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女书记的乳峰

“对了兄弟,那个美卝女是你什么人?”地卝痞头指着虞妙问道。

他们的目的就是虞妙,眼睛始终都是看着虞妙这里。

“我女朋友。”我自然地回答道。

我和虞妙年龄虽然相差比较大,但是她的身材样貌保养得很好,看着也很显年轻,和我倒是挺般配的。

“你女朋友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不错!”

地卝痞头呵呵笑了几声,随即话锋一转,盯着虞妙说道:“美卝女,我们交个朋友好吧?”

虞妙摇了摇头,蹙眉道:“先生,很抱歉,我暂时不想交朋友。”

地卝痞头脸sè不好看了,皮笑肉不笑道:“美卝女,我在这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你这么直接拒绝,不太好吧?”

虞妙抿着嘴唇,侧头看向旁边的风景,没再搭理这些地卝痞。

地卝痞头吃了一个闭门羹,脸sè变得很难看,他顿了顿,对我说道:“兄弟,我们交换一下吧,你到我的船来,我去你的船上陪陪这位美卝女。”

这人的司马迁之心,路人皆知。

我果断拒绝道:“抱歉,我不能离开我女朋友。”

“mā卝的,臭小子,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地卝痞头终于压卝制不住怒气了,指着我用命令式的语气说道。

他这种行为,很幼稚,无非是想引起虞妙的注意。

他想通卝过贬低我,来抬高自己,想要得到虞妙的刮目相看。

这是一种很低级的xī引女人的方fǎ。

我摊了摊手,无奈道:“抱歉,恕我做不到。”

“行,你小子有种!”地卝痞头哼了一声,直接喊道:“你们几个,过来把那小子拉下水打一顿,给他一点教训!”

周围几个地卝痞对视一眼,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随后走下水围拢过来。

我自认为自己素质很高了,所以不想惹事,一忍再忍。

毕竟打架斗殴,是违fǎ的,有损社卝会和谐。

但是现实生活中,却总有一些村坝地卝痞,喜欢欺卝压老实人。

真当我们不敢反卝抗吗?

网上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永远不要惹一个老实人,因为当老实人举起dāo的时候,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

 文学

“你们做什么?别乱来,我报jǐng了。”虞妙拿出手卝机,生气地说道。

地卝痞头肆意笑道:“呵呵,美卝女,你尽管打吧,这山里有信号算我输!”

此时此刻,是怎么也没fǎ善bà甘休了。

那几个地卝痞越来越近了,我沉着道:“mā,你上树林那边等着,我来对付他们。”

“小浩,你……算了,别和他们打架,我过去坐他的船吧。”虞妙叹息道,抬tuǐ就要走过去。

我伸手拦住了她,自信道:“mā,你就待着这吧,放心,没事的,我有把握对付他们。”

虞妙微微一愣,她看到我淡定自若的神sè,便不再多说什么。

虞妙了解我的性格,我这人向来沉稳,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随即,我迈步迎向那几个地卝痞。

虞妙站在我身后,一双闪闪发亮的美眸,紧紧地望着我的背影。

“哈哈哈,你小子是来找打的吗?”

“美卝女,你快过来哦,不然你男朋友会被打得很惨~”那个猥琐地卝痞哈哈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脸sè淡然,迎风而立。

这群家伙,真是太自负了,真以为每个人都是任意欺凌软柿子吗?

事到如今,我必须说明一下我的身份了。

我是“囯际烈火神盾保卝镖公卝司”的高级安全顾问、武术指导员。

因为这个保卫机卝构的特殊性,所以,我对外的身份是“天龙安保公卝司”的技术人员,一个很普通的职业,很平常的身份。

身边所有人都认为我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白领,然而事实上,我并非那么简单。

这种时候,我已经不不必隐zàng了,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本领了。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我长年练武,精通截拳道、泰拳、跆拳道、中卝huá武术、以及MMA等等一些列格斗术。

对付几个不入liú的地卝痞,我相信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五个地卝痞将我团团围住,他们niē着手指头,面面相视,一脸的jiān笑。

“小子,给你脸不卝要卝脸,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地卝痞头阴笑着指着我,随即吐出一个字:“打!”

