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撑开菊眼h前后夹击%白丝校花被疯狂输出小

   谢闵行吞下一口粥,宠爱的揉揉云舒头发,“乖,我想送。”


    云舒噘嘴,感动的想哭。


    谢爷爷咳咳两声,“注意一下,爷爷还在呢。”真怕他们再自己眼前亲上。


    谢闵行,“爷爷,你也别来送饭了,你们这样下去,小舒在公司就会成为另类。”


    谢爷爷双目瞪成铜铃,“不让我送,然后你来送?”


    “不,爷爷,谢闵行也不来送,我想和同事去餐厅吃饭。”


    谢爷爷不答应。


    谢闵行,“我的老婆孩子,我自己照顾起来放心。”


    “嘿,你小子,合着你爷爷我送饭你不放心。”


    云舒立刻从中调停,“爷爷,我老公的意思不是说爷爷送不放心,他是担心你们都抢着为我送饭,他这个老公的角色和爸爸的这层身份,没办法好好发挥。


    毕竟都知道,隔代亲嘛,我老公是想提前和孩子联络感情,别一出生,只想着和你们亲近。


    说白了,就是吃醋。”


===第211章 杨染跟过来===


第211章 杨染跟过来


    不管谢闵行是不是这个意思,经云舒这么一说,还真像这么个理儿。


    谢爷爷囊着嘴,不乐意的答应,临走前还在和管家吐槽。


    送走谢爷爷,云舒心疼的环住谢闵行的腰,“老公,你也别来送饭了。”


    谢闵行绝不会答应云舒这一点要求,她要的是云舒和孩子每顿都能吃上他亲手做的饭。


    谢闵西回家的时候,她听到这个重磅炸弹,她仿佛被雷劈了。


    就连谢闵慎回家,她都没有欢欢喜喜的扑过去,而是被母亲的话惊呆在原地,“谁怀孕了?我大嫂?云舒?”


    她们两个不是柳下惠么?


    谢夫人面露喜色,“你快把书包放下,陪我去趟菜市场买点菜,今天让你大哥和小舒一起回来吃饭。”


    谢闵西内心狐疑,她俩什么时候滚在一起的?


    谭岳深夜在酒吧,一杯接着一杯,往肚子里灌。


    江季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看来小舒怀孕对他的打击不小。


    期初,江季不放心谭岳会不会因为妒恨而出什么坏点子伤害云舒和她的孩子,现在看来,谭岳不会。


    从他知道云舒怀孕,每天白天公寓颓废,夜晚酒店灌醉。


    江季,“这厮对小舒还真是真心的。”


    谭岳摇摇晃晃起身,目光明确走向江季面前,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江季,你怎么不去揍谢闵行了?揍不过?”


    江季看得谭岳也是可怜,“小舒就是怀孕,你值得买醉么?要买醉也是我买醉,保护了十几年的白菜,还是被猪拱了。”


    “哈哈,哈哈。”谭岳傻笑。


    “你这么喜欢小舒?”江季从来没觉得谭岳深情,怎么今日看着谭岳这么伤感。


    谭岳摇头,不愿意多说。


    谁都不知道,他喜欢云舒不是五年,是十年。


    十年啊,他没对任何人说起过。


    前五年,他暗中灭了不少情敌,江季不知道,云舒一直说她的追求者很少,没有林轻轻的多,那是因为谭岳也出手了。


    谭岳家的浩翔地产只是一个小公司,比不上云氏集团,他少年心思,总是认为自己比云舒低人一等。


    云舒15岁,浩翔地产崛起,他有了自信想追求云舒,结果被糊了一脸蛋糕。


    他喜欢的女孩子,脾气暴躁起来,他也喜欢。


    于是谭岳由前五年的暗恋,开始转为明恋。明恋他也在努力的渗透到云舒的心里。


    可是云舒嫁给了谢闵行。


    第一次正对谢闵行的时候,谭岳心底的压力越来越重。


    正在那时,谭岳知道了父亲的卑劣,他没有脸面去追云舒,于是沉寂着,朱焉的事情,他迫切的想靠自己解决事情,为他刷好感。


    还是被谢闵行抢了先。


    如果云舒没有怀孕,谭岳是一定会放手一搏,抢云舒的。她怀了孕,就证明,云舒这一辈子只认谢闵行了。


    谭岳,只是一个曾经喜欢过她的人而已。


    “没出息。”江季看到谭岳眼角沁出的泪水,说道。


    江季的内心不无震惊。


    谭岳一个大男人,是不是酒喝多了从眼角溢出来了?


