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我想吃了你该怎么回答?你慢点,出轨h

  如若真出现宋军败了澶州城失守的局面,也不用皇帝砍他头,他李继隆也没那个脸面再苟活于世。

  可以说,如若此时此刻不是皇帝就站在自己身边,对于曾在满城之战做过违诏变阵取得大胜的李继隆而言,他是万万不会吩咐传令兵做出鸣金收兵这样愚蠢的军令。

  是以,在李继隆看来,既然主动下令放箭有可能伤了大皇子,与守城失败的下场都一个样,  那倒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先放手一搏,  赢得澶州这一战再说。

  他心里想得很透彻,  只要宋军此时能够大败辽兵,  除非萧太后想用这不到二十万数量的辽兵来作大皇子的陪葬品,不然的话,  在乱战当中存活下来身处辽兵营帐内的大皇子,绝对安全得很。

  如此浅显不过的一个道理,李继隆心里十分清楚。他也相信,  此时正在城楼上观战的臣子们,懂得这个道理的,应该也不在少数。

  但飞箭无眼,怕的就是大皇子命不济,中了己方的箭矢继而丢了性命。

  若非自家妹妹李皇后还有弟弟李继和先后谋逆叛变妄图拥立他人为帝,  身为皇帝大舅哥的李继隆,  定会当场进谏直言其中利弊。

  可惜啊,  生怕起了反效果的他,  犹豫踌躇了半天,却是未曾开得了口。

  愁眉苦脸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  李继隆瞥了眼立于皇帝右侧的寇准还有苏义简他二人,  盼着他们能主动劝谏一下皇帝,与其讲明个中利害关系。

  …

  大皇子与澶州城哪个更重要,可以说,身处北门城楼上正在观战的文武臣子们,心里都很清楚。

  然,就连耿直一根筋的寇准,  还有最心疼大皇子的苏义简,  满脸挂着焦急忧虑神色的他们,也未敢在第一时间内,劝谏舐犊情深的皇帝不要下令鸣金收兵。

  瞧瞧,在始龀之龄便被送往北地辽境做了两年半质子的大皇子,现如今正被高悬于火盆之上仅有十岁幼龄的他,脸上流淌着鲜血,明明是那样得害怕,他却始终不曾丢了赵氏皇族的脸面,喊出扰乱军心壮敌人声威的怯懦言辞……

  是故,处在当下这个时候,谁能、谁又敢那么狠心,  当着众人的面,  去劝谏皇帝必须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呢?

  真要劝谏了,怕是大皇子还没死,反倒是自己先会于大皇子一步,死在听不进劝的皇帝手中吧。

 文学

  …

  “站得高,望得远,这梯子顶端的视线挺不错……”

  王迪这边,正饱受三个火盆烟熏高温炙烤的他,嗅着皮毛长袍被烤焦的恶心味道,无需多么高深的演技,便可轻而易举在众人面前上演一番“龇牙咧嘴”疼痛难耐的凄惨模样。

  “再近点,再近一点,最好再死上一点人,让城楼上伴驾的臣子们自知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那个时候,才是我发挥自身演技的绝佳时机。”

  兴许是知道战机不可失,战车在卖力辽兵的簇拥推搡下,奔着澶州城坚壁高墙的位置,其行进速度可谓是相当之快。

  扭动着身躯,拉扯着四肢,看着越来越近的澶州城楼,注意到即将短兵相接的宋辽步卒,下定决心要上演一出“舍己为人,顾全大局”戏份的王迪,他心中知晓,时机就要来临。

  之所以下定了这番决心,是因为王迪知道,宋真宗赵恒还有城楼上的臣子们,  他们绝不会坐视澶州城被辽兵攻陷。

  两害相权取其轻,保住澶州城乃至汴京开封府百十多万人的生命,  就能保住屁股底下的龙椅……

  是以,在王迪看来,  宋真宗赵恒下令放箭迎敌,  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躲,  是躲不过去了。

  为了利益最大化,只能事先用言语堵死潘良很有可能想要借机谋害自己的心思,而后就是甩出一番感人肺腑的嘴炮。

  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来定夺了。

  只要能像剧中那样安然存活下来,身处这个未被蛮元铁骑摧残过的美好时代,往后的好日子,还会远吗?

