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吸棒棒糖一样吸它】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小月亮跑到他面前,笑着问:“大火火,你看我好看不?”

    “好看。”

    筠炎说着,耳根不自然地红了红,低下头开始忙手里的事情。

    小月亮好奇:“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绾绾上前,温声道:“又加菜了吗?筠炎,你居然跟着外公外婆学会做菜了?”

    印象中,她家的孩子们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虽然他们会洗衣服、会擦地板、会做所有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

    但是做饭是真的从未尝试过。

    筠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没说话,手里的动作也慢吞吞,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陈绾绾拍了下他的肩:“喂!臭小子,妈咪跟你说话呢!”

    小月亮笑:“是啊,妈咪在跟你说话,你在干什么呢?”

    陈绾绾:“……”

    筠炎:“……”

    小月亮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对劲。

    昨天姜丝妤也说了,让她跟着筠炎叫就行了,人间的小孩子都是这样跟着自己的好朋友叫的。

    小月亮抬手在筠炎面前挥了挥,凑上软软的小脸蛋还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你怎么啦?生病啦?”

    “没有,”筠炎快速眨了几下眼睛,似乎想要避开某种干扰,低下头道:“你不是过来了吗,我怕菜不够,所以加了菜,我跟着手机视频学的。”

    他在冰箱里发现一块新鲜的卤牛肉,就打开切成干切牛肉片,跟着视频认真调了个稍辣的酱汁,然后淋在了上面,再撒上白芝麻跟香菜碎。

    他又做了个爽口的凉拌黄瓜,也是跟着视频学拍碎、学调酱汁,再淋上去,因为小月亮不吃蒜,他一点都没敢放,只加了一点点辣椒油。

    眼下他快速搅拌着,再把凉拌黄瓜小心装进盘子里。

 文学

    他摘下围裙:“好了。妈咪,你下馄饨吧,我看鸡汤也好了。”

    陈绾绾看了看明显反常的儿子,又看了看耀眼如珍珠明月的小月亮,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嗯,好,你们先去坐。”

    很快,午餐就准备好了。

    小月亮一口气吃了三碗馄饨、扫荡了半份牛肉跟半份黄瓜,最后把砂锅里被瓜分剩下的鸡都啃光了。

    筠炎知道她能吃,一直没声张。

    仿佛担心陈绾绾会说她能吃,他还时不时看着陈绾绾,看似不经意地提醒:“小月亮一直是这么吃的。”

    陈绾绾:“……”

    这种儿大不由娘的无力感是怎么回事?

    餐后,陈绾绾把他俩打发走:“流云宫应该挺热闹,你们过去玩会儿,我要午睡,下午还要办公呢。”筠炎便带着小月亮换了一双柔软的球鞋,两人回储妤宫练习了一会儿自行车,等她可以骑出去一大段距离,他才陪着她一起,骑着自行车,两人有说有笑地朝着

    流云宫的方向去了。

    而此刻,流云宫。

    百里烨把筠礼单独叫到了书房里。想起刚才,筠礼一来小荔枝就呼唤着“殿下!殿下!”然后扑到了筠礼的怀里,筠礼笑着把她抱起来转圈圈,吃饭的时候小荔枝也非要赖在筠礼的怀里,百里烨的

    脸色就沉重了不少。

    “师父?”

    筠礼好奇。

    从进书房到现在,百里烨只是很凝重的样子,却没有说话。

    百里烨抬头,迎上少年的目光,稍显语重心长道:“殿下以后不要有事没事就来找小荔枝了。”

    筠礼面色一变:“怎、怎么了吗?”百里烨对筠礼丝毫没有遮掩自己的心情:“殿下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期盼着,能有个小闺女,将来嫁给殿下。我将殿下视为亲子,甚至比亲子更为看重。这一点我相信修璟与我是相同的。徒弟,便是自己的传承者,是要毫无保留地传道受业解惑的。但是殿下,有柔柔跟暮寒的例子,我相信你也明白了人仙殊途,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殿下现在,只是把小荔枝当妹妹,可是小荔枝日渐对殿下依赖、崇拜,长此以往,随着你们的年纪的增长,这份感情就会变得坚不可摧,那时候万一你们之间产生情愫,我再阻止,那就万万来不及了。殿下是南英的殿下,是南英的未来,是万万不能有任何意外的。我的心情,是做父亲的心情,

