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公分大巨蟒征服少妇;好湿好深好疼再快点

听到红姐这么一说,此时我整个脑子思绪开始复杂了起来,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接受这份工作,但是听到红姐这么一说,我确实被这个高收入给深深的诱卝惑到了。

红姐见我继续在犹豫之中,她笑着对我说着:“珊珊啊,你先在这里等一下,一会会有个nǎimā回来,到时候我再跟你谈谈!你来,我先让你看一样东西!”

红姐说完了之后,然后找出了一些宣卝传资料给我,她说是公卝司内部资料,是专门提卝供给那些nǎi油的,nǎi油就是成卝人吃nǎi的那些人的称谓,这个圈子的人都是这么叫的。

红姐看了看我说着:“珊珊,你看看,她们几个都没有你漂亮,也没有你年轻,nǎi卝水也没有你的大,胸也没有你的大,但是她们出去一次,客人至少也是给八百块一次的,要是你啊,最低卝价肯定都上千了!”

就在红姐给我介绍这些的时候,那个叫娟子的nǎimā回来了,我看了一眼,娟子看起来至少要比我大上四五岁,而且胸卝部明显小了好多了,娟子叹了叹气的饿:“哎,不行了,nǎi卝水越来越少了,客人的要qiú也越来越多了!”

 文学

娟子看了看我说着:“妹妹啊,我看你胸卝部挺饱满的,现在nǎi卝水应该还挺多的吧?趁这个时候赶紧进公卝司来赚点钱吧,等过了这阵子以后想挣这个钱都没有办fǎ挣到的,想当初我跟你也是一样的!”

顿时我被红姐和这个娟子说了之后,立马有些动心了起来,但是我还是久久不能下定决心,因为我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所以我决定先回去好好思考下。

可是这个时候,娟子和红姐继续在那里游说着我,最后红姐说:“珊珊,这样吧,不管你决定做与不做,我先帮你拍几张照片,你看怎么样?看看那些客人愿意出个什么价给你,你再做打算可以吗?我想你肯定会非常受欢迎的!”

被她们两个这么一说,我便默认了红姐的意思了,于是红姐带着我进入到里面的房间,让我掀起衣服,说是帮我的胸卝部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去,她看见我那饱满红晕的nǎi/子之后,笑的合不拢嘴的说着:“珊珊呀,未来半年来你在这个行业绝对是名气最大的,估计很多nǎi油都会喜欢你的,你的价肯定也是最高的!”

红姐帮我拍了几张照片之后,然后又让我简单的填写了一张表格,我简单的填写了一下之后,然后最后犹豫着还是将我的手卝机号码填写在了上面了。

第二天吃了早饭,老公便出去工地干活去了,我休息了一下正准备出去mǎi菜的时候,突然手卝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拨打过来,我接起了电卝话之后,电卝话那头立即传来了红姐的声音,她十分兴卝奋的说着:“喂,是珊珊吗?”

我说:“恩,你是红姐吧?”

红姐很高兴的说着:“珊珊啊,我跟你说啊,昨天晚上我把你你在的资料上传到网上之后,就有好几个nǎi油表示对你有兴趣呢,这不今天一大早就有一个老客户来约你了,你猜他出价多少?”

还没有等我开口,红姐就在那里兴卝奋的说着:“珊珊,两千块啊,两千哦!”

被红姐这么一说,我也立即动心了,想到老公每天起早tān黑那么辛苦的干活,一个月就挣那么点三四千块钱,遇上没活干的时候还得要挨饿,想想我就觉得这两千块实在是太容易赚了,而且仅仅就是给客户喂喂nǎi而已就能赚那么多钱,只不过喂nǎi的对象由小孩变成大人了。

我的思绪稍微停顿了三秒钟,立即被两千块的现金给彻底击垮了,我说:“红姐,真的吗?在哪里呀?”

红姐听了很高兴的说着:“珊珊,你来先来公卝司!”

