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看我是怎么入你的/娇妻的大肉唇

   剩下的江棠跟高越对视一眼,都没想到简单的厨艺训练,还能闹出这样的意外。


    这时候,厨房门口突然冒出个小脑袋,黑灵灵的眼睛望着江棠。


    “你是羲君吗?”


    刘老爷子没好气地甩开儿子的手。


    “你想说什么?”


    刘老板憋着满肚子的火。


    “爸,你知道这个机会多难得吗?是我特地托朋友找的关系!你怎么能说都不说就给我毁了?”


    “机会?什么机会?让人在后厨胡闹的机会吗?这里是厨房!不是随随便便玩闹的地方!”


    刘老爷子板正的身子,有种说不出的郑重严肃。


    仿佛他身后的厨房,是不可随意染指的圣洁之地。


    刘老板满肚子的火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他古板固执的父亲,除了叹气,也就只有叹气。


    他知道老爷子的想法。


    厨房这块地方是老爷子的尊严与骄傲。


    御厨后人、南记大厨都是他平生引以为傲的东西,容不得任意胡闹。


    或许在有些人眼里,这是古板、守旧、不知变通。


    但是对于老爷子来说,这就是他们老一辈人的认真和坚持。


    就像不管出现再精细巧妙的工具,在老爷子眼里,都比不过用惯的老菜刀。


    但是——


    “爸,时代不一样了,我知道有些东西是您的坚持,但是您能想想南记的未来吗?刚刚站在那里的,是现在最火的明星,要是其他人知道她拍电视剧是在我们店里学习的,您知道会有多少人涌进南记吗?”


    刘老板说完这番话,清晰地看见老爷子嘴唇嗫喏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归于沉默。


    他有些心酸。


    曾经说“味道最重要”的老爷子,再也没有以前的底气和自信。


    刘老板还是坚持:“爸,你就不想看到南记好好的吗?”


    刘老爷子彻底说不出反驳的话。


    没谁比他更想看到南记继续坚持下去。


    可是,现在早就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


    他坚守一辈子的味道二字,到头来也敌不过明星效应。


    “随你去吧。”


    刘老爷子转身,徒留叹息。


    就是那离开的背影,看上去越发的佝偻。


    刘老板站在原地,盯着老爷子的背影看了许久。


    然后才揉揉酸涩的眼睛,换上若无其事的表情回到先前的练习厨房。


    刘老板刚在脸上重新堆起笑,就在江棠身边看到个小小的矮矮的熟悉身影。


    那是他女儿。

 文学

    “小糖?你怎么在这里?”


    “爸爸!”


    小女孩儿脆生生的声音,听上去热情,就是小身板依旧紧紧依偎在江棠身边,半点没有要奔向老父亲的意思。


    刘老板哭笑不得,对自家女儿的本能属性也不是第一天见识了。


    江棠揉着小女孩儿软软发顶,眼底荡漾着温软笑意:“原来你叫小糖?”


    小女孩儿欢快地跳起来:“对啊,我叫小糖,姐姐也叫小棠对吗?”


    江棠笑意愈软:“对。”


    小糖被那笑晃花了眼,当即嘴甜道:“姐姐真漂亮!”


    江棠跟高越都被逗笑了。


    刘老板无奈走上前:“抱歉啊,我女儿比较顽皮,打扰你们了吧?”


    高越笑道:“哪里,你女儿还是我们江棠的小粉丝呢,她还知道羲君,一眼就认出来了。”


    刘老板尴尬地挠挠头:“她最近跟她妈在家追那个《仙湖》,对了,就是江小姐你演的吧?”


    江棠:“客串,戏份不多。”


    “但我最喜欢小棠姐姐的角色!”小糖大声宣布。


    童言稚语逗笑了屋里所有人,包括刘老板,他面上明显轻松许多。


    “刚才我爸的话,抱歉,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我刚刚已经与他沟通过,他不会再反对了。”


    “好。”


    江棠应着,分毫看不出芥蒂。


    其实高越有些无奈,按照她的意思,能少麻烦尽量少麻烦。


    南记的老爷子态度摆在那儿,与其埋着定时炸弹,不如趁早换个地步。


    说真的,江棠要找地方学习的事情传出去,不知道多少酒楼求着想她去。


    可是,高越刚把想法提出来,就被江棠拒绝。


    江棠透彻如琉璃的眼眸,仿佛已经洞悉所有。


    所以高越也拿她没办法,现在刘老板能解决,是最好的。


    “既然这样的话,今天能开始练习吗?”


