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宝贝乖我们站着来一次@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屁股

  他深知,现如今,就自己这具极度虚弱的身体,别说立马报仇了,能有命活着回到澶州城,那已是不幸当中的万幸了。

  “堂堂一个带着外挂的穿越者,竟被个土著老太婆给弄成这个逼样…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自己身体虚弱到什么地步…别说缚鸡之力了,当下连针都打不了的王迪,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吃了片青霉素V钾片,这次能否活下去,真就全靠天意了。

  然,不管是死是活,不把这仇尽快报了,王迪他心里简直不要太憋屈。

  毕竟再过个四五年的时间,不用自己动手,萧太后这老妖婆自然而然地就会挂掉。

  掘坟鞭尸,  挫骨扬灰,王迪可没多大兴趣。

  没怎么深思,  他当即想明白了,  对付这种事业心极强的临朝摄政女王,  惟有精神上的折磨,才是最痛苦不过的事情。

 文学


  是以,  王迪想在这老妖婆还活得好好的时候,让她亲眼目睹自己发展壮大起来的大辽,一步一步,  逐渐走向崩溃乃至灭亡,却又无可奈何!

  所以嘛,当温婉动人且特别听话的李婉儿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内心万般纠结的王迪,特别想将如何引发黑死病的秘诀告诉她,  再劝说她留在辽营随军返回上京。

  黑死病所到之处,  按照书上所言,  食品匮乏、物价飞涨、道德败坏、家庭破裂、信仰崩溃、政府瓦解,  入眼所见的一切景象,都在宣告着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如果可以的话,  王迪特别希望眼前这个模样属实很不错的李婉儿能自我献身,  让饿鼠噬咬过后,主动陪陪耶律隆绪或是上京城中的其他贵族。

  只要黑死病一起,就凭当下这个时期辽国的医疗水平,王迪敢断言,除了零星散落在草原上居无定所的未被汉化的契丹人,五京城及周边城郭内约在三百万左右的人口数量,  不出三五年的时间,  能剩下五十万人,就算瞎了眼的长生天保佑这帮狼崽子们了。

  这种钝刀子磨人且无药可医的狠毒计策,只要萧太后见到,王迪敢保证,她就是到了临死前的最后一秒钟,恐怕都不能瞑目。

  可惜啊,思来想去,一想到宋朝的仁义,再加上辽国境内还有不少契丹化的汉奸,王迪估么着,一旦大辽有了黑死病……

  除非自己可以登基为帝,  以强硬铁令隔绝宋辽边境任何活物的往来,  否则,大宋这边怕是也难逃黑死病的侵袭。

  最为重要的是,相比野性更强不通教化的女真人,汉化程度比较高的契丹人,还算明晓事理一点。

  如果通过黑死病在三五年的时间内灭了大辽,王迪认为大宋这边顶多收回山后九州而已,对于广阔无垠的大草原,满朝士大夫包括宋真宗他本人,怕是都没多少兴趣。

  三五年的时间,有点短。

  如果不走弑父这条路,即便神话自己,王迪也不认为顶多到了束发之龄的自己,能顺利登基加冕为帝。

  万一生活在白山黑水更为寒冷地区的女真人侥幸躲过了黑死病,万一自己命薄没挺过这一遭劫难或是在这期间突生意外状况……

  面对没了辽人威胁提前得到加速发展的女真人,二三十年后,南宋还有没有,恐怕都是两说了。

  况且,在自己临死前,王迪也得找个信得过的人,将空间内的好玩意转交给此人,再送到刘娥或是皇帝手中。

  当然了,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也有点舍不得眼前这温婉动人的仁宗他娘。

  为了不让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仁宗赵祯诞育下来,这个比自己大了七岁的李婉儿,王迪准备留给自己用。

  一想到女人,猛然间,  王迪慌得一批!