话一出口,地卝痞就动手了。

与此同时,我也动手了。

我用的是泰拳,泰囯拳术,这是一门传卝奇的格斗技艺,以力量与敏捷著称。

主要运用人卝体的双拳、双卝tuǐ、双肘、双膝这四肢八体作为八种武卝器进行攻击。

力量展现极为充沛,攻击力猛锐,素有立技最强搏击术之称。

“啊…。。哎呦!”

“啊!”

不用一分钟,这几个地卝痞就倒在地上,捂着身卝体的不同部位,满地打滚,痛苦地大叫。

我拍了拍衣服,环顾四周,全是倒下的地卝痞,神sè淡定自若。

船上的地卝痞头卝目瞪口dāi,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虞妙美眸微微睁大,显然也是挺诧异的,她知道我平时喜欢锻炼身卝体,却没想到我的身手那么好。

“mā,我们走吧。”我回头对虞妙说道。

“嗯。”虞妙轻轻点头。

我们两个上了船,在这些地卝痞的惧怕的目光中,继续向下漂liú而去。

“小浩,你练过功夫吗?”虞妙好奇地问道。

我笑道:“练过一些。”

“挺厉害的,真看不出来。”虞妙微笑着,美丽的眼睛凝视着我。

我心里一动,虞妙很少这样夸赞别人,我自己刚才的表现,应该在无形中赢得了她的好感。

这是一个好兆头。

要彻底得到一个女人,首先就要让她对你有感觉。

橡皮艇顺liú而下,过了十来分钟,到了山脚下,这里的鸟语huā香,古树参天,景sè很优美。

虞妙挺喜欢的,就提议道:“小浩,我们在这里歇歇吧,看看周围的风景。”

“好。”

我将船停靠在岸边的静水湾,发现那里也有一艘橡皮艇,看来有人在这里上岸了。

我和虞妙沿着林荫小道走进森林里,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虞妙心情很愉悦,拿着手卝机拍照,发微信朋友圈。

我陪着虞妙走到森林最深处,这里有很多灌木丛,蝴蝶飞舞,落叶缤纷,景sè迷人。

“哇,好美……”虞妙情不自jìn赞叹道。

然而,我此时却在某一个灌木丛里,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唔……哦……哦哦……”

我心里一突,这是女人在呻卝吟。

“mā,你听到了吗?”我低声问道。

“什么?”虞妙好奇道。

她的听觉远远没有我那么敏锐,我笑了笑,道:“跟我来。”

我向左边走了几步,蹲下来一看。就在前方十米远的灌木丛里,正在上演一场春意盎然的野卝战。

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热烈地舌wěn着,两人下面连接在一起,进行着最原始的交卝合。

“大嫂,你那里好卝紧啊。”男人喘着cū气说道。

“昊,你nòng得嫂卝子好舒服啊。”女人jiāo卝声回应道。

“哈哈,嫂卝子,我快要射卝了,你呢?”

“嗯,我也感觉快要来了……快……啊!…”

两人说完情话又舌wěn起来了,下面更加紧密地结合交卝缠。

我和虞妙蹲在地上,注视着这一场激烈的野卝战。

那男的身材结实,长相普通,女的瓜子脸,桃huā眼,皮肤雪白,前卝凸卝后卝翘,很不错。

虞妙脸弹上露卝出一丝尴尬,显然没想到有人竟然会在景区里办事。

而我看到这场面,心底早已升腾出一股火,长qiāng徐徐挺卝立,跃跃欲试。

“小浩,我们回去吧。”虞妙在我耳边小声说道,生怕惊动那两人。

我微笑道:“mā,不急,我们再看看,这两人身份没那么来简单,男的好像是偷嫂卝子的。”

虞妙脸弹微红,嗔道:“有什么好看的。”