    “当然可以!我这就去叫大厨……”


    话音未落,老爷子又出现在门口。


    “不用叫大松。”


    刘老板一见他爸,就头皮绷紧如临大敌。


    “爸,不会又改变主意了吧?”


    刘老爷子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


    转而看向江棠。


    “你不是要找老师?看我如何?”


    这话让在场三人都很惊讶。


    只有懵懂不知的小糖,眨着灵净的眼睛。


    要找老师,带出无数徒弟、有过超出五十年大厨经验的刘老爷子,当然是最合适的。


    江棠也只是短暂惊讶一瞬。


    然后她说:


    “好。”


 第294章 熟能生巧吧


    高越、刘老板被赶出厨房。


    因为刘老爷子说,厨房重地,闲杂人等不能乱进。


    “我是闲杂人等,小糖就不是了?”刘老板没好气嘀咕。


    果然是隔代亲,他这个儿子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远远比不上孙女。


    连小糖都可以留在厨房,他居然不可以?


    “刘老板。”高越看过时间,“我下午还有会议,就先走了,我们家江棠麻烦你多多照顾。”


    刘老板恍然回神,连连应是。


    等高越走了,他探头探脑,试图看清厨房里的境况。


    冷不丁被身后声音吓一跳——


    “老板!”


    “哎嘿!”


    刘老板险些摔在地上,多亏年轻厨师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让他幸免于难。


    刘老板暴躁地瞪着突然出现的一溜儿厨师,他那大师兄,也就是南记的大厨也挤在最后。


    “你们怎么来了?厨房不用工作吗?”


    刘老板试图板起威严。


    厨师们跟他都很熟,笑嘻嘻的不以为意。


    “老板,工作时间都过了,你没看时间的吗?”


    “我……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们挤过来做什么!”


    “嘿嘿,老板,听说来了贵客,还是特地找老爷子学做菜的,是谁啊?”


    好奇的不仅是年轻厨师们,连站在人群最后的大厨,脸上也写着吃瓜二字。


    刘老板:……


    “行了行了,别打听了,赶紧去休息!”


    刘老板赶走了好奇的厨师们,不舍地回头看了眼,还是迈开腿走了。


    厨房门外,这才空落下来。


    趴在门板上打探情况的小糖,高兴回头:“爷爷,他们都走啦!”


    面沉如水的刘老爷子,迅速和蔼笑开,与方才神色形成鲜明反差。


    “小糖做得好。”


    受到夸奖的小糖,满意地跑回爷爷和漂亮姐姐身边。


    她踮脚看着桌上,懵懂地发问:“小棠姐姐是在切菜吗?”


    江棠没有回答。


    她专心致志地只有手上那把沉重钝刀。


    倒是老爷子应道:“嗯,她在练习,你好好看着。”


    刘老爷子的视线,没有从江棠的手上挪开。


    他在短短十分钟里,见证到江棠的进步。


    他不过就是提点两句,十分钟前还把萝卜切得厚薄不一的江棠,就能进步到把萝卜切到薄薄透光?


    “你以前学过做菜?”刘老爷子突然发问。


    “没有。”江棠眼、手未动,仍是稳稳的。


    “你看上去,很习惯用刀。”刘老爷子眯起眼睛。


    这次江棠没答。


    她总不可能说,是从前砍丧尸跟砍瓜菜似的,所以熟能生巧了。


    她在沉默里,继续着她刀工的步步前行,像是走在一条笔直大道上,轻易便能达到别人难及的位置。


    刘老爷子许久许久都没说话。


    直到小孙女拽拽他的衣角。


    刘老爷子收起眼神里的震撼:“接下来,就从切一百个萝卜开始吧。”


    江棠连睫毛都没颤一下,只说:“好。”


    刘老爷子从开始教导江棠厨艺练习的第一分钟开始,就开口告诫过她。


    厨房不是玩乐的地方,如果说,江棠只是想学点电视剧电影里面的漂亮花架子,那就麻烦她趁早打道回府。


    刘老爷子说得意味深长。


    其实,拍剧练技能的事情,在圈里屡见不鲜。


    以前的演员,会为了荧幕上短短十几秒的镜头,就进行长达数月的专业练习,以追求呈现出最完美的效果。


    但是现在,这些事情变味了,成了某些明星的噱头。


    总有人打着敬业的旗号,做着划水的事情,最后发通告圈粉完事,熟稔得宛若工厂流水线。


    听刘老爷子的话,也有点明说透的意思。


    刘老爷子或许不知道娱乐圈,但他明白人心。


    所以干脆把话早早说明白,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江棠听完,也没有要跟刘老爷子争执的意思。


    她只是问:“从哪里开始练习?”


