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最后要顶两下?梅开二度美女

   大家看着太子殿下,都不知道是不是真要听凤九儿的,将赏赐品送回去。

    一个个,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怎么了?我要把我的东西送回去,快点,要不然会像上次那样,被人拿光的。”

    凤九儿一席话,让在场的人一个个尴尬得要死。

    上次九王府那边的赏赐品,确实被拿的所剩无几。

    “父皇的赏赐品,有谁敢动?”战煜珩走到她的跟前。

    太子殿下这话是在警告所有人,这次再有人敢打九儿这些赏赐品的主意,决不轻饶。

    凤九儿眼底有笑意,回头看着战煜珩的时候,却一脸无辜:“咦,太子哥哥也来了?”

    “太子哥哥,皇上刚才的圣旨是什么意思?是要我们半年之后再成亲吗?”

    她就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这男人对九儿到底可以狠心到什么地步。

    九儿的话,让大家一阵愕然。

    凤钧卓正要叱喝,战煜珩却已道:“如果半年后,我的九儿可以回来,我们……成亲。”

    凤九儿被他眼底忽然浮起的执念,吓得手一抖,手里的金镶玉差点掉落在地上。

    什么意思?她为什么完全听不明白战煜珩的意思?

    什么回来?她难道不是活生生在这里吗?

    还有,他的表情为什么……如此情深义重?

===htTp://www.5ikAidian.cn/第54章 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

第54章 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

    战煜珩这话,确实说的很深情。

    他甚至不说“本宫”,而是直接说,我。

    那份让人看不透的执着,不仅凤九儿被吓了一跳,就是凤家其他人也觉得怪异。

    没人能听懂太子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九儿,她不就是在他眼前吗?

    战煜珩却看着笑得没心没肺的脸,眼底的执念在瞬间不见了。

    他的九儿早在多年前就已经不在,现在这个傻姑娘,不是当年让他魂牵梦绕的那个。

    “给九小姐将赏赐品送回……”

 文学

    “老爷,老爷不好了!”一个婢女慌慌张张闯来,“老爷,八小姐……八小姐出事了!”

    ……

    凤清音出事,凤九儿当然知道。

    只是,眼前的一切,和凤九儿想象的竟然差天与地。

    凤清音中了毒,毒气攻心倒在地上,现在,大夫正在施针逼毒抢救。

    至于凤清音的房间里,两个男子中毒身亡,凤九儿当然认得出,那是之前跟踪她的两个探子。

    还有两个分明也闻了花香扑向了凤清音的黑衣男子,已经不见了。

    凤九儿想要进去察看,却被凤钧卓的人挡了回来。

    战煜珩进去了,不知道研究出什么,出来的时候,脸色异常沉重。

    之后,战煜珩和凤钧卓都守在了房间外,等凤清音那边的消息。

    看样子,凤清音在战煜珩心里的地位,一点都不低。

    虽然他曾经当面指责过,但,现在不是很焦急吗?

    古代的男子都这样吗?一边说着什么等九儿回来就成亲,一边,又对凤清音牵肠挂肚。

    凤九儿看不透这个男人,便也不看了。

    没有人理会自己,战煜珩也不理她了,凤九儿只好回了自己的庭院。

    哑奴在院子里等得焦急,见她安然无恙回来,才松了一口气。

    凤九儿走进房间,累得只想倒在床上休息。

    脑袋瓜里徘徊的,全是刚才在外头窥探到的凤清音房间的情况。

    那两个探子被抬出来的时候,她是亲眼看着的,唇色发黑指甲也是一片乌黑,果然是中毒身亡。

    她离开的时候,那四个男人分明还发了疯一样扑向凤清音,可是,凤清音被送去救治的时候,衣服并没见有多凌乱。

    这种情况之下,唯一的可能便是,她前脚刚走,立即有人后脚就进了门,救了她。

    这么一想,凤九儿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颤。

    到底是什么人武功这么高强,一直就在附近,她却毫无所觉?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那她在凤清音的房间所做的一切,岂不都落入了那人的眼里?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凤九儿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背脊骨也冷汗涔涔的。

    被人盯着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哑奴将食物端了进来,一如既往,安静无声守在凤九儿的身边。

    九儿抿着唇,过去吃饭,却在走到哑奴身边的时候,忽然右手成掌,照着哑奴的面门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掌风凌厉,她拍得焦急,以她现在的功力,想收掌并不容易。