 文学

    谭岳拿起酒瓶,仰头灌酒。


    “哐当”酒瓶倒地的声音。


    谭岳躺在沙发上,任凭周围振耳的音乐充斥着大脑。


    江季喝酒无聊看了眼沙发上“睡着”的谭岳,叹气,“唉,你说说,你和小舒是有缘无分,谢闵行每出现之前,小舒本来是要嫁给你的。”


    江季打发酒钱离开。


    谭岳在沙发上,睁开眼。


    江季的话谭岳眼底清明。


    联想到以前,谭岳嘴角的苦涩蔓延。


    回到家,谭家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星期天,云舒难得出现在林轻轻家。


    “受不了了,真受不了了。”云舒口中一直是这句话。


    谢闵西陪着,“轻轻姐,大嫂这是被家中逼的了。今天是来你这里躲一天,我们晚上回去。”


    林轻轻:“行,你们在家里等着,我去买点菜。”


    林轻轻口中的菜和云舒耳朵中的菜不是一个菜。


    所以当云舒看到一桌子肉汤的时候,谢闵西替云舒说:“轻轻姐,你不是去买菜么?菜呢?”


    “小舒怀孕了,要多补补,不能吃菜。”


    谢闵西心疼的看了眼云舒,“大嫂,我打死也不怀孕了。”


    看着云舒圆润了一圈儿,脸上的小肥肉都出来了,还补?


    看到云舒对补汤的恐惧,林轻轻不难猜到,这是在谢宅,天天顿顿鱼和肉了。


    “小舒,你再等等,我去给你炒盘青菜。”肉汤晚上林爷爷回来喝点,也好。


    云舒感动的看着林轻轻,“就吃素菜。全素的。”


    “好。”


    谢闵行自从云舒怀孕后,工作耽搁的太多,所以利用周六的时间,加急处理一些文件。


    老宅的电话打过来,“大少爷,大少夫人去公司找你了么?”


    小舒不在家?


    “小舒什么时候出门的?”谢闵行问。


    佣人:“已经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按理早就到了,“西子呢?”


    “大小姐也出去了。”


    谢闵行交代,“别找了,我晚上回家把大少夫人还有大小姐带回去,让妈妈和爷爷别瞎找。我知道她们在哪儿。”


    除了林轻轻还真没有了。


    云舒怀孕间接受益人是谢闵慎,原先,谢夫人安排的要为谢闵慎介绍女朋友的,结果,一下子被抛在脑后。


    他除了在家中等上级的通知,也会暗中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


    “你该回去了,在北国你是通缉犯。”


    杨染坐在沙发上,“杨染是通缉犯,杨沫不是。我现在是杨沫。”


    杨沫是黑熊为妹妹做的通行证,在北国拿着杨沫的身份证和常人无异。


    杨染被黑熊打昏塞到飞机上,一下飞机,趁着谢闵行离开,黑手党的人将黑色“麻袋”扔给谢闵慎,快速消失。


    “给你时间,自己消失。”


    杨染:“我在北国呆腻了自然会离开,不用你撵我。”


    北国,安全的不像样,她好几次从梦中惊醒,看到天花板都会安静下来,不会担心暗杀。


    “谢闵慎,我真羡慕你。”


    谢闵慎冷眼别过,“你联系我什么事?”


===第212章 朱焉被救===


第212章 朱焉被救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


    ……


    “下次,我不会再过来了。”


    “没想到道上有名的四爷竟然是你四弟。”杨染出口的话,谢闵慎止住脚步。


    陈四!


    “放心,我不会外泄的。”


    谢闵慎:“杨染不要觉得自己很厉害,天下无敌,你知道么?在你的窗户边有三把枪还有两架远程狙击正对着你的脑袋,有些话别说,有些人最好别去调查,否则,黑手党谁也救不了你。”


    杨染经过谢闵慎的点醒,她隔着镜子看到自己的额头正中心有一个红点。


    她不畏惧,“谢闵慎。”踮起脚尖,勾住谢闵慎的脖子,吻上他干涸的嘴唇。


    远处望远镜男拍拍狙击枪人的头顶,“收枪,搞了半天,那女的是四爷三哥的女人。”


    窗户口的三人和两名远程狙击,同时撤下。


    剩下的留给谢闵慎两人。


    “谢闵慎,我喜欢你,我会继续追你的。”


    谢闵行接着云舒和谢闵西回家,路上云舒一直在鼓捣着如何才能把林轻轻划拉到江左影视。


    谢闵西:“轻轻姐唱歌挺好听的,但是性格比较软绵,如果以后上台唱歌,可能会放不开。”


    云舒不赞同摇头,“你们还是不了解林轻轻,她在台子上什么样,我比你们都清楚,如果她能去江左,将会是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对了寒惑影视最近怎么样了?”


