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含紧一点喂饱你*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

“你们现在想的太早了,起码也要等你们能够独立生活以后,我才会让你们接手张丽的事情。如今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努力学习充实自己,让你们成长起来。”

    孩子旳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从五院回来后,徐婷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至于孩子们,或许是因为这次受到的冲击力比较大,个个看着都稳重了些。

    徐婷保持着一个月去一次五院的频率,平时护工更是会和她报告张丽的情况。就在张有金他们回去的第二天,张丽就犯病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徐婷捏捏眉心,“这么巧?”

    前脚娘家人刚走,后脚就发病,张丽这发病的时机选的可真准啊。

    不管怎么样,五院那边都会治疗张丽的,她就算过去也帮不上忙。在徐海几个孩子面前,徐婷从来不说张丽不好,但其实徐婷内心对张丽极其不喜欢。

    只是她怎么好和张丽计较?她若是欺负张丽,别人只会指摘她,不如像现在这样,花点钱自己眼不见为净。

    姜蝉最为明白徐婷的心思,她当然不会劝徐婷。没有经历过徐婷苦痛的人,哪里有资格劝徐婷对张丽宽容?

    况且明面上来说,徐婷对张丽已经够可以了。五院每年的医药费,还有护工费,那不是一笔小数字。除了没让张丽待在家里,张丽有什么要求徐婷都满足她了。

    张丽待在五院,并没有对徐家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徐远按部就班的上班,徐海几个则是努力学习,并且去上各种兴趣班。

    徐婷和莫靖宸的感情也在稳步发展中,在徐婷三十一岁这一年,她和莫靖宸走入了婚姻的殿堂。两人的生活比起以前来也没有大的不同,只是彼此之间更亲密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徐海十六岁的生日。此时的徐海已经在念高中,他长相斯文,为人沉稳,或许长子就是这样吧。

    看着徐海吹熄蛋糕上的蜡烛,徐婷悄悄眨去眼里的泪花。她记得上辈子徐海在十六岁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如今真好,徐海还好端端的站在她的面前。

    徐海抱了抱她:“姑姑,这么高兴的日子你哭什么?以后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文学

    徐婷眨眼:“我是高兴,高兴我们大海现在变的这么优秀。”

    莫靖宸搭着徐海的肩膀:“确实,大海走出去谁不夸他是少年英才?”

    徐远只是憨憨的笑着,但是眼神里满是骄傲。他前半生吃了不少苦,但是现在谁不说他福气好?妹子出息,儿子个个都很优秀。

    就算家庭上有些许的不如意,也是瑕不掩瑜。

    徐海忽然有些哽咽:“我以为我以后的生活就那样,一辈子呆在J 市,像爸那样辛苦一辈子。可我没想到我居然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姑姑,我一辈子都感谢您。”

    徐婷:“你是我的侄子,我作为大人应该要保护好你们。当年大哥是怎么护着我的,我也会怎么护着你。若是没有大哥,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徐远忙摆手:“那是你自己出息,你做事业我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他自己知道自己斤两,这辈子也就是个技术工人。让他去谈生意干什么的,他做不来这一套。其实徐远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过的很好了,不用养家,不用为生活奔波,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莫靖宸提醒徐海:“该切蛋糕了。”

    徐海小心的切开蛋糕,第一块先递给了坐在一边的杨志强老爷子。这些年他们和杨志强的关系非常好,徐海几個一有空就往老爷子那里跑。

    如今的杨志强比起以前来,那是平和太多,就是一个很慈祥的小老头。徐婷还记得当年的杨志强,老人家一身倔脾气,似乎是属狗脸的,说翻脸就翻脸。

    如今十余年相处下来,他变了许多,或许这就是有亲人的感觉吧。亲情能够让一个变得柔软,让他变成一个更加温和的人。

    杨志强笑眯眯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这是爷爷给你的红包,祝你在新的一年内学业进步,更上一层楼。”

