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乾隆在漱芳斋要了紫薇|娇嫩小缝流水了H

  “你让他们别打了,我——我跟你回去!”谢欢萦无助,哭的让人心痛。

  谢欢萦不求情还好,她这一求情,阿宽怒意更甚,向小弟们大手一挥,“都给往死里打,打死这狗日的!”

  “咔”又是几声碎想,苏涛感觉自己的手骨断了那几根,再这样下去非被活活打死不可。

  “你们别打了,求你们了!”谢欢萦想要冲上去,被阿宽死死拉住。

  突然一个小弟从外冲了进来,一脸慌张,“大哥,健身店里的老板带了民警过来了”

  “什么?”阿宽这才慌了神,挥手示意手下们停下,慢慢走到苏哲近前,狠狠踹了一脚他的头,恨声道:“玛的,算你小子走运,这次给你长个教训,再有下次,看老子不废了你”

  撕心裂肺的痛感在全身蔓延,痛到麻木,苏涛的意识渐渐模糊,他甚至没有听清楚阿宽到底说了什么,他满脑子都是谢欢萦的模样,她在哭,不停的为他求情

  “对不起,苏涛”

  “都是我的错你一定要好好的”

 文学

  苏涛虽然意识慢慢模糊,但谢欢萦的哭声,却是那样清明。他死死盯着那个女人,直到她被阿宽拽出健身房,直到在他眼前消失。

  他伸手想要抓那个头一次让他体验男女之别的女人,只可惜每动一下,都是钻心蚀骨的痛。

  在还有意识前一刻,他看见自己的侄儿带着两个民警急忽忽的赶了过来

  医院的病床上,苏涛只感觉到无力的痛,身体痛,心更痛,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谢欢萦被强行拽走时,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每当想起,心就痛,他不想醒来。

  可不醒过来,又如何争取自己的幸福,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苏涛悠悠睁开眼,头顶上方正挂着药瓶,手上缠满了绷带,连大腿附近也缠一圈绷带,除了一张不怎么帅的脸,全身上下酸痛无比。

  苏涛不禁自嘲,将来又不会靠脸吃饭,竟然傻傻的护住脸,也不知道大腿那里的关键器官功能是不是还正常。

  “你——你醒啦,教练!”突然一声悦耳的略带惊喜的声音响起。

  苏涛心下大喜,扭头一看,大失所望,本以为是他心心相念的女人守在旁边照看他,没想到是另外一个女学员,勉力干笑两声,“小雅是你啊!”

  小雅是一个敏感的小女生,平时和谢欢萦走的很近,差不多算是闺蜜,对苏涛同样有好感,只是害羞不敢表白。

  现在苏涛面上的表情变化,她看在眼里,心里不滋味,酸溜溜的说:“教练——不是她——你——是不是很失望!”

  “怎——怎么会!教练和女学员勾搭被人打了,多少人在嘲讽看笑话,而你还能过来看望,教练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呢!”苏哲苦笑自嘲,这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不是这样的,这事不能怪教练你,要怪就怪谢欢萦,有男朋友还要勾搭教练,是她不对”小雅愤愤不平的安慰,胸前阵阵起伏,“她是一个坏女人,现在说不定正和他的男友也许,她只是想和教练玩玩,真不用再等她了,她也不会再来看你的!”

  “是吗?呵呵!”

  苏涛想到那个女人不会再来看他,心里还是阵阵隐痛。他自知自己岁数不小,而谢欢萦不过二十出头,但凡是一个正常的学员都会认为是他老牛想吃嫩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打,只是没想到面前的小女生会这般替他说话。

  小雅说得对,也许她只是想玩玩,又何必等一个不可能有的结果。

  此时,苏涛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小雅,正眼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娇小女生。她穿着粉红色的低胸连衣裙,里面的蕾丝边bra惹隐若现,更显出那深深沟壑的神秘,没想到她个子娇小,胸前竟然这么有料,不比谢欢萦小。

  不仅胸前有料,娇小的脸蛋涂了一层淡淡的腮粉,薄红的樱唇一张一翕,媚惑无限,苏涛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教练!”

  苏涛看得出神,一时竟忘了回答。

  “教练!”小雅粉面含羞低下头,被苏涛看得不好意思,心里却乐开了花,苏涛终于开始正眼看她了。

  苏涛这才发现这小雅是真有几分姿色,以前是瞎了眼没注意,大概是因为谢欢萦太招眼,自己的魂被勾了去,这才没有注意到她。

  “教练,你说话啊!”小雅一脸嗔怒,紧紧攥了攥腰间的裙角,羞涩的咬了咬下唇。

  “阿——”苏涛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作为一个恋爱经验空白的老男人来说,他真不懂撩妹。

  小雅低着头,脸红的像个红苹果,一声不吭,就等苏涛来撩她,可苏涛压根不懂套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话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越来越尴尬,小雅越来越心急,下唇咬的鲜红如血,看了一眼傻笑的苏涛,嗔怒道:“你个呆子!”