我没说话,继续看着那边的野卝战。

我知道,虞妙其实心里也想看的,只不过碍于身份,她嘴上拒绝而已。

孔夫子说过:sè食,性也。意思是爱卝爱和吃饭,都是人类的天性,无论男女,都会对爱卝爱充满好奇,这是天性使然。

果然,虞妙很快就将注意力看向野卝战那里了,根本无fǎ抗拒。

那两个男女很快又换了个姿卝势,改成老卝汉卝推卝车。

我们位于侧面,刚好能够看到男人的家伙从xué位里面一进一出,搞得爱卝液飞卝溅,带动一阵“啪啪啪”的声音。

“哦!啊……啊……昊…好卝shuǎng…哦!”

“嫂卝子……爱你!”

女人一边做,一边浪卝叫,实在是风sāo诱人。

我看得浑身发卝热,下面更是感觉快要bào卝zhà一般。

我下意识看向旁边的虞妙,她俏卝脸也是一片春红。

“mā。”我mō卝着虞妙的纤纤玉手,tūn了tūn口水,问道:“你想不想要?”

“小浩,我……我们回去吧,别看了。”虞妙颤声说道。

“mā,我们也试试吧。”我鼓动地说道。

虞妙摇了摇头,咬着红卝唇,说道:“不行。”

她犹豫思考的模样很xī引人,我盯着她性卝感诱人的樱桃小卝嘴,一时没忍住冲动,迅速地搂住她,qīn了上去。

“啊……”

虞妙在猝不及防之下,向后方的cǎo地倒下,我压在她身上,嘴巴qīn了个正着。

我hán卝住那两片香卝唇,迷恋地xī卝shǔn  着。

我伸出舌卝头,想要进去她的小卝嘴里面汲取美味的津卝液,然而虞妙轻卝咬着贝齿,没让我得逞。

我的手又下意识mō卝向她的美胸,但是虞妙竟然又用手捂住自己的美胸,嘤嘤地哼叫。

我又好气又无奈,她明明生理上很饥卝渴,但是却能保持那么高的理智。

看来想到让虞妙彻底沦陷,我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努力。

不过我相信,虞妙迟早会匍匐在我身下,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此刻,我实在忍不住了,下面快要bào卝zhà了一般。

我一边qīn卝wěn着虞妙,一边解卝开了裤带,将膨卝胀的长qiāng掏了出来。

我用手使劲套卝nòng几下,随即,握住直卝挺卝挺的长qiāng,顶在虞妙平卝滑的小腹上,来回上下地磨蹭,用以缓解那种强烈的冲动。

其实,我现在完全可以剥下虞妙的裤子,直接和她发卝生卝关卝系。

我相信事后虞妙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但是,我和女人做卝爱有一个根本的原则:

那就是绝不会强卝迫女人,不会违反女人的意愿办事。

“强上”那是弱者征服女人的卑劣手段,我不屑于这么做。

我想要上一个女人,必须是她自愿的,心甘情愿地想和我做。

只有这样,才有征服感,才有成就感!

我顺手翻开虞妙身上的白衬衫,将长qiāng零距离接卝触她平卝滑的小腹,炙热的长qiāng就像是一根烧火gùn,一次次烫过凉凉的小腹。

虞妙长年练xí瑜伽,小腹平坦光滑,没有一丝的赘肉。

我敢说,很多十八岁的少卝女都没有这么完美的腹部,虞妙几乎可以胜过百分之九十的女人。

能有这样一个尤物丈卝母酿,说句实话,我挺自豪的,特别是还能和她发生这么深度的关系。

我们这边在干活,对面也在mài力地做。

那对男女应该做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在某个时刻,两人都舒畅地叫出声,双双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随后他们疲惫地躺在cǎo地上休息。

而我则继续耸卝动长qiāng,摩擦着虞妙的小腹。

可能是我蹭得太猛了,虞妙哼叫道“轻点,疼。”

她这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却刚好被对面两人听到了。

他们马上抬头看了过来,我也看了过去。那一瞬,我觉得这两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那个叫“昊”的男人,伸长脖子地看过来。

那一刻,我终于看到了他的正脸,脑海里忽然想起来了!

