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舞蹈系校花成为玩具!同时被几个男人C

 难道是朱朗发明的…其实不然,  这不是方便面,这个面的名字叫踅面,  这个踅面很早就有了,来历相传是由西汉淮阴侯韩信所创,到现在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可称得上是“中国最古老的方便面”。

  韩信让以当地盛产的荞麦为原料,烙成大饼,发给士兵,吃时用开水一泡即可,十分快捷方便,为战争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文学



  踅即“折足”,是个会意字,在关中方言中是“转来转去”的意思。因为踅面从和面、摊饼到下面、捞面甚至放调料的每一个程序,都有“踅”的动作在里边,因而得名。

  踅面就是一块圆饼,烙熟后一张张搭在外面凉冷,再切成宽窄与薄厚相当的条形,  码得整整齐齐,  这样能保质三、五天,  吃时只需在开水里滚一下即可。

  一碗踅面下肚,朱朗也是感觉到了饱腹感,此时的天空太阳炙热,朱朗要求大家休息一段时间再走,不过,朱朗的命令没有下达多久,另外一边的观音奴却坚持要提早上路,并且在朱朗不同意的情况下,观音奴那边坚持自己上路,朱朗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观音奴往前走了起来。

  …………………….

  一连走了三天…而在这三天的时间,大明的军队已经到达了中都,汤和在去年的时候以右副将军的身份,随大将军徐达北伐,遇敌于断头山,战败,指挥使章存道阵亡,朱元璋对此未予追究。

  此时的汤和的心中其实是逼着一口气的,  正好此次换防,汤和从北平换回到中都,来的时候汤和就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打一个漂亮的攻城战,要让老朱对他刮目相看。

  所以汤和的军队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中都,跟着来不及休息就开始了对中都的攻坚,说真的,这白莲教是真的太脆弱,仅仅是看到汤和三万大军之后,白莲教之中就已经出现了哗变,中都开始有大量服役百姓潜逃,一天就跑了有一万多人,等白莲教的高层开始注意到这些事情,开始防范的时候。

  就好像水闸的缺口,这水已经完全的守不住了,即使用上来杀头来恐吓,但是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些服役百姓的逃离,这也让汤和无语,这一群乌合之众,汤和都没有来得及攻击,整个中都的白莲教都快要跑完了。

  城都不用攻,就直接进驻了。

  只是就在汤和将喜讯传回应天之后,真正的危机也才正式开始。

  地点是在一处峡谷之间,这道峡谷大约三百米长,宽约五百米,两边山高十多米,是一个十分附和伏击的地方,王直对这里十分的满意,他第一时间下令,一百黑甲兵在山上准备巨石,一百黑甲兵在前面堵着去路,再有一百黑甲兵切断来路,这样就可以将一千的明军来一个瓮中捉鳖。

  说真的…想法是极好的,但是王直还是太低估了朱二虎,丁义城等人的老谋深算,这两个人十分的谨慎,他们对朱朗的保护可以到了一种近乎变态的地步,两人的行军十分的严格。

  出发的那一天开始,朱二虎和丁义城就开始派出塘报骑兵。

  所谓的塘骑可以理解为侦察兵加通信兵,干的就是在行军过程中探查敌情、汇报信息的任务。

  每天早上军营内吹响第一声喇叭,各部就要收拾物品军装,然后听号令做饭进食。清点干粮辎重,办完之后并不出发,而是先是派塘骑出去侦查。塘骑以塘为编制,每塘五人,这五个人在侦查时要注意彼此相望,不能脱离各自视线。

  每人都装备信炮,以便遭遇突发事件时给大军报警。

  而大军在行军时不管兵分几路,每一路都要设置塘骑。每路二十四塘骑兵,这些塘骑每人之间相距一里,散布范围最大可达二十余里。可以说,塘骑就是军队的眼睛和耳朵。

  塘骑每人装备腰刀一把、弓箭一副,作为通信兵还有一面最重要的旗帜。说是旗帜其实就是旗枪了,枪长三米,枪头下置一面三十厘米宽的小旗帜。

  塘骑如果发现敌人队伍,就左右急摇旗帜,后边的塘骑看到后,即层层传递信息至主将处。如果敌人距离还很远,不是突发遭遇这种情况,那么只需要慢慢点动旗帜。要是敌人大部队气势汹汹,那么就要画圆圈摇动旗帜。