  “二娘娘,我想尿尿…”

  …

  战事已了,银装素裹下的澶州城,随着日头西斜,在万家炊烟气息当中,  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行宫内,  大宋皇帝赵恒刚从昏厥状态苏醒过来。此刻,精神略显不济的他,直勾勾地瞅着眼前跪倒在地的武将们。

  “陛下,末将无能,未能救回大皇子,还请陛下降罪。”此战得胜还不算完,李继隆知晓,现在到了皇帝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伤了大皇子,又未能救回大皇子,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些都不是小事。

  “诸位将军退敌有功,未能救回皇儿,实乃非战之罪…诸位将军都起来吧。”

  “臣等谢过陛下。”

  不管怎么说,打退辽兵,守住澶州城,对此赵恒还是很欣慰的。

  只不过,一想到他心爱且懂事的吉儿所遭受的苦难,他脑瓜子就疼得嗡嗡作响。

  “朕就想知道,究竟是谁下令放的箭?”稳了稳心神以后,拉拉个脸的赵恒,死死盯着低头不语的十几名武将。

  一时间,行宫内的气氛变得很是压抑。

  “陛下,是臣下的令…”

  等了一息左右的时间,发现没有一人主动站出来替他担责,再次出列跪倒在地的潘良,顿感自己背了好大一口黑锅。

  在他看来,当时那个局面,如若再不下令放箭退敌,澶州城势必会被辽兵攻陷,哪特么还有闲工夫在这瞎逼逼!

  是以,除了越俎代庖一事,始终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大的过错的潘良,他心里所想的是,就算皇帝小题大做不给自己任何嘉奖封赏,那也不能冲他这个挽救了整座澶州城乃至整个大宋的赫赫功臣甩脸子啊!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明明看见朕的皇儿被高悬于辽兵当中,还胆敢下令放箭…伤了朕的皇儿,你该当何罪!”

  哐哐哐,狠狠拍了拍桌子。那一瞬间,满腔怒气遏制不住的赵恒,真想当场处死潘良这个不懂规矩犯了僭越大罪的王八蛋。

  “陛下,当时辽兵已攻至城下,情势万分危急,若再不下令放箭退敌…只怕澶州城此时已被辽兵攻陷!”

  自觉有功无过或是功大于过的潘良,因为老爷子还有妹妹这二人,他自恃皇帝不会拿他怎么样,继续辩解道:“况且大皇子他…”

  然而,还不待潘良把话讲完,快被这蠢货言语给气炸了的赵恒,直接吼道:“将潘良拉出去斩…”

  未等皇帝撂完狠话,瞥了眼立于一旁且毫无反应的苏义简,知晓人家压根就不在乎潘良的死活以后,寇准叹了口气,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公道,“还请陛下息怒!平心而论,潘将军下令放箭也实属万不得已…当时那个情况,唯有下令放箭,方能击退来犯辽兵。所以,潘将军应该是立了一功的。”

  知晓皇帝听进了自己的话,趁着气氛稍加缓和,寇准拱拱手不慌不忙道:“陛下,现如今萧太后已经领兵重返黄河北岸…就在前不久,大名府的曹都尉也已在北方发兵截获了敌方粮草…可以说,辽兵现在是腹背受敌,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当此之际,臣料想萧太后定会照顾妥当大皇子的…”

  只要大皇子能九死一生存活下来,寇准心中如是想到。

  旁人的话可以不听,但寇准于自己而言是个亦师亦友的臣子,赵恒深吸一口气,“潘良,朕念你退敌有功,死罪可免,不过禁军中的一切职务,要全部免去,留于军前,戴罪立功。”

  “臣,谢主隆恩!”咬牙切齿叩谢皇帝不杀之恩,心中万分不岔的潘良,他知晓,只有尽快让妹妹潘玉姝怀上龙种诞下皇子,方可使得潘家荣耀长久。

  “平仲,朕命你立即休书给萧绰,让他将朕的皇儿速速送还澶州城,如若不从,朕必起兵灭之!”

