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把我摁在办公桌;凶猛粗暴的贯穿高H

   “我选6号!它才是几匹赛马里实力最强的!”

    刘丽娜一指自己的选择,自得的神情简直不要太明显。

    何甜甜没有理睬刘丽娜的讥讽,而是看向众人。

    秦安然也没有搭理刘丽娜,直接表示,“我押何小姐!”

    赵清明赶忙跟上,“我跟安然一样!”

    顾紘咬牙道,“我押Lina!”

    原本他想负气离开,但叶承泽开口了,还表示愿意参加赌局,他顾紘就不能怂!

    不就是五百万嘛,他也跟了!

    其他的富二代们纷纷下注,有人选择何甜甜,但更多的人,还是押在了刘丽娜这一边。

    没办法,刘丽娜再纨绔,也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

 文学

    或许不太精通赌马,但也比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小麻雀强太多。

    是的,他们根本就不信何甜甜所说的“有赌马的天赋”,他们只当这个家庭普通的小替身在吹牛皮。

    最后,只有叶承泽没有开口。

    他看看刘丽娜,又看看何甜甜,勾了勾唇角,“我选何小姐!”

    众人只当他又在跟顾紘作对。

    就连顾紘,也在心底暗暗骂着:好你个叶老二,总是跟我唱反调。

    秦安然熟知剧情,她知道,叶承泽应该是爱上何梦甜了。

    想想也是,原剧情中,何梦甜那般狼狈,叶承泽都对她一见钟情。

    而此刻的“何梦甜”呢,没有狼狈,只有让人心疼的破碎美,喜欢这一挂的叶承泽只会更加沦陷。

    何甜甜却微微蹙了蹙眉头。

    咦?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何甜甜禁不住生出一丝警惕。

    不过,她脸上没有丝毫显露,而是露出一副自信却难免紧张的模样。

    众人纷纷下注,因为有叶承泽、顾紘这两个“大佬”的加入,一场赌马游戏,总赌注竟高达两千七百万。

    几匹马来到了起跑线,随着工作人员挥动旗子,比赛正式开始。

    “快!快跑啊!”

    “对!超过它,哈哈,快超过它!”

    “……哎呀,三号的表现很一般啊,早知道就——”押刘丽娜了。

    “就是就是!不过也无所谓啦,就一百万,权当给安然接风了!”

    “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六号最给力,六号!六号!”刘丽娜得意的笑着。

    只是,她还没有得意太久,就发现赛场上的形式骤然改变。

    原本一直蔫嗒嗒跟在后面的三号,竟在最后关头爆发了。

    接连超了好几匹马,冲到了六号身侧。

    最后,更是以三分之一个马身的优势,抢先一步跨过了终点线。

    输、输了!

    她、她居然就这么输了?!

    何甜甜和秦安然等人则十分高兴。

    何甜甜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而秦安然呢,则是知道人家有女主光环。

    啧,女主的气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很多撰稿人进入到世界后,最愿意选择的“捷径”便是逆袭主角,代替他(她)成为新主角。

    如此,他们才会有主角光环,才能事半功倍。

    秦安然也想走捷径,但她不喜欢“掠夺”二字。

    尤其是这一次,“何梦甜”这个原女主真的很对她的胃口。

    她不想逆袭打脸,更不想无缘无故伤害这么一个无辜的人。

    她选择了另一种完成任务的方式:绕开女主,开辟一条新的故事线。

    或许这条路会更加艰难,但,秦安然觉得心安。

    “何小姐,你果然懂得相马呀!”

    秦安然压下脑海中的纷杂想法,笑着对何甜甜说道。

    何甜甜扬起唇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算不得‘懂’,就是有一种直觉!”

    “哎呀,这就是天赋啊!”

    “哈哈,直觉好,何小姐,你的这种直觉真不错!”

    几个秦安然的闺蜜,因着秦安然的关系,一起选择了何甜甜。

    原本只是为了面子情,没想到,何甜甜还真让她们小赚了一笔。

    开开心心的分了钱,众人对何甜甜也多了几分善意。

    她们原本还想给“何梦甜”一个下马威,好好让她在人前丢个丑。

    但,亲眼目睹了何甜甜跟顾紘翻脸,她们忽然觉得,这个“何梦甜”并不是她们想象中的拜金女,而是个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

    这就很对这群白富美的胃口!

    为了男人寻死腻活的最可笑了,天下这么大,男人这么多,何必在一颗歪脖树上吊死?

    尤其是顾紘的做法太恶心了。

    替身梗?

    他还真好意思。

    他不只是亵渎了安然,更是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儿。

    同为女子,除了痴恋顾紘以至于脑子都变得不清楚的刘丽娜,在场的白富美,就没有一个不在心底暗骂顾紘渣男的。

    对于“何梦甜”,她们则多了几分怜悯。

    而此刻,白富美又发现,“何梦甜”并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白花、小可怜。

    人家是个有着反差萌的女汉纸,不但性格让人喜欢,还是个“天才”呢。

    赌马、骑马,射箭、射击……会所里的各个项目,就没有“何梦甜”不会的!