    徐海大大方方的收下:“谢谢爷爷。”

    杨志强就喜欢小辈不和他见外,这不一直乐呵呵的。

    徐远拍着他的肩膀:“爸爸为你高兴,你成长成现在这样,固然有你姑姑的帮助,可你本身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好孩子,咱家就属你心里最苦。”

    想到六岁以前的事情,徐海垂下眼睫:“爸,别说过去不开心的事情,我们现在都过的很好。”

    徐远:“是我没本事,不能给你们好的生活。”

    徐川也懂事许多:“爸,你别这么说,你养我们几个都不容易,我们都知道你的辛苦。那么苦的时候,您都坚持要我们念书,要不是……”

    若不是大哥的学费被张丽偷偷送去娘家,这句话徐川没说出来,但是大家都明白。

    徐婷拍手:“好了,这么高兴的时候,说过去的事情做什么?大家现在都过的很好,以后我们会越来越好!”

    莫靖宸:“说的没错,大海现在跟着你姑姑后面学习,小川和小溪都跟在各自的师父后面学习,大家现在都过的很好,以后你们都会成长为很优秀的人!”

    .

===https://www.AiyyzX.com/第两千二百二十六章 姑姑35===

尚年幼的莫奕泽举手:“爸爸,我以后也要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

    莫靖宸抱起儿子:“好,我们阿泽以后也会很优秀,可优秀的人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阿泽怕不怕辛苦?”

    莫奕泽想到徐川每天那么辛苦的训练:“我不怕辛苦,我也想成为爸爸妈妈的骄傲。”

    莫靖宸眼角的笑纹都露出来:“好,那爸爸妈妈拭目以待。”

    尽管知道南方的那些隐患早就被姜蝉一锅端了,但是只有看到徐海实地站在自己面前,徐婷的心才算彻底落回了肚子里。

    她对徐川都没有这么担心,因为徐川的悲剧是张丽造成的。如今张丽在五院,几乎就杜绝了徐川受伤的可能性。

    但平时徐婷也不忘记叮嘱徐川,若是张丽犯病旳时候记得要离远一些,千万别伤到了。

    如今几个孩子都成长的很好,徐婷不求他们以后有多大出息,只要他们健康平安就好。因为自己做了母亲,她就特别难以理解张丽的脑回路。

    作为一个妈妈,她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捧到孩子面前。可张丽倒好,对孩子不管不问,一心就想着娘家。

    偏偏张家人基本都是白眼狼,有时想到这里,徐婷都特别想问问她,这么做到底值不值?

    徐海和徐川这边算是没事,徐婷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徐溪。目前这是让她最担心的孩子,徐溪今年十二岁,比起徐海和徐川来,他出落的更加俊秀。

    若是换身女孩子的衣服,也一点都不违和。再加上他跟在老师后面学习古典舞,举手投足之间的气韵非常迷人。

    虽然比起上辈子,徐溪性格开朗了些,但是他骨子里还是文静的。这么个孩子,他以后还会走上那么一条艰难的道路吗?

    徐婷不歧视同,性,恋,但是她也不鼓励,因为这条路太难走了。不仅要承受社会上的各种舆论压力,而且若是选择了这一条路,能够有多少人走到最后?

    领了结婚证的夫妻尚且都不能保证能够相伴一生,更不用说这不被主流舆论认可的关系了。

    姜蝉察觉到了她的想法:“我认为徐溪大概率不会走上上辈子的道路,他上辈子之所以是那个取向,主要还是因为他在家庭中汲取到的温暖很少。”

    “父母关系恶劣,父亲在他心目中的存在感不强,所以在他潜意识里,他会将对父亲的幻想投射到未来的对象身上。”

    “况且张丽总是发病,又在徐溪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无形中徐溪对女性就有些恐怖。这几厢一结合,才有了后来徐溪的取向。”

    徐婷的心渐渐放下来:“所以徐溪这辈子不会走上那样的道路?”

