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进解开宫女的肚兜&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

  哪个男人要是能和她在床上云雨一番,怕是减寿二十年也会愿意,这等人间尤物,简直就不是凡夫俗子所能享有的。

  她莞尔一笑,声音温柔的说那就好,幸亏我来的及时,晚一点就怕出大事了……

  我腼腆的笑了下,说了声谢谢。可这一说,旁边的陈小曼就偷偷的拧了一把我腰间的软肉,疼的我倒吸一口冷气。

  “嘶!”

  我回头一看,陈小曼气的脸蛋儿通红,一脸幽怨的看着我,就好像失宠吃醋了似的。

  李颖自然看的出,她微微一笑,说:“既然没事,那我就不打扰了,以后那个家伙再敢骚扰你,你就来二班找我,我帮你出头。”

  我刚要开口,陈小曼就说:“不劳您费心了,他的事儿有我管呢!”

  这话说的,简直是醋意十足,就连我这个当事人都听出来不对劲儿了,心中也不禁窃喜了一番。

 文学

  似乎是意识到了话中含义,陈小曼又慌张改口,说:“我是说……我是班长,他们的事我来管就行,这是我们的家事!”

  啥叫越描越黑,陈小曼现在就是典型的例子,说完她整张脸都红透了,看着极其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把。

  李颖尴尬的笑了下,说那好吧,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张楚,再见。

  说完,李颖就飘然转身,迈着轻快的步伐渐渐离去,留在我眼中的背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

  “哼!”

  忽的,陈小曼瞪了我一眼,拎气背包气呼呼的说:“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真是个花痴!”

  我挠了挠头,苦笑说我没有,就是感觉她的出现挺巧的,你说她咋会来咱们班级呢?

  陈小曼没吭声,给了我一个“你自己想去”的眼神,转身就走了。

  得,不用说都知道,这姑娘绝对是生我的气了,不过也难怪,她才是最先想帮我的,结果最后关头被人抢了功劳不说,而且模样还是一等一的漂亮。

  女人都有一颗争芳斗艳的心,虽说俩人的姿色平分秋毫,但也难免会心里不爽。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李颖出面帮我的事,想了半天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她最后好像是叫了我的名字?

  正想到这,眼前忽然冒出了一个高挑的身影,热情的跟我打了个招呼。

  “张楚,好巧啊!”

  我抬头一看,竟是李颖,心里顿时就绷紧了一下。

  “啊,是你……”我面红耳赤的,都不敢直视她,余光扫到她雪白的双腿,我立马就有了反应。

  见我弯了腰,李颖还以为我难受了,问是不是哪不舒服。

  我哪敢回答,摆摆手就要从她身边溜走,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

  “你不舒服,我来扶着你吧,反正我也走这条路。”李颖温柔的笑道,动人的双眼注视着我,格外的迷人。

  我点了点头,就感觉胳膊碰触到了一片柔软,仔细一看,就惊讶的发现我碰到了她的胸,怪不得触感这么美妙。

  说实话,这是件要命的事,本来我下面就难受,这一下就更是火上浇油了,当即我就鼓起了高高的帐篷。

  “啊!你……”李颖指着我下面,惊讶的张开了小嘴。

  我赶紧蹲了下去,慌张道:“我没事,你自己走吧!”

  李颖抿唇轻笑,脸蛋儿上浮出一抹潮红,拉起我柔声说道:“没关系,男孩子嘛,都是这样,我不会介意的。”

  我的天啊,我不会是听错了吧,李颖竟然没有生气?

  说完,她就挽着我一起朝前走,而我一直都身体僵硬,激动地脑子都快死机了。

  也不知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见我有了反应后,她反倒把胳膊抱的更紧了一些,硕大的柔软都变了形,隐约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衣,深深地沟壑里,一片晃眼的雪白。

  “对了,我还没介绍过自己呢,我叫李颖。”她笑嘻嘻的说,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我绷着身子,木讷的回答道:“张楚,四班的。”

  她浅笑着点头,说我早就知道了,学校里出名的好学生,不过上次的考试成绩,似乎不太理想嘛,是有什么原因吗?

  这话要是别人问,我肯定不去理睬,可校花李颖来问,我鬼使神差的就跟她全盘托出了。

  听完后,李颖很是怜悯,停下脚步轻轻抱住了我,温柔的说:“没关系,大人的事跟咱们无关,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来找我。”

  我只感觉自己投入了一片温柔乡,她饱满的丰盈,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身上的香味儿钻进鼻腔,使我神魂颠倒,我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她,忍不住在她丰满的翘臀上摸了一把。

  可刚一摸到,我立马就惊醒了过来,头皮顿时麻了一片。

  “啊……”李颖娇喘一声,羞涩的推开了我,红着脸说:“你……你干嘛摸我屁股啊。”

  我赶紧解释,慌张的说对不起,我实在没忍住……

  话说一半,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一激动都踏马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不是找抽嘛!

