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跳D放在我里面上课*他揉我的小豆豆到高C

“mā,真是苦了你了,这么多年来,你都是用手解决的吗?”我问道。

虞妙脸sè微红,轻叹口气,道:“嗯,大多是用手,有时候会用电动棒。”

“用工具的感觉远远没有真正的做好吧?”我接着问道。

虞妙轻轻点头,说道:“嗯,用工具心里会觉得很空虚。”

我马上道:“mā,要不以后我帮你吧?”

虞妙看了我一眼,说道:“小浩,mā之前一时糊涂,已经和你错过一次了。我必须告诉你,以后我们不能发生这种事情了。”

“mā,你是一个正常女人,我是一个正常男人,只要双方都有需qiú,没什么不可以发生的。”我劝说道。

虞妙摇摇头,说道:“小浩,你不用多说了,从伦卝理道卝德来说,我们绝对不可以。”

我一把揽住虞妙的细卝腰,在她耳边吹口热水,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mā,可以的,我会让你体验到做女人的快乐。”

我轻轻卝tiǎn卝nòng虞妙洁白的小耳朵。

女人最敏卝感之一的部位就是耳朵,被我这么挑卝逗,虞妙jiāo卝躯微微颤卝抖,声音颤卝抖着说道:“小浩,别…别这样,小芳还在房间里。”

我向下tiǎn砥着虞妙纤细的天鹅颈,说道:“放心吧,小芳已经睡着了。”

“不行……”

虞妙jiāo卝喘吁吁地挣拖了我的怀抱,迈开两条修卝长美卝tuǐ,快步走回去房间,还锁上了门。

我过去敲了敲门,但是虞妙没开,甚至没有搭理我。

我有些失望,没想到虞妙那么守得住底线,看来她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欲卝望。

毕竟虞妙是硕士毕业的,她的身份是一所本科大学的一个高级讲卝师,为人很聪慧,虽然有时候意乱情迷,但是更多时候都能保持理智。

我知道,想要彻底得到这种女人,并不容易。

但是我并不着急,因为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迟早会是我的。

我洗了个脸,随后回去了房间。

林芳已经睡得很熟了,我躺在床卝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总想着虞妙曼妙的jiāo卝躯。

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还做了个朦胧的梦,梦到虞妙风情万种地走到我面前,嫣然一笑,媚卝态动人。

她缓缓地蹲下来,顺势拉下我的裤裆,我的长qiāng立马弹跳出来。

“好大。”虞妙hán情脉脉地看着我的大家伙,媚眼如丝。

接着她张卝开樱桃小卝嘴,慢慢地凑近……

梦到这里,我忽然就醒了,天已经亮了。

 文学

我感觉下面被一股wēn热包裹卝着,低头一看,原来是林芳在用小卝嘴qīn我那里。

“老公,你醒啦?”林芳笑眯眯地说道。

“嗯,大早上就吃棒卝棒糖,好不好吃?”我调侃道。

“又大又暖,味道不错。”林芳tiǎn卝了tiǎn红卝润的嘴唇,得意地说道。

我心念一动,说道:“老婆,趁着时间还早,我们来一发吧。”

“不要,你的大棒卝棒昨晚太猛了,快把人家下面nòng坏了。”林芳jiāo嗔道。

她急忙下床穿衣服,好像生怕我会继续对她下手似的。

我无奈地笑了笑。

“老公,你今天不用上班是吗?”林芳问道。

“嗯,今天星期六休息。”我点点头。

“那你今天带咱mā到附近的景区逛逛吧,mā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她和bàbà吵架了。”林芳叹口气说道。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行,知道了。”

“嗯,那我去上班了,爱你哦!”

林芳在我脸上qīn了一口,愉快地去上班了。

我看着林芳欢快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林芳什么都好,她有美貌、有身材,性格开朗,也很聪慧、孝顺,标准的好女人。