  苏涛虽然不懂撩妹,但是活了这么大岁数,小姑娘的意思,自然是懂的,只是嘴巴笨了一点,不擅表达。

  “呵呵呵”苏哲还是一脸傻笑。

  “噗哧本小姐,就喜欢你这傻样!”小雅看了他的呆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红晕更浓了几分,将一张精致的小脸凑到苏哲面前,吐气如兰,“是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十公分的距离,面前那细薄的红唇轻声呢喃,竟有淡淡的香味,苏涛咽了咽口水,下面秒秒钏撑起帐篷,结结巴巴的说:“自——自然是你漂漂亮!”

  苏涛说这句话,完全是由下半身在考虑,就算没有恋爱经验,本能告诉他,现在就应该这么回答,否则就没有下文了。

  小雅一听,会心的笑开了花,一双杏眼扑闪扑闪了几下,故意挺了一下傲人的胸围,樱唇凑到他面前,一张一翕,“是我的丰满,还是她的更有料?”

  苏涛被这杏眼电的浑身发麻,而那傲人的饱满已经压住了他前胸,脑海里被两个大馒头填满,吱声道:“自——自然是你的更——更有料!”

  小雅又向前压了几分,小小的樱唇凑到他耳边,轻声昵喃,“你——你想不想——摸——摸一下它?”

  小雅动情的看着他,一双水盈盈的杏目中,含着一丝渴望。

  苏涛情不自禁伸出手,小雅微闭起双眸,胸前傲然挺立,往前压了几分,她的呼吸声越发急促,苏哲甚至感受到了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可他的手就要触上那对饱满时,突然停在了半空,脑子开始支配他的行为,而不是下半身。

  良久,小雅并没有感受到她所期待的那种触感,慢慢眼开眼,流露出一丝哀怨,“怎么了?”

  苏涛暗自苦恼,如果放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摸上一摸,甚至好好把玩研究一下,可至从仔细研究了谢欢萦的那对乳白色的大白兔后,脑袋里全是她的模样,就刚才意淫小雅胸前的丰盈时,也还是想着谢欢萦的那对大白兔模样。

  特别是求而未得后,心里涌起强烈的失落感,顿时兴致全无。

  “对——对不起!”苏涛沮丧的低下头,就像一个在床上硬不起来的软蛋,他真是心力不足,恨自己放不下那个女人。

  难道真像很多人说的那样,男人对第一次的第一个女人都会念念不忘吗?

  小雅本来只是哀怨,听了这三个字,笑容突然凝住,苦笑出声,“我——还是不如她,对吗,

  所以,你说对不起!”

  苏涛低下头,默不吭声。

  不说话就代表默认,小雅是一个机灵的女生,自然明白,她起身收起包便往门外走。

  苏涛抬头,本想说对不起,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此时,小雅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淡淡的说:“谢欢萦和他男朋友两家是世交,一直有生意上的往来,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双方家长都有意联姻,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你们不合适”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苏涛笑着回答,心却在颤动,想永远和一个人在一起,却得不到,无能为力,竟是这样一种心痛的感觉。

  “好好保重身体,我走了!”小雅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本以为这个男人听了她的话后,会想明白,会重视眼前人,没想到这个呆子还是准备一条黑路走到底,还说那句该死的“谢谢”。

  小雅离开后,苏涛看了一眼四周,现在除了他,再无别人,越觉得心里失落。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侄儿来看他,带来很多好吃的,可苏涛茶不思饭不想,满脑子都是谢欢萦的倩影,他知道自己已经染上那个女人爱情的毒,只有她能解。

  侄儿于心不忍,好心相劝:“叔啊,这世上女人多的是,你可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我看这医院就有好几个生得水灵的护士姐姐条子正,皮肤白,胸大屁股大,长得也美,而且还很会疼人哪一点不比那姓谢的小妞强,你要是点个头,侄儿立马跟你牵红线!”

  “小侄儿啊,叔的事,你莫要管,好好管好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吧!”苏涛连连摇头,对那些女人毫无兴致。

  “叔啊!你都活了这么大岁数,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事哩”侄儿无奈摇了摇头,把带来的食物放在床头柜上,劝道:“那谢欢萦是咱市里一个富商的女儿,家里资产十几个亿,他家能瞧上咱这山沟里出来的吗,她男朋友家更有钱,听说家里有上百亿资产,就单说打你的那小子,经营着几十家KTV和酒吧,说句实话,人家打了你,做侄儿只能干生气,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干不过人家,只能认灾叔,你就醒醒吧!”

  苏涛听得嘴里全是苦味,这段时间过来看他的女学员,各个都是这么劝他,被人家打断手骨,这是身上的痛,他不在乎,他更在乎的是谢欢萦到底对他是什么态度,是不是真像传言中的那样,只是和他玩玩。

  侄儿见他一脸不舍,又苦口相劝:“富人家的女孩子都是这么开放!玩够了小鲜肉,想换口味来更刺激的,这太正常不过,咱们山沟里出来的重感情,但人家玩的就是感情,现在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您呢,能让你一个大叔为她这么着迷我都在想,是不是您太单纯中了人家套啊!”

  侄儿的一番话虽然句句诛心,但是,这确实是现在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有钱人家都讲究门当户对,不说自己山沟里出来的,不谈出生,就这一大把年纪,更没戏,就算年青英俊,也必未能攀上谢欢萦她家的高枝。

  苏涛双手抱住头,痛苦不已,哑着嗓子说:“你——出去吧,让我静静”

  “行,叔,你好好休息!”侄儿无奈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