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娇喘浪吟-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

  洗浴中心的领班叫大飞,一个光头胖子。我第一天上班就感觉他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因为我和同学赵强认识,就先让我跟着赵强,让他先教教我,正和我意。

  赵强领着我大致介绍了下各个地方,途中看见非常多的俊男美女,他们衣着非常暴露。

  赵强告诉我,这里的技师分成两种:保健和大保健,保健就是正常的按摩推油之类的,但是大保健就是干鸭子,要满足客人的各项要求。

  我也是被钱逼的,就说我就干保健吧,不去做鸭子。

  没过多久,大飞哥就说让我去接客。

  我和一个年纪挺大的妇人去了包厢里给她做保健。

  “给我来全身按摩加推油!只要做得让我舒坦小费不是问题。”

  我面上装出十二万分的恭敬站在床边,双手轻轻的执起她的手臂,十指轻柔的揉捏着她手臂上的肉,我找准适合的力度对穴位精准的拿捏让她面上露出舒坦和畅快。

  “小伙,会不会做其他的?”她突然抬头看着我。

 文学

  “什么?”我问。

  “特色服务,用舌头给我做一次,价钱你开!”老妇人紧盯着我上下看。那眼神就像市场挑大白菜一样待价而沽。让我十分不喜可又无可奈何。

  心里狠狠的说,老子不是货物,嘴上却是其他的“不好意思,我不做,要不我给你叫其他人来。”

  “说实话,我是瞧你很专业,想多照顾下你生意,小伙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是分两种人。”可能看我没这个意思,她开始想让我屈服。

  “哪两种?”我疑惑的看着老妇人问道。

  她呵呵一笑说道:“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有钱的人需要找消遣,而这没钱的人,就要被有钱的人消遣,这个社会,有钱就是王道,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说吧多少钱才肯!钱不是问题,小伙想想清楚。”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只是个技师。”我依旧拒绝。

  我还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让我为这么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女人做,我心想如果是个少妇的话还行,但是都这样了,我实在是下不去嘴。

  我要准备收拾东西出门,结果她上来就给我一顿嘴巴子。“今天你不做也也得做,老娘就要定你。”

  打的我有点蒙,一下愣住。

  “臭娘们,草你奶奶的!”我摸摸脸上,火辣辣的疼事实上更疼的是我的自尊心。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啊?就不过就是一个鸭子。出来卖的就不要假装清高,我告诉让你消失都是分分钟的事。不都是吓唬你。”

  “老子是技师,又不是鸭子,欠干找别人去,在这里发什么骚。”我也火了,特别她出口骂我是鸭子,这两个字彻底深深刺激到我脆弱的内心。我所有的理智都燃烧殆尽,怒气涨红着双眼注视着面前的老女人冷冷说了句“活该没人爱。”

  女人一愣,跟着她就愤怒的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谁啊,你不过就是个做按摩的,让你给我做就是抬举你,你还想蹬鼻子上脸啊?“

  她一看我还敢这么横,而且她一听我骂她,顿时冲过来抓住我。混乱中谁都不知抓到哪,我就感觉颈上被她挠了好几条很粗的血痕。

  先不说我陈齐飞平时最瞧不上打女人的男人,但面前的老女人让我忍无可忍,她伤害到男人的自尊,委屈和侮辱刺激着我的心。

  幸好这时大飞赶了过来,拉开还在互相撕打的老女人和我。暂时阻止这场闹剧。

  “您消消气,消消气。来人快带兰姐先去休息下。我一定会教育他的。”

  大飞在这行呆了这么多年这种事见了太多,他处理起来不慌不忙先让人哄着老女人去隔壁房间休息。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挺能耐啊。走,跟我去见经理。”

  我一言不发的跟着他离开房间,大飞哥带我着去敲了经理室的门。

  “怎么回事?”刘语看着大飞哥问道。

  “经理,是这样的。陈齐飞和我们的客人不仅发生冲突还和人打了起来。”