这男人在一档嘻哈节目里面经常出现,他是一个明星,艺名叫做PD-one,本名叫汪昊。

而那个女人,我越看越眼熟,好像是电视剧《我们的青春时代》里面的主演李小露。

但据我所知,李小露是有夫之妇,丈夫是娱乐圈的大明星贾乃量。

我心头一跳,没想到竟然遇上两个明星打野卝战,而且还是出轨偷卝情……

有卝意思,这种事情居然让我碰上了,简直比中百万彩卝票还要罕见。

我忍不住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身下的虞妙。

“真的吗?”虞妙显得有些不相信。

“你自己看看。”

我撑起身卝子,想让虞妙qīn眼目睹一番。

然而这时那两个明星却急忙披上衣服,带上口罩和墨镜,浑身捂得严严实实的,随即脚步迅速地离开这里。

我有些遗憾,早知道刚才就拍几张照片了,发出去肯定是一个bào卝zhà性的新闻。

“你行了没有?那么烫,mā卝的小腹快被你磨破了。”虞妙哀怨地说道。

我有些心疼,只好依依不舍地收起了长qiāng,说道:“行了,我们走吧。”

虞妙诧异地说道:“这么快就行了?”

我一愣,随即笑道:“那要不我们继续?”

虞妙白了我一眼,道:“怕了你了,回去吧。”

在走回去的时候,虞妙时不时看向我的裤裆,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我那里鼓鼓的,就像一个尖峰。

回到溪边的船上,虞妙终于忍不住说道:“小浩,你强忍住是不是很难受?”

我苦笑道:“嗯,没办fǎ,你又不让我发卝xiè卝出来。”

虞妙一双明眸凝视着我,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话,化作一声轻轻叹息。

我仿佛听到她嗫嚅了一句:“要是你不是我女婿该多好啊……”

橡皮艇顺liú而下,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农家乐。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林芳发了个信息过来,让我今卝晚mǎi菜回家做饭。

我看时间还早,就和虞妙吃一碗美味的田基粥。

有卝意思的是,我在喝粥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两个明星……

这两个明星防备意识很高,墨镜口罩,宽衣高领,旁人根本认不出他们。

要不是我见过他们的正脸,也肯定认不出来。

他们刚好上了一辆豪huá宝马M3,转眼就扬长而去了。

我问旁边的农家乐老板,他们两个是不是经常来这里。

老板点点头,他告诉我,这两人很有钱,附近有他们的豪宅,配备好几个保安,他们一个月来两三趟,而且有时会包下整个农家乐,但是他们很神秘,没有人见过他们的脸。

我暗想,他们当然不会让人见到正脸了,因为是公卝众明星。

这事情真是越来越有卝意思了。

大明星李小露和PD-one竟然有一个秘密偷卝情基卝地,要是我把这些事情发布到网上,会引发什么样的波澜呢?

当然,我暂时不打算那么做的,因为没有必要,等到以后再说吧。

喝过粥,我就和虞妙开车回去市区了,中途顺便到菜市场mǎi了菜。

等到晚上林芳回来,虞妙已经做了一桌子好菜了,剁椒鱼头,煎烧莲藕,佛手观音莲……

我最佩服虞妙的是,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虞妙是标准的贤妻良母,性格wēn婉,说话总是柔声细语,气质内敛,很传统的一个jiāng南风韵美卝女。

吃饭的时候,林芳对虞妙说,岳卝父这几天一直打电卝话过来,询问她的情况,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虞妙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我再住两天,等心情好了再回去。”

林芳忍不住问道:“mā,你和bà这次是为什么吵架?”

虞妙一愣,她轻轻放下筷子,不悦道:“你问你bà。”

林芳翻了翻白眼,说道:“我问了,但是bàbà不说。他就是一个劲想要你回家,还说你明天再不回来,他就过来陪你了。”

虞妙淡淡道:“那就让他过来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