然而如果不是那一次的事情,我根本无fǎ发现这个女人有很大的问题,她心底隐zàng着一个很深的秘密。

这个秘密,惊世骇俗……

我轻轻摇头,不再多想什么,穿好衣服,推开了房门。

虞妙已经做好早餐了,基弹,小米粥,热豆浆,很精致。

“小浩,起来了?吃早餐吧。”虞妙淡淡地笑着说道。

“嗯。”我坐了下来。

我们两个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而尴尬。

餐桌上,我跟虞妙提出到郊区外面的一个农家乐游玩。

虞妙没说什么,点头默认了。

吃过了早餐,已经九点多了。

虞妙回去房间换衣服,我把一辆雷克萨斯开出了车库,准备出发。

片刻后,虞妙迈着优雅的步姿走了出门,看到她的衣着打扮,我顿时眼睛一亮。

她上身是一件薄薄的白衬衫,胸前隐约可以看到黑sè的罩子,大而饱满,露卝出一条深不见底的白sè沟壑,这衣服衬托得她胸前的肌肤格外的晶莹雪白。

下边是一条浅蓝sè的牛仔裤,裹卝住浑卝圆的tún卝部,两条修卝长纤细的美卝tuǐ十分显眼。

脚下则是一双干净的白sè板鞋。

这一套靓丽的打扮,使得虞妙越发明媚动人,仿佛是外出踏青的十八岁少卝女。

我笑道:“mā,你真漂亮,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虞妙露卝出一个好看的浅笑,说道:“走吧!”

我和虞妙上了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郊区外面的一个农家乐。

这里山清水秀,惠风和畅,蔚蓝sè的天空上飞过几只彩sè的小鸟,路边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景sè非常的自然美丽,让人心情舒服。

农家乐的老板热情地迎接我们进去,我和虞妙到菜园里采摘新鲜的蔬菜水果,还钓上了两只肥卝美的鳜鱼,随后将这些新鲜的食材,现煮现吃,吃得畅快淋漓。

这个过程中,虞妙笑得很开心,她对这些农家活动充满了兴致,所以心情很愉悦,还时不时和我开两句玩笑。

吃饱喝足后,老板建议我们到山上玩漂liú,很惊险刺卝激。

我征询虞妙的意见,本来以为她不会去,谁知道她一口答应了。

老板让我们到外面搭一辆小班车,可以载我们到山顶。

我和虞妙上了班车,发现快要满座了,最后面有一个空位。

我让虞妙坐上去,我则站在她身旁。

随后又上来了一些人,因为没有座位了,只好站着了。

很快,班车就出发了,这条通向山顶的泥路崎岖不平,一路上很颠簸,一些人站立不稳,东倒西歪的,不由得低声抱怨。

其中有几个素质不太好的男人,骂骂咧咧的。

“洒比,会不会开车啊!”

“我卝cǎo,这都什么路啊,太烂了吧?”

我看了过去,这几个男人都染着头发,带着耳环,手臂上有纹身,应该是地卝痞混混之类的。

我下意识离他们远一些,不过依旧沉稳地站在虞妙身边。

中途道路坑坑洼洼的,车子颠簸得更厉害了,连我都站不稳。

虞妙拍了拍我,说道:“小浩,你坐下来吧。”

我摇摇头,笑道:“不用,你坐,我站着就行了。”

虞妙没再说什么,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车子依然那么颠簸,虞妙又体贴地说道:“小浩,你站着太累了。这样吧,你坐下,然后我坐你tuǐ上。”

我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虞妙居然愿意坐我tuǐ上。

我看了一眼她挺翘的tún卝部,要是这大蜜卝桃tún坐上来,岂不是妙不可言?

想到这,我没有推辞,当即点头答应了。

这一辆小班车的座位是单排的,而这个座位是最后一个,所以周围的人并没有关注到这里。

这是一个好机会!

我坐下后,虞妙只是象征性地坐在我的膝盖那里,身卝体前倾,双手扶着前面的座椅。

从背后看去,能够清楚地欣赏到虞妙完美的身段——

圆卝润的大屁卝股,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柔顺的香卝肩披散着又黑又直的瀑布长发。

空气中弥漫着她淡淡的体卝香,犹如空谷幽兰,很清新好闻。

这种女人,很容易挑卝起男人原始的欲卝望。

此刻我只能感受到一点点她蜜卝桃tún的弹软,这让我心思惷惷欲动。

我看准时机,趁着车辆颠簸那一下,马上扶住虞妙的腰部,向后拉一下,她身卝体后移,蜜卝桃tún很快就挪到了我的裤裆那里。

那一瞬,我感觉到那充满弹卝性、而且散发着wēn热的蜜卝桃tún。

我下面不受控卝制地迅速充卝xuè,长qiāng很快就坚卝挺卝起立,直愣愣地顶在虞妙的tún卝部上!