    姜蝉:“大概率吧,不过也并不绝对。”

    徐婷斩钉截铁:“他肯定不会和以前一样。”

    姜蝉挑眉:“就算和以前一样,也不代表徐溪就做错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每个人他有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旁人只能够提出建议,却不能代他做出决定。”

    徐婷轻笑:“我知道姑姑的意思,我不强求,就算徐溪真的走上那条路,我也希望他能够擦亮眼睛,找一个真正适合过日子的人。当然,这是最糟糕的设想,因为这条路太难走了。”

    姜蝉:“你心里有成算就好,我看徐溪现在挺好的。”

    徐婷嘴角翘了翘:“那是,他们都是我的骄傲。”

    徐婷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会去看张丽,这几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频率。在徐溪八岁以后,她也会带着徐溪过去,徐海和徐川当然都会随行。

    这几年张丽的情况时好时坏,他们过去看她,有一半的时间她都在犯病。这次就不赶巧,她们过去的时候,张丽又发病了。

    因为她在发病后就会乱摔乱砸东西,所以病房里的东西能少就少,但是就算这样,护工刚刚推开门,迎面就是一个凳子飞过来直冲面门。

    徐川反应快,一脚将凳子踹飞出去,徐婷原地深吸了口气,若是这凳子真的砸到脑袋上……

    看张丽神志不清,在拼命的摇那张病床,徐婷紧锁眉心:“我们先出去,叫医生过来吧。小川,走了。”

    徐川摇了摇头,努力撇去脑袋里的画面,跟在徐婷后面离开了病房。莫靖宸牵着徐婷的手,这会儿还在后怕。

    “幸亏小川反应快,这要是真砸脑袋上……”

    徐婷也觉得怪对不起那位护工:“一会儿给人家点压惊费,我实在是怕了。”

    这亏得待在五院,若是真待在家里,谁还有日子过?成天提心吊胆的。

    徐川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他脑袋里忽然出现了许多画面,最为吓人的他居然看到自己被张丽给失手捅死了。

    徐溪回头:“二哥,你怎么停下来了?”

    徐川头疼欲裂:“我这就来。”

    看徐川皱着脸,一副痛苦的样子,徐婷急了:“小川,你怎么了?走,咱们先去医院检查看看。”

    和赶过来的医生说了几句,徐婷带着徐川急匆匆的往最近的医院赶。徐川蜷缩在后座上,抱着脑袋不时发出一阵闷哼。

    莫靖宸看着后视镜,开车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印象里徐川一直都很健康,怎么这次忽然这么痛苦?而且还毫无征兆。

    有事情找姑姑,这是徐婷一直以来的想法,这不徐婷就在呼唤姜蝉了:“姑姑,小川这是怎么了?就是去看了眼张丽,他怎么忽然这么头疼?”

    姜蝉看了徐川一眼:“他看到了他前世最后的场景,一时承受不住罢了。”

    徐婷:“不是,小川怎么会看到?为什么大海没有像小川这样过?”

    姜蝉:“我猜是因为徐川和张丽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吧,因为徐川上辈子的悲剧是张丽造成的,那么这辈子张丽有了改变以后,冥冥之中也会影响到徐川。这种事很玄乎,我也解释不清楚。”

    徐婷:“也有姑姑不知道的事情啊?姑姑,小川这样是看到了他以前所有的记忆吗?”

    姜蝉:“不一定,他醒了,你可以自己问他。”

    .

===https://www.AiyyzX.com/第两千二百二十七章 姑姑36===

徐婷扭头看向后座,徐川慢慢坐直身子,额头上还带着冷汗,看着有些憔悴。看着素来阳光活泼的大男孩儿变成这样,徐婷心里怪不好受的。

    “小川,你怎么样?头还疼吗?”