  …

  城楼上响起鸣金收兵指令的那一刻,抬头看了眼战车上可怜巴巴的大皇子,潘良暗骂一声晦气。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对着身后的弓箭手下令,一箭射死这个碍人事的小王八蛋。

  可惜啊,大事不精明、小事不糊涂的他,无需回头看他都知晓,城楼上的皇帝还有那些观战的臣子们,此时此刻,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大皇子身上。

  就算想要射杀大皇子让他死于非命,那也得是别人干的,不能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叹了一口气,回头望了眼紧闭的城门,阴沉着个脸的潘良,不得不打起精神和身边的杨延昭将军稳住军心,防止身后士兵出现溃逃的局面。

  只要稳住战阵,抵御一两次辽兵的冲袭,那么对于和赵恒一同长大的潘良而言,他深知就算没有臣子们的劝谏,赵恒此人也万万不会坐视澶州城被辽兵攻陷。

  毕竟澶州失守的话,三百里地外的汴京城,怕是也要完蛋了。

  没了汴京城,大宋离灭亡还远吗?

  “冲啊!儿郎们!有宋朝的大皇子在,宋朝皇帝投鼠忌器是不敢下令放箭的!率先登上城墙者,皇帝和太后讲了,赏千金封万户!”

  眼见再有百十来丈的距离就要冲到澶州城下,此次接城,在辽兵先锋大将耶律留守的眼里,简直不要太顺利!

  在冷兵器年代的城垣攻防战中,所谓接城,指的是攻城方从进入防守方射程到挨近城墙前的这一段特别困难的间隔。

  在这个过程中,对于先前经历了十数次苦战的辽兵而言,面对城墙上躲在城垛后面拥有强弓劲弩的宋军,他们简直就是被摁在地上打。

  于耶律留守而言,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温柔”的接城战的他,心中止不住地涌现出激动喜悦情绪之际,却也并未有任何自大轻视之意。

  深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个道理,他看了眼已经被吓到说不出话来的宋朝大皇子,连忙喊出重赏的激励话语,期盼此战能一举攻陷澶州城,擒了宋朝只懂得躲在城楼上观战的懦弱皇帝。

  到了那个时候,别说萧太后念念不忘的瀛、莫二州了,就是整个大宋朝,将其收入囊中,怕也是并无不可。

  而自己,作为此战的先锋大将,封王拜候,岂不指日可待!

  这一切,真要好好感谢宋朝的大皇子,还有想出此等天人妙计的萧太后。

  “冲!赶紧冲!拿下澶州城,三天之内,钱粮随意抢,女人随意抓,草原上的儿郎们,给我向前冲!”

  听闻先锋大将耶律留守放出来的这等激励士气的话语,本就杀气腾腾的辽兵,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奔着近在眼前的宋军冲了过去。

  要知道,和宋朝待遇超优一年能有几十两军饷收入的禁军相比,由于辽国实行全民皆兵的义务兵役制度,除了由皮室军和属珊军组成的数量约在五万左右的御帐亲军,像什么应征聚集的众部族军还有五京乡丁,这些人随军打仗的时候,不光是武器、马匹自备,就连征战期间的粮食和物资,都是通过打草谷的方式,从宋朝境内的百姓身上抢夺而来的。

  此次南下屡战屡败,再加上寒冬腊月天,捞不着什么样的物资,若非那五万精骑还在,就算萧绰还想打,她也得考虑一下底层士卒会不会哗变造了她的反。

  万幸的是,还有宋朝大皇子这一步棋。

  是以,对于此行算得上是一无所获的绝大多数的辽兵而言,当他们听到言必有信的先锋大将耶律留守许下来的诱人豪言,一个个的,已经在幻想攻破澶州城以后,要抢得多少银钱与珍宝,要玩上几个或十几个汉家女人,才能好好发泄发泄这段时日以来憋在心中的闷气。

  辽兵士气大增,此等变化,不管是城楼上正在观战的臣子们,还是城外结阵准备御敌的将士们,他们看在眼中,急在心里。

  皇帝再不下令放箭杀敌,后果不堪设想呐!

