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大叔甜宠妻:男主是女主的叔叔18岁占有她

    边跑还边喊:“姐姐,等等我。”

    灯光略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并不闷热,因为前后通风的关系,甚至还有点凉爽。

    姥姥王怡萍就在床上坐着,母亲周英红在床沿上坐着,握着姥姥的手,和她说话。

    夏泽凯带着丫头和桐桐进来后,看到床上躺着的老人,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下一刻,  他大声喊道:“姥姥,我来看你了。”

    “泽凯啊,你说什么?”王怡萍耳朵聋的越来越厉害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靠的近了,大声说话,她还能听清楚,这回夏泽凯和姥姥之间间隔半米左右,却已经听不清了。

    夏泽凯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他往屋里看了一眼,还是原来的样子,屋里靠北墙的地方,放着几个老式的木头箱子,箱子看上去灰扑扑的,房子中间悬空挂着一个藤编的篮子,篮子上用一块湛蓝色的方格子布盖着,防止落灰的。

    姥爷周林颤巍巍的走了进来:“丫头,桐桐,我给你们留了圆酥,可好吃了,我给你们拿。”

    他佝偻着腰,举起双手去拿那个篮子。

    夏泽凯可不敢让他姥爷有任何闪失,  赶紧过去扶住了他,顺便把篮子给接过来了。

 文学

    姥爷周林说:“泽凯,点心就在里边,你给她们俩拿出来吃。”

    夏泽凯掀开盖着的方格子布,就看到里边用一個用油纸包裹成四方形的,上边放着一张红色的纸,里边包裹的就是老工艺做的大桃酥,他们这边又叫圆酥,都是一个东西。

    “姥爷,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给她们俩拿就行。”夏泽凯扶着姥爷坐下,拆开了纸包外边的棉线,桃酥里的油性浸到了油纸包里,夏泽凯拿的时候还把手弄得油乎乎的。

    “丫头,桐桐,你们吃不吃。”夏泽凯拿出来两块,问她们俩。

    有的吃,俩小家伙才不管别的,伸着手接过去就往嘴里塞。

    边吃边说:“好吃,真好吃!”

    “好甜!”

    夏泽凯看着手上还有沾上的碎末,他像小时候那样把手指头放到嘴边上,把碎末给吃了。

    别看包装不怎么样,可味道确实挺不错的。

    “姥爷,你也吃一块。”夏泽凯又拿了一块递给姥爷。

    谁知道他摆着手说:“太甜了,我不能吃了。”

    “怎么就不能吃了,姥爷你身体也不舒服?”夏泽凯问了一句。

    记着姥爷没什么毛病啊。

    姥爷周林说道:“太甜了,吃了就头晕,都是给伱们留着的,谁来就吃呗。”

    听到姥爷这么说,夏泽凯愣住了,随后问他:“姥爷,你这是血糖高吧?”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吃甜的。”老人说道。

    陪着姥爷和听不清楚的姥姥说着话,不知不觉都快中午了,夏泽凯去隔壁的小屋里看了看,冰箱里有鱼、豆腐、土豆等等这些做熟了后容易嚼的食材,其他的就没有了。

    他把鱼给解冻炖上了,又用肉炖了个土豆,直到用勺子一碰,土豆都碎了这才出锅。

    吃着饭也没看到二舅过来,夏泽凯还问了他姥爷一声:“姥爷,我二舅哪?”

    “他呀,种了个大棚,养蘑菇了,白天在那边忙着,晚上才过来。”姥爷说道。

    夏泽凯扭头,下意识的看向了母亲,这不大行啊!

    就姥姥和姥爷现在这个年纪,真要是摔着、碰着,二舅也不知道啊,到时候岂不是个麻烦。

    周英红也想到了这一点,她脸上有些愁容,可二哥那边也需要生活,又没做错什么。

    她倒是想把老两口接回家照顾,可她现在也在儿子那边……

    “姥爷,姥姥,要不你们跟着我去齐城吧,那边地方大,能住的开。”夏泽凯主动提了一嘴。

    周英红听到儿子这么说,笑的特别灿烂,可姥爷周林摆手拒绝了:“去干什么呀,不去。”