  听闻寇准的分析,瞅了眼摆在桌案上的一份份军报,默算宋辽双方军力对比之后,当下这个时候,赵恒内心深处,可谓是相当得纠结。

  算得上是好大喜功却还有点自知之明的他,一直有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给曹玮下旨从后路包抄辽兵,趁此良机领兵灭了这十几万辽兵,以慰吉儿在天之灵的同时,顺道彻底收复幽云十六州,完成先帝和太祖未能实现的夙愿。

  毕竟在他看来,自家的好吉儿,饱受烟熏火燎,又少了一条腿,流失了大量鲜血,在战场那般恶劣的环境下,能存活下来的几率,怕是不怎么大了。

  既然大辽能以质子亡故一事兴兵征伐,他也可借由同样的原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若非后方汴京城内还潜伏着巨大的隐患,赵恒是真想独断乾坤一回,直接下旨领兵全歼这股深入大宋腹地的辽兵。

  “臣遵旨!”

  “臣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辽军营地,质子营帐。

  在李婉儿的服侍下,淅淅沥沥撒了一泡热乎尿的王迪,确认自己的吉儿安然无恙还能站起来以后,终于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真死了,倒也无所谓。

  怕的就是,如若命大活了下来,却残废到连女人都玩不了,那活着还特么有什么意思。

  好在是,老天开眼,仅让那支巨型箭矢射掉了自己的左小腿…其他部位,还能用!

  待到伤势愈合,弄个金丝楠木的义肢安上去…那么从外表来看,和正常人应该也没啥大的区别。

  最为重要的是,即便不除掉所有竞争对手,应该也不会耽误自己坐上龙椅当皇帝的这码子事。

  是以,没了人生大事的后顾之忧,当下这个时候,王迪特别想活下去。

  呲牙忍着剧痛,不再耗费心神瞎琢磨报仇的事情,躺在床上的王迪,任由温声细语的李婉儿张着小口吹温了汤药喂着自己。

  时间一点点过去…

  脑瓜子昏昏沉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的王迪,透掉一碗难以下咽的汤药之后,意料之中的杨四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木易大哥,萧太后怎会如此狠心…她怎能这般对待我们家吉儿。”见到暗恋的驸马爷木易进来,好似找到主心骨的李婉儿,怒气冲冲哽咽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明知已无用,但她还是很想让木易领着自己去见一见萧太后,当着她的面质问清楚她为何能够如此狠心!

  “婉儿姑娘,如今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和王继忠将军一起送你和大皇子返回澶州城…现在马上启程!”

  一切安排妥当,知晓时间已不多的杨延辉,刚想抱着大皇子走人呢,未曾想李婉儿像只护崽的小母鸡直接拦在了他的身前。

  “木易大哥,辽军大营戒备如此森严,你二人如何带着我与吉儿顺利逃出去?况且…木易大哥你已是大辽的驸马,为何…为何还要以身犯险带我们离开辽军大营返回澶州城?”

  暗恋归暗恋,但在李婉儿心里,眼皮子底下,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得上自家吉儿安危更重要。

  “婉儿姑娘请放心,丞相大人给了我这块令牌,有了它在,我们便可在辽营内部畅通无阻,不必担心出营会遭到拦截。”

  掏出怀中令牌示与李婉儿查看,发现她依旧存有戒备之心,杨延辉叹了一口气道:“婉儿姑娘,实不相瞒,我本姓杨,名延辉…”

  “杨将军…你是天波杨府的杨四郎?”杨延辉将军的大名,在汴京城内可谓是妇孺皆知。

  半信半疑的李婉儿,有点不敢相信几年前已被证实身亡的杨四郎,竟然一直生活在北辽境内,还和大辽的铁镜公主成了婚!

  “正是在下…我是杨家的第四子,澶州城守将杨延昭是我六弟。”

  “想当年,我们兄弟跟随家父与大辽开战…父亲大人他战死沙场,我被辽军围困,不得已成了战俘,在大辽隐姓埋名,将‘楊’字一拆为二,化名为木易,以等待时机重返汴京。”提及自己如何苟活下来,杨延辉也是一脸无奈加愧疚。

  “真没想到,在这辽营当中,竟能有幸遇见赫赫有名的杨将军,这下子我们家吉儿便有救了。”

  在李婉儿看来,有了忠义无双的杨四郎,此行应无大碍。

  哪曾想,出乎他二人的意料,大皇子竟然不想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