  “经理,我先前答应的是只做技师,不做鸭子。”

  大飞哥说:“经理让他我滚蛋,这样的员工我们要不起。”

  想到我的工作可能要黄,突然觉的一盆凉水浇在我发热的脑袋上,一颗心沉下来。一丝苦涩的味道,还有那无助的绝望,呆呆的站在房间里,心里有对生活的愤怒,却又无奈到了极点。

  刘语看我意识到事实的严重,才开口说:“这次就原谅你一会,不过下不为例。”

  “谢谢经理,没有下次我一定好好做。”因为钱我不得不低头,庆幸工作没黄。

  “既然你不愿意做那种,大飞你以后就给他安排保健的活。”

  大飞哥白了我一眼,他想不到经理会留下我。

  大飞哥走了,态度很不好,我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就和他说好话,他也不理我。

  我回到休息室,一边往窗户那里走,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烟来点上,我很少抽烟,只有心烦的时候,可现在就是心烦的时候。赵强担忧的看着我,说:“怎么样?”

  “没事!”我把前后经过都跟他说。

  “大飞哥这明显就是针对你,明知道你是技师还给你安排鸭子的活,小飞你以后小心点,背不住他会背后弄你。”

  我说我也没得罪他,他怎么会针对我。赵强也不知道,反正就叮嘱我要小心做事。

  所谓宁得罪君子,莫招惹小人,这里现实心里暗暗想。

  我突然不想这样被人算计,心中涌出不甘来。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在上钟。直到快半夜的时候。

  “陈齐飞,过来有客人。”

  大飞叫我过去,我接了今天的第二个钟。

  “小姐,请到这边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样的美女,我的女朋友虽然也很漂亮还是校花,可很眼前的美女还是差了一些。

  眼前的美女柳眉弯弯如同月牙一般美丽,而在这柳眉之下,则是两颗犹如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眼睛闪亮有神,闪发出动人的光芒,那琼鼻小巧挺翘,有些可爱。最后便是那一点殷红小嘴,嘴唇涂着唇膏,在室内的灯光下泛着微微光芒,很是美丽。

  总得说来,五官很精致,仿佛是上帝精心打磨出来的杰作一般,动人无比。

  她的身材极为婀娜曼妙,身上毫无一丝多余的赘肉,盈盈一握的细柳腰肢更是娇小柔软,将她这魔鬼一般的热火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她的肌肤更是白皙若雪,犹如新剥的鸡蛋一般,光滑细腻,吹弹即破。

  会所的二楼是一间间独立的房间,每个房间都不大,但都打造成闺房一般,华丽的灯饰,异域风情的摆件,质感极为顺滑的沙发,宽大、蓬松的卧床,还有绒毛长度达到十几公分的地毯当然,缺少不了的还有双人冲浪浴缸以及诱惑性的特殊椅子等。在包厢里,“小姐,请问您要做哪种的?”

  “那就做最贵的吧。”我就知道这女的肯定挺有钱,就打算好好给她做一个。

  我知道很多女人她们追求的那种亲密不仅是肉体的,也是感情的。来这里当然要尽力放松,寻找另外的乐趣,否则就是花钱买罪受。

  全身推油做的时候虽然需要全身赤裸,但是美容师并不会碰触到敏感地带。看她换好衣服然後我问空调温度如何,调节了一下,问她要看电视还是听音乐,我她选择了轻音乐。

  我把灯火调暗,然后开始服务。半分钟以后回来,拿来一条热浴巾,铺在她身上轻轻擦去了油。

  “重了吗?”我假装镇定地问。

  “不,正好。”美女说。

  我找到了力度感觉,继续工作。

  头部做完,我说:“麻烦你翻过身来,先做背部。”

