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疯狂的进出,我想你了很想很想那种

《佩奥日报》4月21日指出,等屋内的声音沉寂了一会儿,她才推开面前的那扇门,径自的闯了进去。

  “谁啊?这么没规矩!”身后传来的声响惹得女人不满,嘟哝一声回过头来。

  等看清来人之后,她脸色‘突’的白了下。

  “呵,一个小三登堂入室,也配跟我谈没规没矩?”洛漫淡然的声波,传至书房的每一个角落。

  坐在沙发椅上的男人合上文件,休闲自若的拆开烟盒,拿了一只雪茄燃在指间,烟雾朦胧了他好看的眉眼。

  仿佛他已经习惯了观摩这样的唇枪舌战。

  甚至有些,享受。

 文学

  “怎么,封太太该不会是嫉妒了吧?”

  见男人迟迟没有动作,女人仿佛有了依仗,挑衅的走到洛漫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装什么装啊,又不是第一次了。封少有多少个女人想必封太太心知肚明,难道还没有习惯这样尴尬的身份吗?”

  她莞尔一笑,附上洛漫的耳边,“知道外界是怎么评价封太太你的吗?说你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洛漫挺得笔直的摇杆猛地僵硬住,她心中筑起的高墙,终于在这个女人挑衅的眼神中,彻底崩塌了!

  不会下蛋的母鸡!

  是啊,她嫁给封辰三年无所出,封家日日夜夜向她施压,要求务必早日怀上一个孩子!

  可又有谁知道,她嫁给封辰这么久,依然是完璧之身!

  床笫之事都没有,她去哪里变出一个孩子来!

  迎上女人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洛漫的脸色倏然沉下,对门外的人吩咐,“把东西端进来!”

  女人挑高的长眉皱了皱,等房门被人推开,接着,她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了。

  进来的几个是这栋别墅里的男佣,为首的一个人手里端着一个木盘,上面两个盛满了棕色液体的碗。

  “两碗都是药,一碗是犒劳我丈夫日夜‘操劳’故而补阳气的……”洛漫刻意加重了‘操劳’二字。

  封辰弯腰摁灭烟头的动作一滞,最后竟狠狠的碾了一下,唇微翘,延伸出一个微妙的弧线。

  这一幕并没有逃过洛漫的眼睛。

  “至于另外一碗。”她冷睨眼前的女人,“自然是给罗小姐你准备的!”

  罗蔓之脸色一白,“你什么意思?”

  洛漫走近她两步,冷冷的勾起唇,一双美眸冷光乍现,“我怀不上封家的孩子,你以为你们就能怀的上吗?既然想做我丈夫在外面的女人,那就做好一辈子不孕不育的打算!”

 在罗蔓之惶恐的瞪大眼之际,洛漫转身,雷厉风行地挥了挥手,“给她灌下去!”

  随着她一声令下,几个男佣立刻上前,扒开罗蔓之的嘴,将药强行灌下她的腹中。

  “不……不要……”女人一阵手脚慌张,却拗不过那么多双手。

  苦涩的药汁顺着她的喉咙往下,难受的感觉要窒息了。

  这是终身不孕不育的药,她不要喝!

  不要喝!

  可是最终还是强行被喂了下去!

  药水顺着罗蔓之凹凸有致的锁骨流下,她双目通红,“洛漫,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如你所愿。”洛漫不紧不慢的回应,看着瘫软下去的罗蔓之,还有那双充满恨意的美眸,她的心情却并没有丝毫的好转。

  特别是,女人天鹅颈处似草莓的吻痕。

  这些种种,都让她的心像是被剜了一样的疼。

  而至始至终,她的丈夫封辰都不发一言。

  洛漫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的道,“封先生,那么这另一碗药……”

  “我喝。”

  出乎意料的是,男人压根不愿和她逞口舌之争,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下衣衫,从沙发椅上起来,端起佣人捧着的碗,一口气喝了下去。

  她知道这个药很苦,可是他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放下空碗,封辰走上前,捏住她的下巴,“我还真是荣幸娶到你这样的好老婆,时时刻刻不忘记替自己的丈夫滋补,强身‘壮阳’。”