我挺了挺身卝子,使长qiāng隔着牛仔裤顶卝进她两半丰卝腴的月亮里面。

“唔……”虞妙美卝目睁大,掩嘴轻呼。显然是感觉到了我的火卝热长qiāng的进攻。

班车颠簸很频繁,我基本上不用动,虞妙的蜜卝桃tún就会不由自主地压下去。

我能感觉到虞妙又羞又恼,想要起身,但是班车太颠簸,我又揽着她的细卝腰,她根本没fǎ拖离这里。

大蜜卝桃tún一波又一波的挤卝压下来,shuǎng得我透不过气来,但这毕竟是隔着裤子,我下面有种很压抑的感觉。

就像是火山要bào发,但是却被东西堵塞住了。

我看了看周围,趁着没人注意,马上拉开裤子拉链,将燥热难耐的长qiāng释放出来。

当然我不可能将这大家伙bào露卝出来,而是zàng在虞妙tún卝部的沟壑里面。

别的女人tún卝部或许无fǎ隐zàng我的大家伙,但是虞妙的tún卝部又圆又翘,就像是一个大磨盘,完全没问题。

我的长qiāng夹在虞妙的tún卝沟里面,有一种紧致wēn润的感觉,那种酥卝酥卝麻麻的滋味,就像是沐浴在wēn暖的泉水似的,无fǎ用语言来描述。

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就是,妙不可言……

我开始缓缓动起来,长qiāng来回地摩擦着虞妙蜜卝桃tún的沟壑。

开始的时候,虞妙似乎很抗拒,毕竟车里那么多人,她感到十分的羞齿,然而随着我的剧烈摩擦,她似乎也来了感觉。

慢慢地,虞妙开始随着颠簸的节奏,将tún卝部保持不动,配合着我的进击。

我qiāng头的位置,故意摩擦着她的秘密huā园,这里是她的jìn区,最敏卝感最隐秘的地带。

此刻我的心脏跳动特别快,感觉浑身xuè液都倒liú了。

一半是因为刺卝激,一半是因为舒服。

班车上人多口杂,在这里搞事情确实挺刺卝激的,而虞妙的蜜卝桃tún也的确异常舒服!

磨蹭了十几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虞妙的牛仔裤liú露卝出一些湿卝润。

她被刺卝激得春卝情荡漾了,竟然liú水了!

她的秘密huā园分卝泌卝出春水了……

我越发兴卝奋了,长qiāng膨卝胀卝得也越发激烈了。

我按住虞妙的tún卝部,开始狠狠地摩擦,甚至会有一些细微的“嗤嗤”声。

虞妙美丽的脸弹越发绯红,她微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甚至还扭卝动着腰卝肢,tún卝部主动地向后推卝送,迎合着我的进击……

我和虞妙默契地投入着,我前进,她后退,一来一回,一个回合,一阵暗shuǎng。

这一刻,我真希望班车永远不要停下来。

我真希望这种美妙的感觉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然而,班车的速度却渐渐降下来了,应该是快到了。

我有些着急,马上加速bào发一波,最好能畅快淋漓地发卝xiè卝出来。

但是这时候,却出现了意外情况。

几个地卝痞似乎注意到我们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注意到虞妙了。

车速降下来,几个地卝痞不经意回头一瞥,瞬间就注意到了后排坐着一个标致的美卝女。

几个地卝痞对视一眼,轻浮地笑了笑,随即慢慢靠了过来。

毕竟我们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虞妙有一些慌乱,tún卝部马上停止了挪动。

我心里也咯噔一下,轻轻将虞妙的tún卝部向前推了推,随后迅捷地将长qiāng收回裤子里面。

我让虞妙坐下去,随后站了起来,目光锐利地看着这几个地卝痞。

我经常跑步健身,并且学过一些格斗术,所以脸庞棱角分明,身材也十分结实匀称,自然散发着一种正义的气场。

几个地卝痞打量了我几眼,识趣地没有再过来了,但是却用一种侵略的目光时不时回头打量着虞妙的身段。

没办fǎ,虞妙长得太漂亮了,身材又好,而且还有一种特别的优雅气质,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

要不是我在这里,这几个地卝痞肯定要上前搭讪调卝戏她了。

我把手搭在虞妙的香卝肩上,宣示着名huā有主,那几个地卝痞相互“切”了一声,就没再偷看了。

过了一会儿,虞妙小声责怪道:“以后不许再这样了。”

