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强解开胸罩床吻–你浪够了我也等够了

   夏照午没和他说话,纪修尘也不在意坐在了她床对面的沙发上。

    “别这么不开心。”纪修尘说,“M洲才是你心里最深刻的地方。”

    “我要休息了,”夏照午看向他,“请你出去。”

    纪修尘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好。早点休息。”

    ……

    京城国际机场,傅寒临一下飞机看到手机上有夏照午的来电显示,连忙拨了过去。

    但显示手机关机了。

    他立马让傅三开车赶回了家,可家里没有夏照午。

    他是半夜到家的,糖糖早早的睡了。

    但廖阿姨听见声音起来了,见傅寒临回来还有些惊讶。

    “先生,您怎么回来了。”

    “嗯,照照呢?”傅寒临问。

    廖阿姨有些疑惑,“今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吧,夏小姐给糖糖打了一个电话,说最近要出去一段时间。先生您不知道吗?”

    “什么?”傅寒临急问道:“她有没有说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廖阿姨见事情不对,也有些着急:“夏小姐什么也没有,只说出去几天。”

    “傅三!”傅寒临转头,“去找!”

    “是。”

    傅寒临心里一阵阵发冷,心里被层层恐慌占据。

 文学

    天亮的时候,傅三回来了。

    傅寒临一夜未睡,站在书房的飘窗前。

    “大哥,我查了所有飞机场,动车站,客车站,里面都没有大嫂的购票痕迹。我和大嫂的朋友沈渺渺通过电话,大嫂说要去M洲旅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傅寒临捕捉到了“M洲”二字,她转过身,“她去了M洲。”

    “傅三,订机票,去M洲。”一夜未睡,他的嗓音有些低压,“让傅四在M洲立马发动人手去找。”

    “还有一件事情。”傅三说,“M洲慕容家主想见您。”

    “慕容?”傅寒临想也不想拒绝了,“没时间见。”

    “好,我去回了他们。”

    ……

    M洲机场,私人飞机落地。

    夏照午也是一夜未睡,下飞机的时候看着外面璀璨的阳光眯了下眼。

    “夏夏姐,我给你打伞。”安东尼从包里拿出一个折叠伞给夏照午挡住这刺眼的阳光。

    纪修尘站在她身边,“M洲的阳光永远这么热烈,当你踏入这片土地,就能找到归属感。”

    这不是我的归属感之地,夏照午看着被遮阳伞遮挡在外的阳光在地上投射出一片阴影,心道。

    “走吧,先带你回去。”

    夏照午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别墅,这一次,别墅的小花园里被安装上了一个木质吊床,周围装着白色的轻纱。

    不变的则是花园里依旧是永远不会落败且永存四级的各种各样的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