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爱奇艺、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的裁员风波之后,关于京东裁员的信息

3月20日,林默正在与客户线上开会,领导突然开门打断,“马上过来,放下电脑”,她被要求立刻暂停与客户的工作对接。“手机也不要带。”领导转头补充道。

会议室里,领导告诉林默:“这个岗位不需要你了,3月31日离职。”

她问,为什么?

“这是公司层面的决定。”对方说。

为什么是我?

“这是HR给的名单,和工作能力、业务没有任何挂钩,现在只是通知到你。”

名单又是怎么来的?

领导不再回复这个问题,一份N+1的离职协议摆在面前,“签吧”。

一个普通的周二,吴仪也接到了通知:“3月31日后,部门要取消。”她所在的V事业群,是京东零售2020年底综合运动、宠物、图书和全球购四个类目成立的新事业群,如今仅一年过去,事业群突然要被撤销。

陈芳芳在京东物流江苏片区工作,有同事私下给她发了一份截图,她发现自己名字赫然在列:“陈芳芳,下周排离职。”

“3月31日”这个字样,在京东内部不断出现。继爱奇艺、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的裁员风波之后,关于京东裁员的信息,也在职场社交软件上频频流传。
继爱奇艺、字节跳动、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的裁员风波之后,关于京东裁员的信息

在京东大楼,办理离职的人络绎不绝。HR中午不休息,轮岗为离职的人办理手续。有人坐着,有人站着,大家沉默不语。是悲伤吗?林默形容那是一种“成年人的失望”。也不是没有冲突,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争吵,她探头望去,有人在和HR吵架,“因为离职赔偿的事”。

直到3月31日晚9点多,林默还收到同事的消息,“还在排队等待毕业”,前头还有上百号人。每个离职员工,都会拿到一张“毕业须知”,第一条便写着:“毕业快乐!恭喜从京东毕业!”

本来,一切充满了可见的光明。林默自我定位为“工作很受领导认可的员工”,去年入职京东后,工作从来没有出错,绩效工资每个月比同事多拿一两千元,上个季度还拿到了仅有的一个A级名额。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的6·18大促后,她将实现年中晋升。

在领导通知她离职的前一天,她还发了一个项目策划给对方。“非常好”,领导告诉她。直到被通知前,林默都察觉不出公司有任何关于裁员的征兆,“突然就发生了,难以接受”。

在拒绝立刻离职后,林默休了年假,三天没有去公司。她在网络上大量翻阅信息,劳动法、裁员赔偿,以及下一份工作的出路。这期间,领导每天给她发消息,“一会说自己没办法,公司就是这样规定。一会又催促我,公司已经开始走流程了”。

休假结束,她回到公司,领导看到她,迎上去:“考虑得怎么样啦?”林默望向办公室,摆在她面前的是两个世界。在脉脉上,关于京东裁员的话题不断刷新,评论一条条翻过去,看得她焦躁难安。而在办公室,所有人噤若寒蝉,人人都知道她被裁员,“但没人敢问”,每个人死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等待31日的过去。

没有人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混乱

这场裁员引发了外界诸多猜测和讨论,尤其是裁员的标准。

在社交平台上,声称自己被京东裁员的人,从老员工到刚刚入职的应届生都有。林默至今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辞退?曾经有人告诉她,“裁员会选择业绩不佳的员工”,但林默的业绩在全组数一数二。唯一能说得通的理由是,“我是部门里工龄最短的员工”。

工龄短,所以赔偿少,林默反复琢磨着。但被裁的样本太多,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一个刚刚在3月初通过晋升述职答辩的同事,却在月底收到了自己的裁员通知。办理离职当天,林默还遇见京东健康的一个男孩,应届生、还在试用期内,被裁员后没有任何补偿,“整个人都蔫了”。

对于应届生而言,被裁不仅面临着失业,同时也失去了具有竞争力的应届生身份。王仪作为应届留学生,在1月份拿到了海外高校毕业证,次月入职京东,如今还在3个月的试用期内。V事业群解散后,过去由其他事业群整合到此的员工尚可回到原部门,但像她这样的新员工,在部门分崩离析后,只能自寻出路。

“一些还没有分配岗位的应届生,可能会以调剂的方式,流通到其他部门去,但前提是能通过一场新面试。”王仪说,“很混乱,大家都在找异动。”

所谓异动,即京东内部调岗。过去,京东有定期的组织架构调整,“一个群砍掉了,还会再长出另一个新群来”。但现在,大家没有等到新群,“解散就是解散了”。仅是王仪所在的营销部门分支,就有好几百号人。

很多人想要留下来,但各大事业群都在缩编。按照过往情况,多数人会在异动之前提前与调岗部门建立联系,“人脉特别重要”。但现在所有人都手忙脚乱,“我们领导都在找出路”。

作为刚进公司的新员工,王仪没有人脉,出路也少,她甚至开始在京东实习生资源群内寻找一些新的工作机会。林默也想过走异动的路子,但一位HR告诉她,“现在已经锁编了”。

“直到4月1日,才会开放招聘岗位。”王仪被告知。尽管公司的一些岗位一直在对外招人,但并不代表真正开放。他们的最后期限是3月31日,日子一到,如果找不到异动岗位,自己的名字与头衔将彻底消失在公司内网。

一些要走的人,也没有拿到期望的赔偿。陈芳芳接到离职消息后,领导已经明确告知“公司不会给任何赔偿”。她在京东物流做客服,公司找出了她在之前的一个被投诉经历,并且判定为A类投诉,“但我当时是按照公司流程执行的”。领导告诉她,离职还参考了她过去的迟到经历。

陈芳芳对这个结果并不认可:“如果是投诉或者迟到,为什么没有任何通知,直接就告诉我离职了呢?”

