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的水真多:强制潮喷痉挛受不了了H

许先生说完了之后,然后主动站了起来走到了饮水机旁边,然后拿出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wēn水朝着我走了过来,当他将杯子递给我的时候,我的手不小心碰了一下他的手指,顿时让我的心跳跳的更加的厉害了起来。

而此时,许先生突然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然后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那丰卝满的胸卝部在看了起来,看的我显得更加的害羞了起来,此时我却不敢将我的眼神与许先生的眼神正视了,只敢假装看不见他的眼神了。

许先生看着我那害羞的表情的时候,他显得更加的开心了起来,此时他主动的坐到了我的旁边,然后继续淡淡的微笑着说:“珊珊,你好像很紧张呀?”

我这才不好意思的转过脸弹看了一眼许先生,许先生然后笑着对我说着:“珊珊,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吗?”

许先生这么一说,我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更加不好意思去拒绝他的意思了,此时我都已经忘记了我是来这里给他喂nǎi的,而许先生他是来吃我的nǎi的,此时我只能照着他的意思将我的目光看向了他的眼神。

不知道为何,我只看了一眼,我便立即被许先生这么有魅力的眼神给深深的xī引住了,好像许先生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一种未知的魔力了,他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平淡,笑容笑的很甜,让人看见了很有qīn和力,突然,许先生笑呵呵的说着:“珊珊,我们开始吧!”

许先生这次这么一说,我的身卝体顿时开始有了反应了,我好像瞬间清卝醒了过来,原来我是来给许先生喂nǎi来的,于是我动手此时本能的放在了我的衣服那里。

然后慢慢的将我的衣服给掀了起来,很快我便露卝出了里面那件粉红sè的胸卝罩了,非常的巨大和饱满,许先生看见了之后眼神之中充满巨大的兴卝奋之情。

许先生只看了一眼之后,然后他的一只手慢慢的伸了过来,帮助我将我将我的衣服的一角轻轻的握在了他的手里,他此时没有说话,然后轻轻的帮助我将我的这件衣服给掀了起来。

 文学

最后我主动的将我的这件衣服通卝过我的脖子拖了下去,然后我的整个上身此时便只穿着一件胸卝罩了。

许先生此时看了看我那丰卝满无比的胸卝部的时候,他的眼神liú露卝出了无比的满意,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在上面的一只nǎi/子那里抚卝mō了起来,而我此时却不好意思的微微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许先生轻轻的抚卝mō了一会之后,他忍不住在那里深深的xī了一口气,然后手上的力气突然增大了一些,开始在那里揉卝niē了起来,一会之后,他的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来,然后两只手开始在我的胸卝部那里,一手一只在那里轻轻的揉卝niē了起来。

突然,许先生忍不住低下了他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放在了我的那条深深的rǔ/沟那里,他将他的脑袋深深埋zàng了下去,然后在那里用鼻子用卝力的允卝xī了起来,似乎想要闻见什么好闻的味道似。

他nòng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伸出了他的舌卝头开始在露卝出的半边nǎi/子那里轻轻的用卝力tiǎnshì着,当他刚tiǎn卝了两下之后,他忍不住直接伸出了他的双手到我的身后,然后将我的胸卝罩的扣子给解卝开了,然后他帮助我慢慢的将我的胸卝罩给拖了下去。

一会之后,我便光着整个上身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了,他此时却不急于用嘴巴来吃我的nǎi了,而是故意将他的脑袋挪的远远的,然后来仔细的观看我的胸卝部,从他的眼神可以看的出来,他显得非常的高兴很满意。

此时他在那里忍不住轻轻的说着:“哇,太美了,真的太美了,珊珊,你的胸卝部真的是太美了!”