===htTp://www.5ikAidian.cn/htTp://www.5ikAidian.cn/第646章 白月光VS替身(十一)===

“我学过,但不怎么会!可以陪大家一起玩玩儿!”

    何甜甜十分谦虚。

    起初,富二代们还相信她的这番话。

    但,“玩儿”了几次,亲眼看到她的种种惊艳表演,众人最后都麻木了。

    他们更是对“不怎么会”几个字产生了浓浓的质疑——

    马德,玩儿成这样, 还特么叫“不会”!

    那要玩儿成什么样子,才能称得上“会”?

    “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顾霸总!若不是他花钱让我去各种培训班,我一个出身平民的灰姑娘,还接触不到这些高端的技艺呢。”

    何甜甜经受了一次刺激,仿佛彻底放飞自我了。

    她跟众人说笑的时候,还不忘再给顾紘插把刀。

    顾紘:……实在忍不下去了。

    可恨叶承泽这个混蛋, 明明不喜欢这些闹人的玩意儿,却非赖着不走。

    以前他不这样啊, 每次遇到这种纨绔们的聚会,他就是露个面,寒暄两句就走人。

    今天倒好,不但参加了赌局,还、还从头玩到最后。

    叶承泽不走,顾紘也不好离开。

    否则,就好像他怕了叶承泽一般。

    顾紘已经够丢脸了,不想再输给叶承泽。

    咬着牙,忍着满腔的怒火,看着“何梦甜”像个花蝴蝶一般,在众人中间飞来飞去。

    顾紘暗自骂了一句,“哼,好个何梦甜,我真是看错你了!”

    过去以为她是个单纯、脆弱的好女孩儿, 没想到, 她竟是个贪慕虚荣、拜金心机的小婊砸。

    真以为那些纨绔们吹捧你几句, 就是真把你当成“自己人”了。

    做梦!

    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则。

    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非要硬挤进来, 那就只能给人当笑话。

    这些富二代们,他们不过是看在秦安然的面子上,把“何梦甜”当成随意逗弄的玩意儿罢了。

    她还真当自己是盘菜呢。

    顾紘这么说,固然有泄愤的成分,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圈层不同,却硬要加入,注定不会被接纳。

    起初,众富二代们,也确实把“何梦甜”当个供自己开心的“戏子”。

    但随着何甜甜一点点展现自己的实力,他们的想法便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敬畏、佩服称不上,却也不会轻贱。

    毕竟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大家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还是有着起码的尊敬。

    或许只是一些娱乐项目,但自己做不到,别人却能做到,对方就有可取之处呀。

    更不用说,这个人长得好看, 还有秦安然帮忙站台, 大家做不到把对方当成自己人,也不会太过排斥、嫌弃。

    就是一起玩玩儿,彼此都高兴,何必闹得不愉快。

    尤其是几个直觉敏锐的人,还发现,除了秦安然,叶承泽似乎对这个“何梦甜”也有些另眼相看。

    嘶!

    叶承泽啊,他们这个圈子里最特殊的存在。

    出身好、相貌好,还洁身自好,简直就是富二代们中的一股清流。

    与顾紘一样,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而且,叶承泽比顾紘更讨人喜欢。

    顾紘霸道,整天一副老子最拽、老子最牛的模样。

    虽然顾家确实有钱,而顾紘也确实够牛逼,但,这种嚣张的嘴脸,着实让人看了心里不舒服。

    叶承泽就不一样了,温润如玉,斯文温柔。

    他从来不会仗势欺人,对待一众纨绔子弟,也没有那种“看垃圾”的优越感。

    众人更愿意跟叶承泽相处。

    只是叶承泽看着好相处,实则对谁都疏离。

    跟顾紘年纪差不多,却从未传出过恋情,也没有什么绯闻。

    众人禁不住怀疑,莫非这位太高冷了,看不上凡身肉胎?

    此刻,他们却惊愕的发现,叶承泽竟对顾紘的“前未婚妻”,一个替身小可怜分外看重。

    啧,叶承泽是故意刺激顾紘,还是他跟顾紘才是“真爱”,连看人的眼光,都踏马的惊人的一致?!

    几个纨绔暗搓搓的交换着眼神,现场的气氛便变得有些怪异。

    作为当事人,何甜甜自然感受到了。

    叶承泽应该也看到了半空中乱飞的眼神,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秦安然则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她知道男配会爱上女主。

    这种“一见钟情”的名场面,现场围观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

    只是不知道,女主会不会喜欢上男配。

    毕竟此刻跟原剧情中不太一样了,女主似乎彻底厌弃了渣男男主。

    以“何梦甜”刚才表现出来的决然,她应该不会再吃顾紘这根回头草。

    而没了她秦安然这个恶毒女配搅局,帮忙磨砺感情,女主和男主之间,或许就真的完蛋了。

    没了男主,身边又有个深情款款、周到体贴的男配,女主会有怎样的选择呢?

    秦安然真的有些好奇,恨不能化身吃瓜群众,能够时刻围观大戏。

    “梦甜,今天玩儿得真的很开心!”