挂了电卝话之后,我很快便赶到了红姐家zhèng公卝司了,红姐此时高兴的直接在门口等着我了,她见到了我之后,脸上露卝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然后把我当成一个宝贝一样的迎接了进去。

来到二楼之后,红姐还特意拿了饮料给我了,笑呵呵的说着:“珊珊啊,等会中午十一点的时候,你打的去红太阳宾馆的3О8房间,到时候那个客人就会在那里等你的!”

我听了“哦”了一声,然后问红姐:“红姐,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呀?”

红姐很热情的说着:“珊珊啊,你去了之后记得要先收钱,我们之前谈好的价钱是两千块,不过对方是个公卝务员,也是一个老顾客了,还比较守信用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哈!”

我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那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呀?”

红姐听了自信的对我说着:“珊珊,你就放心吧,这些nǎi油们一般都只吃nǎi,不会做其他事情的哈,而且吃饭了他们就会让你走的,你就放心吧!”

时间快到的时候,红姐就简单跟我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让我下楼了,红姐还交代我说打的的车票都是客户报销的,让我到时候带着车票找客户报销就好了。

下了楼之后,红姐便帮我拦了一辆的士,然后直接告诉的士司机到那个红太阳宾馆下车。

的士开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那个红太阳宾馆了,我了车之后给了钱我都忘记了问司机要车票了,然后我就这样直接朝宾馆里面走了进去。

当我进入宾馆的时候,那个宾馆保安看见我有些紧张的神sè的时候,他问我:“姑酿,你去哪个房间?”

我脸上微红,然后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3О8房间!”

当我说完了之后,那个保安顿时变得异常热情了起来,然后对微笑着说:“你好,小卝姐,这边请!”说着还主动帮我带到了电梯门口那里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坐着电梯来到了三楼之后,然后就开始去找那个3О8房间了,我看了看那些标示,没有多一会,我便找到那个3О8房间了,此时我掏出手卝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刚刚好已近到了11:30了,于是我在那个3О8房间那里敲了敲门。

当我伸出手刚刚敲了一会门之后,那个门便被打开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来看的,他长的个子比较高但是很瘦,看起来算不上特别精神,不过说话倒是蛮客气的,他见到了我之后,脸上立即露卝出了微微的笑容,笑着说:“你就是红姐说的那个新来的珊珊,是吗?”

我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说着:“恩,是的!”

他听了之后立即微笑着让我进入房间,进去了之后,他笑着对我说:“珊珊,我姓陈,你叫我陈哥吧!”

我显得很尴尬且很紧张的然后点了点头,陈哥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紧张,他笑呵呵的说着:“珊珊,你来深海多久了?是跟老公一起出来的吗?”

被陈哥这么笑着一问,我的紧张感稍微消除了一些了,我不太敢看着陈哥的眼神说着:“恩,才来没有多久,我老公也在这边工作!”

他听了之后然后开始在那里继续微微的笑着,一双眼睛然后忍不住直接盯着我的胸卝部在那里看了起来,我被陈哥突如其来这样的眼神给nòng的更加的紧张尴尬了起来,毕竟我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陈哥盯着看了一会说着:“珊珊,你孩子多大了呀?”

我低头小声的说着:“半岁了,不过在老家给婆婆带!”

陈哥听了我的回答之后似乎非常的满意,他的脸上的笑容自从见到我开始就没有停过,一会之后,他继续说着:“珊珊,情况其实是这样的,我的肠胃一直不是很好,医生建议说母rǔ可以改善我的肠胃功能,因此我一直就留意这方面的信息!”

我听了,依旧很紧张的点了点头,说:“哦!”

陈哥看出了我的紧张,但是他没有半点不开心,只见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千块钱然后递到了我的手里说着:“珊珊,这个是你的了,下面我们开始吧!”

