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一夜十炮*小坏蛋危险期会怀孕的

    简溪冷笑了一声,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见状,司徒南立马走上前拽住她的手臂。

    “你有严重的低血糖,不能不吃早餐!”

    话音刚落,二人身体皆是一震。

    率先反应过来的司徒南立马松开了女人的手,“抱歉,我把你记成她了!”

    简溪眼皮都没掀一下。

    “所以在司徒总裁的眼里,除了你心中的白月光——简溪小姐,其他女人都是你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对吗?”

    “我曾经还嘲笑钱晶晶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床伴,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我还以为在你心里,我会有所不同,看来是我想多了。”

    “司徒南,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丝丝喜欢你,但我简溪也有自己的骄傲与尊严,拿几张暧昧

    照片威胁男人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做!”

    “昨晚的事情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再见,不,再也不见!”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客厅,在司徒南看不到的地方,她嘴角轻轻勾起,溢出了一抹冷笑。

    司徒南之所以那么喜欢简溪,除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谊,恐怕更多的是因为从未拥有过吧!毕竟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既然如此,那她何必让司徒南那么早得到自己?她要做足准备,一步步诱男人对她上瘾。

    司徒南眉头一皱。想要追上女人,电话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只好作罢。

    ……

    有人不欢而散,有人则甜蜜腻歪。

    临昆城人民医院里,钱三程将自己窝在陆寒凌怀里,懒洋洋地开口。

    “寒凌,我二哥昨晚和你说什么了?”

    她昨晚本想着等陆寒凌回来就好好盘问一番,可谁知道躺着躺着就与周公下起了棋。

    陆寒凌抿了抿唇,“没什么,就是让我好好照顾、保护你和安安,以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钱三程抬眸,伸手戳了戳男人令人羡慕的下颚线。

 文学


    “真的?你没骗我?我曾经可是说过你要是再骗我,我可就……”

    与你分手四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钱三程的小嘴就被男人堵上了。

    很快,钱三程就沦陷在了陆寒凌高超的吻技下。

    闭着眼睛的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眼底滑过的犹豫与凝重之情。

    钱予嘉昨晚和他说,罗那雯他们在调查简溪和胡颖身亡一案中有了新的发现,简溪死之前对他进行了催眠,很大概率是为了让他忘记现场的一些事情。

    所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与简溪的死又有什么关系?还有当时司徒南也在场,他会不会也被催眠了?

    如果当年事情的真相被一层层剥开,这会不会对程程和安安造成巨大的伤害?

    陆寒凌越想越觉得害怕,长这么大了,他还是第一次尝到恐惧的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陆寒凌才结束了这个吻。

    钱三程气喘吁吁地倒在他怀里,清澈的眸子里带了几丝迷茫。

    “寒凌,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是不是项目出什么事情了?或者是司徒南他们又作妖了?”

    陆寒凌揉了揉她的秀发,“程程,我哪有什么心事?要是有的话,那便是你和安安,你们母女俩这一辈子都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不对!”

    “嗯?”

    “是我们一家三口都要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闻言,陆寒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小女人发现了什么。

    “好,我们一家三口都要……”

    “这还差不多,时间不早了,我们准备出院吧!这可是医生亲口和我说的,你不能反悔啊!”

    见男人在这待了半天都不打算为自己办出院手术,钱三程小脸一沉。

    “我没反悔,我是在等大哥,我现在可是失忆之人。”

    “哦……好吧。”

    钱三程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她光顾着和陆寒凌腻歪了,竟然把这事都给忘了,果然应了那句话——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不过她还算好的了,只是偶尔傻,不像夏乔絮,经常智商不在线,而且这一犯傻吧还容易作天作地,也是难为人家韩弋了。

    “对了,寒凌,韩弋昨晚是不是也留在了后面?”

    陆寒凌坚毅的下巴轻轻摩挲着女人的小巧的肩膀,云淡风轻地回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