    谢闵西:“大嫂,你不应该问你的同事么?问我们,我们谁了解过。”


    “寒惑影视股东层大换血,浩翔地产成为第二大股东。”


    “浩翔地产?他又做什么幺蛾子?”


    “朱焉回去了。”谢闵行说完,“西子在学校别外出,下学的时候司机会去接你,小舒,我天天接送。”


    云舒一下子不美好了,“爷爷怎么这样,不谁说不让她再见天日么?”


    “南国有人插手,爷爷不得不放。”


    “谢闵行,你和南聊在南国发生了什么?”云舒突然想起她关心的一件事,被她前段时间忘了。


    南聊,这个女人也不是个善茬。


    谢闵西:“哥,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剩下的你自己回去给我嫂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气氛一度尴尬,“你知道我去南国了?”


    “是的,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说你在洗澡。”云舒想起那天,她发誓,自己不生气,只是想打死人而已。


    谢闵行则更关注,“你那天给我打电话了?”


    “我那天不打?”


    车上还有谢闵西的存在,云舒没有揪着谢闵行立马要一个说法,而是,先放着一回到家,她就开始审判谢闵行。


    “解释。”


    “我去南非后,中间去了一趟南国,是去掩盖闵慎以前的踪迹,我在换衣服的时候,她进入我的房间,接到你的电话。我当时看没有你的来电显示,之后立马退房,去南非,中间就隔了一天。”


    “然后你手机为什么关机?”


    “战乱,信号中断。”


    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儿。


    不过,云舒隐藏不住的担忧问:“你没经历吧?”


    “没有。”


    既然这样,云舒揉揉圆滚滚的肚皮,“根据家规,云舒抄写一百遍,字迹工整,否则重写。”


    谁让谢闵行给自己整情敌的。


    她不过是被追求者加个微信,都能被谢闵行惩罚抄谢闵行三个字一百遍,何况她云舒还比谢闵行少一个字,少那么多笔画,她觉得自己跟仁慈了。


    “好,我抄。”


    云舒哼唧的上楼,心中洋洋得意。


    谢闵行在书房果真字迹工整的开始,一遍遍写云舒的名字,云舒二字,已经深深的刻在谢闵行的心上。


    “先生,太太炒股赔钱了你知道么?”


    谢闵行手机开着免提,“什么时候的事情?”


    “快一个月了。”


    谢闵行单恩一声,命人挂断电话。


    云舒的银行卡少说也有快四千万,这小妮子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还记着五千万的约定。


    这令谢闵行头疼。


    深夜,100遍的云舒已经写完,谢闵行拿出电脑在上边一通神操作,一直到凌晨三点才躺在床上。


    云舒已经呼呼大睡几个小时。


    谢闵行还有三个小时休息时间,六点要准时起床为云舒做饭。


    云舒感觉到身边谢闵行的味道,身子往谢闵行的怀中钻进去。


    谢闵行对照顾老婆孩子,一直尽心尽力,做饭的样式,月嫂都不会。云舒的嘴被谢闵行养刁了,云母中间来过一次,今天又来了。


    谢闵行还在厨房,云母云父进门,“闵行,小舒呢?”


    “爸妈,她还在楼上睡觉。”


    这都十点多了怎么还在睡觉?


    “早饭吃完,哄着她又去睡了一觉。”谢闵行看了眼手表,“这会儿估计醒了。”


    说着,云舒穿着睡衣,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站在卧室门口,“老公,我渴了。”


    云母:“这孩子,渴了不会自己下来倒水,还使唤闵行。”


    说着上楼。


    “咦,妈你来了。”


    “你看看你才几天不见,肥了一圈儿。喝个水还让闵行伺候,怀孕要多走动走动,不能一直躺在床上。”


    云舒捏了捏肚子上的肉,“真是肥了一圈儿。”


    谢闵行无微不至的照顾,云母觉得自己照顾都没有谢闵行这么细心,女儿真是嫁对了人,他们两个也不用担心了。于是隔一星期,云母来看望一下云舒就可以了。


    浩翔地产似乎看上了影视这块儿大肉,朱焉被南聊救下,她直接找到谭忠,请求庇护。


    “我不能一个人住外边,谢家不会放过我的。”


