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突然想那个了!搓揉着她丰硕白嫩的双乳

   百里烨接到了暮寒的电话,说是晚上过来流云宫是晚饭,让他们等他。

    百里烨便给沈流素打电话。

    沈流素也想暮寒了,她是真心把暮寒当亲儿子一般看待的,立即让管家准备暮寒爱吃的菜。

    考虑到暮寒只说来流云宫,并没提起要去储妤宫或绾仪宫,所以百里烨夫妇便暂时保密,没有跟倪嘉树他们那边透露这个消息。

    孩子临时回来,肯定是有事情的。

    见面再说就知道了。课间,春竹班的司业过来请示:“李素贞的情绪一直不稳定,早上过来就在哭,上课的时候还算好,可一下课就哭,我们好几个司业都发现了。我的建议是去宫医

    院为她请一位心理医生过来,但是樊司业说……”

    百里烨容颜如常:“樊篱说什么?”

    他又道:“樊司业说,李素贞同学家庭情况特殊,恐有些事情不方便让外人知晓,不宜宣扬出去,所以让我过来问问您,您是否有时间跟这个孩子聊聊?”怕百里烨以为他是推卸责任,他赶紧又解释:“我已经与这孩子耐心交谈了半个小时,她对我并不信任。李素贞是个读书的好苗子,次次考核都是第一,进国子监

 文学

    读书两年,已经升班两次了,可是她的家长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她写的周记、作文里……也跟别的孩子不同,她从未提起过家里任何人、任何事。”

    百里烨沉默了一瞬。

    昨天素贞拦子孺的车,这件事情国子监都知道了。

    不过也只有老师们知道而已,是门卫告诉司业,然后百里烨下令让门卫禁止宣扬出去的。

    百里烨虽然没有亲自教导过素贞,但是这个学生入学国子监两年,百里烨还是非常清楚她的情况的。

    她真的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她的聪慧与灵性甚至比子孺还高。

    他曾经跟沈流素私下说过这个话题,毕竟每次考核都第一、每次升班都有她,这种事情在国子监竞争如此激烈的学府,真的很罕见。

    当时沈流素还笑:“这李家的好基因都是传给女儿的吧?李萌琦是学霸,李素贞也是学霸。”

    百里烨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

    “把她带到我这里来,我跟她聊聊吧。”

    “是。”

    不到五分钟,素贞已经被带上来了。

    她眼眶是肿的,身材纤瘦,五官很漂亮,头发有些乱,看着像个小可怜。

    “学生李素贞,见过祭酒大人。”

    她说着,对着百里烨的方向鞠躬,起身后站在门口。

    百里烨唤她进来,她才敢在门口脱了鞋,然后赤着雪白的双足,也不敢去看鞋架上是否有合适她的鞋,就这么一路走了过去,规矩地站好。

    百里烨觉得她过于谨小慎微了。

    这样的孩子,活得很累。

    “那边有清水和一次性毛巾,你去把脸跟手洗干净,再过来坐下。”

    “是。”

    “去穿鞋,凉从脚起,别感冒了。”

    “是。”

    简单的对话,百里烨发现她很顺从。

    他皱了皱眉,李昊哲夫妇明明是很不容易才有的这对龙凤胎,按理说,不该如此重男轻女吧?

    如果不是家庭生活长久打压,这孩子怎会是这样一番情况?

    看似乖巧有教养。

    实则内心惶恐忐忑,竟给人一种如履薄冰、度日如年之感。素贞洗了脸,洗了手,自己还把脸盆里的睡给倒掉,把脸盆拿到水池前洗干净再端一盆清水放到原来的位置,还趴在地上把地板上不小心落下的水滴都擦得干干

    净净。

    她对着镜子整理仪容,再回到百里烨身边:“祭酒大人,我洗好脸跟手了。”百里烨声音柔和了些:“坐吧。见你情绪低落在哭,司业们都很担心你的情况,大家都很关心你。还在上学的年纪,成绩又如此优异,本该是父母掌中宝,也本该

    没有后顾之忧更好地学习才是,有任何心事,你不方便跟司业说的,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替你分忧,再酌情替你做主。”

    素贞抬头望着百里烨:“祭酒大人,国子监是有校舍的,我可不可以从今天开始住校?”

