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轻捻她腿间肿大的花珠&压在稚嫩的身体上耕耘

 虽说男人是瞎子,她也有些尴尬,总感觉有一双灼热的目光盯着她,她下意识的侧了侧身,用手捧起自己的白团,将顶端那抹粉红,塞到了娃娃口中。 

  娃娃立刻停止了哭闹,不过女人可能是被孩子贴太近觉得有些热了,竟是又悄悄把衣服往上掀起一些,露出更多的诱人肌肤,同时只穿着短裙的她,腿也悄悄分开,想要让凉风进去一些。 

  看着女人那大片惊人的雪白,还有累累垂下的大白球,以及一个若隐若现的粉色内内,陈兵慌了。 

  他早就不瞎了,只是这个消息一直没给自己这个干女儿赵雅琪说。 

  眼下,他想说却不敢开口,怕吓着赵雅琪,也是想多看两眼,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女人那被开发过许多次的性感身子。 

  尤其那小娃娃含着自己娘的好东西,咕咚咕咚喝的可真香啊,陈兵也想上去喝一口,更想在那两手勉强抱住的肉球上,狠狠咬两口,留下自己的牙齿印。 

  自从赵雅琪成年后,他就没碰过女人,也有需求。 

  就在此刻,几个苍蝇嗡嗡的飞过,正好落在女人的腰间,弄得女人来回抓挠,更是不舒服的扭动着肥美的翘臀,连带着那两个球也开始一晃一晃的,让陈兵更加忍受不住。 

 文学

  陈兵真想上去把苍蝇拍死,然后扒下她的裤子,用力在那充满弹性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手印,以及…… 

  “干爹,你帮我挠一挠吧,我痒。”赵雅琪忽然低下头羞涩的说。 

  陈兵一愣,连连摇手,赵雅琪是他兄弟的妹妹,前些年兄弟将妹妹托付给他,自己便没了音讯,陈兵照顾雅琪也算是仁至义尽,把她养大,给她成亲,十几年了,她俨然成了一个美女,“你还是找个地方蹭一蹭吧。” 

  “怎么蹭?”赵雅琪那双天生带着勾人的桃花眼,时不时偷偷瞅陈兵,看着他的岔路口,她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异样的潮红。

  陈兵虽然是她的干爹,但是也大不了几岁,雄健的肌肉,帅气的脸庞,让很多女人都喜欢。 

  陈兵一时无话,他很想靠近雅琪蹭一蹭,可是他不能这样做。 

  要是能这样做,在赵雅琪没结婚的时候,他就可以推倒她了。 

  “别没大没小,你还是说说怎么又回来了?”陈兵整了整墨镜,换个舒服的角度继续偷看自己这个干女儿露出来的地方。 

  赵雅琪立马变得唉声叹气,眼瞅着娃子睡着了,她轻轻拔出樱桃,把宝宝放到沙发上,两串白兔变成木瓜垂了下来,还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啊晃的。 

  陈兵差点流了鼻血。 

  “我男人整天揍我,过不下去了,来你这里蹭几天。”她俏脸绯红,更是贴着陈兵坐下,多看了几眼他的岔路口。 

  因为夏天热,陈兵没穿上衣,直接光着膀子,但是没想到雅琪突然来了。 

  时间急,他也没来得及套上一件衣服,现在俩人紧挨着,赵雅琪身上自带的女人幽香,还有那柔软的身子,以及时不时蹭上的美腿,都让他迷醉。 

  “赵兴这家伙,下次敢来我打断他的狗腿。”听雅琪诉苦,陈兵恨的牙痒痒,本来他以为给雅琪物色了一个好人家,没想到她在那边受委屈。 

  说到这里,赵雅琪偷偷的抹了抹眼泪,抹完她望向身体健硕的陈兵,心想要是陈兵要是她对象该多好,这么壮的男人,弄起那事儿肯定会很狂野,让他的女人爽的要死要活的吧? 

  想着想着,她胸口生出一团火焰,脑海里更是幻想出和干爹所能达到的各种高难度姿势,甚至不由控制的伸出葱指,慢慢的触向陈兵的胸肌,娇媚道:“还是干爹好,以后我就在这里吃定你了,你可得好好疼人家。” 

  陈兵看着一只白嫩的小手慢慢的触向自己,忽然有些慌张,雅琪这是要干啥呢? 

  哇! 

  娃子突然一哭,赵雅琪陡然惊醒,慌乱的抽回手,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跑到对面沙发上看看孩子怎么了。 

  可她并没有坐下,而是撅着屁股俯身站在那,轻轻拍打着自己孩子睡觉。 

  婴儿是睡的香了,可陈兵眼见着少妇那个又圆又肥美的翘臀,就在自己面前不停扭动,好像在求他帮忙填补那个洞穴一样,当时他就起了反应,冲天而起。 

  好在身上衣服宽大,看不出来什么,他小心遮盖着自己的尴尬,干咳一声,“只要你愿意在这里,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谢谢干爹。” 

  赵雅琪回头用含情的美目望了一眼陈兵,抱着娃子去了自己的房间。 

  —— 

  等雅琪走后,陈兵赶忙走向了洗手间,他满脑子里都是赵雅琪勾人的俏模样,还有性感的身姿,必须去解决一下了。 

  但他太过着急,忘了把门给锁上,直接脱光衣服,打开水蓬头开始冲凉水澡。 

  赵雅琪把孩子放下之后,揉着有些发酸的肩膀和手臂回到客厅,打算去洗个澡,结果等她一扭开浴室门就愣住了。 

  陈兵正在里面卖力揉搓。 

  虽然陈兵三十多了,可眼睛还正常的时候很喜欢锻炼,所以拥有一身结实的肌肉,等他微微侧身,那个怒指苍天的狰狞铁柱子更是让赵雅琪惊得下意识倒退一步。 

  这姑娘也见过几个男人的那活儿,可无论是现任赵兴,还是她之前的几个男朋友,都不曾有这样恐怖的家伙! 