    “刀工。”


    接下来三天,江棠雷打不动地会在下午前往南记后厨,在刘老爷子指点下,练习刀工。


    厨师的基本功,刀工、调味、火候里面,刀工是基础里的基础。


    所有学徒都是从切菜开始练习,后续至少要打杂两到三年,才有资格摸到灶台。


    江棠要在一个月内速成,毫无疑问是把该有的练习压缩了无数倍,学习的压力当然也跟着成倍增加。


    可刘老爷子依然没有随意应付的意思。


    他不管江棠是不是什么大明星,在厨房里,她现在就是个小学徒。


    他甚至有意加重练习,想让江棠知难而退。


    结果江棠不仅不觉得吃力,反而还完美地完成所有任务。


    前两天还会冷言两句的刘老爷子,在亲眼看到江棠学习进展后,越发沉默下去。


    于是,厨房里没有人说话,只有沉闷的切菜声,细密延长,不知疲倦。


    以至于让路过的人,一度怀疑厨房是不是闹鬼。


    三天的切菜后,刘老爷子开始让江棠切肉。


    他发现江棠切肉更加娴熟时,已经不会惊讶。


    好像这种事情发生在江棠身上,就是应该的。


    她总是能给人期待以上的结果。


    学厨第五天,总是沉默不语的刘老爷子,突然开口:


    “你要不要,跟着我正式学厨?”


    江棠手上一顿。


    江棠的厨艺学习上正轨后,刘老爷子不会时时刻刻留在她身边盯着。


    老爷子偶尔回后厨去转悠,指点徒子徒孙们,严厉得一如曾经还在厨房时,老狮王的威严让徒子徒孙们战战兢兢。


    连出师多年的大徒弟大松,也免不了师父的指责。


    大松甚至在师父语气里,听出一丝嫌弃。


    嫌弃?怎么会?我大松一直都是师父最看好的徒弟!


    满怀疑虑的大松,到底忍不住问出口。


    “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我哪里不够好?”


    老爷子拍拍大松厚实的肩膀,叹气。


    “不是你的问题,没人能决定自己的天赋。”


    大松有点受伤。


    师父以前不是说,他大松是最有天赋的弟子吗?


    年过四十的大松也不由得赌气问道:“还能谁能比我更有天赋?”


    老爷子沉默许久。


    “一个拒绝当我徒弟的人。”


    一个未来也不会成为厨师的人。


 第295章 比弗利山庄


    洛杉矶比弗利山庄,是举世闻名的顶级富人区。


    名流荟萃,巨星云集,无数财富名利汇聚于此,成为许多人向往之地。


    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土地上,真正昂贵的豪宅,都坐落在比弗利半山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盆地里的城市和壮阔的太平洋海景。


    此时,有一场派对正在比弗利半山豪宅里拉开序幕。


    黄铜大门、大理石地面、女神雕塑喷泉……奢华一路延伸至屋内,光芒汇聚的派对场地里,水晶灯流光溢彩,香槟堆积成山,还有穿着华贵衣裙穿梭在内的各界名流富商。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所有苦难烦恼都在这里远去。


    只在夜色下,编织出一场温柔绮丽的梦境。


    “他会来吗?”


    “不是说他从来不会出席这类派对?”


    “我可是特地为他来的,要是他不在,这场派对将毫无意义。”


    “……”


    觥筹交错之下,难以掩藏那份焦灼不安。


    看似高谈阔论的人们,也总是控制不住地将视线飘向门口方向。


    ——他们,都在期待谁的到来。


    就在这时。


    沉重雕花黄铜大门打开,一道比夜色更浓的高大身影徐徐步入。


    他像是此间的太阳神子,刚一出现,便毋庸置疑地霸道攥取所有人的注意力,也令身外的虚无浮华尽数成为他背景的陪衬。


    而那张在场所有人都再熟悉不过的脸庞,有着夺目的英俊锋锐,沉沉雾岚在眼底翻波,冷漠寒冽之余也充斥着不掩饰的烦躁不耐。


    简直快要把不喜写在脸上。


    但是,在场所有人仍然因为他的到来,迸发出强烈兴奋。


    派对所在宴会厅,更是在他登场之后,显得处处蓬荜生辉、截然不同。


    人们扬起笑脸,纷纷与他打招呼:


    “西泽尔!”


    “西泽尔来了!”


    “哈哈欢迎我们的大帝先生!”


