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田肥妻……扒开两片肥厚的肉唇

   【别闹了,不是首映礼吗?都是安排好的是吧?】

    【白釉在《青云山2》的角色,不就是司雷之神?】

    【我靠,这个糟老头又他妈剧透,剧透死全家啊!】

    弹幕还在疯狂往外跳,白釉平静的声音缓缓传来,让弹幕瞬间爆炸了。

    她说:

    “接下来是……江神的问答时间,有问题请直接在弹幕里发出,他会尽量满足大家。”

    说完,白釉的身子一闪,就消失在了镜头面前。

    白釉顺着天道给开的天路,轻而易举的回到了九重天,还是司雷殿外的小茶桌,不过这次不是对弈,天道在宣纸上落墨作画。

    “跪下!”天道一眼都不瞧她,满是威仪的声音带着无边的威压和积怒传来。

    白釉的腿不由自主的弯了,一条腿狠狠砸在地上,膝盖几乎都要碎了。

    她咬着牙,另一条腿强悍地坚持着,就是不跪。

    这是天道往日里,算是最轻柔的责罚手段了。

    若是往日,碎了两只膝盖一跪,便也就过去了,天道会给她敷药养伤,第二天,又是父慈女孝的一天。

    但是这次,白釉不跪。

    她没错。

    两人这样无声的对抗着,天道弄死她,比掐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眼看着腰背脊骨都要碎了,天道终于还是有几分不忍,转过来扫了她一眼。

    这么近的距离,一眼便看到……她心上的封印……

    居然……更牢固了!

    江明野在封印方面极有天赋,这样完美的缝补,定然是他亲手所为。

    吃惊到了然,再到几分得意轻蔑,不过转瞬。

    白釉身上承受的天道重压,便消失无踪了,仿佛那样能压碎骨架的威压,从不曾出现过。

    天道扫了她一眼,便不再理她了。

 文学

    白釉明白,这是他气顺了,便也一声不吭,调整了几个呼吸,也拿了他一支笔,一张纸,随手瞎画。

    不知道过了几盏茶的时间,白釉一张纸横七竖八的全是抽象派,天道还是一副不动如山。

    “咳咳,”白釉沉不住气了,又扯了一张宣纸,学着天道往日波澜不惊,老成持重的声音说,

    “你……知道错了吗?”

    “噗……”连天道的手都抖了两抖,不过他心情实在不错,那禁制鬼斧神工,比艺术品还完美。

    “哦?”天道停了墨笔,慈祥的面具待的牢固,

    “我哪里错了?”

    “强迫自己女儿嫁给陌生人,跟人间那些无理逼婚的糟老头有什么两样?”

    白釉一边说,一边在宣纸上画着。

    “我可不是老了,人间不是不少人叫我糟老头?哎,可见,逼婚才是人类的尽头呀!”

    天道笑着,揶揄的看着她,

    “说说,最近又认识什么可爱的男孩子了吗?”

    “有啊,”白釉认真的在纸上画着,

    “两个,大帅逼,我都拒绝了……”

    “为什么?”

    “你踢我渡劫也没给钱,他们的楼盘和健身卡是我买得起的吗?”

    “你……”天道捂着自己的心脏,

    “我早晚被你气出心梗来。”

    “父亲,”白釉也不叫父君了,唤起了成神之前的称谓,那时候的天道,比现在还要严厉些,不过也有人情味一些,

    “我成不成亲又有什么区别,我又不是为了生雷崽子而存在的。”

    “有什么区别?我要是不成亲,哪来的你?”

    “你要是看不我顺眼,怎么不早点把我糊墙上?既然说你也是成了亲的,那我母亲呢?我怎么从未见过?”

    “哎,罢了罢了,”天道生硬的调转了话题,明显就是不想提,

    “随你吧,纸上画了什么?给我看看。”

    白釉看了一眼自己的笔下,完犊子了!

    一张江明野今日穿搭的简笔画……

    要是被天道看到了,恐怕又要挨罚!

    她赶紧扫了一眼周围,一个怪眼熟的人走了过来,她马上按照那人的模样开始改画。

    天道的目光盯了她一身冷汗,她赶快再度强硬的调转了话题,

    “魔尊青鸦我是定然要杀的。我不杀他,他也会杀我。”

    天道点了点头,两人已经是死敌,断然是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不过杀了他,魔界定然不安,而且,青鸦这样的人,是他制衡白釉的利刃,绝不能轻易舍弃。

    “不行,魔界大选之日近在眼前,他不能出事。”

    “为什么?”

    “我还需要他继续压制魔界的各种势力,白釉,”天道像是在跟无理取闹的小孩讲道理一般,

    “这样吧,我让食梦貘把他关于你的记忆全部吞噬,让他彻底忘记与你交恶的过往,以后你俩就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吧。”

    “各自安好?”白釉手中的墨笔滴下一大滩墨迹,她几乎不相信这是从天道嘴里说出来的话,

    “若论家事,父亲,他差点让他的手下玷污了你的女儿,若论公事,恶魔辱神,该当天谴!”

    “白釉,”天道冷了脸,缓和的语气瞬间结冰,

    “你要懂得顾全大局,以六界和谐为根本!”

    一只胖乎乎的小鹿缓缓走来,亲昵地舔了舔白釉的手心,白釉却感觉不到任何温柔,她觉得相处万年的父亲,越来越陌生,离她越来越远。

    完全的敬仰之心,被劈开了一道裂缝,历来对天道透明的她,隐去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看着天道冷峻的面容,白釉知道,争执毫无意义,他是天道,有他的宏观伟大,白釉不行,睚眦必报小家子气。

    食梦貘碰了碰白釉的膝盖,像是安慰一样,然后便飞去了魔界,白釉将目光中的难以置信掩去,继续垂眸作画。

    “这样才对,你呀,就是不如风神有大局观。”天道冷哼一声,拿过白釉手中的画。

    远处,白釉扫到的那个怪眼熟的人影,也正好走到两人面前。

    “天道,您叫我有事?”

    风神松渊越过白釉,对着她冷嗤一声,继而恭敬地向天道问安。

    “哦,大婚那日的事……”天道拿着白釉的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把画递给松渊,

    “你们自行和解吧。”说完,他便像是云雾一般缥缈的不见了。

    “白……”松渊拿着白釉亲手绘制的自己的小像,刚要开口。

    “风神,”白釉背负着手,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十分正经严肃,

    “此乃人间最新整容模板,深受渣男,海王,电信诈骗,甚至人妖的喜爱,这种面相一眼渣,几乎人人喊打,你可小心些,莫要去人间讨打。”

    松渊如何不知道她在信口胡说,他将小像收好,狭长的眸子肆意一笑,

    “雷神可是急着有什么要务?”

    “嗯,”白釉好一副受人跪拜朝贺的神明模样,实则:……

    《青云山》的首映马上要开始了!

    “正是。”

    “好,”松渊笑得同样正经认真,心系六界安危,左侧的眉毛却张扬地高高挑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