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别人的胯下吟呻……餐桌下腿张开一点

   “噗……”一口老血控制不住,像是倾盆大雨,浇了白釉一脸。

    烫。

    烫的人,灵魂麻木。

    白釉缀满宝石的神袍上满是鲜血,那斩天一剑从他的后心穿过,钉在了他的肋骨之上。

 文学



    “哎,”天道在白釉身后缓缓叹息,语气中竟像是带着几分惋惜,声音轻飘飘的,不愧是藐天下于尘埃的天道……

    “狂徒贼子自戕,这件事,便罢了。”

    说完,他衣袖轻挥,自顾自地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好似……

    从来不曾出现。

    白釉呆在了原地。

    她几乎支撑不住江明野的重量,抱着这个血人,坐在了云端。

    眼前只剩下一片猩红的血色,鸦羽一般的睫毛轻颤,雪瓷一般的脸颊,流下一滴血泪。

    不知是他的血溅进了眸子里,还是……

    心底的血,溢到了眼眶中。

    白釉颤抖的双手几乎不敢碰他,一颗伤痕累累又层层包裹的心,倔强又顽强地左右突奔,求一个解脱——

    无用。

    天道和江明野联手设下的禁制,哪里是一颗早就碎裂的心能撞开的?

    白釉怔怔地坐在地上半晌,白瓷一般的脸上满是血泪,她胡乱地擦了擦,越擦,越花,几乎整张脸都是他的热血。

    白釉叹了口气,用了用力,竟连抱起他的力量都没有,只能摇摇晃晃地将他背了起来。

    被斩落的青云重新凝聚,在白釉的脚下形成了一道道阶梯,白釉纤细的身子摇摇晃晃,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身后,留下了一道艳到惊心的血路。

    *

    星芒找了他们很久很久。

    观众们也揪着一颗心,粉丝们纷纷祈祷着,直到……

    狂暴的风雪之中,一个倔强的身影,踏着冰雪,出现在镜头里。

    极致的素雪如幕天席地的白纸画卷,那个满是鲜血的身影跌跌撞撞。

    晶莹的脚下,是一个个鲜血凝成的小水洼。

    【白釉!】

    【她背上,她背着江神!】

    【他们是干什么去了,这俩淘孩子,你们是要吓死我吗?呜呜呜。】

    【你们看,江神的后背上,插着一支长剑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遇到袭击了吗?他怎么样啊?】

    苍茫的雪山上,是一串鲜红的脚印,江明野的头垂在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

    “釉釉,你说让我踩着你的尸体过去,你不是剜我的心么?”

    声音轻若落花,甚至几片雪花都能打碎。

    “我把一颗心掏给你,万年的爱献给你,披星戴月,不辞万里,抛下世俗一切奔向你,你让我杀你啊,太难了,我不会啊。”

    “别说话了,”白釉将他搂紧,顶着寒风暴雪继续往前走,

    “我不值得。”

    “胡说,咳咳咳,”江明野又吐出几口鲜血,执拗如顽童一样坚持地说,

    “你值得,天下没有谁比你更值得,釉釉,大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从没想要跑,我离不开你,一秒钟都不行。”

    他亲昵地蹭着白釉的颈子,像是撒娇的小孩子,

    “釉釉,咱们去哪啊?你要是累了,就把我放下吧……”

    “不放,”

    “回家,”

    “你……”

    “闭嘴。”

    白釉很累,很疲惫,不想听他奄奄一息的声音。

    “哪儿是家啊?”江明野艰难地抬起了头,茫茫大雪越来越下,能见度不及两米。

    白釉愣了片刻。

    对啊,哪里是家啊?

    司雷殿吗?

    她好久没回去了。

    《创造青春》的宿舍吗?

    他的京郊别墅?

    还是……

    北极腹地那简陋的小木屋?

    “乖乖闭嘴,我带你回家。”白釉坚定了决心,身上重新恢复了力气,带着江明野一步步往前走去。

    离小木屋还有不到两米,近在咫尺,白釉却停下了脚步……

    小木屋里,一豆烛火。

    她明明记得她走的时候,没有点灯。

    江明野一夜未归,也不可能点灯。

    那么……

    这间小木屋……

    进了新的人?或者说,原主人回来了?

    呵,这里,本就是他们抢劫来的。

    一豆烛火下,隐约还有个陌生的影子。

    白釉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力气,瞬间就散尽了,她一个尊贵至极的神明,连个小木屋的所有权都没有!

    主人回来了,他们不仅要面临驱逐,甚至要面对赔偿!

    白釉要疯了,几乎崩溃了,站在小木屋门前静默了两秒钟,眼底猩红如走火入魔,提起一口匪气,神明霸占一间小木屋本就是给你脸了,要是敢不给,

    就!明!抢!

    她咬着牙,一脚把小木屋的门踹开,屋里……

    是一个脏乎乎的毛绒绒。

    天真,可爱,善良,呆萌,歪歪头:

    “嗷~”【你们去哪了?】

    白釉呆住了,被小脏熊一把塞进怀里,揉了揉,然后他又拽过来另一只干干净净的小母熊,对着白釉:

    “嗷~”【我媳妇儿!好看吗?】

    白釉克制了好久的情绪瞬间崩溃,小木屋是她的,小熊也是她的,熊媳妇儿也是她的!

    “哇!呜呜呜~”

    完全抑制不住,五味杂陈的情绪统统泛上了心头,她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小脏熊和小母熊哇哇大哭。

    “嗷~”【别这样,不至于,他怎么了?】

    小熊指了指奄奄一息的江明野。

    白釉哭的几乎抽搐,她终于不能再保持任何理智和冰冷。

    好似真正的被人拽入了滚滚红尘之中,一颗封闭的心虽然没有突破禁制……

    但是那道天上地下最完美的封印,甚至都被她突然的大悲大喜,沾染上了几分情感,封印和心居然像是在缓缓融合,成为一颗完整的心……

    白釉没空管这些变化,她的情绪如堵了数万年的洪水一样倾泻而出,将所有的阻拦冲的四分五裂,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江明野也是她的,她的东西,没有她的允许,不!能!死!

    她抱着江明野跑进风雪之中,跪在星芒之下,仰着满是泪痕的小脸,几乎大声咆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