  这些是遇到敌人的情况,如果是地势问题,比如说无路可走、有水狭窄等情况,就不必摇旗,层层口传就行了。为了避免敌人对塘骑进行驱逐,信息中断,军法规定塘骑不能全部退回,而是根据敌人驱逐力度撤退。

  比如说敌人驱逐队伍靠近,最前一名塘骑就退到一里后另一名塘骑处,敌人还来,就这样依次退回,敌人驱逐队伍退走,那么塘骑各回原位,就这样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各塘依次进行。

  而对于各种颜色的旗帜也是有不同的意思。比如说遭遇敌人则摇红旗、发现敌人摇黄旗、敌人众多摇青旗、人少摇白旗、地形问题摇黑旗,各有各的用处不能混淆。

  除此之外,塘骑获得情报只对主将传递,要是有塘骑回营汇报探查信息,不管是要紧还是不要紧的事情,都不许沿途官兵拦截盘问,只需要直接前往中军报告主将,之后主将再召集各部军官探讨。如果有人敢在中途拦截塘骑盘问情报,即以军法处理。

  “停…!”朱二虎大声下令,为什么停,因为前面已经有塘旗摇旗,说发现了峡谷,要是一般情况的时候,那么朱二虎会下令直接穿过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要知道自己身后的马车中,可是自己的侄子,所以他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简单的决定,朱二虎而是喊停,准备和丁义城商量了起来。

  “怎么停了…?”观音奴有些着急的看着前面停下的军队。

  “小姐,不会有事的…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很快就会再次启程的。”杏儿躬身的道。

  此时的观音奴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着急了,她太想回家了,真的是太想了,不过,她注定这一辈子是无法回家的,这就是事实。

  “为什么停了…?”朱朗靠在梦瑶的身上,一连几天的颠簸是真的让朱朗有点生不如死,古代的马车没有避震器,而且路还不是很好,所以坐了几天是很颠的。

  朱朗是真的吃够了苦头,只能靠在梦瑶的身上才会轻松一些。

  “应该是遇到了情况,公子你不要着急,应该很快就好的…!”梦瑶安慰道。

  就在朱朗和观音奴都在那里对为什么停下而提出疑问的时候,朱二虎和丁义城也聚到了一起。

  “怎么停下来了?”丁义城看着朱二虎问道。

  “前面有道峡谷…不是一个好地方,是一个适合伏击的地方,所以我让军队停下来,想要让塘旗再侦查一遍。”朱二虎回答。

  “哦…是峡谷呀…朱千户…如果是峡谷的话,侦查没有意义,不知道有没有攀爬的高手,必须要爬到峡谷两边的峭壁之上,查看峭壁的两边有没有准备落石,这样就可以轻易的知道有没有伏击。”

  “对呀…。”朱二虎嘴角露出了笑意:“我怎么没有想到,要是有伏击的话,两边的峭壁之上,一定会准备落石的,这样可以对我们造成最大的伤害,要是没有落石,那么多半就没有伏击。”

  看着丁义城,朱二虎笑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这边丁义城谦虚一笑,很快,两人就派遣了一队攀岩的高手,直接就往峡谷的两边峭壁上爬了起来

  “不好…!”另一边的王直也是露出了皱眉的表情:“伏击不行了,要是被他们爬上了峭壁,那么就什么都暴露了,听我号令,所有黑甲出战,直接冲垮前面的明军。”

  无奈,王直只能下令直接攻击,很遗憾,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要是此时不突然攻击,他们就会失去先机,但是此时攻击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在峭壁之上的一百多人是无法下峭壁的。

  这就等于他们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力量。

  “果然有伏击。”朱二虎看到了从峡谷对面冲出来的黑甲,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跟着看向了丁义城道:“丁将军,这次看你的了,这可是重甲呀,朗儿还真的是聪明,知道一定会有重甲,已经给这些重甲准备了一道大菜。”

  “好…那老夫就先上了,朱千户,务必保护好公子。”丁义城哈哈一笑。

  跟着就听丁义城喊道:“卸下石弩…公子给咱们准备的武器要用上了,给我投准一点,可不能让他们过了我们这第一道封锁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