    百里烨目光微动:“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你现在有什么困难?是家里……重男轻女吗?”素贞眼泪哗啦啦地落下来:“祭酒大人,素贞只想逃离那个家,然后拼命学习、快快长大,再也不回到那个家里!素贞、素贞想找大哥,您也曾经是我大哥的恩师

    ……”“孩子,”百里烨打断了她的话:“子孺是我的学生,他在国子监升班,升到了我班里,然后我一直带着他,对他的本性,我算是了若指掌的,他之所以留在宫中

    成为皇子,也是因为当年他自己命悬一线,入宫后养伤,又在养伤期间救了陛下一命。”

    素贞忙道:“我也被家里长辈殴打,只是不到命悬一线的地步!”百里烨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想入宫,走子孺的路,这是行得通的,因为储妤宫的皇夫陛下与你爷爷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看在你爷爷的份上,他若知道你在李家受苦,你再哭求一番,他留你在储妤宫里养着不过是举手之劳,也是极为符合他性格的做法。他年轻时候不停做善事,他就是佛经里说的那种,生来就为悲天悯人而活着的人。女帝陛下就是他怜悯善举下有了联系,才喜欢上,才走到一起的。”

===htTp://www.5ikAidian.cn/第1648章她选的路===

素贞大喜:“那、那、那我可以去找他吗?”

    百里烨坦白:“你可以去找他,但是我不会给你成为倪家养女的机会。”

    素贞脸色一白,心扑腾疼地跳:“为、为什么?素贞只是想要一个有人爱我的家,想要一个跟大哥现在一样幸福的家。”百里烨:“因为筠礼不需要你这个妹妹,哪怕你以倪家养女的身份活着,那也是顶着公主的名号,倪家曾经在储妤宫养过一个李家的女儿,也是从小养到大,甚至

    为了她,请了家教就在宫里学习,可结果却是一场噩梦。这是你姑姑的故事,你想听吗?”

    素贞:“姑姑?我……我还有个姑姑?”

    “有……”百里烨温声又道:“这个故事,子孺十岁那年,我曾经也跟他讲过……”

    李昊娴在的时候,百里烨还没出现。

    但是其中的故事,百里烨却是早就知晓的。他将自己知道的,有选择性地告诉了素贞,而后道:“你看,倪家对你姑姑是不是有恩?你姑姑后来是不是因爱生恨、恩将仇报?所以倪家并未将李家斩尽杀绝,

    已经是非常仁义的事情,他们收养了子孺,是命运使然,是子孺的机缘,而你呢?”

    素贞惊呆了。

    她真是没想到,她李家竟然还有一个这样的姑姑。

    可是过去这么多年,她都没听太爷爷跟父亲提起过啊,家里每逢祭奠的时候,也只是给爷爷江帆烧纸钱而已。百里烨望着她,目光柔和:“你尚且年幼,受到委屈与不公,心生怨怼,眼前有一个大哥脱离原生家庭后过上幸福生活的例子,你心生向往,这是人之常情。但是

    ,你现在这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不能正确、及时地引导你,你自己想一想,你有没有可能会成为你下一个姑姑那样的人?”

    素贞:“……”

    百里烨:“这个问题有些深奥了,却很现实。子孺是在10岁的时候被我问及的,比你现在晚了三年。”

    对一个孩童来说,三年的生长发育、智力、共情能力、思考能力、价值观是有非常大的差距的。

    素贞沉默了好一会儿,问:“大哥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跟你一样震惊极了。但是他紧跟着告诉我,他永远姓陈。他此生不会背叛养育他的倪家人,也不会做任何让倪家人伤心的事情。他此生活着,就是为了报答倪

    家对他的养育之恩,他与李家再无半点瓜葛,也绝不会认李家任何人。”

    百里烨至今还记得子孺说这些话的时候,那双诚恳的眸子满载雾气。

    那是一个孩子对恩人家族的深切喜爱与维护。

    也是一个孩子对自身的规划与判决。

    子孺是有不少小聪明,他跟寻常百姓家的男孩子一样,有时候也喜欢恶作剧,喜欢作弄别人,他有自己淘气的一面。

    但是他骨子里跟李昊哲不同的是:子孺不会在生命安全或大是大非上牺牲任何人来达到他的目的。

    这是为什么,百里烨后来对子孺改观,并且不阻止筠礼与他深交的原因。

    素贞眼中噙满泪水。

    她忽然就懂了:“所以,我昨天那样叫他,他根本不理我,他还说,我只能叫他学长,却不能叫他大哥。”百里烨:“或许李家还有人不死心,以为子孺会成为他们的助力。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如果筠礼有一天要动李家,子孺只会帮着拔刀,绝不会求情。在子孺的

    认知里,他的亲人,只有筠礼他们,没有你跟良策,也没有你父母。他的脑子里就没有血脉相承的观念,这也是这么多年,我们刻意培养的。”

    素贞:“……”

    百里烨:“你现在还想去储妤宫找皇夫陛下吗?”

