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蹂躏侍女丫鬟|他温柔的给她的红肿上药

    陈心安的内疚可想而知!

    既然是自己的错,最好的补偿方法,那就是替情姐把仇人给抓住!

    不知道仇人在哪里没关系,既然是从会展中心出的事,找莫心亭准没错。

    莫心亭这才明白陈心安来这是什么目的,气急败坏的骂道:

    “你有病吧陈心安?

    夜场这种地方,哪天晚上不打架?

    你那姐妹我认都不认得,被人家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心安冷哼一声,眯着眼睛对他说道:“少跟我在这里装糊涂!

    那帮人里面有霍家的人,我不信你不认识!”

    莫心亭皱起了眉头,对陈心安说道:“霍东临那帮人?”

    摇了摇头,莫心亭对陈心安说道:“我只是给他们开了一瓶酒,没有什么交集。

    他爸霍浩然来了,我还坐下来陪着喝几杯,一个小毛孩子,我跟他聊不到一块去。

    而且你那个姐妹是在洗手间那边受的伤,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散了。

    陈心安,今晚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

    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这这家伙了!

    一旦被他盯上,真的要扒一层皮啊!

    除非能够有保证,直接要了这个家伙的命!

    否则的话,莫心亭不允许自己跟这家伙有半点瓜葛。

    没想到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自己场子大门都让这混蛋撞烂两回了!

    可跟被他拿住把柄,扒皮勒索相比,这又算得上什么呢?

    陈心安皱了皱眉头,眯眼说道:“霍浩然的儿子霍东临?

    跟你没关系?”

    “绝对没有!”莫心亭拍着胸脯说道:“就一未成年的小屁孩,玩不到一块!”

    陈心安还有点不死心,冷哼一声说道:“那跟你弟弟莫心念应该……”

    “更不可能!”莫心亭冷汗都出来了。

    你什么意思啊,非要赖上我莫家了是吗?

    他使劲摇摇头说道:“心念根本就不在京都!这事跟我莫家没有半点关系!”

    陈心安有些遗憾,看了一眼里面,皱眉说道:“那小子应该还没走,我进去找找!”

    “走了!早就离开了,走之前还跟我打招呼来着!”莫心亭赶紧拦住他。

    这混蛋意思很明显,就想着硬扯上他的场子。

    薅羊毛薅上瘾了,只要来一趟就贼不走空是吧?

    陈心安无奈了,只好转身准备上车。

    罗小满蹲在车头前,看着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的爱车,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陈心安眼睛一亮,看着莫心念说道:“我兄弟刚买的车,就被你家大门给撞成这样了。

    这你不得表示表示?

    只是二三十万的修车费你得掏吧?”

    “我表示啥啊?我凭啥表示啊!”莫心亭跟疯了一样,等着陈心安大声叫骂:

    “我让你撞的啊?

    我大门都被你撞烂了你怎么不表示?

    你是不是当我傻啊?

 文学


    就一辆破龙旗5,买车不过七万多,杂七杂八交完了也是八万而已。

    哪来的二三十万的修车费?

    陈心安我告诉你,我莫家从没有这么被人欺负过!

    你啥意思啊,搁我一个人欺负。

    我这里都被你祸祸成啥样了你看不到吗?

    以前我这多少人?现在还有多少人?

    你是不是非得让我关门大吉你才开心?

    霍东临就在南关楼,你有本事找他去啊!

    老欺负我一个文弱书生干什么!”

    洛千鹤走到陈心安身边,对他劝道:“行了,既然这事跟莫家无关,咱们就走吧!”

    人家可是莫家大少,竟然被逼成了这个模样,洛千鹤都看的有些不忍心了。

    陈心安一脸的不死心,对莫心亭说道:“就算你不赔车,我姐妹可是从你这里受的伤,这个你得认吧?

    这医药费营养费什么的,你不出点说不过去吧?”

    莫心亭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玻璃,搁在了自己脖子上,呲牙咧嘴的对陈心安骂道: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陈心安,你再逼我,今天我就在这里把自己给轧了,呲你一脸血!”

    靠!

    都逼到这份上了,看来是真的没有油水可沾了。

    陈心安一脸的意兴阑珊,打了个哈欠对众人说道:“那算了,走了!咱们去南关楼!”

    踹了罗小满的屁股一脚,拉着他上了车。

    随着一股黑烟,龙旗快速倒车。

    砰的一下撞倒了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门柱,然后轰鸣着扬长而去。

    莫心亭终于松了一口气,脸色阴沉的看着龙旗的背影,喃喃说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

    霍小子,对不住了。

    你要是出了事,霍家才会跟这姓陈的火拼。

    我莫家才能渔翁得利啊!”

    看着面前已经扭曲变形车头,罗小满欲哭无泪。

    陈心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哭丧着脸,跟死了老娘似的!

    刚才刺不刺激?”

    罗小满心疼的脸都绿了,瞪着一双大牛眼看着陈心安说道:“大兄弟,我这可是今天刚提的车啊!

    我就开了不到一公里,都特么没出磨合期呢!

    怎么你坐上来不到一个小时,就变成一堆废铁了?”

    陈心安不乐意了,板着脸骂道:“兄逮,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啵?

    刚才是不是你说要来刺激的?

    你们听到了吧?”

    后座上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罗小满挠着头骂道:“可特么也不能这么刺激啊!新车去撞门,你还真舍得啊!”

    陈心安哼了一声说道:“这话说的。

    刚才也是你自己说的,你的车就是我的车,随便造,不用客气。

    你们听到了吧?”

    后座上两人再次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哥们,不是我们不讲义气。

    跟陈心安这个家伙交往,千万不要装蛋啊!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装蛋终结者。

    只要遇到他,你装的有多爽,他就让你哭的有多惨!

    果然,这一路上罗小满消停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亢奋。

    南关武校往前三十米,就是十二层的南关商厦。

    说是商厦,其实还是住人为主。

    里面住了一些武校的教职工,剩下的就是老法堂的人。

    这里只有一家公司,京都法堂安保有限公司。

    这就是老法堂名称的由来。

    这里就是老法堂的总部。

    堂主和长老死的都差不多了,公司却没有倒。

    人都在,只是还是不是照常运作,就连武校师生都不知道。

    难受了一路,罗小满终于自我调节好了。

    反正车已经变成这样,再可惜也已经晚了。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都这样了还能开,咱们华夏的老军工就是厉害!

    好在车还能修,明天我送去4S店返厂维修,拿回来还是新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