    谷攝

    “爹,要不你去吧,我反正现在也没事,我照顾你和我娘。”她说。

    可任凭夏泽凯怎么说,姥爷就是不同意。

    夏泽凯劝不了他,心里想着给母亲说一声,让她以后再劝劝。

    “姥爷,姥姥,你们多吃点。”夏泽凯把鱼肉里的刺都给挑出来了,把肉夹到了他们面前的小碗里。

    谁知道姥爷又夹给了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你们也吃,多吃点。”

    “谢谢老姥爷。”丫头乖巧的说了声谢谢。

    桐桐也跟着说了一声。

    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夏泽凯这才往回走。

    临走时,母亲还依依不舍,二舅也没回来了。

    周英红在车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路上都很沉默。

    “妈,你抽空再劝劝我姥爷,一块跟着咱们住算了。”

    “二舅那边挺忙的,他也顾不上,咱没那么多事,让姥爷他们俩跟着过来,人多还热闹。”

    周英红有些担忧:“希云她能同意吗?”

    夏泽凯愣了一下,没想到母亲还考虑这个了,他说:“为什么不同意,要是你嫌住不开,你带着我姥爷、姥姥住南边那栋别墅,咱家不缺房子。”

    “对了,在齐城的医疗条件怎么也比家里要好。”夏泽凯说道。

    这倒是真话,周英红被说中了。

    回到夏庄,让夏泽凯有些惊讶,家里人还不少。

    连他那个老同学,夏庄新上任的村支书廉建都过来了。

    他一脸的无奈,说来说去还是想问问种干果的事。

    正应了他之前考虑的那样,见到利益的时候,不用你去催了,其他人自觉的就跟着干。

    看到夏泽凯进来了,廉建不大好意思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哎呦,廉书记也在哪,快坐。”夏泽凯调侃着说道。

    廉建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知道这个老同学夏泽凯现在经常和一帮大领导打交道的,书记什么的纯粹是开玩笑的话。

    “老夏,今天晚上不走了吧,咱们俩喝点。”廉建问他。

    夏泽凯指了指俩闺女,又指了指齐城的方向,说道:“一会儿就回去了,家里还有一个要照顾哩。”

    “我听说了,你媳妇又怀孕了呀,都已经俩了,也就你敢生,我有一个都够了。”廉建说道。

    他那点千把块钱的工资,真养不起。

    幸亏他老婆在镇上的中学当老师,一个月能有个两千多块钱,俩人加起来四千块,在乡下吃喝基本实现自给自足的情况下,还能攒下不少钱。

    可就是这样,他也下定了决心带头种干果,还不是想挣点钱花花,老指望家里人接济也不是个事啊。

    至于当这个村支书,廉建心里五味杂陈,不说也罢。

    他又不像之前那位夏卫良,什么事都敢干,什么钱都敢往自己兜里揣,廉建没那心思。

    至少他现在还一门心思的想着带夏庄的老百姓们发家致富,没生出那些贪念来。

    夏泽凯笑了笑:“我觉得你早晚也会要个二胎,还不如趁着年轻提前生一个算了。”

    “至于钱的问题,老廉,我给你透个底,只要你的干果质量过得去,明年结果了,你以后就不缺钱了。”夏泽凯这般说道。

    廉建听到后笑的合不拢嘴,可他还是保守的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你看,我这么说你还不信,我那二期都开起来了,上个月光买采购干果原材料就花了我将近两亿,这还不够用的,你说说你这点够我消化的吗?”夏泽凯说道。

    这个数字让廉建有些窒息。

    这还是采买的干果原材料,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指着在夏泽凯家的那些乡亲,说道:“这些都是想种干果的。”

    “那就种呗,多多益善,省的我安排车回来拉一次,连一车都不满,油钱都挣不出来。”

    “老夏,谢了啊。”廉建激动的搂着他的肩膀,说:“咱夏庄这些人都得念着你的好。”

    “可拉倒吧,我又不收买人心,骑兵早饭(故意的),咱们可别说的这么复杂啊,公事公办就行。”夏泽凯抬手捣了廉建一下,俩人哈哈大笑起来。

    夏泽凯给廉建出了个主意:“老廉,我说句心里话,你们也别单兵作战了,成立了合作社,等干果熟了,你们先把熟好的干果集中到一块来,我直接和合作社对接算了,省的到时候还得一家一家的去收购,都耽误事,你说是不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