    经过大半天的相处,秦安然跟何甜甜已经熟悉起来。

    不再是客套的“何小姐”、“秦小姐”,她们开始相处称呼彼此的名字。

    另外,秦安然以及几个非常欣赏何甜甜个性、才能的富二代,都跟何甜甜交换了联系方式。

    到了分别的时候,秦安然更是十分不舍的与何甜甜道别:“等有时间了,咱们再一起出来玩儿!”

    “好啊!我今天不但玩儿得开心,还收获颇丰呢!”

    何甜甜故意露出贪财的模样。

    没有明说有怎样的收获,在场的众人却都心知肚明。

    顾紘又没有意外的黑了脸。

    叶承泽则含笑看着,他望向何甜甜的目光带着丝丝缕缕的深情。

    “哦豁!叶二少真的动心了呀!”

    “啧,真是看不出来,叶承泽居然也喜欢这一挂的!”

    “切,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她!”

    “不对!顾紘不喜欢她,难道你忘了,他最开始是把姓何的当替身的呀!”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姓何的是秦安然的替身,叶承泽看上了姓何的,难道——”

    “难道你个头!你睁大眼睛看看,何梦甜跟秦安然哪里像了?根本就是两个人好不好?”

    “……忽然觉得顾紘似乎有点儿眼瞎呀!”

    众人又是一阵暗自讨论。

    他们看向顾紘的目光,充满了怪异。

    顾紘:……今天,他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谷管

    “秦安然!何梦甜!你们等着!”

    顾紘暗暗在心里发着狠。

    叶承泽似乎察觉到了顾紘的阴鸷,他走到何甜甜面前,笑着说道,“师妹,我送你吧!”

    何甜甜不动声色,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容,“师兄,会不会太麻烦你呀。”

    没有拒绝,却也不是非常热络。

    就是朋友间的相互客气。

    “不麻烦!”

    叶承泽还是一派温润柔和的模样,只是似乎对何甜甜格外关注。

    顾紘忍了大半天,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就真的成了王八。

    “叶二少,怎么,你看上这个女人了?”

    顾紘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明显带着对何甜甜的不屑。

    仿佛她是什么卑贱的存在。

    叶承泽微微蹙起眉头,略带不满的提醒道,“顾董,梦甜是我校友,又是个女孩子,你说话的时候,客气点儿!”

    “客气?呵呵,叶承泽,你也太虚伪了吧!”

    顾紘真的忍不住了,他顾不得跟叶承泽虚与委蛇,直接敞开来说,“我和何梦甜是什么关系,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结果,前脚老子刚跟何梦甜这个心机女分了手,你后脚就露出对她有好感的模样。

    姓叶的,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在故意针对我?

    想要用何梦甜来刺激我?

    顾紘不是撰稿人,他就是个书中的土著,他不知道剧情,自然不知道,按照原本的剧本,叶承泽就是爱上了何梦甜。

    顾紘就认准了一点,叶承泽跟自己不对付。

    他现在“追求”何梦甜,不是因为什么狗屁的一见钟情,而是要挑衅顾紘!

    顾紘可是堂堂霸总,早就习惯了惟我独尊、掌控一切,如何能够容忍叶承泽如此的羞辱?

    “我知道啊,梦甜是你的‘前’未婚妻!”

    叶承泽故意加重了“前”字的读音。

    随后,他歪了歪头,似是想到了什么,故作沉吟的说道,“其实,就是未婚妻这个身份,也值得商榷!”

    他摸了摸下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顾董似乎并没有举办什么订婚仪式!”

    所以,未婚妻什么的,算不得名正言顺。

    顾紘与何梦甜之间,顶多算是男女朋友,还是已经分手的那种。

    说到这里,叶承泽一派深情的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顾董,你已经跟梦甜分手了,就不该拦着别人去追求她啊!”

    顾紘:……去泥马的君子好逑。

    你到底是喜欢何梦甜,还是想故意挑衅我,你心里清楚。

    叶承泽似乎嫌顾紘受到的刺激不够大,他佯做思考的想了一会儿。

    忽的说道,“哦,我想到了,你与梦甜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

    何甜甜忍着心底的一丝怪异,赶忙凑上来“帮腔”。

    话说,在打脸渣男这件事上,何甜甜半点犹豫都没有。

    “没有!我和顾紘就交往了不到一年,他给我转了三百万,我已经连本带利的还给了他!”

    何甜甜继续拿那三百万来刺激顾紘。

    想要看男配与女主互动的吃瓜群众秦安然,则趁机补刀,“对,我可以作证。”

    虽然顾紘都没有去看手机,但人家“何梦甜”确实已经转账了。

    秦安然以及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白富美,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顾紘:……

    他已经气得无法吐槽了。

    叶承泽的目光却在秦安然与何甜甜身上扫了一圈。

    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速度很快,且并不明显,敏锐如秦安然都没有察觉。

    何甜甜倒是感受到了异常,但等她偷偷打量叶承泽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怪异。

    他温柔的眼睛里,是一种纵容、宠溺的神情。

    似乎,他很满意与秦安然、何甜甜这对“好闺蜜”的联手。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