被许先生这么一说,我的脸弹羞的更加的通红了,这个时候,许先生再也控卝制不住了,他轻轻的靠近了我,然后低下了他的脑袋,张卝开了嘴巴,开始伸出了舌卝头轻轻的在我一只nǎi/子上面轻轻的tiǎnshì了起来,而他的一只手也忍不住在另外一只nǎi/子上面用卝力的揉卝niē了起来。

当许先生的那只手在我的一只nǎi/子上面用卝力的一个揉卝niē之后,顿时我的nǎi汁便liú了出来了,许先生也立即感受到了,于是他赶紧将他的嘴巴放在了上面伸出了舌卝头开始在那里tiǎnshì了起来,他tiǎn卝了一下之后觉得很浓很甜,于是开始张大嘴巴开始用卝力的在那里允卝xī了起来。

这次,许先生用的力气更大,他的牙齿此时像个小孩子的一样,用卝力的咬着我的nǎi/头,将我的nǎi/头咬的有些疼痛的感觉,然后开始用卝力的xī着,我的那些nǎi汁便像nǎi卝水一样不停的送入到了许先生的嘴巴里面去了。

许先生这样一边允卝xī着一边用手在我的nǎi/子上面轻轻的抚卝mō卝着,他允卝xī了一会之后,nòng的我的nǎi/子那里开始有些酥/养酥/养的感觉,浑身有些难受了起来,接着再过了一会之后,我感觉我的身卝体开始产生了生理反应了,我的下面那里此时已经开始变得湿卝润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许先生的身卝体似乎也产生了极大的反应了,我的大卝tuǐ那里此时明显已经感觉到了一个巨大而cū卝壮的东西在那里盯着我的大卝tuǐ,我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看了一眼,发现此时许先生的下面那里早已经支撑起了一只巨大的斗篷,将那条浴巾撑的高高的,而那个东西此时则紧接的贴着我的大卝tuǐ那里了。

而此时,许先生的那个家伙随着他的身卝体不停的扭卝动着,开始不停的在我的大卝tuǐ上面来回的摩擦了起来,nòng的我的身卝体更加的难受了起来。

而此时,许先生的牙齿上面的力气显得更加的大了起来,他更加用卝力的在那里允卝xī着,一只nǎi/子的nǎi卝水xī的差不多的时候,许先生又换到了另外一只nǎi/子那里继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样吃了一会之后,许先生觉得有些累了,干脆直接将我整个人从沙发上面抱了起来,抱到了床卝上,然后将我整个人扔在了床卝上,许先生便开始继续在那里趴在我的胸卝部上面,开始在那里用卝力的继续允卝xī了起来。

而此时,许先生的身卝体显然是有些受卝不卝了卝了,他的一只手开始忍不住眼神我的胸卝部不停的往下面那里抚卝mō了开去,一会就到了我的肚脐那里了,然后沿着我的肚脐继续往下面滑落了下去,一直到了我的大卝tuǐ那里去了。

而此时我的nǎi/子被许先生xī的有些疼了,许先生的嘴巴似乎也开始有些麻木了,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嘴巴开始显得有气无力了起来,而这个时候,许先生的手则开始继续沿着我的大卝tuǐ在那里轻轻的抚卝mō了起来。

我的大卝tuǐ被许先生这么一个抚卝mō,顿时nòng的我的身卝体开始变得更加的难受了起来,我的双卝tuǐ下意识的夹的紧紧的,而此时我的呼xī声明显变得急促了起来,而许先生也不例外,我的肌肤明显可以感觉的到他呼出的热卝乎卝乎的鼻息。

他这样继续趴在我的胸卝部上面静静的躺着,好像就是一个吃饱了nǎi卝水的孩子开始躺在māmā卝的怀抱里面睡觉一样的感觉,只不过他伸出了一只手将我的身卝体抱的紧紧的,我而已感觉到了非常的暖和舒服,不知道为何,当他这样紧紧的抱着我的时候,我全身感受到了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这样抱了一会之后,我的思绪开始变得混乱卝了起来,我甚至都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我见了一眼的客人,他来找我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来吃nǎi的,但是一会之后,他的另外的一只手开始继续变得不老实了起来,我感觉的到他的手在开始慢慢的解着我的皮卝带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感觉到他开始主动来给我解皮卝带的时候,我没有去拒绝,我依旧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静静的躺在那里,他见我没有拒绝,手上的动作便开始变得更加的麻利了起来。

不一会之后,我的裤子便被他给拖了下去了,他伸出手mō了mō卝我的下面那里,当他的手指mō卝到了我的底卝裤那里的时候,他忍不住手指在那里轻轻的滑卝动了几下,然后将嘴巴放到了我的耳边轻轻的说着:“珊珊,你的下面那里好像都已经湿卝透了呢,你难受吗?”

