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不及了现在就给我;小莹客厅激情再次发展

   从小到大,徐秀兰都把冯明洁当成了自己的小跟班,或是可以秀优越感的对象。

    她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徐秀兰,更没有把她当回事儿。

    冯明洁万万没想到啊,一个只会巴结她的乡下穷亲戚,居然胆敢做出偷换孩子的事儿。

    如今,更是连子璇上大学的机会都要抢。

    徐秀兰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冯明洁大概能猜得出来。

    无非就是嫉妒冯明洁,偏偏她自己无法胜过冯明洁,索性就把主意打到了下一辈人的身上。

    该死!

    真是该死啊!

    徐秀兰越想越生气,她忍不住去想:每次徐秀兰来周家,看到自己生的赔钱货被周家当成掌

上明珠般伺候,心里还不定怎么得意呢。

    说不准,这些年为了泄愤,她、她还故意虐待子璇。

    否则,她也不会连子璇上大学的机会都抢走!

    腾地一声,冯明洁站了起来,她、她要去何家村,好好冯明洁算账。

    另外,她还要把她可怜的女儿接回来。

    呜呜,她的子璇啊,这些年,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

    “小冯,你要干什么?”

    周传国虽然也愤怒,却还能保持起码的理智。

    他起身拉住了冯明洁的胳膊,沉声问道。

    “我当然去何家村,我、我要把孩子接回来,我还要找徐秀兰算账!我、我——”冯明洁气

得话都说不全乎。

    “何家村肯定是要去的,我和你一起去!”

 文学

    周传国已经暗自衡量整件事的利弊,他认真的说:“但这件事不能乱来!”更不能像妻子这

般横冲直闯。

    周传国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但经过多年的努力,也当上了厂子里的车间主任。

    冯明洁呢,也是个小有实权的小领导。

    他们夫妻吃着公家饭,格外注意名声和影响。

    换孩子的事,周家肯定是受害者,这一点毋容置疑。

    但,甜甜冒名顶替的事呢?

    真相依然是徐秀兰使坏,可外人会不会相信?

    毕竟直到现在,大家都认定甜甜姓周,是周传国和冯明洁的女儿。

    好吧,就算大家都相信这件事跟周家无关。

    但架不住有羡慕、嫉妒周传国的人会借此生事、暗中捣鬼啊。

    只要传出“周传国、冯明洁仗着手中权力,帮女儿徇私舞弊,试图冒名顶替”的流言,不管

真相怎样,周传国的名声肯定要受影响。

    特殊年代刚刚过去,但依然有人暗中写举报信,人言可畏啊,周传国真的赌不起!

    “坐下来,冷静一下!”

    周传国见妻子脸上铁青,不免有些心疼。

    虽然刚刚也责怪她不够小心,连亲闺女被人给换了都不知道。

    但……唉,小冯应该也是太单纯,根本想象不到,嫡亲的表姊妹,还会这般无耻、恶毒。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埋怨根本无济于事。

    周传国压下对妻子的不满,柔声说道:“大吵大闹不能解决问题。咱们啊,先好好商量一下

,看看怎么解决最好!”

===htTp://www.5ikAidian.cn/htTp://www.5ikAidian.cn/第027章 居

然又是骗子(六)===

“商量?这种事儿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冯明洁不满,嘴里喊着,但到底还是顺着周传国的力道,坐回了椅子上。

    “小冯,不要着急,你这样,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周传国加重了语气,冯明洁感受到丈夫的不悦,这才悻悻的住了口。

    安抚好妻子,周传国又拿过录取通知书,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是“何子璇”的名字,这才喟

叹了一声。

    唉,他们家怎么会碰上这样的事儿?

    “甜甜,你已经拿到了子璇的录取通知书,也上了火车,为什么中途又回来了?”

    周传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和善,事情现在还没有彻底弄清楚,他也不确定这里面还有没

有其他的阴谋。

    所以,他必须要将所有的细节都掌握清楚。

    “我、我——”

    何甜甜一副羞愧难当的模样,磕磕绊绊的说:“两年前,我、我就知道到了我的身世,我怕

真相曝光后,你们会不要我,把我赶走!”

    “所以,我想变得有出息一些,正好今年恢复了高考,我就想,我一定要考个好大学,让爸

妈以我为傲!”

    周传国点点头,他能够理解何甜甜的这种想法。

    鸠占鹊巢的西贝货,知道了自己的底细,却又舍不得周家的好日子,自然要千方百计的讨周

家夫妇的欢心。

    甜甜的这番话,入情入理,应该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何甜甜脸上露出羞愤又沮丧的神情,“高考的时候,我真的努力了。但我还是没

能考个好成绩!”

