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体塞了东西能自己排出来吗? 咬住花蒂猛吸高C

    怀孕的女人看到自己老公难耐寂寞和前女友在酒店床上滚着,你说云舒会怎么想?


    而她,做这种事情最拿手,当初谢夫人不就是这样败给自己的么?


    彻底的死心。


    南聊夸朱焉:“原来是你的拿手好戏,很好,等你好消息。”


    朱焉提出自己的要求,“我需要人手。能信得过的人手。”


    “我给你。”


    王珊在家,她不会一个计策用两遍,谨慎起见,王珊在早上主动和谭忠一起出门,她直言,“家中有狐臭味,我想出去透透气,等你晚上下班,我再回家。”


    谭忠面带不悦,王珊不以为意。


    又是一个平静的晚上,王珊的首饰“不翼而飞”。


    全家人都在张罗着找王珊的首饰,谭忠不耐烦,“丢了不要。自己的东西自己看不好。”


    这时,朱焉慢悠悠的说:“可能是我偷的。”


    谭忠看了眼朱焉又隐隐瞪着王珊,给她警告。


    王珊:“去她房间找找。”


    谭忠“啪”用力拍桌子,“王珊,我警告过你。”


    “夫人,夫人,找到了。”


    佣人惊喜的跑过来。


    王珊无视谭忠的不悦,朱焉的惊愕,怎么不是在自己的房间找到的?她不是要陷害自己么?


    “在哪儿找到的?”


    佣人“纠结”最后,趴在王珊的耳朵悄悄提醒。


    “哦~,我记起来了。”王珊恍然大悟。


    谭岳:“有什么话还非要悄悄说,不知道谁是家中的老爷么?”


    “去吧它扔了吧,我不想再见到它。”王珊似乎是生气。


    佣人看了眼谭忠,“可是夫人。”


    “去吧。”


    朱焉怎么感觉看不懂这出戏了?


    谭岳叫住准备离开的佣人,“说,在哪儿找到的?”


===第214章 了却一桩大事===


第214章 了却一桩大事


    佣人又是犹豫半天,才开口:“老爷,明天是你的生日,夫人前天去为你买了一身衣服作为礼物,想明天给你一个惊喜,其实夫人丢的不是什么首饰,是你和夫人结婚时候的戒指,夫人想把戒指放在衣服中,一直提醒自己,明天是你的生日。


    今天夫人出门做美容,就是因为,明天想美美的为你庆祝生日。”


    朱焉这下承认,王珊的心机深不可测。如果两个人真要斗,两败俱伤是必然的。


    谭忠知道原委,对王珊好了脸色。


    朱焉多嘴一句话,显得她小人了。


    王珊挑衅的看向朱焉,姑奶奶爱和你斗,就当玩儿。


    朱焉倒是个会隐忍的。


    暂且放下对付王珊,朱焉一大早出门去见南聊告诉她的人。


    “照我说的做,你们的公主同意。”


    男人们相视,看到南聊的短信,才开始着手准备。


    让他们卧底来做这样的事情,呃,有点大材小用。


    云舒最近持续盈利,她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的买了一支股票,然后股票价格开始飙升,每天都达到顶层,“这只股票假的吧?”


    依照自己已有的学识,翻看下边的交易记录,还有线路走向,“还真没猫腻,但是我什么时候买的?”


    云舒的傻愣,皆是拜谢闵行所赐。


    他为了给老婆送钱,熬夜在云舒的手机上安装了一个仅云舒可有的软件。最先他想做期货来着,后来担心云舒心细发现,于是该做股票。


    期货收益更大,但是风险更高。


    要是让云舒发现自己暗中送钱,自己白折腾了。


 文学

    于是他新做了一只股票,上边的都是模拟信息,只需要在最后,将两千万全部走自己的私人账户打给云舒就好了。


    谢氏集团总裁办公室,谢闵行的视线一直在电脑上的k线走势图上。


    他要今天,云舒挣两千万。


    这时,谢闵行的电脑屏幕上弹出,云舒要取消交易。


    “这小妮子,戒备心这么强。”谢闵行含笑,用鼠标点击“否”,接着云舒的手机出现短暂的卡机,继而一条官方消息弹出来。


    云舒没有取消该支股票。


    云舒心想:“这不会是坑吧?”