  要是被这样的男人来一下子,那不得丢半条命? 

  不过赵雅琪觉得丢半条命也值得,因为真怼进去,肯定会爽上天!

  想着想着,赵雅琪脸色绯红,她觉得自己真是太羞耻了,怎么能想那么下流的事情,这可是养自己长大的干爹啊!

  可她脚好像被钉在地上一样,双眼死死盯着陈兵抓住那个要命的家伙摆弄,不停的吞咽香津,丁香小舌时不时还舔一下红唇,小手也忍不住放到那片幽深草原探索,毕竟她已经有段时间没跟男人弄过了。

  正在赵雅琪手速如飞,俏脸通红的时候,公寓的门忽然被敲响,赵雅琪被惊了一跳,慌乱的逃回到沙发前坐下。

  陈兵也惊的一哆嗦,那些小生命弄了一墙,可他也顾不上了,拿起毛巾胡乱擦擦自己身体,套上睡衣和墨镜,摸索着走出浴室,“谁啊?”

  “干爹,我是赵兴。”门外男人声音有些尴尬。

  陈兵脸上一黑,正要开门去呵斥赵兴几句,赵雅琪却冲了过去,“干爹你看不见,还是我来吧。”

  说着,赵雅琪赤着脚丫冲过去打开了公寓的门。

  赵兴满脸赔笑的站在外面,手里还碰着一束花,“老婆,我知道错了,咱们回家去吧?”

  “回什么家,我女儿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呢!”陈兵坐在沙发上,黑着脸说道。

  赵兴却没回话,大喇喇的走进来坐下,把有些犹豫的赵雅琪拉到身前,强行把那两条纤细的美腿掰开,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随后赵兴的两只大手更是毫不犹豫的放在了女人两个柔软的大白球上,肆意享用。

  “别……”赵雅琪咬着嘴唇,连连拒绝,却又气喘吁吁的躺在赵兴的怀里,一双眼睛里尽是纠结。

  她其实想要,可看着对面坐着的陈兵,又总有种偷汉子的异样刺激。

  妈的,赵兴这个混蛋竟然当着他的面欺负赵雅琪?陈兵愤怒握紧了拳头。

  不过他也明白,真要一拳上去,估计也露馅了,他只能强忍着咬牙切齿。

  可赵兴却没有收敛的意思,一只手停留在上面,另一只手却探进了赵雅琪的短裙,再出来的时候,那只手已经湿淋淋的好像洗过一样。

  陈兵跺着地板,一双蕴满怒火的眼睛藏在墨镜后面,瞪着得意的赵兴,狠声道:“你这臭小子,赶紧给我滚!”

  赵兴却不在意,给赵雅琪沉甸甸的肉团捏出各种形状,还用速度极快的手指,帮赵雅琪完成她刚才在浴室门口被打断的工作。

  而赵雅琪则是双眼瞪大,两只小手死死的捂着嘴巴,拼命控制着不发出一点声音,但她能控制的住嘴,却控制不住啪啪的水花声。

  因为当着干爹被自家男人摆弄,实在过于刺激,赵雅琪美腿紧绷,两只可爱的脚丫死死蹬在地上,大脚趾却高高翘起。

  陈兵见赵雅琪明明埋怨赵兴打她,却还这么任由其为所欲为,心里异常不爽,他终于忍不住,愤怒的拿起拐杖朝赵兴头上砸去,“老子跟你说话呢!”

  “啊!干爹,别!”赵雅琪尖叫一声,连忙伸手抓住了拐杖。

  赵兴则是一溜烟跑了。

  赵雅琪凑过去,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拍打着陈兵后背,安抚道:“干爹,别打了,赵兴已经走了。”

  陈兵更气,他都看见了,赵兴根本没走,只是藏到了隔壁的房间!

  现在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全部都欺负他是个瞎子!

  “造孽啊!”陈兵有些无力的长叹一声。

  没想到,这时候赵兴又蹑手蹑脚的跑出来,把赵雅琪一个横抱,赵雅琪吃惊的看着他,他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俩人去了卧室。

  卧室内,门半掩。

  陈兵站在门外。

  赵兴三两下把赵雅琪单薄的衣裳扒下来,还张嘴啃上那两个惊人的白色硕大,赵雅琪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神迷离,红唇微张发出阵阵媚浪入骨的声音,弄的两个男人都火急火燎。

  “小妖精,我可想死你了。”赵兴激动的抓起赵雅琪的两条大长腿往肩膀上一扛,猛地挺身,大床立刻嘎吱嘎吱的响起来。

  赵雅琪两只小手死死抓着白色的床单,银牙紧咬,因为赵兴撞击速度过快,她的两只兔子更显活蹦乱跳,颠的极快。

  赵兴忍不住伸出双手将其固定住,然后愈发卖力。

  站在门外的陈兵才刚刚发泄过,这会儿被媚浪的女人弄得再度有了反应,不过他吃不着,赵兴也别想这么痛快!

  陈兵回到沙发前坐下,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赵兴的电话,等到屋里传来电话铃声,他立即怒道:“雅琪,为什么赵兴的电话会在家里,你出来一下!”

  赵雅琪吓一跳,什么欲望都没有了,拼命的推着赵兴,还高声解释道:“爹,我哄孩子呢,赵兴可能是把手机落在这里了。”

  “那你把他手机给我,等他回来拿,我好好收拾他一顿!”陈兵佯装起身要进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