此时我很紧张的将那两千块紧紧的握在手里,最后我才将他们踹进了我口袋里面去了,这个时候,陈哥让我坐在那张大的席梦思床卝上面,我坐了上去之后,陈哥便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了旁边,然后等待着我开始给他喂nǎi。

我闭上眼睛深深的xī了一口气之后,然后才慢慢的将手伸到了我上衣的衣角那里,开始慢慢的将我的衣服掀了起来,当我将我的上衣掀了起来之后,陈哥的一双眼睛已经变得直勾勾了起来,我想那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吧。

我掀起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将自己胸卝罩后面的纽扣给解卝开了,接着将我自己的胸卝罩给拖了下去,然后一对饱满挺拔十分圆晕的rǔ卝房出现在了陈哥的视线之中了,红晕红晕的,陈哥看见了之后,非常的开心。

这个时候,陈哥已经忍不住将他的脑袋伸了过来,然后将他的脑袋低了下来,张卝开了嘴巴,伸出了舌卝头首先在我的玉/峰上面轻轻的tiǎnshì了起来,他tiǎn卝了一下下之后,立即一阵酥卝麻酥卝麻的感觉涌卝入到了我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里去了。

之后,陈哥便开始像个小孩子一样直接张卝开嘴巴咬住了其中的一只nǎi/头,然后用手抓卝住轻轻的一挤,我的那些nǎi汁便顿时飙射卝了出来,直接进入到了陈哥的嘴巴里面去了,陈哥便开始像个小孩子一样津津有味的在那里吃了起来。

之后陈哥越吃越有劲,后来他的一只手紧接的抱紧了我的腰部,一只手则紧接的握住我的nǎi/子,开始用卝力拼命的在那里xī了起来,他吃nǎi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好像还真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那里“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但是陈哥毕竟是个成卝人,他吃了一会,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的舌卝头开始用卝力的tiǎn卝我的nǎi/头,以致于我开始感觉养养的感觉,此时我想动可是我无fǎ动弹,因为陈哥的另外一只手将我的身卝体给抱的紧紧的。

这样继续被陈哥nòng了一会之后,我感觉我的身卝体的反应开始越来越大了,此时我也感觉到了陈哥的身卝体起了巨大的反应了,因为我感觉他的下面的那个家伙此时已经变得无比的挺拔了起来,而且竟然直接顶在了我的膝盖那里,让我感觉到非常的羞人。

继续这样被陈哥吃了一会之后,我的身卝体反应也开始越来越强烈了,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下面那里此时已经湿卝润了,而此时的陈哥则开始有些兴卝奋了起来,只见他之前扶住我腰部的那只手此时则开始沿着我的大卝tuǐ往大卝tuǐ卝根卝部那里抚卝mō了进去。

当陈哥的手突然抚卝mō卝到了我的大卝tuǐ那里的时候,我的身卝体像是触电一般,我立即用手赶紧将陈哥的手给nòng开了,然后有些害怕的说着:“陈哥,你干嘛?”

陈哥此时看见我巨大的反应之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着:“不好意思哈,生理反应,生理反应!”

此时我吓得赶紧将我的上衣和文胸掀了下来,我被刚刚陈哥那只手hú乱的在我大卝tuǐ上面抚卝mō的时候显然是被吓倒了,不过陈哥倒是显得非常的平静,他没有一丝的紧张和不安,待我整理好了我的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陈哥突然叫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陈哥竟然再次拿了一些钱在手里,他很平静的微笑着对我说着:“珊珊,这里是两千块,你现在跟我睡一觉这些钱立马就是你的了!”

听到陈哥突然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顿时懵在了那里,我没有想到陈哥竟然会提出这个要qiú,不过万幸的是还好刚刚陈哥没有用强,要不然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哥看到此时目光dāi滞的我,继续在那里淡淡的说着:“珊珊,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就这么睡一会两千块钱哦,你要知道深海市很多人一个月的工卝资都达不到这么多哦!”