    也就是说,她已经用尽全力挥出一掌,根本就没想过要将掌风收回……

===htTp://www.5ikAidian.cn/第55章 他一定是个绝色美男===

第55章 他一定是个绝色美男

    哑奴看着凤九儿,似乎有点讶异九儿为什么会对自己出手。

    但他面容平静,从容面对九儿的攻击,连躲避都没有。

    那一掌,在离他面门不到一指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如凤九儿自己所料,掌是收住了,但,掌风根本收不住。

    哑奴只觉得脸上一阵刺痛,痛得他睁不开眼,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凤九儿定定看着他,眼神复杂。

    一缕猩红从哑奴鼻尖滑落,滴落在胸口的衣襟上,染开一片血花。

    凤九儿心头一痛,立即抽出银针,在他头上穴位扎入。

    可她在落针的时候,竟忽然改变的银针的位置,针尖往他头顶百会穴刺入。

    死穴!这个穴位,只要银针打得够深,他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

    凤九儿手指上银针刺入,目光却落在哑奴的脸上。

    后者始终安安静静看着她,好像不管她对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终于,凤九儿的银针在快要落下的时候,瞬间又换了位置,扎入另一个穴位。

    哑奴的鼻血止住了,就只是转眼的功夫,来得快去的也快。

    只是,一张丑陋的脸,还是很快地苍白了下去。

    总归是受了伤。

    凤九儿收针,取了手帕给他将鼻尖唇角的血迹擦去,才看着他,吁了一口气:“你可以生我的气,我任你打骂。”

    哑奴摇摇头,眼底似乎浮过一抹愉悦的气息,牵着九儿的手来到桌旁,立即给她布菜。

    看到他眼中刚才一闪而逝的愉快光泽,凤九儿心头酸酸的,一丝不好受。

    她其实不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但现在的哑奴,让她心头很软。

    他知道自己愿意相信他了,所以才这么高兴,连自己伤了他的事情,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如此容易满足,只要她相信自己就好,根本不在意自己吃了多少苦头。

    凤九儿无声浅叹,这样的哑奴,真的让人心疼。

    “对不起。”

    可他还是没有任何怨念的意思,凤九儿还是有点心酸,看着一桌子的菜,更加心酸。

    “陪我一起吃吧,对不起,不要生我的气,原谅我。”

    哑奴点点头,又摇摇头。

    凤九儿却莫名读懂了他的意思,他原谅她,他没有生气。

    哑奴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在桌旁坐了下来。

    这一顿要是不陪她吃,她大概是要胡思乱想了。

    凤九儿却似乎发现了什么,皱着眉,忽然将哑奴的手拉了起来,看得仔细。

    “你……你的手好漂亮!”这简直不像是一只长年干粗活的手,为什么这双手可以漂亮到这地步!

    还有他的眼睛,抛开他的脸不说,这双眼睛绝对有倾城之色!

    老天,哑奴没有毁容之前,一定是个绝色美男子,现在变成这样,真的太可惜了。

    哑奴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似乎有点腼腆。

    他把碗推到凤九儿跟前,示意她用膳。

    九儿才刚将碗捧了起来,猛地,眉心又一阵紧皱。

    外头,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一群人闯了进来。

    “凤九儿,你涉嫌勾结天尊门的人,现在,要将你逮捕归案!”

===htTp://www.5ikAidian.cn/第56章 进去,非死即伤===

第56章 进去,非死即伤

    勾结天尊门的人,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凤九儿连一顿安稳的饭都没来得及吃进肚子里,人已经被押到凤府前院。

    战煜珩带着一队人马,刚好要从凤府出去。

    他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跟着一辆马车。

    以马车的装饰来看,车子里的定然是个女子。

    “怎么回事?”看到鉴天府的人押着凤九儿,战煜珩剑眉蹙起,“放开!”

    “参见太子殿下。”领队的是鉴天府神武部都统张建宏。

    张都统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和其他人一起,对战煜珩行礼。

    “回禀太子殿下,凤九儿涉嫌勾结天尊门的乱贼,如今我等已掌握了证据,要将凤九儿缉拿归案。”

    凤太老爷凤振海闻讯赶来,看到九儿果真被鉴天府的人押着,一脸错愕。

    “张都统,我家九儿平素连大门都不多出,个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凤老将军,此事还得要鉴天府询问过才知,在下也只是奉命行事。”

    张建宏隶属鉴天府,只听命于皇上,就连太子殿下的命令也可以不听。

    所以,对着凤振海这位朝中重臣,更没有什么好脸色。

    战煜珩看着凤九儿,凤九儿摇头,神色间有几分慌乱:“太子哥哥,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只想回去吃饭。”