  可意想不到的是,李颖一点都没生气,反而娇羞了起来,嘴角还勾起了一抹腼腆的笑容。

  “讨厌,不跟你聊了,我先走了。”

  李颖害羞的走掉,走到一半又停下,头也没回的问:“张楚,明天中午我去找你,咱们一起去吃午饭,好吗?”

  我顿时心里一紧,瞠目结舌的说:“好……好啊,我等你。”

  话音一落,李颖就娇羞的跑掉了,转了个弯儿就不见了身影。

  我痴痴地站在原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总觉得这一切都跟做梦似的。

 夜色已深,我到家的时候,表哥和表嫂并没有在家,空荡荡的屋子里乱七八糟的,我也没管那么多,一头就扎进了沙发里,不禁想起了下午和李颖见面的画面。

  我实在没想到,我会在贺龙的报复当中因祸得福,没挨揍不说,竟然还认识了校花李颖。

  心情大好,我主动打扫房间,等外面都收拾干净了,我才站在表嫂他们二人的卧室门口,犹豫了半天都没敢进。

  不用想都知道,里面肯定是狼藉一片,他们俩早上就亲热,这一小天儿过去了,还不得把卧室弄得跟战场似的。

  推开房门,只见床上一片凌乱,窗帘也都没打开,地上还散落着一团团褶皱的纸巾,不用想都知道上面擦了什么。

  我着实有些尴尬,这要是打扫了,表嫂肯定得训斥我一通,毕竟这战斗痕迹太明显,他们俩肯定羞臊。

  想了半天,我还是打消了打扫的念头,刚要退出门外,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

  啪嗒。

  大门打开,白茹身形不稳的踉跄了进来,脸上满是酒后的绯红色,双眼迷离的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你在我房间门口干嘛呢?谁……叫你进去的。”她口齿不清,显然是喝大了。

  我往她身后看了看,也没见到表哥,我就过去扶了她一把。

  “我哥呢?”我问。

  “呵……”

  白茹冷笑一声,也没回应,脱了鞋子就往屋里走,等把她送到房间门口,她就一把推开我,指着门口喊道:“滚!都给我滚!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人!”

  我听的一头雾水,心想这是表哥得罪她了?

  没管那么多,我就要回房间,反正她也不领我的情。可白茹身子一晃,就要摔倒,我本能的就抱住了她。

  这一抱,我就感觉到她胸前的两片柔软贴了过来,身上弥漫着的酒气,夹杂着一阵香味儿,闻了之后,我不由身体燥热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白茹的身体真的很迷人,摸起来很柔软,很有弹性,特别是她那大屁股,捏上一把简直上瘾。

  我扶着她进了房间,她一头躺了下去,口中呢喃着脏话,听起来都是骂男人的。

  趁她不清醒,我又问了一遍表哥去哪了。她迷糊的说他走了,下午就飞走了。

  说完,她还自嘲的笑了两声。

  原来如此,看来白茹这是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出去买醉了,不过表哥这次走的确实有点着急,以前回来一趟,至少是要待上个三天左右的。

  他走了,烂摊子还得我来处理,我帮她脱了外套,给她盖上了被子,又在她床边放了个垃圾桶,以防她半夜吐出来,收拾妥当我才喘了口气。

  可这时,白茹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扯掉了身上衣服,就连罩子也都摘了下去,一对硕大的丰盈直接跳了出来,还上下晃动着,凸起的两点粉嫩至极,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她就被我看了个精光。

  “嫂……嫂子,你先别脱呀!”我赶紧捂住眼睛,心脏一阵狂跳。

  她这是喝了多少,竟然都敢当着我的面儿脱衣服了,这不是要我的命嘛!

  我以为她喝多了,可其实她还挺清醒的,见我面红耳赤的,她还娇媚的笑了一下,像是只狐狸精似的,朝我勾了勾手指,别提有多风骚了。

  “过来,小混蛋,你表哥不要我了,连你也不要我吗?”见我不动,她催促了一句,口中满是酒气。

  我口干舌燥的,埋着头挪动步子,刚走到跟前,她就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猛地把我拉上了床。

  她动作太快,一点不像喝多了的样子,下一秒我就已经躺在她温暖的怀抱里了,我的脸,贴在她硕大的饱满之间,我的身子,被她用修长的双腿紧紧夹紧,似乎是很舒服,她还迷离的“恩”了一声。

  “别这样,表哥知道了,他会杀人的!”我激动地发抖,违心的警告她。

  白茹无所谓的笑了下,翻身将我压在身子下米哦按,宛如花瓣的红唇在我脸颊上划过,留下一道芬芳的香气。

  “他就是个混蛋,但你不是……”白茹娇媚的笑道。

  我没听懂,但却知道她要做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