  倒是王迪听闻耶律留守所言注意到辽兵士气正盛以后,他反倒是一点都不着急,甚至巴不得宋辽双方士卒赶紧短兵相接,最好是死上点人。

  正如他心中所想,望着城头垛台上蓄而不发的强弓劲弩,持枪佩盾缓缓冲起来的辽兵们也不傻,他们知晓当下这个时候,只有尽快登上城墙破了澶州城,才是重中之重的首要大事。

  就这样,令人…或者应该说是令大宋君臣将士们压抑难耐的十息左右的时间一过,单兵作战能力很是优秀的潘良与杨延昭两位先锋大将,已经斩杀了十数名奔在最前面手持长枪利刃的辽兵步骑。

  混战一触即发。

  深陷敌军包围的杨延昭,此时此刻,自恃盘马舞枪本领很不错的他,特别想凭借手中这杆长银枪,将站车上正在遭受万般苦难却始终不发一言让人心疼万分的大皇子救下来。

  可惜啊,人家辽兵也不傻,为了保护好这个挡箭牌,除了自己人,他们容不得任何人靠近战车十丈以内的距离。

  与此同时,同样深陷敌军包围的潘良,杀敌之际,他还不忘抬头瞅瞅战车上误了大事的大皇子,以及城楼上的皇帝。

  “半刻钟,最多只能撑过半刻钟的时间。”没等到皇帝下令放箭的金口玉言,注意到辽兵后方军阵缓缓移过来的攻城车和投石车,潘良心里一沉,自知时间已不多,刚想开口请求皇帝发号施令……

  “父皇,我是吉儿!父皇,你听到了吗?”被五花大绑固定在木梯高处,“站得高望得远”的王迪,对于战场下方的一举一动,他皆是看在了眼中。

  虽说死的人还不够多,时机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注意到潘良时不时回望城楼这个小动作以后,最主要的是,此时此刻,细皮嫩肉的王迪,也有点受不了火盆烟熏高温炙烤的折磨,听闻城楼上自家便宜老爹宋真宗传来的真情呼唤声……

  无需刻意进入状态,在持续的烟熏火燎下,满脸涕泪横流很是悲催的王迪,无视战车下方辽兵汉奸的怒喝威胁言语,深吸一口气,调动全身精气神的他,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扯着嗓子喊道:

  “父皇,吉儿不怕死,请原谅吉儿不能在你身前尽孝了…父皇,请你不要管我了…赶紧下令放箭退敌!”

  虽说凛冽的风声还有士兵的嘶吼声使得王迪有点破音的嘴炮效果不佳,但是,不管城楼上的皇帝和臣子们,还是正在奋勇杀敌的宋军将士们,他们中有不少人,都模模糊糊听到了从大皇子口中讲出来的慷慨言辞。

  “潘将军,杨将军,还有大宋的将士们,你们不要再退了…父皇,下令放箭啊,不要让奋不顾身的大宋将士们,做出白白的牺牲!”为了防止潘良搞小动作,先拿话语堵住他以后,呛了几口浓烟被熏到眼睛都睁不开的王迪,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进入状态的他,本着“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的男子汉精神,算是彻底放了胆子。

  “父皇,再不放箭,澶州必失!几十万的军民…岂能因为孩儿一人而置他们于不顾?”

  “父皇,赶紧下令放箭吧,再不放箭,澶州失守,大宋危矣!”

  “父皇,孩儿真的不怕死,只怕自己临死前,再也见不到娘亲一面。”

  “父皇…粉身碎骨全不怕,为国牺牲敢惜身…吉儿不怕死,不要再犹豫了,为了这些正在浴血奋战抵御外敌的将士们的安危,请下令放箭吧!”

  “父皇,你听到了吗……”

  “父皇,放箭啊……”

  “父皇,快下令放箭啊……”

  一声声催人泪下的言语,入得大宋君臣将士之耳,顿时让其中不少人羞愧万分。

  瞧瞧,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在这等险境中,明明怕的要死,却能讲出“粉身碎骨全不怕,为国牺牲敢惜身”这种为国为民捐躯献身的慷慨言辞!

  再反观自己呢,刚才心里所想,那是何等得龌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