    这痴傻的模样,很难将她和什么天尊门的人联想到一起。

    也不知道鉴天府到底得到了什么证据,竟然怀疑起这么一位傻姑娘。

    战煜珩看着张建宏,脸色肃冷:“可否请张都统先让九儿留下,这件事情,本宫会亲自去鉴天府一趟,解释清楚。”

    鉴天府,审的都是最重大的案子,进去受审的人,不招供便得先动刑。

    里头的刑具简直触目惊心,就算是一个铁铮铮的男子大丈夫,也扛不住那刑具,更别说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

    让九儿进去,不死也得重伤。

    可是,张建宏这次却真的是奉命而来,就连太子殿下的面子,也给不了了。

    “抱歉,太子殿下,这件事情,如果太子殿下要插手,还请先奏请皇上。”

    言下之意,这事竟是皇上同意的!

    凤九儿心头微惊,要是皇上同意,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鉴天府,她虽然不了解,但,历来朝中这种审讯的地方,进去绝对都要脱一层皮。

    她不去,就是抗旨,若去了,非死即伤。

    “太子哥哥,九儿害怕,太子哥哥救救九儿!”她只能期盼战煜珩能多给点怜悯。

    要不然,她要出来,恐怕还得另想办法。

    战煜珩正要说什么,忽然,马车里头,传来女子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咳咳……”

    咳嗽声越来越急促,那女子似乎要缓不过起气。

    马车里头,一个婢女掀开帘子,看着战煜珩,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太子殿下,小姐吐血了,太子殿下!”

    战煜珩脸色一变,立即骑马过去,细看之下,眉目间确实有几分焦急。

    再回头看着凤九儿,他一脸为难。

    最后,他看着张建宏沉声道:“本太子今夜会亲自去鉴天府,若是本太子去之前,九儿有任何损失,本太子唯你是问!”

===htTp://www.5ikAidian.cn/第57章 子时一过,有你受的===

第57章 子时一过,有你受的

    太子殿下这话,是要保凤九儿到今夜。

    既然是皇上同意缉拿凤九儿的,那么这件事情,太子就算要力保,也不可能彻底被压下去。

    但,要保到今夜,还是可以的。

    “太子殿下请放心,今夜子时之前,不会有人动九姑娘一根毫毛。”

    张建宏算是将这个人情卖给太子殿下了,不过,过了子时,他也是无能为力。

    战煜珩再看了凤九儿一眼,略一迟疑,但终究是领着马车队伍,迅速离开。

    马车里,还能听到凤清音羸弱的咳嗽声,以及婢女安慰的声音:“小姐,不用担心,太子殿下不会让你有事的。”

    “等进了宫,找了最好的御医,再加上太子的悉心照顾,小姐一定会好起来。”

    呵,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小姐就是进宫让太子照顾去的。

    一行人走远了,凤九儿立即被张建宏的人押起来,就要离府。

    父亲凤钧卓没有多看半眼,主要是怕自己多说半句话,会惹祸上身。

    虽然他也不觉得这个傻子会和天尊门的人牵扯到一块,但,这事已经惊动了皇上,他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凤太老爷凤振海立即让人驾来马车,一包什么东西被暗中塞到张建宏的手中。

    凤振海低声道:“这里到鉴天府,路程不算短,九儿一个姑娘家,不好被押着抛头露面。”

    “还请张都统体谅一下,让九儿坐在马车上随都统大人前往。”

    张建宏也不想树敌太多,再加上刚才看太子殿下对这个凤九儿也似有几分情义。

    掂量了下,终于还是将东西收了,让凤九儿上了马车,让人骑马左右守着。

    “九儿,你不用担心,爷爷会亲自去找圣上,请求圣上明察。”

    事实上,让圣上明察这种事,可能性是不大,但,若圣上愿意见他,这事至少还有一点余地。

    若是圣上连见都不愿意见,这事,只怕还是刺手。

    这些话,凤振海不能和九儿说,怕吓坏了她,只能安抚了几句之后,看着车队离开。

    凤九儿从掀开的车帘往后看,父亲一脸淡漠,爷爷却一脸担忧。

    爷爷,这份恩情,她记在心里了。

    却也是因为有这份情,路上逃逸这个念头,被她硬生生压了下去。

    逃了或许可以一了百了,但,凤家必然会遭罪。

    如果凤府的人都对她无情无义,那么他们遭罪,她并不会觉得难过。

    但,爷爷怎么办?