    莫靖宸靠边停车,也关切的看着徐川:“若是还疼的话,你先坚持下,还有十分钟咱们就到医院了。”

    徐川勉强扯出个笑容,他盯着徐婷:“姑姑,我头不疼了,我刚刚看到了很恐怖的画面。”

    莫靖宸:“是被吓到了吗?那么大的凳子砸过来,是谁都会被吓到。”

    徐川摇头:“不是,姑姑,真奇怪,我刚刚居然看到我被……她……乱刀捅死了。”

    他现在连妈都叫不出口了,实在刚刚看到的那些画面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徐婷抿唇,幸好徐海和徐溪在徐远车上,没听到这些话。

    “那都是假的,小川你现在过的很好,再说了,病房里哪里有刀?”徐婷努力想词儿安慰徐川,可惜她就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

    徐川摇头:“姑姑,我是真的看到了,我看到了我自己,好像比现在要大个几岁……”

    看徐川陷入迷茫,徐婷态度很强硬:“小川,那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现在很好,就不要去想这些让你难过的事情了。”

    莫靖宸看着徐婷,感觉徐婷的态度有点奇怪啊。她似乎知道徐川看到了什么,对徐川的样子一点都不奇怪。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看莫靖宸深思,姜蝉凉凉一笑,看来徐婷这次要掉马了。

    徐婷还不知道她已经要掉马,还在劝说着徐川,好说歹说才将徐川劝住了。徐远过来敲窗户:“怎么不走了?小川还好吧?”

    看着窗外的徐远,徐川更有了一种真实感,他笑了笑;“不用去医院了,我现在特别好,一点都不头疼了。”

    徐远:“不管怎样,还是去医院检查看看吧,你刚刚吓到我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头疼了?”

    徐川求助的看向徐婷,徐婷只丢了个后脑勺给他,刚刚这小子差点没把自己吓死,去医院检查下她也放心些,虽然姜蝉说他身体好的很,毛事儿都没有。

    徐川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看爸爸、大哥小弟还有姑父都支持,他只能够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一番检查后,小伙子身体倍儿棒,徐川这下得意了。

    “我早就说了,我身体好的很,你们偏不信!”

    徐远拧眉:“下次我们去看她的时候,你就别去了,省得去那儿又头疼。你这次真的把咱们吓到了,你说她是不是克你?”

    徐婷也赞成:“以后小川别去了,你自己难受,我们也担心。”

    徐川抿唇,看到那些画面以后,他确实不想再见到张丽。就算张丽是病人,他也不想见到她。

    晚上,徐婷在床边坐下,莫靖宸放下手里的书,探究的看着她。

    徐婷神色如常:“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她当然发现了莫靖宸的异常,作为彼此最亲近的人,她又不是没发现莫靖宸探究的眼神。再有姜蝉刚刚还提醒她了,徐婷就更明白不过了。

    莫靖宸笑笑:“上午小川说他看到的画面的时候,你看着一点都不惊讶,就好像你曾经知道或者见过一样,你当时的反应很奇怪。”

    徐川沉浸在当时的情绪中,没发现徐婷的异常,可莫靖宸看的清清楚楚。一般人若是听到这样的话,通常都是各种惊讶,但是徐婷的表现非常平静。

    徐婷将毛巾随意扔到椅子上:“你感觉还真敏锐,我给你介绍个人?”

    莫靖宸轻笑:“男的女的?”

    徐婷白了他一眼,知道他在故意打岔:“自然是女的,是我姑姑。”

    她指了指悄无声息出现在贵妃榻上的姜蝉:“这位是我姑姑姜蝉,姑姑,这是莫靖宸,你应该已经见过他无数次了。”

    看着忽然出现的姜蝉,莫靖宸眨眼,脑回路一时跟不上了。他毕竟心理素质好,愣了几秒后终于回神:“姑姑?我记得咱们家户口本上没有姑姑这个人。”

    姜蝉轻笑:“她只是称呼我姑姑,我们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准确的说,我们是委托人和任务者的关系,这个小可怜当初找到我的时候……”

    徐婷忸怩:“姑姑,我现在不是小可怜了,我现在很好。”

    莫靖宸被这两人的话弄的很迷糊,姜蝉:“亲闻不如亲见,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她打了个响指,莫靖宸的面前就出现了徐婷上辈子的经历。越是看到后来,莫靖宸的眼神就越加暗沉,他握着徐婷的手无意识的加大力道。

    徐婷挣扎了下:“你捏疼我了。”

    莫靖宸下意识松手:“还好吧?”

