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挺进丝袜老师的软肉,夹心饼干的这个姿势

    比如刚才那位邵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宁烟却不客气,“怎么?刚才怎么不跟我喝酒?你们这群胆小鬼。”

    “嘿嘿,宁姐,真不是我们胆小,你不觉得刚才那位邵总,真的很吓人吗?我们不知道他是谁,是做什么的,但是本能的觉得,他那眼神,真的太有威慑力了。太可怕了。”

    “对啊,对啊,我这人吧,别的不行,但是直觉方面,真的很敏感的。刚才那位邵总是个危险人物。”

    这大概就是一种小动物的直觉吧?

    宁烟对他们的夸张说法,给与了一个白眼。

    “说的你们多弱小,他多么强大一样。同样都是人,也没有多一个鼻子一个眼睛,怎么就吓人了?你们说你们故意的就行了。”

    “哎呀,宁姐,没有,真的没有。也就你心里强大,我们可赶不上你。”

    话是这么说,宁烟其实知道,邵敬东的气势,是有点吓人的。

    尤其刚才他眼神更锐利,更让人招架不住。

    “行了,别说这个了。来吧,要喝酒是吗?我今天奉陪,今天高兴,不醉不归。”

    “好耶……”

    几人吆喝了声,痛快的喝起来了。

    梁祯坐在席泽与身旁,忍不住有点担心。

    “席少,这没事儿吧?邵总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文学

    “我也不知道。”

    席泽与双手一摊,“东哥生气,又不是我们惹的。你该担心的是你的好朋友宁烟。”

    “啊?邵总总不至于对宁烟做什么吧?”

    “谁知道呢?”

    梁祯看着宁烟真的是,她现在笑的真开心,一点都不怕吗?

    看起来是不怕的。

    之后,席泽与也没有再待多久,跟这些人一起,不过是因为邵敬东,他本来就有自己的圈子,还是得找自己的乐子。

    一顿饭,公司的人这才痛快的吃喝,没有了外人,越发不拘束,还跟宁烟拼酒呢,看谁酒量好。

    可以说十分放肆了。

    宁烟来者不拒,也想试试自己酒量在哪里。

    最后,成功的把自己给喝醉了,说着胡话,站都站不住了。

    当然,这些醉鬼就落在梁祯和高朗身上,找人专门把他们送回去,梁祯就负责送宁烟回去。

    在公寓的门口,宁烟脚步虚软,根本站不住,梁祯刚要去开门,宁烟就已经直接滑到地上。

    不过人没有彻底落在地上,就被人给扯住,顺势抱住了。

    梁祯一愣,回头,“邵总?”

    “开门。”

    “哦哦哦……”

    梁祯这才回神,赶紧开门,打开门之后,邵敬东就把宁烟给抱进了屋内,直奔卧室。

    梁祯跟着进去,站在卧室门口,看着邵敬东给宁烟脱了鞋,外套,把头发散开。

    之后,邵敬东回头,锐利的眼神,带着眸中嫌弃。

    好像在说,你还不走?

    梁祯想说,这是她的房子啊。

    但是,她没有那个胆子。

    梁祯赶紧说:“邵总,那什么,麻烦你照顾烟烟了。我先走了。”

    “嗯。”

    梁祯刚走出门,就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不妥,这不是把小羊送入虎口了吗?

    她这个做姐妹的有点不太仗义了。

    但是转念一想,宁烟都睡死了,邵敬东再没品,也不会对一个醉死的女人做什么吧?

    毕竟之前在酒店那次,宁烟也喝醉了,邵敬东都没做什么呢。

    梁祯存着这种侥幸心理,还是离开了这边。

    一如梁祯所想,邵敬东总不至于对一个醉死的女人做什么,不过他给宁烟换了睡衣,然后自己进浴室洗了澡,降降火,就只围着浴巾,上了宁烟的床。

    第二天宁烟醒来,脑子一阵阵抽的疼,身上还发热,总感觉被包在烤炉中,燥热的很。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烤炉,是男人光裸的胸膛。

    宁烟愣神的功夫,迅速反应过来,把人一推,同时自己退出了这个怀抱。

    坐起身来,看着已经被推醒的邵敬东,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又跟邵敬东睡一起。

    上次睡一起,是喝醉了,但是是席泽与故意的。

    这次呢,邵敬东都走了,而且这里是她的住处,总不能席泽与把邵敬东给叫来吧?

    况且梁祯肯定不可能把她单独留给邵敬东。

    想来想去,就是邵敬东这个有不良记录的人,又擅闯民宅了。

===https://www.AiyyzX.com/ 第1673章 不能说话的方法===https://www.AiyyzX.com/

第1673章 不能说话的方法

    宁烟迅速下床,看着已经醒来的男人,已经如此,她也不多说了。

    只是不客气的赶人。

    “既然醒了,赶紧走人。我这里不是商场,你想来就走。我警告你,下次再擅闯我家,我就报警了。”

    宁烟没好气的谴责完,就去了浴室。

    邵敬东坐起身来,活动了筋骨,倒是不急不慌的,直接推门进了浴室。

    宁烟尖叫了起来,又是痛骂又是赶人的。

    一上午,鸡飞狗跳都不为过,直到李言来给邵敬东送了衣服。

    宁烟看着他穿好衣服,又成为人模狗样的邵总,一肚子的气。

    这个男人搅合了她生气,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真的太过分了。

    宁烟忍不住出言嘲讽,“邵总,之前说话那么难听,我以为你会跟我老死不相往来。现在看来,我话还是说轻了,要么就是邵总真的对我死心塌地,爱上我了?呵呵,那我可消受不起。”

    邵敬东横了宁烟一眼,宁烟哼了声,“邵敬东,你说你是不是贱?我都说道这份上了,你还这么死缠烂打的,这都让我怀疑邵总没有我不行啊?”