    很快,凤九儿被带到鉴天府,直接被丢进了大牢。

    因为有太子的交代,张建宏还算对她客气,但,看守的狱长却一脸鄙夷。

    “你最好乖乖交代自己是如何和天尊门的人勾结,要不然,今夜子时一过,有你受的!”

    说完,咔的一声将牢门锁上。

    凤九儿坐在大牢的地上,闻着周围腥臭的气息,虽然面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但,心情也开始有几分沉重。

    子时,也就是今晚的十一点。

    她不确定战煜珩是不是真的会来,但,自己的性命不能交到别人的手里。

    十一点之前,还能想到什么办法?

===htTp://www.5ikAidian.cn/第58章 治不好,老子弄死你===

第58章 治不好,老子弄死你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从上午到现在下午,凤九儿连一滴水都没进过肚子。

    早知道这样,上午回到院子的时候,就应该二话不说先填饱肚子。

    干什么要怀疑哑奴,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还浪费了哑奴给她做的那一堆美食?

    现在想想哑奴当时端过来的烤鸡……呜呜呜,好饿,饿得快要胃抽筋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送饭的终于来了,但九儿一看,竟然是馊掉的馒头,顿时没了胃口。

    “看什么?嫌弃呀?嫌弃的话,你别吃啊!以后天天别吃饭,饿不死你!”

    狱长口气不善,恶狠狠的。

    这个狱长,也不知道是脾气一直都这样,还是今天特别,怎么就对她特别冲?

    看他拿着饭丢到隔壁牢房,动作还是一样的粗鲁,凤九儿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转,忽然淡淡一笑。

    “狱长先生腿脚是不是经常疼痛,只要吹风下雨就会疼得不能直伸?”

    狱长一顿,回头看着她,一脸凶狠:“管你臭娘们什么事?”

    长得这么丑陋,还想撩他聊天说话?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鸟样!

    凤九儿有点无奈,男人对女人最直观的一念,便是样貌。

    要是个美人儿,说什么男人都觉得是好的,要是个丑八怪,不说都嫌你口臭。

    她盯着他的膝盖,耸肩:“今夜应该有雨,你的腿现在该是已经疼起来了。”

    在狱长开口骂人之前,她道:“我能让你疼痛暂时消失,报酬是,一只肥美的烤鸡。”

    狱长原本不想理会她,可是,摸了摸自己的膝盖,确实疼得有点受不得。

    要不然,他今日也不至于这么暴躁,实在是疼得慌。

    想想,他皱起了眉,一丝怀疑:“你凭什么?”

    “我有民间小秘方,半柱香的时间就好,要不要试试?”

    狱长还是不愿意相信,可是,腿脚实在是真的疼……

    “要是治不好,老子弄死你!”

    ……

    半个时辰之后,凤九儿坐在椅子上,吃着肥美的烤鸡,喝着传说中的清泉水,不知道有多惬意。

    “九姑娘,你看看我这手腕,也不知道怎的,一到吹风下雨,也疼得慌。”

    一个狱卒站在凤九儿身边,一脸讨好的笑意:“你看,现在又疼又肿,吃药也不见好,九姑娘可有适合的民间小秘方?”

    她不仅仅真的让狱长的腿脚不疼,就连阿阳的胃痛也治得立刻消痛了不少。

    虽然人是长得丑陋,但,手法实在是妙,简直太神奇!

    凤九儿瞅了他的手腕一眼,咽下口里的烤鸡肉,才道:“你这是腱鞘炎。”

    “那,还能治好吗?”什么腱鞘炎,闻所未闻,但,这名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能治好,但……”她凑了过去,压低声音:“晚上你们打我的时候,能不能假打?”

    那什么太子殿下,真有心要来,早该来了。

    已经是入夜时分,离子时剩不到三个小时,凤九儿是不指望他了。

    如今,只能自救。

    狱卒愣了下,顿时就明白了:“这个,我是没问题,只要你能让我减轻痛苦,可是,就怕张都统会亲自来。”

===htTp://www.5ikAidian.cn/第59章 这丫头,再没靠山了===

第59章 这丫头,再没靠山了

    腱鞘炎,想要根治是很困难的,时间也很漫长。

    不过,要减轻痛苦,这对凤九儿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我需要一包银针,很细很长的那种。”

    所以很快,针包送来了,几根银针下去,狱卒顿时欢天喜地的:“真的不怎么疼了,真的呀!”

