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定乖乖的你;摸着她娇小白嫩的玉足

    但他今天才发现,两者的角色是调转过来的,他才是路西法。

    他的野性跟侵略全部都被驯服了,彻底沦为了宠物。

    “我的路西法……你知道你变了吗?变得更像宠物了。”拉冬伸手摸了摸豹子的脑袋。

    其实这句话不是说给路西法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

    因为他也变了。

    作为一名合格的家族继承人,首先得学会如何在混乱中重组规矩,这才是一个伟大的家族屹立不倒的核心力量。

    而他,却在混乱来临的时候,瞻前顾后,犹豫不断,最主要的还是心慈手软,不忍下狠手,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他想的出神,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树枝踩压的断裂声,拉冬抬起头看向来人。

    明晃晃的月光下,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拉冬脑子‘嗡’了一声,梦游般的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劳伦斯站在娄天钦身后,只露出半张脸出来:“殿下,娄先生他……”

    换做其他人,劳伦斯必定会先通知拉冬要不要见,但这个人,劳伦斯只的,不管何时何地,拉冬殿下都不会说不见。

    拉冬站起来,趴卧在地上的黑豹也立刻跟着站起来。

    确定眼前的人不是幻影,拉冬面无表情的挥手:“下去!”

    劳伦斯低着头,躬身退出了花园。

    娄天钦闲庭散步般的朝他靠近。压倒一切的气场,阴郁锐利的眼神,跟他对视一眼,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拉冬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待娄天钦站定后,拉冬施施然道:“随便坐!”

    真是奇怪。

    这段时间的晦暗全拜这个人所赐,拉冬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坐下后,娄天钦看了看面前的棋盘,拿起一枚白棋往前推移了一步。

    “你怎么还敢过来?”拉冬也将自己面前的黑色棋子往前推。

    娄天钦:“这里难道还有比你更恐怖的猛兽吗?”

    拉冬揉了揉眉心:“让我好好想想,在我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到了。对吧?”

 文学

    娄天钦没有再废话:“我只想拿回我的东西。”

    拉冬至始至终都不太相信,娄天钦疯狂的举动背后,竟然只是为了那些照片。

    “除了照片呢?你还想要什么?”

    “目前为止,我最想的,就只有照片。”

    拉冬猛吸一口气:“好,陪我下完这盘棋,我就给你。”

    现实中的角逐拉冬或许会有几分不忍,但是在棋盘上,拉冬生杀予夺,没有任何顾忌,可以说是跟娄天钦旗鼓相当的。

    最后结果是平局。

===https://www.AiyyzX.com/ https://www.AiyyzX.com/ 第2758章 德芙带着孩子跑进了猎场===

第2758章 德芙带着孩子跑进了猎场

    国际象棋规则是,当执白棋kg注定要被黑棋将死时,可以在死之前主动把自己逼至绝境,一旦白王无路可走,就算和棋。

    就如同杀人如麻的魔鬼和视死如归的猎物,光论气势,不论结果,是分不出谁胜谁负的。

    亦如此刻的他们。

    但和棋的方式不仅只有这一种,而娄天钦却偏偏选择孤注一掷。

    拉冬失笑:“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如果运气不行,就试试勇气的意思吗?”

    娄天钦垂目:“逼迫不了对手,只能逼自己,我的东西呢?”

    拉冬掏手机给劳伦斯打电话,让他把那台破损的电脑带过来。

    还未拨打,劳伦斯就跟有心灵感应般的冲过来了。

    “殿下……德芙殿下她……她抱着小殿下跑了。”

    拉冬猛地站起来:“她不是被软禁吗?”

    劳伦斯脸上闪过自责,噗通一下,单膝跪地:“殿下,都是我的错。”

    被拉冬囚禁的这段日子,德芙先是以自杀为要挟,见拉冬不为所动,德芙居然将矛头转向了劳伦斯。

    她以想念小殿下为由,央求劳伦斯放她出去看一眼,劳伦斯本该拒绝,很不巧的是,女佣忽然过来禀报说,小殿下把刚下去的奶全吐了。

    劳伦斯心软放了德芙出来,没想到的她接触到孩子以后,居然以孩子的性命做要挟,然后从马厩里牵了一匹马跑了。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让拉冬来猎场,否则,就等着为他的继承人收尸吧!”

