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的地产行情,从去年三季度延续至今,未见明显回暖

34岁的宋辉已经失业整整四个月了。

2021年11月底,一笔6590万元的信托贷款实质性违约后,奥园集团正式暴雷,一场裁员大幕随之拉起。12月初,在奥园华北某省会城市设计部任职的宋辉,被列入了裁员名单。

“投了200多份简历,基本都是石沉大海,最后只面试了5家,在初面环节就挂了。”宋辉失落地告诉作者,行业形势不好,为数不多的岗位招聘,要求都特别高,比如要求985/211毕业、研究生学历、5年以上工作经验、干过知名项目等,但是工资还比之前低了两三成。
萧条的地产行情,从去年三季度延续至今,未见明显回暖

萧条的地产行情,从去年三季度延续至今,未见明显回暖,暴雷的地产商们仍在增加。外部融资、销售两端不畅,为了活下来,借优化组织架构之名,行裁员降薪之实,已经成为行业普遍情况。

猎聘数据统计,2021年房地产裁员力度仅次于教培行业。这一力度可从房企2021年财报来佐证:比如,中梁的员工从2020年底的13285人下降至10317人,祥生从3488人减至2966人,雅居乐的中高级管理人员,则从510下降至276人,万科的开发商系统员工则减少11.84%。

不容忽略的是,包括恒大、融创、世茂、蓝光、华夏幸福、佳兆业、花样年、新力等20余家出险房企,目前尚未披露2021年财报中的员工数量,其裁员规模可能更为庞大。

地产人简历满天飞的同时,能容纳他们的岗位却在减少。智联招聘数据统计,2021年,59.8%的房地产从业者薪资原地踏步,22.3%经历降薪;春节后开工第一周,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减少29%。

万科董事长郁亮在今年年初抛出“黑铁时代论”。他在内部发言中称,房地产行业已经不能像元宇宙、游戏、能源等热门行业一样,通过金钱激励去找到合适的人,今天已经没有这个出价能力了,“今年大家的收入肯定是大幅下调,我们的福利、补贴等等,要跟黑铁时代相适应”。

行业寒冬下,地产人何去何从?

设计师改行跑滴滴

“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一时半会是找不到工作了。”35岁的李峰对作者感叹称。去年11月,他被一家郑州规模房企裁掉,房贷、孩子课外班等家庭日常开销重压下,他不得不抓紧思考下一站奔去哪里。

省内211院校设计专业毕业,有过多家知名房企工作经验——放在以往,李峰找到下家并不难。

但如今,地产公司普遍不招人,如果重回设计院熬夜画图,自己体力已经拼不过年轻人。也想过彻底转行,为此还去听了两天编程课,但听说培训需要半年,刚入行工资也低,不忍直接清零多年工作经验,他就暂时放弃了。

困顿之下,李峰也尝试去跑滴滴。跑了一周,每天在线时间长达10小时,收入不到200块钱,扣掉油费、饭钱,到手才100多块钱。“现在车多订单少,过了新手保护期,只能靠熬时间抢订单。”

这波裁员风暴中,投拓岗首当其冲。作为前TOP 30房企天津市场投拓负责人,周伟告诉作者,投资人员现在过得最苦,直接原因就是集团没钱给前线去拿地,区域、城市公司只能自谋生路,周围认识的别的房企同行,有七八成都走了,有的只留下刚毕业工资低的员工来日常监测当地市场动态。

与长三角、大湾区相比,京津冀市场近年来江河日下。2021年天津市场深陷低谷时,周伟干脆跑到安徽去开拓项目,但到了下半年,寒冬席卷全国市场,团队被集团整体裁撤,他最近转行去学着做贸易生意。

彻底转型也绝非易事。猎聘网数据统计,受专业限制,2021年,超八成地产人离职后,仍然流向房地产开发(建筑/建材/工程),以及房地产服务(物业/经纪)。

与此同时,越是与地产深度绑定的工种,跳槽难度则越大。大易2020年《地产行业招聘管理白皮书》显示,每1000份简历中,门槛较低的置业顾问简历转化offer达到62个,与之相比,投资拓展、土建工程师、工程管理岗位分别仅为16个、7个及7个offer。

房地产行业上下游贯穿建材、装修、家电、园林、销售代理、广告等多种产业链,一旦地产主业萧条,产业链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

当初从规划设计院跳槽来到房企的李峰对作者举例称,其相熟的设计院从年前到现在,一个订单都没拿到,因为合作的房企一直没钱拿新项目。

从年薪百万砍到30万

地产的崩塌往往发生在裂缝细微处。

恒大去年7月份暴雷之后,行业开始风声鹤唳。身为TOP 30房企华东区域某城市总,林振也担心公司暴雷,等8月份的半年财报发布后,他悄悄把60页的财报打印出来,仔细研究了两三遍,“没看出来什么猫腻,可能有些数据造假根本看不出来”。