    恭维谄媚声声如浪,转眼就把西泽尔所包括,在场所有人的热情仿佛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成为全场第一无二的焦点。


    角落里有个中年富商露出惊讶的神情。


    他是因朋友之邀,来参加的这场派对,秉着多结交人脉的想法,却没有想过大名鼎鼎的西泽尔先生也会出现在这里。


    更让他不解的,是西泽尔先生在这里所受到的追捧。


    哪怕他是当今世界上最受瞩目的巨星之一,也不至于让詹姆斯先生那样的投资大鳄也低下高昂傲慢的头颅,露出如此和蔼亲切的笑容吧?


    中年富商不由得询问看向好友,好友对此神秘一笑。


    “你才进这个圈子,怕是不了解,我们的大帝先生,如果仅仅是拥有影迷的喜爱,当然不至于让大家如此追捧他。”


    中年富商瞳孔随之震动。


    “难道他还有别的身份?”


    好友摇摇头。


    “他的家世暂时还无人得知,但是从他入行起,就在成为最顶级演员的同时,也成为了最顶级的投资人。《鬼影》那部电影知道吗?”


    “当然知道,好莱坞以小博大的经典案例。”


    “是啊,以小博大——区区不到2万美元的投资,最后在市场上狂揽2亿3千万美元的票房,就此开创小成本恐怖片的先河。但是在这部影片最初寻求投资的时候,几乎没有公司看好,还嘲笑导演是小孩子过家家。”


    “难道……”


    “没错,最后是西泽尔投资了这部电影,包括后续的病毒式宣发也是他的主意,最后也是他成功将《鬼影》推上影史投资回报率最高电影宝座,让曾经嘲笑这部电影的制作公司狠狠打脸,多少负责人就此被解雇。这,就是西泽尔在好莱坞赚取的第一桶金。”


    中年富商听得一脸神往,忙不迭继续追问。


    好友陆续报出几部电影的名字,都是西泽尔的投资手笔,也是出了名的事先不被人看好、之后赚得盆满钵满的例子。


    “他的投资眼光太厉害,以至于有人在背地里怀疑他拥有预见未来的眼睛。”


    “难道他真能预见未来?”


    “呵呵,什么预见未来,人家拥有的是精准的市场判断能力,和出众敏锐的投资嗅觉,是他的本事,也是他的天赋,常人羡慕不来的。”


    “……这倒是。”


    中年富商感叹不已,想起自己累死累活打拼多年,赚取的钱也比不过人家未满二十随手投资的一部小成本恐怖片。


    这些都是上帝安排的命运啊!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大鳄们,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和他结交合作了吧?他不只是演员,还是这好莱坞里最优秀的投资人。据说,他两年前把公司以股权置换的方式卖给时代影业,正式成为时代影业的独立董事。”


    中年富商完全惊呆了。


    时代影业?


    那可是好莱坞的十大电影制作公司,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影和电视娱乐制作公司之一!


    时代影业的母公司时代集团更是世界500强的传媒集团,拥有米国最大的付费频道以及《时代》等等著名杂志,年营业额高达数百亿美元,是真正的顶级传媒巨擘!


    这令中年富商说话都不由得结巴起来:


    “可他,他才23岁!”


    “是啊,23岁,最年轻的时代影业独立董事……千万别因为他年轻,就随意忽视他,以前可是有很多人吃过这个亏!”


    好友羡慕又向往地看着西泽尔高大挺拔的身影在衣香鬓影里冷漠穿过——


    那个男人,是好莱坞的传奇,也是名副其实的西泽尔大帝!


    在场如这好友二人向往西泽尔存在的人,还有很多。


    在他们眼里,西泽尔的身躯宛如镀着神祗般的金光。


    于是他的所有睥睨傲慢都成为理所应当,正所谓强者本该如此。


    他们唯独不知道的是,西泽尔心里的不耐烦已经上升到极点。


    要不是经纪人卡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他绝不可能踏进这种无聊的场合!


    想到卡尔的唠叨啰嗦,西泽尔的耳道便一阵发疼。


    他只想时间快点消磨过去,派对赶紧结束。


    好让他早早登上飞往华国的航班,见到想见的人。


 第296章 不该得罪的


    这场奢华盛宴的参与者,除了各路名流富豪,也少不了点缀宴会的俊男美女。


    一只纤细的手,从香槟塔上取走两支酒杯,转身就要朝宴会厅另一角走去。


    “蒂娜。”


    端着香槟的女人被叫住,她随即转身,金色大波浪卷发在纤细腰间轻轻晃荡。


    她火辣身材在紧身鱼尾亮片礼服的包裹下一览无遗,妖娆美丽的面孔在水晶灯下露出神秘的微笑。


    “怎么了?”