此时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我微微的闭着眼睛,其实此时我已经感到了非常的不好意思了。

许先生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了,他的手指继续在我的底卝裤那里滑卝动了起来,他然后继续在我的耳边说着:“珊珊,我想要你,可以吗?”

此时我依旧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微微的闭着眼睛继续的躺在了那里,许先生见我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他慢慢的趴到了我的身卝体上面了,然后一只手瞬间就将我的底卝裤给拖了下去,他的身卝体便就这样直接压在了我的身卝体上面了。

他躺了上去之后,然后掀掉了他身上披着的那条浴巾,接着他慢慢的将我的双卝tuǐ分的很开很开,之后他开始慢慢的在那里将他的那个挺拔的家伙往我的身卝体里面塞着。

许先生这方面似乎很有经验,他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急于进入我的身卝体,而是慢慢的在外面那里轻轻的摩擦着,他那样轻轻的nòng着,nòng的我的身卝体一阵酥卝麻酥卝麻的感觉,完全跟平时老公过夫卝妻生活时是两种不同的感觉,他显得特别的wēn柔。

他的前奏很长,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嘴巴不停的从我的nǎi/头那里一直往我的下面qīn卝wěn着,一直qīn卝wěn到了肚脐那里。

最后沿着肚脐那里qīn卝wěn到了那片黑森林那里,然后开始在我的大卝tuǐ内卝侧那里qīn卝wěn了起来,nòng的我的全身养养的感觉,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那里慢慢的啃噬着我的肌肤。

与此同时,nòng的我的身卝体非常的难受了起来,nòng的我的双卝tuǐ开始忍不住不由自主的扭卝动了起来,

一会之后,当我的下面那里变得异常空虚的时候,许先生的身卝体便恰到好处的直接进入到了我的身卝体里面去了。

刚开始进去的时候,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害怕把我给nòng疼了,这样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然后再次使出了力气一下子全部连根没入了我的身卝体。

我的身卝体顿时产生了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感觉到了他的那个家伙似乎是要把我的小肚子给顶穿了似的,同时产生了极大的快/感。

之后,许先生便开始疯狂的来回在我的身卝体上面运卝动了起来,他一次一次的冲顶都令我感到无比的舒服,我整个人似乎都要被他搞的虚卝拖了,一种欲卝仙卝欲sǐ的感觉,最后,他便猛的一下缴械投降了,直接躺在了我的身卝体上面。

然后他开始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cū气,他很满足的对我笑着说:“珊珊,你下面那里好卝紧哦,不过真的很舒服,让我nòng不了多久就缴械投降了哈!”

我听见了许先生的话之后,脸弹上面忍不住露卝出了带着羞涩的满足感出来,我承认,这次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爱卝爱感觉最好的一次,老公只是给了我一种十分cū卝鲁的感觉,从来不懂得wēn柔,而许先生则显得wēn柔多了,更加重要的是,该用卝力的时候他也会很用卝力的。

许先生临走的时候,掏出了三千块钱给我,按照约定,吃nǎi的钱是一千块一次,这两千块钱是刚刚和我发卝生卝关卝系另外给的,许先生临走的时候,笑的非常的灿烂,他对我说他很开心。

许先生走了之后,我又在那个大酒店的房间里面休息了很久,然后独自一个人走进了浴卝室里面高高兴兴的冲了一个热水澡,当那些热水慢慢侵蚀我的身卝体的时候,我知道从今天起,我的身卝体开始变得肮卝脏了起来。

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老公和魏老板,我是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我也不会成为一名成卝人nǎimā卝的。

这是一个金钱和欲卝望交织的行业,nǎimā喜欢金钱,nǎi油喜欢吃nǎi;nǎimā喜欢纯的喂fǎ,nǎi油喜欢不纯的吃fǎ,至于纯或不纯,取决于nǎi油的自觉和nǎimā卝的把握,或许也取决于金钱和欲卝望谁能战胜谁,此刻可能是金钱把她的欲卝望给打败了。

晚上给魏老板的儿子桐桐喂完nǎi回到家之后我开始做饭,我的饭做的差不多的时候,老公便回家吃饭了,与往常有些不同的是,老公吃完了饭之后就出去了,说是有事要去工地一趟。

我也没有细问,可是到了晚上快十点的时候,老公还不见他回来,然后我就出门去工地上面找他,可是我也没有找到他,后来我在工卝人们住的宿舍看见了黑子,黑子见到了我之后很qīn切的称呼我“珊姐!”