在京东物流工作了近6年的林耀斌,对公司也极为失望。在谈及赔偿措施时,HR给了他一道选择题——N+1的赔偿和公司期权股票只能二选一。3年前,作为片区经理的林耀斌拿到了公司的期权奖励。奖励分6年发放,目前他只领到了3年的钱,另一半还未兑现,4月1日,是他领到第4年奖励的时间。

但现在,他必须得先完成这道单选题。“两者都是我应有的赔偿,怎么能把这个当作威胁我的筹码?”他找到HR进行谈判,对方表示赔偿只能选其一,N+1也只能按照他去年税后而非税前的工资进行计算。

原因不明、范围不明、赔偿不明的裁员,令很多人感到心惊。无论在食堂、走廊还是卫生间,王仪都能听到一些关于裁员的、压低声音的讨论。

“大家只能明哲保身。”林默说,在明面上,没有人敢提起这件事,包括领导开会,“好像大家都生怕你一谈这事,下一个就是你了”。

京东此次裁员的表现,让很多人大跌眼镜。曾经的京东,在人们的印象中是高福利的、富有人情味的。

《人民日报》2017年2月的一篇报道中介绍,2016年,全国一线快递员有118.3万人。除了京东、顺丰、EMS等直营公司,大部分快递公司的网点都采取加盟模式,而在加盟网点工作的快递员很少有五险一金,劳动权益很难得到保障。不过,京东每年都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

2018年2月,创始人刘强东曾经公开表示,如果通过劳务外包或者少缴五险一金,京东一年多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

除了给员工缴纳社保外,京东还掏钱给员工建宿舍。刘强东曾经表示,京东的员工宿舍,每间最多只能住两个人,工作满三年以上的员工,每人单独一个房间。除此之外,京东曾经公布过的福利政策,还有比如五年以上员工看病报销无上限、身故员工子女公司养大成人、为春节期间加班的员工提供子女团聚福利补贴等。

在一次饭局上,刘强东对着老家的快递员说:“我给大家一个保证,你们的薪水待遇,永远比我们宿豫县的县长要好。只要国家给公务员加薪了,县长的工资涨了,我一定给你们涨工资。只要工作满五年,咱们就可以买房子。”

当然,京东最有名的,还是刘强东曾经许下的承诺:“我们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有人曾统计,在刘强东9封内部信中,“兄弟”一词曾使用57次,平均一封信要提6次兄弟。

当永不会被开除的兄弟,突然“被毕业”了,这不免让很多人感到错愕。

收缩的代价

京东的裁员,并非无迹可循。

在互联网大步迈进的那几年,和其他互联网企业一样,京东快速吸纳了大量员工,这个数字在2018年四季度财报中还是18万,到了2021年二季度已经扩张到接近40万人——是2021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员工最多的一家。

员工数量增长的一个后果是,成本也会增加。3月10日,京东集团发布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公告:2021年四季度,京东集团收入2759亿元,同比增加23.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52亿元,2020年同期为净利润243亿元。

这已经是京东2021年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受此影响,京东全年由盈转亏。就在这场业绩会上,京东集团总裁徐雷放出了一个信号:“京东将会摒弃依靠补贴等粗犷的流量型增长方式,而进入到精细化运营的阶段。”

所谓精细化,第一时间就是割舍。在京东营收的三大板块——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以及新业务中,以京喜事业群为代表的新业务亏损最为严重。中信证券预估,2021年三季度和四季度,京喜拼拼以及京喜业务的单季亏损可能分别超过15亿元和20亿元。京喜是京东旗下特价购物平台,京喜拼拼则是京喜旗下社区团购业务。

“割舍”开始后,京喜成了最先被动手的对象。

3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李雯照例询问同事,某个项目需要多少物料,对方却突然反问她:“你觉得现在还需要发物料吗?”她听懵了,但没有多想。3月初,她才刚入职京喜江西运营岗。

几天后,所有同事同时在线上收到了裁员的消息,“现在,整个京喜江西都没有了”。

“很不幸迎来这一天。”领导哭了,大家也都哭了,忽高忽低的哭泣声从屏幕另一端传来。根据36氪报道,此次京喜事业群的裁员比例或在10%-15%,甚至更多。照此换算,此轮京喜事业群的人员优化规模或在400-600人。

作为京东下沉市场的抓手,京喜一度被寄予厚望。从2019年9月正式亮相,到从事业部升级为事业群并由刘强东亲自带队,京喜只用了一年时间。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