    素贞低下头。

    她不想成为李昊娴那样的人,不想恃宠而骄,不想灰飞烟灭。

    百里烨温声道:“你可以走你姑奶奶的路。”

    素贞打起精神:“什么路?”百里烨轻笑着道:“她与家人产生矛盾后,就自己搬出去住了,然后自力更生,她还考了当年的理科状元,成为了妤树的财政总监,掌握了一个上市公司的经济命

    脉。”

    素贞眼睛亮了起来。百里烨:“国子监培养的孩子,只要能达到天子班的级别,都会保送出国留学,再回来为国效力,他们会被分配到南英的各个行业。你脑子很好,数学尤其好,将

    来也可以进入南英的国企,做到一把手也不是没可能,只要你足够努力、足够正直、足够有韧性、不怕吃苦。”

    素贞懂了:“我眼前,有两条路。”

    百里烨笑了:“对。”

    这姑娘比子孺聪颖。

    子孺是耗尽了一切资源,培养出来的孩子。

    而素贞在李家不受待见,李斌他们肯定把最好的资源都给了良策,不会给她,可她却能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班里最优秀的那个孩子。

    百里烨叹息:李家是瞎了眼了吗?素贞:“一条路,是去求皇夫陛下收留我,但是我有可能会走上我姑姑的那条路,因为不劳而获的根基不稳,容易歪了小树苗。另一条路是,我自己奋发图强,将

    来国子监送我去留学,回来我接受分配为国效力,凭借自己的努力打下坚实的基础,过衣食无忧、光明正大的日子。”

    百里烨没忍住地露出欣慰的笑意:“你如此聪颖,你太爷、你父母将你视作鱼目,简直是一场笑话。”

    素贞眼中含泪,对着百里烨拜了下去:“李素贞感谢祭酒大人点拨!李素贞要走康庄正道!”

    傍晚,李昊哲接到国子监的电话,通知他送李素贞的衣物与生活用品过来,说她从今天开始要住校,并且是她自己选择的。

    李昊哲想起昨天在岳父家,就是这个小妮子闹得全家不得安生,现在她又开始闹脾气要住校,他不想惯着她这个臭脾气,不然她将来还不得无法无天啊?

    李昊哲满口答应,紧跟着便让巴真收拾了行李箱送过来。

    巴真心中不安,送了整整两箱子东西过来,可是国子监哨岗只收东西不放她进去。

    巴真给李昊哲打电话:“怎么办啊,我见不到素贞呢,她一个小姑娘,床铺都没有铺过,现在夏季,她知不知道挂蚊帐啊?”李昊哲:“你别管!回家去!让她住个两天吃了苦头了,她自己就会回家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1649章我信===

暮寒回了皇宫,直接入流云宫。

    跟以往每次回来都会给孩子们带礼物不同,这次他回来匆忙,没有特意准备。

    走进流云宫的那一瞬间,听见小荔枝的声音,他才想起来。刚想着如何跟小荔枝解释,就见夏日炎炎的葡萄藤下,小荔枝穿着花衬衣、七分裤,光着脚丫子跟筠礼一起坐在草席上,草席的矮几上有个棋盘,小荔枝正跟筠

    礼一起下……玻璃弹珠的跳跳棋。

    暮寒轻笑了一声:“筠礼,小荔枝!”

    小荔枝回头开心地笑:“暮寒哥哥!”

    筠礼起身:“皇叔!”

    福寿跟十八此刻都去了国师府。

    暮寒说了,这几日给他们放假,等需要的时候会叫他们回来。

    暮寒走上前,看着他们俩,有些诧异:“就你们俩在院子里?”

    “还有小鸭子!”小荔枝指着小溪里的小黄鸭们,又道:“还有小鸟儿跟花花草草!”

    暮寒脱了凉鞋,坐在四方矮几的一边,也就是坐在他俩中间。

    面前的棋盘是孩子爱玩的,多棋合一款的。

    暮寒笑了声:“你俩继续,我看着就行。反正我就是过来吃晚饭的,等着太傅下班回来。”

    筠礼跟小荔枝继续下棋。

    暮寒心又不安地解释:“小荔枝,暮寒哥哥这次回来的着急,没准备礼物。”

    小荔枝笑:“没关系!之前暮寒哥哥每次回来都会给我们带礼物,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暮寒忍俊不禁。

    小荔枝忽然站起身,踩着小拖鞋跑了:“等我一下下啊!”

    她风风火火地去了,背影鲜活的如同一轮朝阳。

    筠礼反复思量她的话:“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幼年就读过,至今会背。

    结合当下语境,意思便是:不仅要谢谢暮寒之前送的礼物,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的珍贵情意永远相存。

    筠礼心中感慨,小荔枝这样的姑娘,长大后必定学富五车、惊才艳艳,势必要入内阁才能发挥她的才华,而内阁女子如今最高位者,便是民生部的倪暮凡了。

    筠礼给暮寒倒了一杯茶:“皇叔,喝点水。”

    暮寒接了,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光影透过葡萄的叶子打在他脸上,蒙上淡淡的阴郁。

    筠礼见他这般,温声询问:“皇叔是不是有心事?”暮寒轻笑着,并不与筠礼隔心,直言:“最近总是做同一个噩梦,梦境真实无比,醒来后又仿佛一切真的只是梦境而已。之前你父皇给我找了不少心理医生,他们

    都说我这是与恋人分别后的创伤综合症,只能随着自己的心境打开而自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