但那不久,林振就察觉出公司“不正常了”。每次去找集团要钱就特别难了,每个月对外付款得两三千万,集团只批下来两三百万。自己负责的项目,“卖出一个亿的货值,银行不放款,账面上趴着一两亿的预售资金,也没办法提前支取,两头都卡着,每天施工方还催着要工程款,太心累了”。

去年11月,林振终于被通知“走人”。被裁后,他开始怀念此前每天被猎头电话“骚扰”的日子,但现在电话很少打来了。几经周折,他最终跳去了一家地方城投公司,薪水从原来的年过百万,腰斩到仅剩30万元。

此轮房企暴雷的共同特征,大多是2018年后猛加杠杆,投资失误,拿了高价地,寄希望于调控放松,押注后市行情所致。

不过,对于身处一线的城市公司来说,拿地更现实的原因,则是为了保留编制。

宋辉对作者坦言,如果投资拿不到新增项目,设计岗的工作量就相应大幅减少。奥园在华北某省的4个住宅项目,基本都是赔钱的,为了拿地,满足集团8%的净利润率要求,就需要投资、设计、营销等团队多方配合。

他举例称,公司2019年在该省一地级市拿地,测算价格是9200元/平米,开盘仅卖7200元。测算的时候就知道很难卖到这个价,但为了活下去,“比如设计配合做多些货值,比如多做洋房、商业、搞精装修等等。”

一旦停止拿地,早先过度扩张、人员臃肿的弊病不得不开始“治疗”。地产主业之外,文旅、商业运营、长租公寓、汽车等多元化业务,由于资金占用大、短期看不到利润,也成为裁员重灾区。

即使勉强留下,薪资也面临拖欠、缩水。

一位河南房企康桥被裁员工告诉作者,公司整体裁员三成后,工资也拖欠了两三个月,今年一月份的工资刚发了30%,很多报销也报不下来。原来工资每年14薪,去年两个月薪水不仅没发,现在每月工资中的绩效占比,也从10%变成了30%,并与公司销售额挂钩,一季度发一次。“现在郑州这行情,大家都知道这绩效肯定发不出来了,等于变相降薪。”

“恒大被裁员工最不受欢迎”

猎聘网最新调研数据显示,当下形势下职场人跳槽考虑方向选择上,房地产仅占5.75%,远远落后于互联网、金融、文教传媒(均占比20%以上)。

不过,黑铁时代下,这些被裁的地产人,多少还是经历过黄金时代的余晖。

智联招聘数据显示,尽管房地产行业薪酬优势与全行业相比逐步缩小,但仍高于平均水平,2021年第四季度,其平均招聘月薪达到10394元。

与此同时,除了薪水之外,跟投机制、房企理财产品、员工打折房,也曾经帮助地产人快速积累财富。但当房企暴雷轰然而至,这些“致富”途径,也成为压垮被裁员工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高投了400多万买理财,年利率是13%,很多都是亲戚朋友的钱。现在还有100万逾期。”林振向作者计算亏损的账目:公司去年10月份暴雷后,他选择以房抵债。房子是位于华东某省会城市的一套公寓,要想卖出去,中介说还得降价20%-30%。“10月份暴雷前,每天整晚睡不着觉,公司拿出抵房子方案后,我是最坚定同意的那批人,综合各方面消息来看,这个企业基本没救了,公司员工买的理财规模约为10个亿以上。”

除了理财逾期暴雷之外,他前年还以6.8折的内部员工价,以100多万买了长沙一套住宅,本来打算加价更名卖出去套利,但现在项目已卖给其他开发商,自己这套房子的产权仍悬而未决。

据作者不完全统计,自去年9月份以来,开发商旗下财富管理平台纷纷出现兑付危机,包括恒大、佳兆业、宝能、奥园、当代置业、阳光城、鸿坤等,累计理财规模超过930亿元,其中不少都是内部员工主动或强制购买。比如,阳光金服涉及投资人约1万人,其中员工约3千人;奥园投资产品涉及投资人大概1500人,员工及家属占了一半以上。

财富付之东流的同时,顶着暴雷房企的污名、被裁掉的地产人下一站去向未明。

经济观察报报道称,现在不少房企招人时,精准定位于几个头部企业、在某些个指定岗位待过的人才,比如中海、万科、华润、龙湖、旭辉、世茂等。除了指定这几家,其他公司的简历不必再看。

一位地产资深猎头此前对作者表示,恒大被裁员工在招聘市场就不太受欢迎,原因在于其主做刚需流量大盘,集团集中一体化采购、复制,产品相对单一,创新研发空间很少,这都是高周转模式带来的恶果,导致产品、客户、市场敏感度迟钝,也间接导致恒大员工,在市面上各个职能线口碑一般。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