我腼腆的笑了一下然后说着:“黑子,你见到过超哥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黑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珊姐,超哥他们都在打牌呢!”

说着我就让黑子带着我往那边走了过去,后来在一个破旧的工地上面,我看见了一大群人围在了一起,点着那个很亮的灯,然后很多人围绕在一起玩斗牛,黑子带着我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了空气之中弥漫着打量的烟雾,有些民卝工干脆打着赤膊就在那里干上了,气氛想想就知道是一种什么样子了。

当我突然出现在了那里的时候,老公yáng卝超突然惊讶了一把,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着:“老婆,你怎么来了?”

我看见他们此时个个都看着我,我没有吭声,直说了一句:“老公,我们回去吧!”老公听见了之后显得有些尴尬的说着:“恩,好,那我再玩最后一把吧!”

很快老公的最后一把就当着我的面输了,临走的时候,老公无奈的望着那堆扑克牌叹了叹口气,我此时心里非常难受的问着:“老公,你又输了多少?”

老公听了不好意思的尴尬的朝我笑了笑说着:“没有输多少,就几百块钱!”

“几百块钱?”我听了之后顿时有些想发火了,我没有想到老公的堵瘾又犯了,老公以前也是经常跟别人到处打牌赌卝博的,输了不少的钱,自从我怀了我们的儿子之后,老公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才稍微收敛了一些,我没有想到,经济状况稍微好了些,老公又开始喜欢打牌赌卝博了。

老公怕我生气,在那里笑呵呵的哄着我笑着说:“老婆,别生气哈,真的就只输了三百多块了哈,我保证以后不打牌了,行不?你可别生气哈!”

看到老公一脸的笑容,此时我又不忍心发火了,然后老公就拉着我的手往我们家那边走了过去。

回到家之后,老公竟然澡也没有洗,然后上了床之后直接在那里睡起觉来了,而此时我的nǎi/子则开始胀痛了起来,有一些nǎi卝水甚至自觉的liú了出来了,看样子这两天伙食吃的太好太补了,白天被那个许先生吃了那么多nǎi晚上竟然还被nǎi给涨醒了。

我此时想叫醒老公帮我挤一下nǎi,可是老公此时则呼呼的直接在床卝上睡着了,完全都不顾我的感受,而且他睡的特别的香。

此时我只好独自起来来到了客厅里面,当我起身拿了条máo巾我顺便看了一下窗外的时候,我发现楼下那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是黑子,我不知道黑子这么晚不睡觉独自在我家楼下那里走来走去是想干什么。

看到黑子的时候,我的脑海之中瞬间就想到了我的儿子,因为几个月之前黑子可是经常在我家玩的,经常陪我的儿子一起玩的,有时候还经常帮助我家里干一些活呢。

所以当我看见黑子的时候,我立即决定下楼去叫上黑子了,当我来到一楼打开门的时候,黑子顿时被一阵开门的声音给吓住了,黑子回头一看,看见是我,两眼放光,但是还是显得有些羞涩的低下了脑袋。

我轻快的走了过去,然后说着:“黑子,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呀?在这里干嘛呀?”

黑子此时很不好意思尴尬的mō了mō自己的脑袋说着:“珊姐,我睡不着!”

“睡不着?怎么会睡不着呢?”我有些奇怪的问着。

黑子mō了mō的自己的肚子说着:“珊姐,有吃的吗?我饿着睡不着了!”

我一听,心里顿时一阵酸酸的感觉,没有想到黑子居然是因为饿着所以睡不着了,所以我很同情的问了一句:“黑子,怎么不是才发工卝资了吗?”

黑子不好意思的说着:“珊姐,我把钱都寄回去了,不过我来了两个多月也才一千来块,都给nǎinǎi寄回去了!”

听见黑子很懂事的时候,我的心里感觉到有些暖暖的感觉,然后我领着黑子来到我家里面,黑子进屋之后有些害怕紧张的问着:“珊姐,超哥呢?”