    宁烟说的话,真的是很挑战邵敬东的耐心了。

    上次,说的那么难听,邵敬东都给气走了。

    这次,宁烟就希望他直接气走,最好气死了。

    而邵敬东那双深邃黑眸,落在宁烟身上,大有危险的要杀人的样子。

    宁烟也不怕,法治社会,这个男人又能怎么着……唔……

    宁烟低估了邵敬东。

    这个男人,直接走到她跟前,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堵住她的嘴唇,拒绝听那么难听的话,就必须堵上这张小嘴。

    宁烟扑腾了会儿,邵敬东钳制的越发用力,她就在邵敬东的怀里,像是条濒死的小鱼,扑腾了半天,没水了,没气了。

    当然,她在快没气的时候,邵敬东终于放开了人。

    大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副恶狠狠的威胁。

    “以前我就是太给你脸了。以后再说这种话,我就用这种方式,让你不能说话。”

    “你混蛋!”

    “嗯哼,是啊,你不是一直说我混蛋吗?我就是了。”

    说完,邵敬东还拍了拍宁烟的脑袋,带着挑衅的笑容,有点邪恶,转身离开了。

    房间内,宁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憋的,脸色通红,好一会儿,她尖叫起来,似乎再发泄怒气。

    “邵敬东,你混蛋!”

    中气十足的骂人声传出来,邵敬东还在等电梯呢,都听见了。

    他也不过是笑了笑,感觉是赢了一场仗一样。

    宁烟的头更疼了,她找了个止疼药吃了,坐在沙发上,平复呼吸,不然会更难受。

    她躺倒在床上,越想越气,就给邵敬东发了一堆骂人的话。

    反正怎么痛快怎么来。

    邵敬东没有回复,大概看到了,或者也没看到。

    宁烟好久好久,才不那么难受了,她叫了个外卖。

    吃过饭之后,热了热中药包,喝完药,宁烟去把家里的密码又改了,然后告诉了梁祯。

    “我改了密码了,昨晚邵敬东又私闯米宅,你说我们是不是再换一个更保险的门锁?对了,祯祯,我们门口也装个摄像头吧。”

    梁祯看到宁烟发的信息,真有点心虚。

    她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下。

    “烟烟,昨晚上我把你带回来,邵总就在那边等你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一个人弄不动你,他就帮忙把你抱进房间了。”

    宁烟一看这,就生气了,直接电话打过去。

    “梁祯!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了?你竟然引狼入室?”

    “啊?邵总对你动手了?”

    “……这倒没有。但是,你也不能放他进来啊。”

    “那还好。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当时你醉的跟死猪一样,我都弄不动你。邵总帮忙把你弄进屋,我本来想着赶人走,但是你也知道,邵总那气势,我怎么敢?我想着反正你都睡死了,他不至于没有品对你做什么,我就走了。他留下来照顾你啊。你别生气啊,事实证明,邵总真没有做什么。只是让他在家里住一晚没事儿吧?他还不是怕你出事,一直守着你啊。”

    “我谢谢他了。我并不需要。”

    听宁烟这语气,还是很生气呢。

    梁祯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悄悄的转移话题,“烟烟,你昨天喝的挺多的。身体还好吗?是不是又头疼了?”

    “嗯,吃了药。还有我不是喝酒喝的,我是被气的。”

    “呵呵……吃了药就好。那你今天休息吧,公司的事儿,不急。”

    一说公司的事儿,宁烟就不想别的了。

    她赶紧的按住脑袋,“什么不急?我们的协议上有时间限制的,得尽快完成成品。要是有什么不妥的,中间可能还会耽搁时间。在厉小姐的婚礼之前必须完成。”

    宁烟很是着急,还跟梁祯说,“这段时间,你也别光玩了。看公司有什么能帮忙的你也帮忙,有需要你的时候你要随时来。”

    梁祯做了亏心事儿,自然都听宁烟的。

    “好好,你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好了,我收拾一下去公司。”

    挂了电话之后,宁烟这才收拾了自己,直奔公司。

    也许是止疼药这会儿终于起作用了,她头也没有那么难受了,进了公司之后,就忙起来,将邵敬东这个混蛋东西抛之脑后了。

    不过,既然要搞成品,她就得去找师傅,不能待在办公室,她待了没多久,就带着卫卫离开了这里,开始了忙活。

    因为是小工作室,自己没有长期合作的手艺师傅,尤其很多材料,她还得现找。

    当然凌晨曦说过,她那里有很多宝石,原石,都可以用上,宁烟觉得如果真有些找不到的,还得找凌晨曦帮忙。

    这一忙,宁烟就忙了好久。

    她每天都不着家,甚至不怎么进公司,完全在外面跑,梁祯都很少见到宁烟了。

    她在外面玩的时候,碰到席泽与,问起来,梁祯也无奈。

    “我也不知道啊,这不是为了工作,忙的不行,我都见不到人。要是邵总想见人,那自己去找吧,这次我可不帮忙。”

===https://www.AiyyzX.com/ 第1674章 怕我弄死你===https://www.AiyyzX.com/

第1674章 怕我弄死你

    宁烟现在基本上,很晚才公寓,基本上回去之后,倒头就睡。

    她也不是非要这样,就是有种不做完工作,总不能好好休息的想法。

    尤其,在凌晨曦这么信任她的情况下,她不能做不好,必须得做的更好。

    早早完成作品,早早的交予给凌晨曦,且让她非常满意。

    这些就是她这些日子以来,忙碌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给工作室开个好头。

    好在,最近的这一个月,她也算有了个不错的进展,今晚上回了公寓,直接摸索着,进了卧室,倒头就睡。

    刚躺下,身边陌生的气息,直接将她给环抱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