    “德芙殿下骑马去了猎场,我们的车进不去,拉冬殿下,我们得尽快找到他们,否则小殿下肯定会被冻死的。”

    气急败坏的拉冬一脚踢开跪在地上的劳伦斯,疾步往马厩跑去。

    在解缰绳的时候,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个人,他以为是劳伦斯,扭头一看居然是娄天钦。

    “你跟上来干什么?”

    娄天钦解开缰绳:“通知你的手下,带上照明工具。最好是马灯。猎场温度极低,如果冻僵了,还可以拿马灯取暖。”

    闻言,拉冬连忙命令跟上来的侍卫:“带几盏马灯。”

    拉冬跟娄天钦同时跨上马背。

    “驾——”

    黑豹迅猛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普洛斯城堡的门口,杜烈正倚靠在车门旁边吸烟,听见马蹄声的时候,杜烈在心里想,北欧的贵族喜好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刚才才走一波,现在又来了一波。

    直到马蹄声越来越近,杜烈看见娄天钦骑了一匹马出来,他连忙丢了烟蒂:“少爷——”

    娄天钦没有停下来,越过杜烈身边的时候,娄天钦大喊:“跟上来。”

    杜烈慌忙跳进驾驶室,启动车子追上他们。

    ……

    寂静的黑夜,整齐的马队奔驰在柏油马路上,马蹄声如战鼓。

    临时接收到调令的警车为他们开道,除了警车,还有救护车。

    猎场距离市区比较远,骑马并不是首选,但是,没有马,他们就进不去猎场。

    劳伦斯就是忘记了这一点,才让德芙逃脱了。

    原本需要一个多钟头的路程,却因快马加鞭,缩短到了四十分钟。

    猎场的入口处已经围了不少车辆,看见来的人是拉冬,各个露出惊恐。

    他们都是普洛斯庄园的守卫,德芙劫持孩子逃出庄园,他们一路尾随,因顾忌到德芙的身份以及孩子,他们不敢用强。

    “殿下,我们的人已经进去搜索了。”为首的那位紧张的直咽口水:“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

    拉冬一鞭子抽过去:“闭嘴!”

    那人吃痛的捂住脸,不一会儿,指缝里就有血溢出来。

    拉冬叫人送一盏马灯过来。刚刚被抽打的人看出了拉冬的意图,吓得连忙拉住他的马鞍:“殿下,猎场很危险,您不能进去。”

    娄天钦觉得,这个家伙一会儿还要挨一下。

    果然,一道破风声袭来,那人吃痛的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驾——”拉冬夹紧马腹,冲向朝那森冷的地带。

    跟随一起来的马队以同样的速度跟了上去,在进入猎场入口的时候,大家自觉地分散,开始地毯式搜索。

    杜烈甩上车门,跑到娄天钦身边:“少爷,到底怎么回事?”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通知王浩,叫他弄点无人机过来。”

    “好!”杜烈忽然心脏一提:“少爷,您不会也要进去吧?”

    娄天钦握着缰绳:“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什么也别说了,找匹马,跟我一起。”

    ……

    这里是贵族们狩猎的专用场地,时不时的会放一些野兔或者是羚羊等猎物进来,因而也会吸引到附近森林的猛兽,在食物匮乏的时候,那些猛兽就习惯到这里捕猎。

    德芙抱着啼哭的孩子,缩在一棵苍天古柏食。

    孩子的啼哭声引起了猎狗的注意,有几只蠢蠢欲动的想往这边过来,但又被血腥味吸引,低头继续啃噬马儿。

    “你说,如果我们两个死在这里,你的父亲会难过吗?”德芙问怀里的婴孩。

    “呵呵呵,我差点忘了,他只会为你难过。”