    但是自己卡里的钱是真金白银啊。


    “总裁,你的吩咐我已经做好了。我还能帮上什么忙?”谢闵行手中的数据大神出现在办公室。


    谢闵行赞许的点头,“保密。”


    “是。”


    中午,云舒亲亲老公出现的时候,她欢呼雀跃的跳过去给了谢闵行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公,我发了发了。”


    谢闵行一手提着盒饭,一手揽着云舒肥了一圈儿的腰肢,宠溺道:“慢点,怀着孕呢,毛毛躁躁。怎么发了?”


    一点也不在乎,他们此刻在江左影视大门口。


    因为是影视公司,记者蹲点是常有的事,他们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老公,晚上回去我要给你一个大惊喜。超大惊喜。你一定要收下哦~”云舒激动地脸颊红如胭脂,在阳光下晒着,发际流出汗珠。


    谢闵行为她擦拭,“以后别出来,等我上去。”


    “嗯呐老公。”


    下午云舒揉揉肚子,之前吃饱是揉肚子,促进消化,现在是揉孩子。“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谢闵行收拾云舒吃的残羹,“你喜欢女儿还是男孩?”


    “我不知道。”在知道这个小家伙来的时候,云舒心中哪儿想那么多。“如果是男孩,我就把他丢给你,天天让你抱着他去公司上班,提前培养。如果是女儿,我天天带着吃吃喝喝玩儿玩儿乐乐,把她打扮成小公举,我小时候玩儿过得,都要让她玩儿一遍,好不自在哦~”


    谢闵行接话,“如果是男孩,最好是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开始培养。”


    云舒选择听不懂。


    她才不要天天去听谢闵行无聊的开会,无趣的办公室。


    谢闵行临走前,吻了云舒的额头,“等我下班来接你。”


    上车后,谢闵行拨通银行电话,“从我卡上转出两千万……”刚才云舒说,晚上给他惊喜,看来云舒下午就要去银行处理业务了。


    果然不出谢闵行所料,下午股市刚一开盘,云舒立刻扔到手中所有的持股,包括她自己观察很久的股票全部抛出。


    下午出现在银行。


    “小妮子,三天两头的请假,还真欺负上毛经理好说话了。”


    毛经理接到总裁的电话,立刻报备,“总裁,小舒又请假了。”


    谢闵行恩了一声,继而吩咐,“这是最后一次,今天过后,她再请假,直接告诉我,经过我同意再批准。”


    “是是总裁。”


    当云舒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集中在一张银行卡的时候,卡内的五千七百万她回到家一并交给了谢闵行。


    “老公,我挣的钱,给你花。”


    谢闵行看着那张小肥爪递给他的银行卡,再看着云舒释放了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心疼。


    “为什么给我钱?”谢闵行引诱云舒说出实情,如果,云舒不说清楚,她依旧会憋在心里不放心。


    他要云舒说清楚,直接说出钱是还款的钱,她云舒不欠谢家的什么,他要云舒以后的日子过得更加的舒心。


    “老公,我们结婚前,我们家不是借了你们家五千万嘛,我寻思着,反正我有钱,我就把钱还给你。嘿嘿,也没别的意思。”云舒的解释很牵强。


    谢闵行没要。


    “老公,你收下吧。”


    谢闵行:“小舒,我很生气。”


    云舒点头,乖巧的投入谢闵行的怀抱,搂着谢闵行脸颊贴在谢闵行的胸膛,“老公,你先收下嘛,你收下后,大不了再送给我是不是,反正都是我们的钱。”


    “小妮子,真不是个吃亏的主。”谢闵行本来也没打算真的不收,于是,他拿着那张银行卡,用力搂紧怀中的娇妻,“以后别这样了。”


    “嗯呢,好哒老公,就是我没钱了老公,我想要你的黑卡~”


    噗,哈哈


    谢闵行没忍住。


    待云舒吃饱睡着后,谢闵行拿着桌子上云舒的卡去到西阁楼找到谢夫人。


===第215章 你家的伙食挺好的哈===


第215章 你家的伙食挺好的哈


    西阁楼的谢夫人的巧手下,打扮的像个林中精灵生活的地方,到处星星点点,鲜花绽放,绿植郁郁葱葱,一条清幽的小路,草丛繁繁。


    “闵行,这么晚还没睡?小舒睡着了么?”