    “你别乱动,刚施针,得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且,这施针也不能保证你永远不疼,以后注意不要太劳累,打人的时候少用点力,不然你自己也受罪。”

    这狱卒叫阿彪,刚才聊天的时候知道,他是专门给人打板子的。

    “知道知道,不过有时候,要是被上头的人盯着,不用力打也是不行呀!”

    “若不打个皮开肉绽,没办法给上面的人交代。”

    凤九儿白了他一眼,阿彪顿时抓了抓脑袋:“这个,那个……不是没办法嘛。”

    另一个狱卒已经挤过来了,捧着脸含糊不清地说:“九姑娘,你看我这牙……”

    “知道牙痛你昨夜还偷吃甜食?活该痛死你!”

    “艾玛九姑娘,你连我昨夜吃了甜食也知道,你真是活神仙啊!”

    这九姑娘,好像越来越神奇了,简直和神仙一样!

    “神仙妹妹,你就可怜可怜我,给我扎两针,让我别疼吧。”

    “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凤九儿靠在椅背上,斜睨着他,“没有好处,我是不会动手的。”

    ……

    子时快到了。

    有些人,是真的不能寄予希望,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所以,凤九儿现在很淡定,因为,真的没有期待太多。

    一行人匆匆而来,牢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张建宏果然亲自来了。

    “把她带出来!”

    “是。”阿彪和阿阳押着凤九儿,从牢房里出来。

    张建宏再看她一张丑陋的脸,忍不住冷笑了起来:“长成这样,怪不得太子殿下不来了。”

    如此丑陋,男人才不会愿意为她多做半点什么。

    子时?现在就已经是子时!

    不是他不卖太子殿下的面子,而是,人家自己就放弃了。

    又不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丑八怪,忤逆圣上的旨意。

    不出意料,凤九儿被带到刑房。

    “来人,板刑伺候!”张建宏坐在椅子上,冷飕飕道。

    凤九儿脸色一沉:“还没开始审问,为什么要先打板子?”

    连问都不问就先来一顿板子,这不是屈打成招吗?

    “本都统审讯,用得着你来指挥?你若有本事,就让太子殿下来护着你。”

    张建宏冷笑,现在,圣上不愿意见凤老将军,太子也不来,也便是说,这丫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靠山了。

    这样的人,不打白不打。

    他就喜欢听惨叫的声音,犯人叫的越是凄惨,他就越兴奋。

    “给我打二十大板,打完再问话!”

    阿彪和阿阳互视了眼,也是一脸无奈,押着凤九儿趴在邢床上。

    凤九儿瞪着张建宏:“你这是滥用私刑,我不服!”

    阿彪淡淡道:“不许对都统大人无礼!”

    板子举了起来,用力拍了下去……

===htTp://www.5ikAidian.cn/第60章 衣服扒了,上刑!===

第60章 衣服扒了,上刑!

    阿彪和阿阳手里的板子,噼噼啪啪落了下去。

    起初凤九儿还能咬着牙,死死忍着,可才打了几下,她就忍不住了,可怜兮兮地惨叫了起来。

    二十大板,打的她身上的衣服染满了血迹,看起来,是真的皮开肉绽了。

    没多久,二十大板过去,凤九儿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说,你为何与天尊门的人勾结?天尊门的人如今藏身在哪里?”

    张建宏指着凤九儿,一脸盛气凌人:“再不说,别怪本都统不客气!”

    你现在已经很不客气了!未审问先动刑,在鉴天府果然有这个潜规则!

    凤九儿暗地里咒骂了声,刚才叫的太凄惨,还真的出了一身汗。

    她深吸一口气,有气无力地看着张建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说我勾结什么人,证据呢?”

    “证据?”张建宏冷笑,“有人看着你被天尊门的人带走,第二日竟毫发无伤回来,这还不算是证据?”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凤九儿一脸迷茫和痛楚。

    “本月十八日夜,你被人从凤府劫走,之后,被天尊门门主帝无涯带走,可有此事?”

    本月十八日夜晚,果然是被帝无涯带走那夜,不过,除了那个被帝无涯内力震伤的人,应该没有别的人知道。

    但那人自己也是个劫匪,怎么可能会出来指证她?

    “那天夜里……”凤九儿似乎在回想,最后,她摇了摇头:“那夜我被人劫走,好像还是不同的人。”

    “后来呢?”她终于愿意承认那夜的事情了吗?

    “后来,我就晕过去了,第二天醒来人便在凤府后山。”

    这事也不算是在撒谎,她后来确实是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便在凤府后山,没毛病。

    “是谁将你劫走?”

    “黑衣人。”

    “什么人?”

    “黑衣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