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蓓蕾吻到两腿间_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学长

   燕行就挺莫明其妙的,刘千金来是邀请晁少喝茶,又没邀请他,晁少望他做什么?

    晁少不说什么,他也假装不知。

    胡少与刘千金来了一趟的事只是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一群青年帅哥们的好心情。

    乐小同学蹲地将头藏美少年哥哥怀里,真的坚持躲到喜宴快开席前才露脸,也被许老拎去了主桌。

    晁家美少年和燕少也同样被许老提溜过去,老老实实地与一群大佬们同桌。

    许家张家也挺厚道,考虑到当天是中秋节,人家也想回家与家人团圆,为了不耽误时间,没搞什么仪式和表演,双方家长发表了讲话就开席。

    当然,不管怎样,敬酒的流程自然少不了。

 文学

    美少年等新郎新娘敬了所有客人的酒,带着小可爱,招呼了发少们闪人。

    同从乐园来的万俟大少,与萧少煜少罗少李少贺小十五,以及燕少,一群帅哥们出了酒店,直奔乐园。

    仍然是先坐一路公交车,再转乘地铁,再从地铁站点步行到乐园。

    晁二姑娘到了乐园啥也不管,甩下众人就一头冲往五味橱,她跑到地方食堂的中堂门口就见桌子放着圆圆的竹簸箕,凉着香喷喷的月饼,馋得口水直流。

    馋月饼的晁二姑娘,一头扎进了厨房,给园丁帅哥们和任少毋少、郁奶奶打下手。

    萧少等人落后一点点,帅哥们不用小萝莉多说,洗了手,进了餐厅打包月饼。

    月饼用可重复使用的油纸打包,每份装十二个。

    为了防止众帅哥们遇到高峰时期交通拥堵给堵路上,乐同学没留他们,待打包好了几百个月饼,让他们各人拎两份月饼赶紧回家。

    月饼是依家庭为单位,不以人头数为分,一家两份就是二十四个月饼,够不够分,那就不是小萝莉操心的事了。

    晁二姑娘和萧少也没逗留,拿了月饼和李少他们一道离开,帅哥们护着自己的月饼,或打的或去乘地铁,欢欢喜喜地往家赶。

    贺小十五与小龙宝哥一块出了乐园,然后先分道而行,他直接回老祖宗住的大院,他家小龙宝哥送几个月饼去他外公。

    万俟大少和美少年是最后离开的一拨人,他们各自从乐园开走了一辆车回家,车子等以后来乐园再送回来。

    万俟大少有三份六包月饼,他父母和叔父家各一份,还有一份是小萝莉给他家老爷子老太太的孝敬。

    美少年帮大姐二姐和自己外婆家也各带了一份月饼,装满了两只塑料保鲜箱,他开车回二伯家的别墅。

    送走了一群帅哥们,就是乐园内部狂欢了。

    毋少任少没回家,他们留在乐园过节,对于修士家族的青年们来说修炼才是最重要的,节日么,每隔几年回家与家人团聚也不会影响亲情。

    蓝帅哥也在乐园过节。

    大小萝卜头下午也放假,他们和在乐园玩耍的陈丰年等人跟着黎先生清洗水果,准备烧烤的串串,喜悦的笑声此起彼伏。

    大小萝卜头们乖巧听话,勤劳又勤奋,乐小萝莉超满意,为了满足小孩子们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探索之心,她手捏了些花样月饼,有星球形,有植物形,也有小动物形状。

    花样月饼摆成盘,组成了一个漂亮的迷你型家庭小庄园。

    一群大小萝卜头被迷得不要不要的,以至晚饭只吃了半饱,留着肚子晚上吃那样可可爱爱的花式月饼。

    晚后,乐园的主客们一并行动,收拾好了餐厅和厨房,搬了烤架和桌椅放草坪上,先自由玩耍,等月亮出来,祭了月神,愉快地一边烧烤一边吃着月果月饼赏月。

    在乐园过节的人,玩到十一点半才去睡觉,那些要去学校的大孩子们,清早起术,拎着背包赶回学校上课。

    在京陪家人过节的美少年和贺小十五,也于清早赶飞机返回工作地,而像煜少李少等人,则麻溜地去上班。

    热闹的国庆和中秋节过去,上班们又开启了朝八晚五的忙碌生活。

    乐小同学仍然忙,除了教导弟弟,春他时间基本都在作坊。

    10号这天,宣少华少周少吉少和赫连清辉、姜少陈少主吕少又到了乐园帮小萝莉装订书籍。

    众少都回了家乡过中秋,节后又返京。

    宣少华少和周少各带了两位贴身护卫,吉少带了一个护卫和姐姐。

    吉九小姐进了乐园,就跑去守株待兔的守小萝莉,等小萝莉从东院出来就将人逮住上手揉捏。

    乐韵只让她rua了两下脑袋就没再纵容,将人点了穴道扛进书院去了上房扔给了吉少。

    吉九小姐:“……”