我愣了一下,思绪稍微回过神来了,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陈哥,我不做那个的!”我说完了之后然后直接走出了宾馆的房间大门。

出了宾馆之后,我的心里感觉到受了一些委屈了,我没有想到城里人都是这么现实,有钱人都是这么现实,好像只要有钱,就以为什么都能够mǎi到一样,其实即便我们是穷人,但是我们也还是有骨气的,不是没有任何节cāo的。

回到红姐家zhèng公卝司之后,我有些不高兴的立即找到了红姐,红姐见到了我之后显得特别的高兴和兴卝奋,她笑嘻嘻的说着:“珊珊,已经让他吃到nǎi了吧?”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着:“红姐,你不是说那些客人只吃nǎi的吗?为什么他还跟我提出了其他的非礼的要qiú呢?”

红姐看到我有些不太高兴的表情的时候,立即用手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低声下气的说着:“珊珊,是这样的,有些顾客可能会额外提出一些要qiú,但是他们也会另外付费的,这个就是属于双方自愿的原则了,怎么了?他没有强卝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吧?”

听到红姐这么一说,我的心里也稍微好受了些。

红姐继续在我的耳旁说着:“珊珊啊,下次你有什么要qiú可以先提出来哈,我会先跟那些客户说清楚的,其实我们女人也是有尊严的哈,不要以为有了几个破钱就什么了不起,要知道,现在这些nǎi油们可都是靠我们吃饭呢!得zuì了我们,一口都休想吃到!”

被红姐这么一说,我也立即被逗笑了,我发现红姐确实很会替人着想,也很会开导人,觉得红姐这个人还不错。

从红姐家zhèng公卝司回来之后,正好经过了老公所在的工地,当我看到老公他们在工地上面辛勤干活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尽管老公是他们十几个人中的一个小组长,但是老公他也还是要带头做着很多重活的。

在工地上面,我还看见了黑子,他今年才16岁,他是前两个月才被老公从老家带出来来到这个工地干活的,以前黑子没有这么黑,现在来到工地上面之后可谓是晒成了真正的黑子了。

老公和黑子他们见到了我之后,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活过来跟我打招呼了,老公还特意给我倒了一杯水,看到老公他们那么辛苦的工作,我觉得赚卝钱真是不容易,尤其是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身上被晒的很黑很黑,双手变得十分的cū糙并且有很多裂纹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感觉到一阵心酸。

黑子走近了之后叫一声:“珊姐好!”黑子真名叫yáng杰,因为从小黑,所以大家都叫他黑子。

我没有想到黑子这一声“珊姐”,顿时让我想起了三四个月前的时候,我经常抱着我的宝贝儿子,黑子就常来我们家串门,逗我的宝贝儿子玩,这让我一下子突然十分挂念起了我的宝贝儿子起来了。

在工地上和老公黑子他们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我便先回家了,回到家之后,当我将口袋里面那厚厚的两千块钱掏了出来的时候,我高兴的哭了。

我心里在想着:老公,从今天开始我也可以挣很多很多的钱了!儿子,等māmā赚到更多的钱了就回去看你哈,到时候māmā给你mǎi好多好吃好玩,还有好多新衣服!

当我想起了我的宝贝儿子之后,我的眼睛突然变得湿卝润了起来。

有了第二次去魏老板家喂nǎi的场景,因此当我准备第三次去魏老板家喂nǎi的时候,我的思绪一片混乱,我在考虑着如果魏老板再次提出了要吃我的nǎi,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带着一路的忐忑不安,来到魏老板家的时候,这次令我比较欣喜的是,这次帮我开门的居然是一个保姆,我们都叫她王mā,原来是前两天有事请假回家了,今天又回来上班了,而令我更加高兴的是,liú姐也在。

我进来了之后,liú姐见到了我之后笑的非常的开心,而魏老板则坐在沙发上面很悠闲的看着报纸,他看见了我之后,微微的笑着点了一下头表示跟我打了声招呼,但是我看到魏老板这副表情之后却感觉到有些不安。

我直接走了过去之后,王mā将孩子抱了起来,桐桐看见我来了之后,整个脸上立即乐开了huā,一双小手开始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手舞足蹈了起来,想必这小家伙已经对我有些好的印象了。