她脸上浮动着动人的嫣红。

我笑了笑没说话。

很快班车达到山顶了,我们都依次下了车。

在司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溪liú边上,这里有很多橡皮艇,可以上去玩漂liú。

我和虞妙穿好了救生衣,上了其中一个橡皮艇,准备好了后,顺着溪liú漂下去了。

溪liú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景sè宜人,清风凉shuǎng。

虞妙一双玉手划拉着白huāhuā的溪水,很开怀笑了,明媚动人,她还将一些清水撒到了我的身上。

虞妙虽然成熟知性,但有时候,也会露卝出小女人的一面,我就喜欢她多样的性格。

我也畅快地大笑,顺手捧起了一堆水,撒向了对面的虞妙。

“啊—”虞妙惊呼起来,嗔怨地瞪了我一眼。

那些清水淋湿卝了她的白衬衫,这件薄薄的衣服湿卝透之后,紧紧卝贴着身卝子,里面的景sè一览无余,就相当于倮露着上半身了。

白卝nèn的肌肤,平卝滑的小腹,特别是胸前,尤为突出,白衣之内是一个黑sè胸卝罩,包裹卝着一对的饱满的峰峦,呼之欲出。

我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很想用手去试试这对E杯的美胸。

但是我知道,虞妙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我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这个时机很快就来了。

前面水liú逐渐变得急湍,不远处是一个弯弯曲曲的liú域,橡皮艇速度加快了。

“mā,你扶稳了,这里有点危险。”我出声提醒道。

“嗯,小浩,你也小心一些。”虞妙说道。

“哗啦啦——”

橡皮艇顺着急湍的溪liú冲下去,在某个瞬间,我假装控卝制不住身卝体,扑向了对面的虞妙。

一只手自然而然地mō卝向她饱满的大胸卝脯。我自认为这次肯定能一mō为快,然而橡皮艇却颠了一下,虞妙侧了一下卝身卝子,我的手mō卝到她的手臂。

我心里暗骂一声,顺势压了下去,用嘴qīn卝wěn虞妙洁白如玉的侧脸。

虞妙精美的脸弹腾地红了,她想要推开我,但是我已经抱住她了,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虞妙以为我是不小心倒过来的,所以没有太大的抗拒。

我顺势wěn着她的洁白的俏卝脸,还用舌卝头tiǎn砥一会儿,感觉是在品尝一块美味的软糖。

而我的手开始在虞妙的身上探索,寻找那一对梦寐以qiú的美胸……

虞妙自然感受到了我的轻薄,脸弹浮上了一抹红晕,她低声嗔怪了几句,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但是她身卝体上没有反卝抗,差不多算是默认了。

我心里暗喜,大手快速向她的胸卝脯抓过去。

就在我快要mō卝到那对大胸卝脯的时候,虞妙却急忙用手捂住了那里,小声道:“小浩,快起来,后面有人来了。”

其实我也知道有人来了,因为已经听到声音了。

我回头一看,是那几个地卝痞混混。

他们撑着三只橡皮艇,相互嬉笑打闹,大声喧哗,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素质之低,可见一斑。

刚才我扑到虞妙身上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一个个都看得眼睛发红。

特别是看到虞妙湿身的诱卝惑,白衬衫里面的景sè十分诱人,谁不想得到这种尤物?

他们想得到却无fǎ接近,但是我却得到了。这些地卝痞出于妒忌心里,大声喧闹打断我们。

典型的吃不到葡萄,也不让别人吃葡萄的心里。

我对这些地卝痞心生反感,不想和他们接近。虞妙也是一样,她说道:“小浩,我们快划下去吧。”

我点点头,拿起浆板,开始向下划动,加快漂liú的速度。

然而那几个地卝痞也加快了速度,并且对虞妙吹起了口哨。

其中有一个长相猥琐的地卝痞,还唱起歌来:

“对面的美卝女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不要对我不理不睬!”

“别走啊,哈哈哈!”

“美妞,波一个!”

地卝痞们放肆地哈哈大笑。

我握紧浆板,心里有一些恼火。

自己带来的女人竟然被一群地卝痞调笑,无论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忍不住生气的。

但是我没有计较太多,而是加快划船下去。

没想到的是,这几个地卝痞却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甚至还有人泼一些水淋向虞妙,使得虞妙的白衬衫更加湿卝了,紧紧地贴着白卝nèn的肌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