

  屁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情真意切的,张文定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比管委会那几个副主任还无耻!不过花花轿子人抬人,邵和平这么放低姿态,张文定也只能和他随口笑哈哈地应对着,反正说假话又不用交税。

  石三勇见二人相谈甚欢,便走出包厢,对外面的服务员吩咐了一句。不多时,一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鱼贯而入。

  邵和平让张文定先挑一个,张文定客气道:“这就不用了。咱们有事谈事,这种场面不合适。”

  张文定话说得这么好听,石三勇和邵和平二人也心里都还很舒服,摆摆手让这些女孩子退出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