    德芙以为替拉冬生了一个儿子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够更进一步,可在拉冬的心里,他们永远都是联姻的关系,永远都不可能像正常的夫妻那样过日子。

    心中的恨意覆盖住了理智,在把儿子抱出来的时候,德芙完全没有考虑到孩子的安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报复拉冬,让他悔恨,让他一辈子都活在痛苦的阴影里。

    “别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太薄情,是他把我逼到绝路上,是他把我们逼死的。”德芙发狠说道。

    正在分食食物的野狗仿佛嗅到了空气里的异样,纷纷停止进食的动作。

    静默了片刻后,野狗一哄而散,只留下地上那匹被啃得面目全非的坐骑。

    没一会儿,上方便传来嗡嗡嗡的声音。

    这是无人机。

    王浩收到杜烈的通知后,为了避嫌,还专门去了一趟拉冬的古堡,听说拉冬来了猎场之后,他才打电话通知叫人准备无人机。

===https://www.AiyyzX.com/ https://www.AiyyzX.com/ 第2759章 德芙的作死之路===

第2759章 德芙的作死之路

    无人机自带小型探照灯,光柱打下来,德芙无所遁形的暴露在镜头里。

    操控无人机的菜菜将数据同时传送到了娄天钦的手机。

    “杜烈,这边!”

    杜烈连忙调转方向,娄天钦骑在马背上给拉冬打电话:“人找到了,坐标一会儿发送到你手机里。”

    而此时,拉冬跟路西法正被五六双绿油油的眼睛包围着,路西法站在最前面,朝着那边龇牙。

    狼跟野狗不同,狼比猎狗有脑子,拉冬常年打猎,知道狼的脾性,狼不会贸然攻击,它们一般都会选择跟随猎物,然后趁对方不注意,一拥而上。

    “路西法,靠后!”

    路西法弓着身子,后颈的鬃毛竖的根根分明,它非但没有靠后,反而往前进了一步。

    拉冬心里清楚,势单力薄的路西法根本没办法在这群狼的手里讨到便宜。

    狼群开始将包围圈缩小。

    拉冬发现身下的马儿已经开始焦躁的踱着前蹄,他急忙喝止道:“路西法,别过去,听见没有!”

    就在一个呼吸的功夫,路西法突然朝着领头的那只狼扑过去了,拉冬呼吸一紧:“路西法!”

    丛林里的扑咬跟翻滚愈演愈烈,拉冬已经分不清楚哪个是路西法,哪个是狼了。

    心急如焚的拉冬果断翻身下马,在雪地里捡起一根掉落的树杈,横握在掌中,翻身跃上马背:“驾!”

    他骑得这匹是战马的后代,听见主人的命令后,马儿前蹄扬起,立刻朝树丛奔袭过去。

    嘶哑中的狼群听见马蹄声后,立即四散开来,被路西法咬住鬃毛的狼也想逃,却被豹子的爪子狠狠扣着,动弹不得。

    拉冬目光一狠:“路西法,闪开!”

    话音刚落,他手里的长树枝便朝着狼的眼睛刺过去。

    “啊呜……”

    受了伤的狼一得到自由,立刻朝森林深处逃窜,而刚才它们战斗过的地方,全都是毛。

    路西法也受伤了,它一瘸一拐的靠近拉冬,刚经历过厮杀的兽眸里溢满了杀气,可在仰头看向拉冬的时候,立刻又变得往常一样,温顺的像只大猫。

    拉冬拍了拍马鞍:“上来!”

    小的时候,拉冬外出打猎,怕路西法跑丢了,便将它抱在马鞍上,让马驮着它一块儿跑。

    现在长大了不知道还能否坐得住。

    路西法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成功,急的在雪地里团团转。

    拉冬只好下马,亲自将它抱上去,还是没用。

    路西法根本坐不住。它太大了,而马鞍的位置有限。

    “td!”拉冬眼眶变红,扯着路西法的后颈:“谁让你上的,你这个蠢家伙!”