    “我怕,爸、妈,我真的好怕啊。正好这个时候,徐秀兰托人给我送了信,说子璇考上了京

城的大学,还说能帮我!”

    “我、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想去上大学,为你们争光……我、我头脑一热,我就答应了!

    周传国面沉似水,根本看不出他的喜怒。

    冯明洁却张了张嘴,想说一句“谁是你妈?你妈在农村种地呢!”可她又怕丈夫生气,最后

还是忍了下去。

    “昨天下午我上了火车,出了省城,我、我却后悔了!”

    何甜甜继续说着,“爸,您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诚实,可以能力不够,但品性一定要好!

    “我、我本意是想让你们高兴,让你们喜欢我!但我如果真的顶替了别人,成了一个窃取别

人成果的骗子,爸妈你们一定会对我失望的!”

    “我虽然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可我在你们膝下长大,你们教我要成为一个正直的人,我、

我——”

    何甜甜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但周传国却明白了她的想法。

    周传国不禁有些满意。

    他确实在乎血脉,但也看重利益。

    他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养了十几年的娇气闺女,似乎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除了出众的相貌,刚刚这番话,也让周传国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对,不怕人犯错,也不怕人犯蠢,就怕这些人品格低下、无情无义!

    “另外,我还怕这件事如果被人发现了,还会连累到爸妈。”

    “虽然事情是我和徐秀兰做的,但外人不知道啊,还有一些人,本来就嫉妒爸爸,万一被他

们抓住这个把柄,还不定怎么陷害爸爸呢!”

    不得不说,何甜甜的最后两句话,直接戳中了周传国的心思。

    周传国不禁对何甜甜高看一眼。

    要知道,冯明洁作为成年人都没有想到这些,而何甜甜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却都想到了。

    唉,这么一个相貌出众,心思通透的好孩子,怎么就不是我的亲生骨肉呢。

    周传国对于“何子璇”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不过依着他和妻子普通人的长相,那孩子应该长

得不如甜甜漂亮。

    当然了,周传国不是嫌弃,毕竟亲闺女也不是一无是处。

    单单是她能够在高考恢复的第一年就考上京城的大学,就足以证明她的优秀。

    等等,能够参加高考?

    华国自古都是重男轻女,农村的情况更加严重。

    周传国就见过、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有些家庭,哪怕是亲生的孩子,也不愿出钱让闺女读

书。

    而子璇却读完了初中,还能参加高考。

    还有,十七岁的大姑娘,在农村也能谈婚论嫁了。

    徐秀兰居然没有拿子璇去换彩礼,还让她读书?

    虽然徐秀兰偷偷拦截了子璇的录取通知书,但供她读书读到初中,却也是事实。

    毕竟,在恢复高考的政策正式下发以前,谁都不敢想象,暂停了十年之久的高考还能恢复。

    所以,徐秀兰似乎也没有恶毒到家,她对子璇也没有那么的刻薄、无情。

    意识到这一点,周传国忽然觉得,周家和何家大可不必闹得像死敌一样,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徐秀兰确实有错,但,这种事儿,就算告上公安局,只要徐秀兰咬死了是不小心,人家公安

也不好管。

    反而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徐秀兰偷换孩子固然恶毒,可冯明洁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认不出来,这事儿说出去,也会被

人笑话。

    算了,到底是亲戚,而早些年,亲戚间互相帮忙养个孩子,也都不是什么大事。

    好好训斥徐秀兰一通,并且让何家适当的做些赔偿,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把事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尤其是周传国,他实在不想被人当成话题,整天在嘴里过来过去

    最最重要的,两家之间还有两个孩子呢。

    子璇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啊,何家养了她十几年,她对何家应该也有感情。

    而甜甜呢——

    周传国抬眼看看甜甜,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虽然还带着几分稚嫩、娇气,但已经

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他记得,厂长家的小儿子好像就挺喜欢甜甜。

    当然了,这些事都是后话。

    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尽量不引起大家注意的将两个孩子换回来,如果能继续把甜甜留在家里

,那是最好。

    实在不行,也不能跟孩子闹翻。

    周传国看得分明,甜甜对他们夫妻还是非常崇敬与孺慕的。

    不是亲生的也没关系,只要孩子心向着他们,将来嫁了人,照样能孝顺他们!