    谢闵行回答母亲的话,进门拖鞋,坐在西阁楼的沙发上,“妈,小舒今天给我了一张银行卡。”


    “她给你银行卡做什么?”谢夫人已经忘记和云舒不愉快的曾经,想起云舒她都是喜欢。曾经不经意的约定,早已抛诸脑后。


    谢闵行拿着银行卡放在桌子上,“当初,不是和你打赌还钱五千万么,这小妮子钱挣够了,就给了我我。”


    什么五千万?


    谢夫人想到开始的时候,恍然大悟,“哦,这,这孩子怎么,她怎么挣钱的?我当时没打算让她还,我……闵行,妈没别的意思。当时,你也知道,我不知道小舒是什么人,说话冲了点。你告诉小舒乖,妈没别的意思,妈很喜欢她。”


    谢夫人唯恐儿子误会,也唯恐伤了儿媳的心。


    谢闵行知道,他都了解。“我知道妈,不用解释。小舒也知道你怎么想的,否则她也不会把钱给我,如果给你,你会自责,她体谅你会难受,所以就给了我。


    小舒是个重视承诺的人,她知道妈妈当是无心说的,现在也忘记了,于是就图个爽快,把钱一把全给我。


    她也说了,这钱只是先给你保存着,等孩子生了发红包的时候,希望妈妈再把钱还给她,毕竟挣钱真不容易。”


    谢闵行半开玩笑的哄着母亲,别让她多想。


    谢夫人自责的看着那张银行卡,“小舒身上还有钱么?”


    说起这个谢闵行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妈,她刚把银行卡给我,我身上的黑卡都被搜刮干净了,你说她有钱没。


    她要没钱,天天躺你这儿哭穷。她现在可是小富婆。”


    这么一说,谢夫人好受了很多。“好,等小舒生孩子,妈妈给个大红包。”


    谢闵行又和谢夫人聊了会儿天,等到谢先生过来的时候,“你怎么在你妈这?”


    “你怎么也来我妈这儿?”谢闵行反问。


    谢先生:“我来看我老婆。”


    “呵,离婚了。”


    似乎,谢闵行不和谢先生吵架,都过不下去似的。


    谢闵行离开,他要回去搂着老婆孩子睡觉。


    云舒成了个小肥仔,江季见到的时候,笑的直不起腰,“你真是胖的我都不认识了。”


    谢闵行却觉得很有成就感,看,他把自己老婆养的肥肥美美的,看着就喜庆。


    江季再笑,“唉,我说,云舒你不会天天都在吃吃吃吧?”


    云舒拿着一把水果刀,“有问题?”


    她也意识到自己胖了,明明才怀了仨月,咋就像是怀了四五个月嘞?去医院检查,医生问:“几个月了?”


    “仨月。”


    诶?


    医生说:“你家伙食挺好的哈。”


    云舒泪奔。


    她不想吃的,是她老公逼她吃的。


    她成了肥仔。


    暴风雨哭泣。


    高维维回归,机场被围的水泄不通,她出国深造几个月,回来大不一样。


    她去过云舒在十里古城的家,她很喜欢。于是,高维维倾尽所有钱财,也在十里古城置得一套豪宅,终于回来了,她给自己放假一星期,决定一直窝在自己家。


    她为自己家起名:有鹿


    林中有鹿,名为精灵。


    高维维的房子是在林子外围,精致可爱,像是为了那片竹林而生一样。


    风水大师说,住在这里,是个乞丐,也能成为亿万富翁。


    高维维当时笑了,能住在这里的都是富翁。


    高维维的保姆车在路上行驶,她的身后跟着一辆扑通的大众车,混迹在车堆里,直接被隐藏。


    一直到十里古城石墩子前,他们停下。


    他们得到消息,“十里古城”项目自开建以来,十里古城周围安装了十几个监控器,监视着每一个出口。


    他们的身份特殊,不能出一点岔子。


    “保险起见,我们先撤,留下一个人监视。”


