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饥似渴地索取无度!都在学校的小树林作过

 我移开眼,“你没事吧,我叫陈齐飞,是新来的技师。”

  “谢谢你,我叫李晴。”

  “你……”心中一阵纠结的想着,同时,心里隐隐又有些期待。

  “你能帮我出去拿下我的背包吗,里面有我换洗的衣服。”我看到那有些小娇羞的表现,脸上也是不由得挂起了一丝微笑。

  “行,这里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你先在这休息下,我去去就来。”

  我走出房间,整个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身体也是稍稍放松了起来,方才,面对着那么一个超级大美女,而且,看着超级大美女的一双修长的美腿,几乎都要把持不住了。饱暖思淫欲,那隐约可见的曼妙身姿很快撩起了我的遐思与欲火。心还噗通噗通直跳的厉害。

  原来她就是同时口中常聊的美女技师,还给她起了个外号,华天第一浴花。真他娘的好看,我要是在进来晚点,不就便宜了大飞那个龟孙子。

  “喝点热水,暖暖身体!”

 文学

  “谢谢,不好意思连累你。”

  换好衣服的李晴再也瞧不出那魔鬼的身材,意识到我心里有些小可惜,暗骂自己一声混蛋。

  “无所谓,反正他看我也不顺眼,得罪不得罪也没什么分别。”

  呆在这小小的包厢中,我们忽然就升起一种同时天涯沦落人的感慨来。

  我不后悔救了李晴,至于大飞的报复,既然躲不过那就面对,不一定谁死呐。该来的躲不掉那就走着瞧我还不信我会这么轻易被整死。

  第一天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我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肩膀酸痛两个胳膊快抬举起来。这活看着是不用风吹雨晒可一天按摩下来给我累得够呛。回家得洗个热水澡再睡觉不然晚上真的可能抬不起来。

  走出洗浴中心门口的时候,我发现李晴在等我。

  “嘿,陈齐飞。”

  “等我?”

  她上身穿一件粉色的修身蕾丝衬衫,下面一条纯白色铅笔裤穿得十分的淡雅。脸上白白净净的也没有上班时的浓妆,完全看不出她是在洗浴中心上班的。

  “你说呢!”

  “怎么了,有人找你麻烦了吗?”

  “没有,还没好好谢谢你,我请你吃顿饭。”她说。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不过饭么还是要吃的。”肚子空空的反正我也要吃饭就和她一起去吃饭。

  清晨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的喧哗声四处缠绕,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红灯酒绿,这座城市的白天好像少了生气仿佛夜晚才活了过来。

  我俩吃的十分的简单,就近选了家特色家常小炒店就进去。

  李晴要了两瓶啤酒说是要敬我一杯。

  “陈齐飞,我敬你一杯,谢谢你救了我,还有很抱歉连累你。”说完就整杯干完。

  嘿!我这一看,咱怎么也不能怂,“没事,我干了这杯酒这事咱以后就当过去了不用再提起。”

  “好!”

  酒这东西能让人放下防备,才喝了几杯,李晴这妹子就和我滔滔不绝的聊起来。怪不得是泡妞的利器虽然现在我不是在泡妞,不过能认识这么个大美女也是件高兴的事。

  李晴说她是附近的大学生,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学费才来这里上班的。

  “妹子,哥一定得敬你一杯。”大家都是苦孩子,我没想到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是这么努力上进,比起她来我真是太逊。这么点困难我就整日怨天尤人的心态不对。

  “大飞哥一直对我有意思,以前只是不引注意的偏袒我,只是我一直没答应,现在差点就被强上了,如果不是你真不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还说这次的事对不起我之类的。我和李晴聊得很投机,互相留了手机号,还说以后上班的时候互相照应。

  走时,她又悄悄的把账结了,作为一个大男人又一次更加激起我要赚很多钱的欲望,不能再有这种和人家让人结账自己吃饭兜不脸还干净。

  “我送你吧!”

  “不用,我就住这附近走五分钟就到。”

  回到家,我总是幻想我打开门女友会从屋里跑过来迎接我,然后给我一个拥抱。幻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家里和我离开时一样冷清。

  我给女友打了几个电话,依旧是关机的状态,刚开始还会有期盼,她只是使小性子自己跑出去散散心气消了总会回来,过了这么久她可能真的离开我了。我心灰意冷沉沉睡去了。

  晚上的时候我接着到洗浴中心上班,到了之后大飞哥很快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客人,“陈齐飞,有人点你的钟,211房间快点过去。”

  “知道了,大飞哥。”

  想想我也是有当演员的潜力,被人整了,当着他的面,我还得装出一副和乐融融的表情,心底小人狠狠的咒骂。不过我想大飞应该也是一样的心情,有火不能发,而且表面对我还得亲亲切切的,不定心里早已气的跳脚。这样一想我心里反而好受不少。

  我就去了,在包房里,我看是一个中年的少妇,长得有些姿色,不过还是能从一些小细节上看出年龄来。虽然她化了妆还是能看出眼角已经有了少许鱼尾纹,脖颈有淡淡的细纹,脸部皮肤还算光洁,颈部以下长年没被日光照晒的皮肤还算白,但就是有些削瘦。

  我进去时她已经自己换好衣服,知道肯定是长客不是第一次来,“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样的套餐?”