    路西法下意识的用脑袋去蹭他的手。

    拉冬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他冷静下来给劳伦斯打电话,拉冬知道,劳伦斯要么在猎场外面等候,要么在猎场内。

    “我发位置给你,马上派个担架过来,路西法受伤了。”

    不等劳伦斯做出反应,拉冬啪嗒将电话给挂断了。

    挂断电话的男人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他决定了,今晚他的儿子或者路西法有任何差池,所有跟这事儿有关的人统统都得死。

    劳伦斯速度还挺快的,十几分钟左右,就已经听见马蹄声了,拉冬这才放心的跨上马背:“你在这里等,听见没有?他们一会儿就过来,如果再乱跑,我就把你做成一张垫子!”

    路西法蹲坐在雪地里,眼巴巴的望着拉冬离去的背影。

    ……

    拉冬一路疾行,在树林里横冲直撞,虽然心急如焚,但脑子却清醒的很。

    道森家族跟普洛斯家族的友谊,将在今晚彻底结束,

    他对德芙忍耐已经彻底到了极限,对她那个愚蠢的家族成员也忍耐到了极限。

    这次谁来都没有用,哪怕是他的祖父。

    他受够了。

    ……

    德芙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她怀里拥着普洛斯家族的继承人,孩子的啼哭声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你们谁敢过来!”德芙用枪抵着婴儿的脑袋,无辜的小家伙还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稚嫩的小手握着冰冷的枪口。

    周围人看的触目惊心,气温这么低,婴儿的手就这样暴露在外面。

    “德芙殿下,快把小殿下的手塞回去,他会冻坏的。”旁边有人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德芙连孩子的死活都不顾,哪里还会顾得了他的手。

    “都让开!让开听见没有!不然我杀了他!”

    众人不敢不从,只好听话的往后撤。

    娄天钦递给杜烈一个眼神,杜烈心领神会。

    “拉冬呢?拉冬为什么还没有来?”德芙质问。

    “殿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德芙殿下,请冷静,把小殿下的手塞回去吧,如果冻坏了,小殿下就废了。”

    德芙:“这是拉冬造成的,不是我。”

    “可他也是您的孩子。”

    德芙仿佛不愿接受这个现实般,厉喝道:“他不是我的孩子,他是你们普洛斯家族的继承人,废了也好,以后普洛斯家族就由一个残废统领。”

    大家其实已经看出来德芙精神已经开始不正常了,不然,有哪位母亲会对自己的亲生子这么残忍。

    这时,马蹄声由远而近,众人纷纷朝声音的来源处看过去。

    很快,拉冬抵达众人眼前,只见他利落的跳下马背,大步凌然的朝其中一名侍卫走过去,从他腰间夺过配枪,熟练地上膛,也就是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拉冬是年轻贵族中为数不多拥有军衔的人,他参过军,指挥过队伍,杀人这种事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难。

    队伍哗啦分开,留出一条通道给他行走。

    德芙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但很快的,她就笑了。孩子通红的小手在探照灯下,显得尤为刺眼。

    拉冬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锋上,尖锐又刺痛。

    “德芙,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如果我儿子有什么闪失,你,包括你的家族,都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德芙凄凉的注视着他冷峻的脸庞,走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她无所畏惧的迎上他的视线:“那你开枪啊!”

===https://www.AiyyzX.com/ https://www.AiyyzX.com/ 第2760章 恨错===

第2760章 恨错

    “当着你儿子的面,射杀他的母亲,然后让他身上沾满了他母亲的血液?当他长大问你,他目前是怎么死的,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回答。”德芙冲拉冬挑衅的勾起嘴角。

    德芙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晓得拉冬的软肋在哪里。

    拉冬是个非常棒的父亲,这点毋庸置疑,德芙甚至知道,拉冬可以为了孩子,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会杀了她,但绝对不敢当着孩子的面。

    “说出你的条件,我已经没有耐心听你的废话了,直接点吧。”

    “让他们统统都退下。”

    拉冬没有任何犹豫,扭头冲身后的人道:“退下!”