    徐婷:“我还不错,你看着不太好的样子。”

    因为回来的时间太长,许多画面她都已经淡忘,如今再看这些,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的一生一样。

    莫靖宸:“我没想到你以前这么坎坷,难怪你对大海几个那么上心。”

    “最后那個凶手找到了吗?”

    徐婷微微一笑:“自然找到了,姑姑一出手,什么人能够逃的了?”

    莫靖宸看着姜蝉:“姑姑,谢谢你一直这么护着她。”

    虽然姜蝉脸嫩,但是莫靖宸这句姑姑叫的无比自然。当然他对姜蝉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若不是姜蝉接下了徐婷的委托,徐婷现在还泡在苦水里。

    姜蝉:“只是我和徐婷的缘分而已,我之所以接下了你的委托,其一是因为徐婷可怜,其二是惋惜那几个孩子,如今看来,你们都已经和上辈子大有不同。”

    徐婷:“是,这一切都是姑姑带来的,姑姑,我一辈子都感激您。”

    姜蝉:“好了,解惑时间结束,我自去忙我的事情了,你们随意吧。”

    看姜蝉消失在房间内,莫靖宸一愣:“姑姑都是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吗?”

    徐婷:“对啊,前几年我还不能独立处理公司事务的时候,姑姑会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后来等我上手了,姑姑就很少出现,但是我若是有事找她,她一定会出现。”

===https://www.AiyyzX.com/第两千二百二十八章 姑姑37===

莫靖宸:“姑姑……她看着很特别,看着好……年轻的样子。”

    徐婷:“十年前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模样,我都习惯了,反正姑姑无所不能。”

    莫靖宸也不再多问姜蝉的事情,他对姜蝉本人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他只要确保徐婷好好的,他们的小家庭好好的,别的他没有那么多的好奇心。

    不得不说,莫靖宸的这个心态姜蝉还是很欣赏的。不刨根究底,有边界感,她欣赏这样有分寸的人。

    这边徐婷和莫靖宸旳话算是说开了,姜蝉的存在再也不是秘密。反倒是徐川变的沉默寡言许多,也没有以往活泼了。

    徐婷看在眼里,心里不是不着急,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导徐川。

    “姑姑,小川这样没有办法吗?”

    姜蝉看了一眼在睡梦中挣扎的徐川:“我没有办法,有些事情我能够干预,有些事情我也不能,你真当我无所不能?”

    徐婷垮下肩膀:“我就是看小川这样,我心里怪难受的。这孩子以前那么苦,我就希望他不要知道以前的事情。”

    姜蝉:“有些事情避无可避,往往你的一个微小举动,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徐川知道以前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好,这孩子性子有些浮躁,正好趁现在磨磨他的脾气。”

    徐婷不忍心:“就是太苦了。”

    姜蝉弹弹手指:“一个人想要成长起来,总要吃些苦头的。你刚刚接管公司不辛苦吗?你每天处理公司事务不辛苦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辛苦,你维护他们的心思是好的,但是他们也需要自己成长起来。”

    莫靖宸在这一点上是同意姜蝉的意见的,徐婷哪儿都好,唯独对三个侄子太过于操心,恨不得他们一辈子都不会遇到挫折阻碍等等。可人这一辈子怎么可能事事顺心?