  “给我来个全套的推油。听你们领班说你手法不错,我到想看看大飞推荐的怎么样?”就把衣服脱了。

  “好的,女士。比我经验丰富的技师还有很多,我也只算过得去。”

  听着她刚说完这话我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是现在容不得我多想。

  我站在床的侧面,拿着按摩精油,在往她后背上涂抹,精油比较凉,滴在她后背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客人的身体在颤抖了下。

  我开始在客人的后背上推拿起来先是从下到上,沿着脊柱向上推拿,过了大概5分钟,就开始从外侧向脊柱方向推拿,明显可以感觉,客人的后背因为精油的缘故,开始发亮变红。

  少许的精油油沿着客人的后背到饱满侧面淌下,我顺手把客人子饱满侧面的精油油抹干净,就在我双手接触女客人饱满侧面的时候,明显感觉女客人的身体轻轻的扭动了一下。

  看来,她有感觉了。

  臀部也微微过扭动了一会,后背按摩完了,我轻轻的退下女客人的按摩短裤,开始按摩她的的臀部。

  只见随着我的手把短裤退下,圆润的双臀展现在我面前我才稍微触碰了下她的的双腿紧紧的夹住,双臀也绷的很紧。

  不过一会随着我的双手在她白皙的臀部上轻轻的按摩着,她的肌肉慢慢开始放松,大腿也不在紧紧夹住了。

  我的双手从臀部的股沟把她臀部的肌肉往外挤压,随着我双手的运动,女客人臀部肌肉向两边分开,又聚合。

  只见臀部的肌肉在精油油的作用下,变的闪亮发光。突然我改变了手法,顺着股沟的方向,往下按摩双腿,这时她已经完全的崩溃了,只见她的臀部随着我的每一次触摸,都在不自觉的上下扭动。

  我为她按摩起大腿,从大腿的内侧,到小腿,再到脚掌,再到脚趾。女客人完全失去了抵抗,任由我的双手再她的酮体上游走,双腿张开着,脸紧紧的夹在枕头里,看不出什么表情。

  大概过了半小时了,我让她翻过身来要开始按摩前面了。

  我双手抹上一把精油油轻轻的涂抹在女客人的饱满上面,她的饱满还算坚挺着,在精油的作用下闪闪发着诱人的光。我依然很冷静的按摩着。

  我一手抓住她的饱满揉着,而她的双眼紧闭

  着,嘴妑轻轻张开着,脸部十分的陶醉,双腿却紧紧的夹紧着,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开始做上提的动作,随着我双手夹着乳头上提,她终于情不自禁“哦………”的叫了一声,呼吸变的很急促。

  她自己的那只在饱满上面的手也紧紧的握住自己的饱满,身体的松弛,我的双手慢慢的放慢了速度,慢慢的离开了她的胸部。

  我心里默念着老师曾经教的专门按摩手指的按摩师其方法称为指压法。指压法推拿手法名。

  点压指法的慢点深压,有开始轻轻的抚摩起客人的腹部,她气息也开始慢慢的平静。

  我从房间的柜子下取出了一个热水瓶,倒出一些热水,拿了块毛巾,打湿后,开始为女客人擦拭着胸部上的精油。

  心里却已经不知飘到何处去,不知怎么就想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这还是我们培训时听到培训师当时说过的话。

  他说虽然是不同文化,但骨子里的保守还是让所有的女人们无法接收被男人在脱光的身上按来摸去,不过来美容院的几乎都是有钱女人,而且是老公不怎么浇灌的饥渴女人。

  做脸部护理就是为了能让整天出去鬼混的男人能对自己多加一丝关注,钱,她们不在乎,而在销售刻意加强异性按摩可以减肥,唤醒女人魅力,光滑皮肤等等莫须有的效果时,几乎所以女人都愿意试试看。

  而我,好像也越来越受少妇及中年妇女的欢迎,说白了,就是真正的中老年妇女之友。但是面对这些胸部下垂,按摩还顺便吃我豆腐的饥渴女人们,我我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之后,按摩的十分的小心,生怕又惹恼了客人,比较这些女的形形色色的,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脾性的。

  我给她按摩的很舒服,“唔。”耳边传来的是一声极度压抑而又控制不住快感的呻吟,这也太敏感了吧,抬起头我发现她的脸已经变成了绯红,鼻子尖已有少许汗水。呼吸似乎也很不均匀。

  看她满头大汗的我说:“女士,时间到了,要续钟吗?”

  她说:“这么快,续。”之后把两腿分开,接着说:“我不仅续,还要续大保健,快点。”

  “把衣服全脱掉,碍事!”

  我当时就拒绝说:“实在很抱歉女士,我只做保健,不做大保健,你要是有需要你可以点其他人的钟。”因为之前我和刘语也说过了,只接保健的活。

  少妇看我拒绝了当时就火了,对着我一顿臭骂。

  我又来到了刘语的办公室,不过这次刘语却没有说我,反而是给大飞哥一通骂。

  “啪!”就看到,一个文件直接被狠狠得摔在一张黄梨木制作而成的桌子上。

  随即就听到,一个愤怒中带着强烈的不满的声音直接传来:“你明知道那个少妇十来做大保健的,还让小陈去服务,你想做什么,我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吗?”

  “刘姐,这事我没留意,下次我一定记住了不再忘。”大飞看刘语真的生气连忙保证。

  “我不管你们私下有什么事,但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你们是来工作的,公私不分这样的错我不希望你再犯,这样的小事你都出错大飞作为一个领班你说要怎么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