    周传国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劈啪作响,面儿上却一点儿都没有表露。

    何甜甜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就知道,自己这番“自首”,果然没有白做……

===htTp://www.5ikAidian.cn/htTp://www.5ikAidian.cn/第028章 居然又是骗子(七)===

同样

一件事,由凶手去自首,是一个效果;

    而由受害人去控诉又是一个效果。

    人们对于凶手能够“及时悔改”,还是抱有极大的容忍度。

    比如徐秀兰故意调换孩子、又伙同何甜甜冒名顶替这件事,如果是让周子璇这个受害人来控

诉。

    周传国和冯明洁震惊的同时,对徐秀兰、何甜甜的愤怒,对亲生女儿的心疼与愧疚等等情绪

都会达到顶峰。

    而人处在极度的愤怒当中,很难保持理智,或许就会做出过激的事儿。

    现在呢,何甜甜作为凶手之一,抢在周子璇前面,主动坦白了一切。

    事无巨细,客观真实,没有为自己和徐秀兰说半句辩解的话。

    周传国夫妇还是会惊惧交加,却还不至于突破最高值。

    两人中,相对而言更加理性的周传国,兴许还会脑补一些内容。

    何甜甜不是周传国肚子里的蛔虫,无法得知他的想法。

    但,何甜甜根据原主记忆中周传国的种种言行,以及对人性(尤其是男人)的了解,她大约

能够猜得出来。

    周传国惊愕、气愤之余,他会衡量整件事的利益得失。

    他不会意气用事,而是从利益、现实等等角度出发,选择一个让自家最为得利的办法解决问

题,或许这个解决方法,可能会让亲生女儿受委屈。

    而且吧,何甜甜穿来的这个节点还不算太晚。

    何甜甜还没有去大学报道,而徐秀兰也没有来得及把周子璇卖掉,额、不是,是嫁掉。

    那么,事情就还有洗白的可能。

    不说别的,单是周子璇能够参加高考这件事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日后真相大白,如果周子璇哭诉或是暗示何家虐待她的时候,徐秀兰就可以挺着胸脯说一句

:“虐待?你见过那家虐待养女,还能供她读书,让她参加高考?”

    “哼,我们村儿那么多丫头,一天学都没上过,那还是家里亲生的呢!”

    或许,在周子璇能够读书这件事上,还有许多隐情。比如周子璇是通过自己抗争,自己赚学

费,才好不容易得到读书的机会。

    如果是周子璇自己来哭诉整件事,她就能在过程中,仔细说明这些。

    周传国和冯明洁会愈发愤怒,新仇旧恨的全都加在一起,恨不能亲手撕了徐秀兰这个罪魁祸

首。

    然而,偏偏是何甜甜抢了先,先让周传国自己脑补了某件事。

    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周子璇要是再说徐秀兰对她的磋磨(哪怕是事实),周传国都不

会太过心疼周子璇,反而觉得这个孩子太凉薄,有点儿白眼狼!

    因为事实就摆在那里,不管过去的十几年,徐秀兰具体都对周子璇做了什么,只周子璇读了

中学、还能去参加高考这一点,就能抵消一切!

    “甜甜,你、你这样真的很像个反派女配呢!”

    小d同学能够探知何甜甜的想法,忽然幽幽的说道。

    何甜甜:……

    你才反派!

    你全家都是反派!

    “我这样,并不是想要伤害谁,而是要自救!”

    何甜甜深吸一口气,觉得有必要跟自家的智障,哦不,是智能助手解释清楚。

    “周子璇是穿书的,她熟知剧情,且对我和我亲妈徐秀兰存着满满的恨意;”

    “周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但在省城还是有些能量,不说别的,收拾何家这样的普通农户人

家,还是非常容易的!”

    何甜甜知道徐秀兰和原主都犯了错,可问题是,周子璇也不是原本的“何子璇”啊。

    何甜甜想要补偿,似乎都没有恰当的对象!

    她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两家即便做不到相安无事,也不要相互仇恨。

    何家呢,尽量多弥补一下周家。

    周家呢,也别一棍子把何家打死!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你说的似乎又有些道理!”

    小d同学沉默片刻,才迟疑的说了一句。

    当然有问题了,“何子璇”虽然不在了,但徐秀兰做了错事,也不该被一笔勾销。

    而按照恶有恶报的定律,徐秀兰势必应该落个凄惨的下场。

    最好能够被关进监狱,或者众叛亲离、横死街头!

    但,何甜甜穿了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5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