  他咬字很轻,刻意的停顿下。

  “封先生过奖了。”洛漫不卑不亢的回答。

  “呵,”封辰轻嗤一声,拉过一边哭哭啼啼的罗蔓之揽在怀里,往门外走去,“别哭了,就冲着她这些滋补的汤,我也得把你的肚子给搞大了,今晚给你好好的表现表现。”

  正哭的如泪人儿的罗蔓之抬起脸,“真的吗?可是她刚才不是给我喝了……”

  “放心,她没那么大的胆子,敢动我的女人,除非她活腻了。”

  书房的门被重重的带上,洛漫狠掐了下自己的掌心,麻木不堪的心再次的痛了起来。

  封辰说的没有错,给他喝的壮阳药是真的,而给罗蔓之喝的那碗终身不孕的药是假的。

  那不过只是平常的中药罢了。

  刚才也不过是她气不过,故意吓唬吓唬罗蔓之的。

  别墅院子里传来车库开门的声音,而迅速从耳朵里消失的引擎声像是示威一般,似乎丝毫不打算掩饰某人的急不可耐。

  直到车尾消失不见,洛漫才死心拉上窗帘,转身回到床上。

  手机界面还亮着,显示的是不久前收到的一则匿名短信。

  照片上身材健硕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封辰,只穿着一件暗灰色的浴袍,露出大半敞开的胸膛,而最刺眼的,无疑是右下角那条白花花的大腿,唯恐她看不见一样,攀在封辰的腰上。

  洛漫盯着照片看了良久,眼中没什么波澜,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她随手将照片转存到手机里一个特殊的相册中,敲出一个编号——“七十四”。

  这意味着这张照片已经是封辰这三年来的第七十四个女人了,准确的说是胆子大到敢给她发照片的第七十四个女人,剩下胆子小的或者还没在封辰身边混到一定位置的,不计其数。

  望着相册里七十四张或暧昧或露骨的男女纠缠照片,洛漫素来从容的神色终于出现一丝裂缝,她烦躁的将手机合上,丢在了一边。

  “砰”的一声,房间里只剩下嗡嗡的回音在耳边作响。

  结婚三年,丈夫封辰身边女人无数,个个不把她这位正牌夫人当回事,匿名短信都是家常便饭。

  她自嘲一般勾了勾唇角,然后缓缓俯下身去,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漆黑的长发从肩头滑落,掩盖了她眸中的涩意。

  也许等到第一百张照片发到自己手机上,自己就肯死心了。

  她总是这么安慰自己。

 那日之后半个月,封辰一直都没回家,但洛漫总能在电视报纸上见到关于他的各种花边新闻,他光明正大的带着罗蔓之出入各种场合,丝毫不在乎外界对他的评价。

  罗蔓之是当红女星,身后追着的记者从来就不少,那帮神通广大的记者不知道怎么弄到洛漫的电话,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打电话来询问封辰是婚内出轨还是俩人已经离异。

  为此,洛漫已经被骚扰的不胜其烦。

  封家别墅客厅,

  “打错了,我不姓洛。”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洛漫攥着拍卖会的请柬,脸上十分难看。

  这周末,苏世德拍卖行一年一度的拍卖会在江城举办,请柬上写的是封辰和她两个人的名字,专人送到家里来的。

  望着请柬,洛漫犹豫良久,还是拨通了封辰的电话,这也是自打封辰带罗蔓之从这里离开半个月以来的头一通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明知故问。

  “封辰,是我。”洛漫顿了顿,好脾气的回应。

  那头传来封辰懒散冷淡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诮,

  “封太太百忙之中给我打电话?是你们洛氏又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

  洛漫眉头微微皱起,并不理会他的挑衅,

  “这周末苏世德拍卖会的请柬在我这儿,你有时间去吗?”

  “不去。”电话那头声音冷淡,“周末我有国际会议,”

  听到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洛漫有些失望,却又莫名的松了口气。

  至少,到时候有人问起,她也能有个理由挡一挡,不至于……那么难堪。

  而电话那头的封辰仿佛是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一般,嗤笑一声,语气嘲弄,

  “好了,我还有事,没空听你扯,还有别的事么?”