  她便听话地翻过身扑在床上,那雪白弄得我眼睛涩得难受,不期然地吞了好几口唾沫。

  而这次跟刚才感觉不同了,做法就是象情人一样地轻柔地抚摸、撩过我的后背、腰际……一双手好像不只有二十根指头一样,而是被很多手指覆盖了每一根神经末捎……我不断地摸着她的背,她而嘴里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啊……哦……”。

  等服务完毕,把美女客户送出门,我开始又闲着没事可做,一直到后半夜我又陆陆续续接了几个大厅里的活,不是按脚就是按头的。

  我也知道这大飞在故意针对我了,但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

  后半夜的时候,客人该走的都走了,该睡的都睡了,我也该休息了,我去找赵强,发现他正睡的死。

  无聊就在休息大厅里闲逛,结果到了一个角落里的包厢门口,本来我都要走过,就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来,好奇害死猫说的就是我这样的,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耳朵贴到门上就想听听。

  “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嘿嘿,小美人。你就算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的,乖乖的让老子舒服下。别说没告诉你要想在这里好好呆下去,就得听老子的话。”男人明显想威胁女人妥协。

  “不……不要,经理不会不管的,你放开我,就当没有这事,出了这个门我把一切都忘记。”

  “实话告诉你吧,经理是不会管这种事的,你也不是是第一个!”

  我越听越觉得这男的声音十分耳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不过我肯定一定是我们洗浴中心的人没错。而女的,我就听不出是谁?我跟女技师们没有什么接触。

  “啊……”

  一声女人的叫喊接着就是一声巴掌的声音。

  “贱人,我打死你,还敢咬我。我倒要瞧瞧是你牙齿硬,还是我拳头硬!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我看你是不想呆在这里工作。”

  理智告诉我要马上离开这地方,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见过什么都没听见,这样也许你会说我很冷血无情,但现实就如此到我这种地步拔刀相助的事在温饱面前一文不值。

  我不想丢了这份工作,能这么非礼女技师的人在洗浴中心里最起码是有职位的人,我得罪不起。我不是英雄,我也没有当英雄的资本。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话是这样说,可是我的脚却还死死的钉在原地。

  “你不要不知好歹,你一个女技师还不是要给别人干,现在给我干就当先练习练习。以后我会安排好的活给你。”耳边听见衣服被撕开的声音。

  “不要,救命啊。”

  妈的,工作不要了,二话没说双手就一推开门,当做是无意中经过进去的,门一开就看到一个男人把女人压在沙发上正扯去女人的裙子,没想到有人真敢做这样的事而且还是在工作的地方。

  俩人都被吓得不清,男人转过头,我心里一咯噔,我就看到大飞把一个女技师压在身下面,女技师就剩一条内裤了,一直在挣扎。

 大飞看是我进来,顿时满脸厌恶的大声吼道,“滚。”

  “你一个大老爷们有种就让人甘愿跟你,用强算是怎么回事。你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

  大飞骂了我几句,“小杂种,咱们走着瞧!”就提上裤子走了,我知道我和大飞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见到大飞离开,她精神一松,彻底失去了自主。我立马冲过去扶住直接就将她接在了怀中,触手温暖滑腻,顿时又令得我心中猛地一荡。

  “啊。”她惊呼一声,才发现全身裸露着,身上都被大飞扒光了衣裳,被冷死一激,不知是冷还是吓的,她忽然整个人身体猛地一阵剧烈的颤抖,整个人的脸也是剧烈的潮红了起来。惊吓,羞愤,担忧庆幸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

  殷红柔软的地毯上,一身雪白的玉体横陈,看起来透露着惊人的美,露出一双修长、弹性的美腿,雪白的小腿和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丫子,迷人极了。

  看的我食指大动,心中几乎就想扑上去。此刻的双眼微微的睁大着,脸上也是带着一种安静甜美的笑容,看起来,仿佛一个纯洁的天使一般,那柔软的嘴唇,看起来吹弹得破,让我都忍不住想要吻上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