    吉少开开心心地戳刀子:“九姐啊,早说了不要惹小美女,你偏不信,这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这穴道我也不会解,你还是找周少救场吧。”

    “我想救也救不了啊,小美女的独门点穴手法,要么她自己帮人解穴,要么就等两个小时穴道自解。”

    周少摊手,未婚妻太跳脱,他能怎么办?

    吉九小姐:“……”

    乐韵笑咪咪地过去戳了戳吉九小姐:“这次先放你一马,下次再使劲儿欺负我,罚站半天。”

    终于得到自由的吉九小姐,嗖的一下蹿到了周少身边坐着当淑女,只敢用眼神幽幽地控诉小萝莉凶残无情,又瞪自己弟弟:“哼,男人啊!”

    男人啊,靠不住!

    吉小姐是不会直接说出口的,意思就那个意思。

    “活该,看你下次还作妖不。”宣少看热闹不嫌事大。

    吉九小姐给了宣少一个白眼:“切,说得你好像从没馋过小萝莉那颗小脑袋似的。”

    “吉九小姐这话让我觉得你们想拧我脑袋下来炖汤喝。”

    “不,你感觉错误,我们不馋肉。”

    “要馋也是馋你那头浓密到不科学的头发。”

    “对,不馋你的聪明,就馋你的头发。馋得想动剪刀。”

    姜少等人乐不可支。

    乐韵只有翻白眼的份,馋她头发的人多了去,多一群青年修士也不多,反正他们再馋也就过把眼瘾。

    笑闹了一会儿,宣少言传正传,说了古修聚会中年组夺第一的东方家的人已经入京。

    东方家的少主夺了中年组第一,他能携带九人,他媳妇占了一个名额,还分了三个名额给峨嵋。

    三位峨嵋派的长老人物也已经于昨天抵京,也住在东方家的京中别院。

    乐同学也不管得名次的人会将名额分给谁,她敢给人名额,就不怕牛鬼马神借他人之手进乐园来窥探。

    古修众少进乐园说了是帮忙装订书籍,当然不是空口说说,将装订机搬进了书院上房,每天上午打坐,下午订书。

    他们忙了几天,十五号又转移地方,将装订机器和装手杪本的箱子搬往东院。

    宣少和华少带着人负责接待入乐园参悟的修士。

    最先到达的是夺得第三的禅修,共四位。

    禅修茹素,安排住了“兰香精舍”。

    稍后就是东方家一行人,被安排在“海棠院”的上房。

    宣少周少等人人较多,他们住了“梅花小筑”,任少也挪去了梅花小筑。

    峨嵋弟子本茹素,若是她们门派来拜访,自然该住“兰香精舍”,因她们是与东方家一道来的,不另住安排。

    至于,东方家如何协调安排峨嵋长老们的食宿,那是东方家家的事,与乐园主人无关。

    因原本第二的妈祖阁弟子去年到参悟过,这次来得只有排第一和第三的修士。

    中年组第三有并列,与禅修并列排第三名的散修比东方家晚了半个多钟,也是四人,安排在“海棠院”的西厢。

    等人员全齐了,宣少华少陪同他们去乐园的嫏嬛书院。

    他们进书院时,姜少等人还没搬完书箱,一个个将书箱从中堂后堂或东西侧间搬出来的书箱扛起来,从东侧门送往隔壁的“嫏嬛福地”。

    方少看到有人扛着箱子出去,有人从东侧门进来,不解地问:“宣少,姜少他们在忙什么?”

    “之前给小美女建造乐园时,各家族老们有空暇也顺带帮忙手抄了些书籍,小美女太忙,抄本还没装订,这次我们来乐园厅帮忙校对,为了不打扰你们参悟,将书箱搬去东院订线。”

    宣少闲云信步般地从中庭走向上房,一边解说:“小美女每天上午教授她弟弟武学,下午在实验室,午饭后才有点时间会客,现在距离中午还早,各位在书院阅览或逛园子都行。”

    纵然时间宝贵,但因为第一次来乐园,必然要参观一下的,三拨修士随宣少在书院的第一进院走了一圈,再去游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