  封辰显然不打算听她的解释。

  洛漫如鲠在喉,半晌缓缓吐出两个字,

  “没有。”

  电话霎时被挂断,屋子里陷入长久的沉默。

  洛漫靠在沙发上,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不知怎么的,目光扫到对面餐桌背景墙上的相框,相框内是俩人的结婚照,俩人都在笑,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笑的开怀又放肆,而身后搂着她的封辰笑的浅淡,她忽的抬起手隔空摸了一下,好像想要重新感受那眼神中的宠溺。

  是的,他也曾对她有过那样的眼神。

  周末——

  苏世德的拍卖会在西郊临湖的假日酒店举办,洛漫独自一人开车前往。

  金碧辉煌的假日酒店大厅,整个富贵厅都被包了下来,依次排着十来排红色真皮沙发椅,旁边是摆着瓜果点心的小茶几,很是奢华。

  洛漫身上的白衬衫扎进咖啡色格子高腰包臀鱼尾裙里,脚上是黑色麂皮细高跟,露出粉色漂亮的脚趾和弓起的白皙脚背,乌黑的长发高高的挽起一个发髻,缠着一圈银色镶钻发带,简单而不失华贵,一入场便吸引了众多男士的目光。

  她来得晚,苏世德拍卖会江城区的负责人李尧在门口迎接宾客,见到洛漫的瞬间便满脸堆着笑迎上去,

  “封太太来啦……”

  洛漫抱歉一笑,“路上堵车,来晚了,抱歉啊。”

  “正常,江城哪有不堵车的,”李尧十分理解的点点头,又朝着她身后看了一眼,

  “封先生呢,怎么没一起来。”

  洛漫大大方方的解释道,“他今天有会议所以没来,让我给你们胡总带好……”

  话音刚落,便见到李尧的目光陡然一变,越过洛漫的肩膀望向了她的身后,十分尴尬的看了洛漫一眼,欲言又止,

  “那个……封太太……咳咳……”

  洛漫皱着眉回过身去,脸上的笑意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在脸上定格,慢慢变得僵硬。

  一对男女,男的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女的穿着一身酒红色伞裙,风情万种的腻歪在男人健壮的胳膊上,就像是热恋的情侣一般,丝毫不避讳周围人的目光。

  但偏偏,这个仿佛陷入热恋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封辰。

  洛漫的面色渐渐变得苍白。

  这样的情景对于她而言耻辱极了,前几天电话里的内容在耳边回荡,身侧负责接待的李尧似乎尴尬到不行,没人敢说话,连空气都是凝固的。

  罗蔓之的笑意也在眼中凝滞了几秒,但旋即化开一个一抹得意,她挽着封辰的胳膊,示威一般看向洛漫,嗓音有些尖锐,

  “封太太也来了?好巧哦,”

  洛漫并不搭理她,死死地盯着封辰,只觉得一股火气从胸腔升腾起来,咬牙切齿问道,

  “封先生,什么时候国际会议搬到拍卖会的现场来了?”

  封辰抬眸望着她,英挺的眉头微微一皱,

  国际会议原定的确今日举行,但因为气候问题推后,恰好罗蔓之不知道从哪儿打听来了拍卖会的消息,正撒娇撒得他心烦,不知怎么的想到洛漫会去,他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他很好奇,当众难堪,洛大小姐到底还能不能保持自己素日的大气风度。

  而现在,洛漫难得泄露的真实心思,让他很满意。

  瞧瞧,现在这想要扑上来撕了他的模样不比之前死气沉沉的模样可爱多了?

  封辰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众目睽睽之下,顺手揽住了罗蔓之的细腰,下巴扬起一个倨傲的弧度,避重就轻的落下四个字,

  “你听错了。”

  拍卖会入口,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嘲笑的,讥诮的,同情的,什么都有。

  洛漫紧紧攥着手,怒火过后,只剩下通体的冰凉。

  三人僵持在门口,连同看笑话的人,几乎将整个拍卖会的入口堵住。

  “哥,嫂子,你们怎么才来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6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