    朱焉的对手是王珊,她过的日子并没有那么舒心。


    几次三番,王珊挑衅,暗中找茬,最终她都能在谭忠面前化为无辜的那个人。


    还有这个宅子里的所有佣人。


    这天,朱焉捏着王珊的手腕儿,“你不是害怕我抢走你的谭夫人这层身份么,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抢。之前是暗地里抢,现在我明摆着和你抢。我的手段,你也该见识见识了。”


    王珊冷哼,“不自量力。”


    朱焉的脸上还有之前被打的痕迹,她铺了一层很厚的粉才遮住,头发也长在齐耳处,她扔掉了恶心的假发,甩开王珊的手上楼。


    而王珊,不屑一顾。


    你能有什么手段?不过是我玩儿剩下的罢了。


    谭忠每天回来的时候都会夹在两个女人之间,他一边烦躁一边享受着。


    今天刚进家门,是王珊迎接他的。“朱焉呢?”


    看,男人都不是好货色。王珊心中告诉自己,只有前最重要。


    朱焉才来了几天,迎接他下班了几天,他竟然期待朱焉的迎接。


    王珊指了指楼上,“在楼上呢。老给你哥,我发誓没有欺负她。”


    谭忠觉得王珊有点小题大做,“不久误会你几次,值得这么敏感?”


    王珊听到这话,想呕吐。


    什么叫不久误会你几次?


    幸好王珊不图谭忠的人,只图钱。


    这时候,楼梯间,依旧是酒红色睡衣的朱焉缓步下楼,摇曳生媚,王珊鄙视一眼,“你都不能使出点我意料之外的招式。拜托,我叫你一声阿姨,我都觉得你老了。还穿吊带睡衣,勾引谁呢。”


    朱焉的脸黑一阵红一阵,这个王珊太可恶了。


    再看到谭忠的视线,朱焉才勾唇莹笑,男人看她直不开眼就对了。


    王珊在餐厅坐着,越来越觉得,在谭家的生活太无趣,太无聊,之前还能和谭岳拌嘴,吵架,现在好了,谭岳飞的没影儿。


    吃饭期间,谭忠的视线有意无意转向朱焉。


    王珊心头像个明镜儿似的,她就会觉得恶心的慌。


===第216章 谁告诉你我不爱你===


第216章 谁告诉你我不爱你


    朱焉难得脸上有了得逞的笑容,王珊翻白眼,心中吐槽,这人是不是傻?离婚又不是谭忠一个人签字就完了,还有她的好不。


    餐桌上,王珊受不了朱焉的狐媚,包括朱焉下一步动作准备做什么,她都能猜得到,同样不干净的人,能单纯到哪儿去。


    看着谭忠和朱焉,王珊放下筷子,“我吃饱了,你们俩慢慢用餐。”


    当着她的面两人眉来眼去的,王珊害怕得针眼。


    朱焉扳回一局,她就是要抢走别人珍贵的。


    殊不知,王珊认为最珍贵的是钱。


    否则也不会嫁给大她两轮的男人。


    谭忠对朱焉的称呼变成了小焉。


    王珊知道后,又是一阵反胃,“年纪一大把还小焉。一个好意思叫,一个有脸答应,真不知道脸皮是什么做的。”


    佣人是王珊嫁进谭家重新换的一批,她们都和王珊一心,“夫人,你就这样看着那个女人抢老爷?”


    王珊抬眉,“她抢就抢呗,给她抢,她们睡觉我也不在意。”


    “夫人。”佣人不知道王珊心里是怎么想的,只知道是气话。


    王珊:“好了,半老徐娘而已。”


    王珊的话不偏不倚的落入朱焉的耳朵。


    朱焉反正什么也不在乎了,她今晚就要抢走王珊的男人。


    走到角落,朱焉拿出手机拨给南聊的人,“帮我查查谭忠夫人王珊经常去那里。”


    “又是公主的命令?”那边的人显然不乐意。


    他们是北国的卧底,怎么在这女人手中变成了狗仔队了?