    也是做师父的心情,更是做臣子的心情,不论哪一种心情,都真真实实地提醒着我,不能看着你们有这样的苗头。殿下,您聪慧至极,该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筠礼倒是没想过自己跟小荔枝还能有什么。

    他觉得这丫头不过是个小孩子。

    也正因为她还是个小孩子,不会传出流言蜚语,他才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过来找她。

    这高高的深宫,能与他交心者,实在是少之又少。

    有时候他吃饭都不知道去哪里吃,倒不是没有饭吃,而是去哪里吃都觉得那饭菜不是饭菜。

    去储妤宫陪着倪嘉树夫妇,总会聊起不想聊的。

    回绾仪宫陪着陈绾绾,又被问起不想被问的。

    留在御书房暮川很忙,时而还不在,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吃着没什么意思。

    他以为师父这里是他第二个家,可如今,唯一能治愈他的小荔枝,他也不能日日过来了。筠礼眼眶一红:“是,徒儿记住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1688章长情的人===

筠炎带着小月亮汽车过来,就看见流云宫的葡萄藤下还有一辆黑色的自行车。

    筠炎笑着解释:“这是大哥的车!”

    小月亮:“就是你那个双胞胎哥哥?”

    筠炎:“嗯!”

    小月亮跟着筠炎把车停好。

    沈流素已经走过来,瞧见现代装的小月亮先是眼前一亮,紧跟着便笑道:“曦曦跟筠礼他们都在楼上呢,筠礼在烨的书房谈事情,你们要不要上去?贝贝第一次做母亲,产了四只小崽子,可爱极了,他们走在楼上都够玩儿呢。”

    筠炎心中欢喜:“贝贝做妈妈了呀?我去看看。”

    小月亮就跟着他一路小跑着上楼:“贝贝是狗的名字吗?”

    筠炎就给她讲狗名字的由来,讲关于这条狗的故事。

    很快,他们来到了柔柔的套房里。

    入目便是一条漂亮的大大的白狗温柔地趴在羊绒地毯上,伸着粉嫩的舌头轻轻喘气,三个漂亮的跟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宝,一人抱着一条小狗狗,手里拿着幼崽的磨牙棒,再逗着幼崽玩。

    小狗狗纯白如雪,有着乌黑的鼻头与星辰般的眼睛。

    小月亮见了由衷喜欢:“真可爱。”

    筠炎带着她跟大家打了招呼,他们脱了鞋子就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暮寒坐在飘窗前,面前有个矮几,上面有笔记本电脑跟一杯咖啡。

    柔柔在他不远处,怀里也抱着一只小狗崽,眉眼间全是柔和的笑意。

    筠礼环顾四周,忍俊不禁:“皇叔,你在这里开宠物店跟幼稚园吗?”

    暮寒温和一笑:“狗狗们很听话,孩子们也很懂事,关键是你柔柔姑姑一天比一天开朗了,近来也不怎么做噩梦,能睡一整夜了,我便觉得这样很好。”

    筠炎心中感动:“皇叔真是长情的人。”

    暮寒哭笑不得:“我们家里的男人,哪个不是长情的?”

    小月亮坐在地上,从袋子里取出一根磨牙棒,期待地问着:“我能喂一只吗?”

    “当然可以,”小荔枝把自己怀里那只给了她:“喏,这只是弟弟,可爱吧?它身上的毛软绵绵的,摸着特别舒服!”

    小月亮把小狗搂在怀里,马上就绽放出灿烂的笑意:“好可爱!我好喜欢啊,它可太可爱了!”

    大侄子带着小姑娘来了,暮寒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坐着。

    他起身,在小冰箱里取出两罐饮料,一罐递给筠炎,一罐递给了小月亮。

    他坐在筠炎身边,问:“景阳宫今晚要设宴?”

    筠炎:“哈,你都知道啦?”

    “筠礼中午说的,而且周氏也亲自过来送了帖子,说是:二殿下宅心仁厚,顾念同窗情谊,要给学成归来的同窗们设宴接风,主角是子孺、举案、筠礼还有小五。”

    筠炎:“啊?”