    姜蝉没办法,徐婷也没辙,这一切只能够靠徐川自己硬撑过去。看着下方面露痛苦之色的少年,姜蝉眼神平静无波。

    徐川以后不是想当警察吗?警察如果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日后成就也有限。

    徐川的梦陆陆续续做了有半个月,这半个月来,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从原先阳光咋呼的少年,变成了现在沉默阴郁的模样。

    徐婷急在心里,却无计可施。直到这一天她在工作的时候,秘书说徐川过来找她。

    徐婷皱眉,这個点儿徐川不应该在学校学习吗?怎么跑出来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把孩子放进来了。

    徐川不是第一次来徐婷的办公室,可结合他在梦里看到的,眼前的这一幕显得又熟悉又陌生。这半个月的梦做下来,他有的时候都分不清,到底他是J市老家的徐川,还是现在这个?

    看徐川站在原地不动,徐婷过去揉揉他的脑袋:“坐吧,想来你有很多话要和我说。”

    徐川在徐婷的对面坐下,他沉默许久才开口:“我这半个月总是做梦,看到了好多画面。”

    “姑姑好像对我的梦一点都不意外。”这半个月让这个小少年飞速的成长起来,而且他也在反思复盘之前所有的事情。

    越想越觉得这些年徐婷的有些交代特别值得深思,譬如说她总跟爸爸说工作不要太辛苦,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扛,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梦里爸爸四十多就去世了,因为太累了。

    譬如说她总是叮嘱他们好好学习,别小小年纪想着出去打工,梦里大哥就是早早被人忽悠着去了南方打工,后来再也没回来。

    再譬如说她总交代自己在张丽发病的时候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绝对不要自己冲上去。梦里他就是被犯病的张丽失手捅死的,想到这里,徐川就垂下眼睫,内心一片黯然。

    如此一桩桩一件件回想起来,徐川发现徐婷几乎都是在针对性的叮嘱他们。这说明什么?

    徐婷按下电话和秘书说了下午的会议暂时取消后,她才再度看着徐川。看来今天她要好好开导徐川一下了,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清。

    办公室里一时没有别人,气氛显然有些凝重。徐川盯着徐婷,眼睛眨都不眨。

    徐婷:“在你看来,这短短的半个月你是在做梦,但是你在梦里看到的那些,却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徐川愣了下:“重生?”

    徐婷失笑:“看来没白看,连这个都知道。”

    徐川抿唇:“我里都写,人能够重生,一般都是经历什么生死大劫,姑姑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徐婷无奈:“这么鬼精做什么?你看到的只是你上辈子的记忆,可是我不一样。在你的梦里,大海去了南方以后就没有了消息,大哥早早过世,你自己被张丽……”

    剩下的徐婷没有说出来,但是徐川显然明白徐婷的未尽之意。

    “我是在追查小溪案子的时候被人杀害的。”徐婷淡淡丢下一句话,却在徐川心里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小溪他后来出了什么事了吗?”

    徐婷苦笑:“是,只怪我毕业以后一直忙于工作,对家里人关心太少了。大哥又是个要强的人,要不是你的事情发生以后,我根本就不知道张丽她有遗传的精神病。”

    “家散了,小溪跟我来了首都。他的性,取向与别人不同,后来被人给害了。当日我正是找到了些线索,在去求证的路上被人给……”

    徐婷过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徐川沉默下来。

    徐婷:“从大哥到大海,再到你和徐溪,最后到我,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可这一切因为什么?我恨毒了张丽,若是她没有这个病,或许你们会不会过的轻松一些?”

    “所以在我重来一次后,我当即就回到了老家把你们带到首都来。我要把张丽彻底割裂出你们的生活,让她再也没有办法伤害你们。”

    徐川苦笑:“姑姑你对她真好……看到了那些梦以后,我恨不得我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她。”

    徐婷:“我是没办法,这些事情只有我知道,我不能对她太过火。因为她是病人,这世界就是这样,善良的人总是要承受更多,可这些难道就是理所应当的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