    “不是,如果你们不做,南聊的任务就完不成。你们看着办。”朱焉说完自行挂断电话。


    南聊现在需要她,王珊的踪迹,他们会调查的。


    就是希望王珊别又什么马脚被她发现,否则,她会整死她的。


    阳光下,王珊在泳池游泳,“夫人,别给皮肤晒黑了,你可是模特,白好看。”做王珊的佣人真是操心,不但要苦口婆心的劝她维持好婚姻,还要担心她的事业。


    诶呦~


    王珊“哗啦”从水中钻出来,“正因为我是模特才要靠游泳保持身材。我都三十了,不能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们比,当然也不能向某个过气的女明星,年过半百还靠当小三养活自己。”最后一声就是说给朱焉听的。


    王珊的磁场和朱焉不对付,要不然也不会一直找她岔。


    “把我手机拿过来。”


    佣人慌忙送过去,“夫人看着点,别掉水里。”


    “放心吧,别话多。我给谭岳打个电话,他爸都在家里养狐狸精了,也不回来一趟。”王珊拿着手机拨通谭岳号码。


    “喂,继儿子。”


    “滚。”谭岳的声音不友善。


    王珊气的吹胡子瞪眼,“你在哪儿呢,家里来了只狐狸精知不知道。你赶紧回来。”


    谭岳:“你不就是狐狸精。”


    “……谭岳,我是你小妈。”


    “有话说,有屁放。”


    这么多年了,两人的关系像是死对头,会争吵掐架,除过之外,两人似好友。


    当初,谭岳鼓起勇气向云舒告白,少不了王珊在其中的怂恿。


    “你大爷的,知道朱焉是谁么?”


    “知道。你出门小心点,她手脚不干净,绑架杀人她能做出来。”谭岳觉得他有必要提醒一下王珊。


    王珊:“知道,我又没把柄让他可抓。不过你确定不回来看出好戏?”


    “不回。”


    “你跑哪国浪了?”


    “挂了。”


    嘟嘟嘟


    王珊扔过去手机,“这他妈是儿子么?这是祖宗吧?”


    佣人不说话,这种事情习以为常。


    男人是会审美疲劳的,下午的时候,朱焉换了身衣服,在谭家司机的带领下出现在谭忠办公室。


    昨天的性感不如今天的狂野,男人看了都会有征服欲,更恍说谭忠了。


    于是,办公室的门被反锁。


    王珊还在家中的浴池中游来游去,她都不知道,头顶一片绿油油,不过,她心知早晚的事儿。


    晚上,谭忠先回家,王珊依旧贤惠的迎接,“老公下班了。”


    “嗯。”


    似乎今天的谭忠心情很好。


    王珊接过公文包,两人刚坐在餐桌,朱焉随后进入,歉意十足,“抱歉,我出门办了点事。”


    王珊:“没事,过来吃饭吧。”


    朱焉和谭忠视线对视,彼此心照不宣。


    云舒被认为太肥了,于是励志减肥,接过刚萌发的小嫩芽,被谢闵行无情的掐断在土壤中,“他们说你胖,都是因为嫉妒你比她们美。”


    云舒不信。


    谢闵行:“你现在才一百二,不重。”


    谢闵行也才一百四而已。


    相比较之前,云舒重了20斤。


    “老公,我要减肥。”


    “不行。”


    “我就要。”撒娇起来的云舒,开始闹脾气。


    谢闵行下楼端上来夜宵,“小蛋糕还吃么?蒸鱼还吃么?蔬菜沙拉,水果沙拉,牛奶都不吃了么?”


    云舒撇这小嘴,甚是可怜。


    最终,弱弱的说:“想吃~”


    “乖~,想吃,老公喂你。”谢闵行脸上的笑容不断放大,坐在云舒身边。


    云舒已经好久没有吃到带刺的鱼和带壳的虾。


    “老公,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怀孕的女人,在享福的女人,幸福的女人都喜欢这样问。


    “因为你爱我。”


    “哼,你不爱我。”


    “谁告诉你我不爱?”


    “我亲眼看的。”云舒吃饱就开始找事儿。


    谢闵行吹吹温热的牛奶,递在云舒嘴边,“看来你有眼疾。”


    “咕咚咕咚”两口下肚。


    云舒一抹嘴,“就是因为有眼疾才会看上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