    “你不会是……”黑裙女人迟疑地往蒂娜本来要去的方向看了看,不由得压低声音,“要去接近那位大帝先生吧?”


    蒂娜在朋友揣测的视线里,大大方方地一笑。


    她举起手中两杯香槟:“请他喝酒而已,我又不会做什么。”


    黑裙女人沉下声音:“不是,难道你没有听过关于他的传闻吗?他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甚至有狗仔爆料说他是小时候受过心里创伤,所以天生厌恶女人!这种人简直比基佬还不好靠近,你如果上去的话……”


    黑裙女人是发自内心深处地为蒂娜担心。


    她们都是名气不大的模特,只能在低端t台打转,混不进一流秀场或顶级杂志。


    她是天资有限,但蒂娜不一样,她的容貌、业务能力和她对付男人的手段一样出色,在圈子里出头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次好不容易经熟识富豪介绍来到这场派对,目的是为了拓展人脉,可不是要在派对上得罪西泽尔先生这样的大人物!


    但她的忧虑,落在蒂娜眼里,却是不值一提。


    她不以为意地轻笑:“原来这样有挑战难度啊。”


    嘴上这么说,眼里却是燃起热烈的火焰。


    蒂娜的确有这个资本,她的身材、容貌、情商无一不是她的武器。


    她在男人间向来无往不利,再高傲的男人最终都会拜倒在她的裙底下。


    所以,她不认为西泽尔会成为这个例外。


    大帝又如何?难道就不是男人了吗?


    蒂娜不顾朋友的劝阻,踏着野心,步步靠近西泽尔。


    此时的西泽尔,刚刚结束与某位影业高层的谈话。


    只见他寒沉的眉眼如堆积万年积雪,天然与人划出屏障。


    他周身气场都写着生人勿近,也让不少相与他攀谈的人停下脚步,望而生畏。


    西泽尔对此浑然不知,他只顾垂眸去看手腕那块百达翡丽的时针,一边估算着卡尔要求在场的时间。


    还有二十分钟。


    西泽尔急切离开的心情,因为时间稍稍抚平。


    还没来得及放松,就感觉一袭香风窈窕婀娜地逼近。


    “哇哦,漂亮的百达翡丽,reference1518,全世界仅有281只的极品,古董腕表收藏里的王冠明珠,对吗?”


    蒂娜向来深谙男人心理,她不是会愚蠢到用容色身材勾引男人的肤浅女人,她知道外貌只是暂时,聪慧的大脑才是真正的性感。


    她与那些优秀男人接触,能够轻易地与他们高谈阔论,从哲学、经济、政治、心理学……多方面都有深厚造诣,她甚至拥有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


    所以,当她靠近西泽尔的时候,也习惯从赞美入手,还是从女人们鲜少了解的古董腕表作为切入点。


    她相信,自己露出的冰山一角,足够引起西泽尔的注意力。


    一如蒂娜预料的那般,对旁人视若无睹的西泽尔,果真抬眸看了她一眼。


    蒂娜心情陡然轻松,顺势递出手中香槟,笑盈盈邀请西泽尔与她共赏美酒。


    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让那些人露出心照不宣的了然。


    仿佛已经预见了某人的下场——


    蒂娜递出的酒,西泽尔没接。


    他冷淡地从蒂娜身上挪开视线,那种漠然与看旁边摆设的古董花瓶没有区别。


    蒂娜没有轻易退缩,她连笑容都没有变一下。


    “不喜欢香槟?也对,这款香槟虽然极品,但是负责它的服务生应该弄错了温度,超过了最好的6到8度,以至于让它的味道有稍微的味道。”说着,蒂娜将其中一杯送到唇边,轻抿,皱眉,“挑剔的西泽尔先生,应该不会喜欢它。”


    然后自然地将香槟杯放回路过服务生的托盘里,缓解没被西泽尔搭理的尴尬。


    西泽尔照旧没说话,蒂娜偶尔在他旁边开口两句,他也全当没听见。


    此时此刻,饶是自信满满而来的蒂娜也有些挫败。


    她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换作以前遇见的男人,不管多么难接近,至少也会绅士的回应两句。


    哪怕只说一个字,蒂娜都有信心切入话题,打开对方的心扉。


    为什么西泽尔可以把她完全当成空气呢?


    蒂娜有些动摇,她明白继续下去不是攀谈的好时机,反而会落下坏印象。


    于是她决定,留下名字然后潇洒离开,给西泽尔留下短暂印象的时候。


    西泽尔终于再度抬眸,视线轻飘飘落在她身上。


    蒂娜心头一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