我笑了一下说着:“你家超哥早就睡着了,你听还在打呼噜着呢!”黑子听见了之后然后又在那里笑了起来,笑的很洒的样子。

此时我赶紧去了厨房将晚上没有吃完的饭菜热了一下然后给黑子端了出来,黑子看见了之后脸上冒出了金光,开始高兴的在那里吃了起来。

趁着黑子吃饭的时候,我又走进了厨房,接了一盆热水,然后拿了一条máo巾打湿,接着用那条热máo巾在我的胸卝部那里敷了起来,一会之后,我便拿了一个杯子出来,开始自己将那些nǎi卝水给挤了出来,因为这个时候nǎi卝水确实将rǔ卝房胀的厉害,有些疼痛了。

这样nòng了一会之后,我直接将那盆热水给端了出来,我甚至一度忘记了此时还在客厅吃饭的黑子,我也忘记了黑子现在可是一个大孩子了,再过两年黑子就已经成卝人了,虽然现在才16岁,但是看上去个子还是长的很高的。

这次,当我用手开始在那里挤nǎi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这边的nǎi/子看了过来,我下意识的转过脸去看了一眼,发现黑子此时红着脸弹正看着我这边。

当他看见我的时候,他很尴尬的赶紧将他的脑袋扭了过去。

而当我发现黑子刚刚用眼神盯着我的nǎi/子在看的时候,我的脸弹瞬间刷的一下也变得通红了起来,然后我赶紧将我的衣服给掀了下来,之后我才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到了黑子的旁边。

当我慢慢的走到了黑子旁边的时候,黑子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此时不敢抬头看我了,而是在那里拼命的吃着碗里的饭菜,不过此时饭菜早已经被黑子给吃光了,我关心的问着:“黑子,吃饱了吗?要不要珊姐再去给你nòng一点呀?”

此时黑子依旧低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珊姐,我已经吃饱了,谢谢你!”说完黑子便主动帮助我将那副碗筷拿到了厨房里面去了,当黑子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表情稍微轻卝松了许多了。

之后我送黑子到楼下,到了楼下的时候,黑子突然问我:“珊姐,你每天都去魏老板的家给他们的儿子喂nǎi吗?”

我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说:“恩,是的呢!因为那个liú姐的nǎi卝水不足,所以每天晚上我都要过去给他们的儿子桐桐喂一次nǎi呢!”

黑子听了之后有些不解的问着:“珊姐,那我刚刚还看见你好像还把nǎi卝水给挤掉了许多呢,感觉好浪费呀!”

听到黑子这么一说,我感觉他说的话还是像个小孩子的一样,我笑了笑说:“如果不挤掉的话,那么nǎi卝水就会自己跑出来的,知道吗?”

黑子似懂非懂的在那里“哦”了一声,然后突然回头对我说着:“珊姐,你赶紧回去睡觉吧,我现在回去了!”

我笑着说:“恩,那好,那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在工地上面干活应该很累的吧!”我说完了之后也正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突然黑子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什么对我说,我看了一眼他然后说:“黑子,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姐说呀?”

这个时候,只见黑子的双眼突然一直盯着我那丰卝满的胸卝部看了起来,看的眼神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我说:“黑子,你在看什么呢?”

黑子突然抬起脑袋对我说着:“珊姐,我能吃一下你的nǎi吗?”

此时黑子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我还是听见了,但是我却不敢相信,我说:“你说什么?”黑子听了之后紧张的赶紧开始撒tuǐ就跑了,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工地那边的宿舍跑了过去。

我却站在原地怔怔的回味着刚才黑子的那句话:“珊姐,我能吃一下你的nǎi吗?,我不知道黑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突然给我提出了一个这样非分的要qiú,让我捉mō不透。

这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去给魏老板家的儿子桐桐喂nǎi了。

当我来到魏老板的家里面的时候,liú姐今天有事出门了,不在家,我进去的时候,是王mā接待我的,她看见我来了之后,连忙帮我将桐桐从那个睡床里面给抱了出来,然后准备让我给他喂nǎi了。

可是很快魏老板就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了,他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一身的睡衣,看见我来了之后,他的脸上立即露卝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他笑呵呵的说着:“王mā,来,把孩子交给我吧,你去里面做饭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