    就在这时,德芙忽然道:“娄天钦,你留下!”

    拉冬蹙眉,仿佛有感应般的朝人群中看过去,他刚才都没有留意到娄天钦也在。

    队伍缓缓退后,娄天钦宛如沙滩上的礁石,突兀的伫立在那儿。

    杜烈已经绕到了德芙的侧后方,随时准备动手营救。

    只不过,目前还不是好时机,德芙背靠大树,而她的枪抵在孩子身上,万一碰擦走火,那就难办了。

    孩子的哭泣声仿佛变小了,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困了。

    娄天钦开口道:“你与我并没有交集,让我留下,是什么意思呢?”

    娄天钦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让德芙露出了讽刺的笑意:“你还真是够沉得住气的。自己的妻子被人惦记那么久,都不介意。”

    德芙临死还忘不了拉踩姜小米,可她却忘了一件事,王浩能够平安回到北欧,已经表明了娄天钦对那件事的态度。

    娄天钦反唇相讥道:“不知道为什么,从你的口吻中,我听出了你在嫉妒我太太。”

    在大家都试图安抚德芙情绪的时候,娄天钦却一再的刺激,因为人在愤怒的时候,警觉性就会降低。

    这样杜烈营救孩子的几率就更大了。

    果然,德芙听到这番话后,激动地浑身都在抖。

    “你胡说!我会羡慕她?她算什么东西,也只有你们才把她当做宝贝。”

    娄爷幽幽的来了一句:“哦?听起来,把她当宝贝的,并不仅有我一个?”

    德芙被他激怒:“你管不好自己的妻子,让她到处招蜂引蝶,你不光没有作为,反而引以为傲,这就是你们低贱的原因。”

    “可您又高贵哪里去呢?”娄天钦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她:“拿枪抵着孩子的母亲,我还是头一回见。”

    德芙目呲欲裂,恨不得将娄天钦盯出一个洞来。

    杜烈已经开始在做深呼吸了,因为德芙的枪已经从孩子的身上转移到了娄天钦的身上。

    “你这个低贱的东亚人……”

    拉冬忽然横出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娄天钦面前,并且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她。

    德芙怔怔的看着拉冬,仿佛不明白,拉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脑海里忽然冲出无数零碎的画面。

    娄天钦遇到雪崩;娄天钦被教皇劫持;娄天钦被车撞;娄天钦……被人用枪指着。

    而最令德芙记忆深刻的是那次的拍卖会。

    现场拍卖中,有一副是姜小米的作品,拉冬当时以历史最高价购买到照片。

    一瞬间,有道闪电在德芙的脑海里炸开,她突然生出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拉冬爱的人,会不会是娄天钦?

    就在德芙失神的功夫,杜烈瞅准了机会,突然发起进攻,德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竟在杜烈钳住她手腕的那一刻,朝着远处空放了一枪。

    砰——

    枪口原本是对准娄天钦的,因为杜烈的干扰,角度偏差,仿佛电影慢镜头一般,所有人都在动,可惜,他们那点微动根本无法阻止子弹的速度。

    破风而来的弹头,在空气中形成一道半弧形的风阻形状,危险迫在眉睫。

    却在这时,一道毛茸茸的黑影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过来,周围人发出惊恐的大叫。

    原本应该躺在担架上,跟随劳伦斯一同离开这儿的,但在途中,路西法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跳下担架,冲进了树林。

    哪怕它受了伤,寻常人依旧追不上。

    中弹的路西法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好几圈在平静下来。

    “路西法——”拉冬踉跄着跑过去,单膝跪地抱住豹子的脑袋,路西法身上皮毛厚重,又是黑色,根本看不出伤口在哪里,拉冬在路西法的腹部以及各处死穴周围摸了几把,张开五指后,掌心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