我将桐桐抱了过来,我直接坐在沙发上,然后掀起了我的衣服。

接着将我的胸卝罩给掀了起来,王mā则用了一个小máo巾放在了桐桐的脖子周围,当我刚把我的nǎi/头放进桐桐的嘴巴里面的时候,桐桐就开始用一双小手用卝力的niē住我的nǎi/子,然后开始用卝力的允卝xī了起来,十分用卝力的xī着,大口大口的xī着,表情显得特别的开心。

桐桐吃了一会nǎi之后,王mā便进去厨房做晚饭去了,liú姐则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忙碌着什么,而此时坐在远处看报纸的魏老板则时不时偷偷的朝我这边瞟了过来,每当魏老板这样看一眼,我的心就咯噔咯噔的狠卝命的跳一下。

可能是我真的太担心一会我怕魏老板看见他的儿子吃nǎi吃的那么香,他也一下子控卝制不住了走过来问我要吃我的nǎi,我该怎么办?

不过我这一切都是多余的担心,魏老板毕竟是一个大人,这点自控能力还是有的,桐桐吃饱了之后,便很乖的开始东瞻西望了起来,一双小眼睛盯着我开始在那里洒洒的笑了起来。

之后我将桐桐放进了那个睡床里面了,这个时候王mā在厨房正忙着做饭呢,liú姐看见我喂完nǎi了之后,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了,原来liú姐这个时候是在忙着做面膜了,脸上贴着好多块的青瓜,薄薄的,一片一片。

跟liú姐道别了之后,然后我又跟魏老板道别,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打了个招呼:“魏老板,那我先回去了哦,再见!”

魏老板淡淡的微笑着看了看我说:“我送送你吧!”

听到魏老板突然说要送送我,我的小心脏突然瞬间感觉有些受卝不卝了卝了,我立即显得很尴尬的说着:“哦,魏老板,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的!”

魏老板此时则已经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了,他挥着手说:“我就把你送到电梯门口那里吧!走吧!”魏老板说完了之后直接挥手示意我往那边走去,根本容不得我多说一句话。

此时我只好什么也不说,然后朝着魏老板家的大门往外面走去,来到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在等待电梯的时候,魏老板特意走了过来,靠我靠的很近,此时我有些不敢抬头去看他,我隐约感觉到此时魏老板在注视着我的脸。

一会之后,魏老板的手直接在我的脑袋上面抚卝mō了起来,当他的手用卝力的开始在我的脑袋上面抚卝mō的时候,我的心就开始砰砰的跳的更加的厉害起来,此时他故意将我的脑袋抬了起来,示意我看着他的眼神。

可是魏老板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邃,我不敢看,而此时魏老板则神情的望着我,然后在我的耳朵旁边轻轻的说着:“珊珊,我想吃你的nǎi,可以吗?”

还没有等到我反应过来,魏老板的手突然直接伸到了我的一只nǎi/子上面开始用卝力的揉卝niē了起来,魏老板用的力气有些大,因此一些nǎi汁竟然直接被挤了出来,洒在了我的胸卝罩上面了。

我顿时被魏老板这个举动给吓坏了,因为这里是电梯外面的走廊,要是被其他人看见的话那该是多么丢脸的事情呀,于是瞬间我的脸弹便羞的通红了,此时我的双手也伸了过来想要将魏老板的手推开。

不过魏老板的胆子很大,他显然没有挪开的意思,他很淡定的说着:“珊珊,放心吧,这里不会有其他人来的!”

此时刚好电梯门已经打开了,于是我惊慌失措的嚷着:“魏老板,电梯来了,电梯来了!”说着我便钻进了电梯里面去了,而当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魏老板竟然也跟着我一起进入了电梯,更要命的是,魏老板刚进来的那一刻,电梯门立即关上了。

我顿时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不过魏老板进来了之后十分性急的靠近了我,然后直接将我整个人按在了电梯的墙壁上面,一只手开始忍不住直接将我的衣服掀了起来,接着然后就是去掀我的胸卝罩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