    暮寒笑:“她是个机灵的。你本意是给小五接风,但是同时出去留学的不仅是小五一个,她也怕小五风头太盛引来嫉妒或是非,便成全了你的美名,也避开了小五的风险。”

    筠炎很聪明,一开始没想到,经过暮寒提点马上就懂了。

    他有些愧疚:“是我顾虑不周全。”

    暮寒倒是觉得筠炎这样纯真非常难得:“你不必懊恼什么,你这个掌宫执事选的很好,周氏很会办事呢!储妤宫、储秀宫、揽樱阁、翊坤宫,还有这边,她都送了帖子。哦,对了,还有国子监的师生们,以及当年跟你一起读书的同窗的全家,都邀请了。”

    筠炎想过家人要到场,也想过国子监要到场。

    但周氏办的排场似乎比他想的要大。

    “不要多心,”暮寒温声说着:“她会这么安排,必然是问过你母亲的意思的,你别忘了,小五是你的人,周氏是你母亲的人。你母亲也有为你回国后奠定声望打基础的意思。这样是对的,即便你不继承皇位,但是你也是不容忽略的皇嫡子。”

    筠炎并不在乎声望跟地位。

    虽然他只有十三岁,可他觉得过去十三年的每一天都生活的特别充实。

    这些充实的日子,不都与声望、地位无关吗?

    他望着小月亮抱着小狗崽亲了又亲的样子,眼中流淌着温柔:“三姑父也会带着bobo来吧?”

    暮寒:“不会,bobo病了,只能喂流食,眼睛也看不清楚了。”

    筠炎吃惊:“可贝贝跟bobo不是一胎吗?贝贝都……”

    暮寒察觉到筠炎看小月亮的次数有点多,温声提醒:“应该是贝贝跟着柔柔早年在中国的深山里锻炼过,还吃了不少强身健体好草药吧?所以身体好。筠炎,小宠物的生命是有限的。其实人也是如此,经不起多少蹉跎与浪费,所以你遇见什么的话,一定要好好珍惜。”

    筠炎笑着点头:“嗯。”

    暮寒面无表情地看着筠炎,缓声问:“小月亮这么喜欢小狗崽,要不就……送她一只?”

    筠炎脱口而出:“好啊!”

    暮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嫌不够似的伸出手,捧着筠炎的脑袋一顿搓揉,口中愉悦地说着:“你呀!臭小子!这么快就长大了!”

    筠炎:“……”

    发型乱了,但是他依旧很温柔地坐着,仿佛不管暮寒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

    小月亮闻言,惊喜激动地问:“真的吗?真的可以送我一只吗?”

    暮寒望着她,正色道:“必须可以!不论是你帮着我家人们从海底逃脱,还是后来送给柔柔的那颗万汇丹,这些都是恩情,无以为报,难得你喜欢这只小狗,送给你是我跟柔柔的荣幸。”

    露露跟曦曦马上站起身,争先恐后往暮寒怀里钻。

    一个靠在他左边臂弯里,搂着他的脖子:“皇叔!那我呢?我呢?”

    一个靠在他右边臂弯里,抓着他的领子:“皇叔!那我呢?我也要一只!”

    暮寒有些为难:“这……我自己还想留一只呢,赞誉也跟我订了一只,刚才我答应送给小月亮一只,这就只剩下一只了。”

    暮寒必然是不能送的了。

    而且,小荔枝还在这里,她懂事,暮寒不是她亲叔叔,也不是亲哥哥,她不好主动开口要。

    但是暮寒自己却有做姐夫的自觉,三个小姑娘他必定一视同仁,断然没有当着小荔枝的面,只维护自家闺女而让小荔枝受委屈的可能。

    他左拥右抱着,一脸宠溺与无奈:“要不这样,等下一胎吧,贝贝还会再生的,叔叔跟你们保证,只要它再生,就第一时间分给你们!”

    曦曦露露高兴极了,在暮寒脸上印上香甜的吻。

    但是她们却不知道,贝贝生完这一胎的时候,已经绝育了。

===htTp://www.5ikAidian.cn/第1689章殿下你是不是不要小荔枝了===

柔柔忽然抬起头,望着暮寒被两个小侄女献吻的样子,很开心地笑了出来。

    清脆的笑声飘荡在房间里,很是动人。

    小荔枝惊喜地走上前:“姐!”

    从海底被救出到现在,柔柔还是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小荔枝还记得姐姐刚回来的时候,家里人晚上一直不能睡安稳。

    因为姐姐总会惊恐大叫、被姐夫安抚过,没一会儿还是会惊叫。

    有一次,延绵担忧地说:“姐姐这样要不要进精神病院?”

    他只是记得有个成语叫做“对症下药”,便觉得姐姐这样像是得了精神病,应该去对症治疗。

    可他不知道,这一句话换来的却是百里烨失控地给了他一巴掌。

    沈流素虽然护下了延绵,却还是泪流满面。

    当时家里没有人敢说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