    谭忠刚好想接着朱焉这条线儿,顺藤摸瓜进入南国的境内做房地产,不管怎么说,朱焉也是前南宫伯爵的女儿。


    “那你住在我家,谢家不敢上门要人。”谭忠于是将朱焉接到了自己家中。


    谭忠的原配妻子已经逝世,他娶了当初引诱他成功的模特王珊。


    他将朱焉接到自己家,并没有告诉他的妻子。


    所以当谭忠带着人回到家,谭岳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


===第213章 王珊的段位===


第213章 王珊的段位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谭忠是什么人,谭岳心知肚明。


    翌日他定了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向异国。不管家中的鸡飞狗跳,自己去深造。


    南聊命人联系朱焉,告诉她,云舒怀孕了,如何渲染,看你们发挥。


    而朱焉,和王珊都混迹娱乐圈多年,彼此的手段高明着呢。


    餐桌上,谭忠上座,朱焉和王珊在暗中较劲。


    一个为了守护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地位,另一位,似乎觉得抢到手的就是最好的。


    王珊:“朱女士,在娱乐圈多年,还是曾经的国际女神,怎么如今连个房子也买不起,要来住在我们这破地方。”


    谭忠:“朱焉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客人,你别给我阴阳怪气。”


    “老公,我不是觉得,朱女士在我们家住着,不方便嘛。”


    “你不方便,你可以走,没人强留。”


    “你……”王珊狠狠的剐了一眼朱焉,等谭忠不在家,有朱焉好受的。


    朱焉勾起唇角,呵,不自量力。


    南聊的电话没有得到她期待的回应,南聊决定亲自打电话,“朱焉,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公主,我不喜欢和愚蠢的人说话,你救我,是因为你需要我。你找一个丫鬟给我通话,这是你求我为你做事的态度么?”


    南聊眯眼,“小瞧你了,不可否认,你很聪明,朱焉,我现在身份原因,没有办法去北国,我要云舒和谢闵行产生隔阂,我要他们离婚,如果,孩子能没有更好。”


    朱焉从谢家的地牢爬出来,她已经不把命当一回事了,她只想着如何让人不痛快,自己才痛快。


    “动了谢家的重孙,我会死。”


    南聊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发声大笑后,“朱焉,你怕死?那好,你不会死。只要你帮我做成此事,我国的免死金牌,我为你打造一副。”


    南国的免死金牌,即使你犯了滔天大罪,你也不会死,并且受各国法律保护。


    朱焉:“划算,我做。”


    南聊在南国挂断电话,叫来下人,“去命人私下打造一副假的免死金牌。”


    “是。”


    不一会儿,南聊的手机上弹出一则录音。


    南聊点开……


    “朱焉,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


    “公主,我不喜欢和愚蠢的人说话,你救我,是因为你需要我。你找一个丫鬟给我通话,这是你求我为你做事的态度么?”


    ……


    是她们刚才的通话录音。


    该死的朱焉。


    朱焉随后发消息,“公主,请你信守诺言,录音我已经备份多件,均设定了一个固定时间,如果我不手动取消,录音就会出现在各大媒体,还有谢家。”


    南聊摩挲手指,阴狠毒辣的咒骂朱焉,卑鄙无耻,丝毫不知道自己有多虚伪。


    朱焉放下手机,谭忠夫人珊珊走来,“这次我老公不在家,看你能翻出什么天。”


    从王珊身后出现几个佣人,步步逼近朱焉,而朱焉毫不退缩,任由她们上手打。


    她伤的越严重,谭忠就越会推开王珊。


    而,王珊能稳坐谭忠夫人多年,城府怎会浅?


    所以,晚上。


    谭忠回到家,朱焉就有意无意露出她身上被打的痕迹,但是她不会主动告状,男人,就要让他对你心生怜悯。


    果然,“王珊,怎么回事?”谭忠的一声怒吼,王珊意料之内。


    “老公,原来你真的怀疑是我做的。”装可怜谁不会?王珊语调柔弱,娇弱欲滴。


    谭忠,“不是你做的,难不成还是她自己掐的自己?”


    王珊颤抖的叹了口气,“你就当是我做的吧。我无话可说。”


    王珊没有用餐,回到卧室。


    得逞的笑容在转身的时候,绽放在脸上。


    她和谭忠多年夫妻,她都能维持好和谭岳的关系,一个朱焉,不过是小三罢了,依着她对谭忠多年的了解。


    这一次,朱焉白白挨了打。


    谭忠多疑,他只看到朱焉的胳膊上都是青块儿,而别的地方都没有,因此断定,是自己胳膊两边互掐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