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被迫肉体迎合老领导【宝贝别夹那么紧高H1V1】

    在与星芒背后的技术员打暗号呢……

    毕竟这全天候24小时的直播,实在……太让人不自由了。

    更别提这档节目火爆全球,不少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在通过电视,了解北极的环境和动物……

    开往幼儿园的车速,不能像接下来那么快。

    星芒背后的技术员也很难,现在全民都在看,忽然掉电和忽然黑屏,不是找骂吗?不是给星芒招黑吗?

    科研所人均星芒亲爸爸,给星芒招黑的事情绝不能做。

    江明野与技术人员交易了好久,上亿的转台费,都动摇不了技术员的拍摄百姓喜闻乐见节目的初心!

    直到……

    “嗷~”的一声巨响。

    江明野和星芒一起往山上看去……

    小脏熊!

    在拱老婆呢!

    【星芒,快去,我要看造小熊!】

    【星芒,快去偷两只回来!】

    【虽然不是很君子,但是北极熊的结合是非常珍贵的研究资料,要是可以……星芒要不去拍拍?】

    【呜呜呜,我家乖女儿白釉快要当奶奶了!我家都要四世同堂了!】

    看到了弹幕,星芒果断放弃拍摄睡觉觉的白釉,和看星星的江明野,奔向了造娃娃的小熊。

    全蚝宴可不是闹着玩的。

    白釉睡也睡不踏实,身上藏着一团火,暴风雪中,身子上竟然还有了几丝香汗。

 文学

    迷迷糊糊的,竟像是坠入了旖旎奇幻的梦里。

    梦中,她是个骄奢淫逸,贪婪好色的昏君,而江明野是个做了错事,被贬下凡的清冷神仙。

    白釉堂堂女帝,无数男妃,哪个不是天天盼着她的雨露天恩,只有这个野妃!

    冷傲清寡,孑然孤绝,她无数的金银珠宝送过去,最后换来他逃出宫殿,和自己的老相好私奔了……

    这一口气,差点儿把白釉从睡梦中活活呕死!

    梦中,白釉抓住了私奔的他,直接就地正法!

    扒了他一身天山雪莲般高洁的白衣,在破败而简陋的破木屋里,咬着他耳边撩人的小痣。

    他宁死不屈,一张冰块脸,鄙夷又冷漠的看着欺在他身上的她,桀骜不驯,像是个不举的木头。

    白釉简直要被气疯了,非要他诱他沦陷不可!

    或轻柔,或凶狠的吻,

    雨打般的落下,两只手作恶多端,莫要说是个男人,恐怕是个木头,都受不住……

    更何况那男人也吃了全蚝宴,还爱她爱的忘却自我。

    早就被她勾走了魂魄,烙印上了属于她的记号。

    梦里的白釉终于如愿以偿,他红着眼眶,失了身,清冷俊白的脸颊上,缀着羞耻的清泪。

    白釉可满意极了,正要将他直接赐死,谁知天旋地转,她已经躺在床上,几颗烫死人的香汗砸在她身上,一阵战|栗……

    她咬着他的肩膀,落下一行失神的米珠儿泪。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小熊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白釉打猎的本事越来越厉害,家中食物充盈,他每天都有享不尽的大肥肉,足足长胖了一整圈。

    江明野担心慈母多败儿,有意识的教小熊一些猎杀技能,让他保持着足够的野性。

    魔界动荡,雪妖也悄悄跑了回来,远远地在小木屋前伫立良久,眸中似有千言万语,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隐入风雪之中,再也不见了。

    雪越下越大,白釉的剑意越来越锐利,救援队越来越近,连观众们都知道,他们要离开极地了。

    或者说,他们要回来了!

    这天,雪花密集,暴风呼啸,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白釉拎着他那把无情剑,坐在暴雪之中悟道。

    雪花晶莹,落在她的发梢指尖,雪花不融,继续按照自己的轨迹飘落。

    十二条线段,可以组成一个囚笼。

    那么密集看不清对面的雪花,也是一个囚笼。

    江明野与天道同宗一脉,若论起来,樊笼,还要数天道参悟的更为深刻。

    江明野善于以剑意为樊笼,天道,善于以万物自然为樊笼。

    白雪的运行轨迹,在白釉的眼中逐渐清晰,规律越来越明显。

    她的剑,逆着樊笼的轨迹而上,拆下了一道牢笼!

    “刷刷刷!”

    白釉的剑越来越快,漫天的雪花与她共舞,美得像是一幅水墨画卷,不多时……

    飘了两个月的暴风雪,悄无声息地停了!

    最后一片雪花落在她的睫羽之上,她美得像是雪山女神。

    旭日喷薄而出!

    暖流冲破冰壳!

    救援直升机的轰鸣声,瞬间从四面八方赶来!

    “风停雪落,人间已是春末夏初,芳菲已尽,阳光明媚,江先生,我来兑现承诺,接你们回家!”

    星芒优雅坚定的声音响彻明媚的北极!

    救援人员将还没有好利落的江明野接上飞机,白釉回身,看了一眼远处,厮杀了两个月的雪山,竟有些恍惚。

    小木屋的东西被重新补足,希望可以润泽到下一批困境中的人。

    白釉打的猎也收好了,小木屋小木屋寂静无声,无悲无喜,等待着下一个迷路的人。

    魔尊已死,秦夭夭安静地睡着,也被接到了救援直升机上。

    “走吧。”江明野喊她。

    “嗯。”近乡情怯,离乡亦怯,白釉从不软弱,只是……

    小熊早早出去玩,至今都还没有回家呢。

    万一他突然回来,看到空落落的小木屋,他可得多难受?

    白釉看了看高耸的雪山,茫茫白雪,看不到小熊的身影。

    她叹了口气,默默转身……

    “秃噜秃噜”

    一串声音从她身后袭来,像是什么球形物体向她碾压而来。

    江明野也看不清楚,直接从飞机上跳下来,站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随时戒备着。

    “嗖——”

    的一声巨响,一个大号白色圆球从雪山上滚了下来,带着雪,带着风,狠狠撞到了白釉的腰上!

    抬起头,是一只呆萌可爱的北极熊。

    但是白釉不认识他。

    “咕噜咕噜~”

    更多北极熊球从雪山上滚了下来,一个个,不轻不重的砸在白釉身上,推着她的身子不断往北极外走去。

    “咕噜咕噜~”

    最后一只最圆,最重的大白球,从雪山上的最高处滚了下来,撞进了白釉的怀里,将白釉直接推进了江明野的怀里。

    抬头,眨眼,歪歪头,微笑。

    天使般干净,纯洁,呆萌,可爱……

    “嗷~”

    【天晴了,我好开心!我好高兴!】

    这一下砸的太重了,将白釉的泪水都砸了出来。

    “嗷~”

    【怎么哭了?你不喜欢太阳吗?】

    白釉含着泪,点了点头。

    “嗷~”

    【喜欢就好,我去追媳妇啦!】

    吼完,小熊就扭着头,撅着大肥屁股,欢脱地跑回了雪山深处。

    白釉现在恢复了神力,给小熊开个灵智,不过一道神符,她颤抖的手,却被江明野紧紧握了起来……

    放弃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