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医生做好爽嗯好舒服,小东西敏感成这样揉弄

    何甜甜扶额:……

    冒名顶替的事,已经办了一大半,就差最后一步了。

    这时让她穿过来,还真是、真是——

    更让何甜甜头疼的事还在后面,早在三天前,周子璇就穿了来。

    她明明知道剧情,却没有拦阻,好整以暇的等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何甜甜”拿着属于她的

录取通知书上了火车。

    何甜甜知道,周子璇这是想造成既定事实,然后抓原主一个现行啊。

    而这年头,冒名顶替可不是什么小事儿,就算不判刑,也要记录入档案。

    一旦档案有了污点,想要再考大学,或是从事正规的行业,都有极大的难度。

    当然,这也不能怪人家周子璇,谁让原主犯错在前?

    如果何甜甜没有成为这个“何甜甜”,她也要对周子璇说一句“干得漂亮!”

    但——

    深深吸了一口气,何甜甜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车窗外的景致。

    她必须庆幸,这年头的火车速度是真心慢。

    虽然已经过了大半天,火车只是开出了省城,来到了隔壁的一个市。

    “乘务员同志,请问下一站,火车会进站停靠吗?”

    何甜甜起身,拦住了火车乘务员,客气的问道。

    “停!停留时间约十分钟,你要是有什么事,要快下快上,否则,火车到点儿开走了,你只

能等下一班了!”

 文学

    乘务员见何甜甜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说话也客客气气、斯斯文文,便有些好感。

    难得热情、周到的回了一句,还不忘叮嘱何甜甜注意时间。

    “哎,好,谢谢乘务员同志!”

    不得不说,上个书中世界对于何甜甜的影响真的很大。

    不说别的,单是她这小嘴儿,说出来的话就是甜。

    “呵呵,小姑娘是去京城吗?寻亲还是——”上学?

    三十来岁的乘务员愈发喜欢何甜甜这个嘴甜的小姑娘了,便顺口多问了几句。

    何甜甜:……

    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因为说实话会被打,而说谎话,何甜甜非常肯定自己不是骗子。

    既然不是骗子,那么就不该说谎。

    她笑了笑,故作羞赧的低下头,没有说什么,却给了乘务员无限的想象空间。

    哟,这姑娘不会是回城探亲或是相亲吧?

    乘务员暗暗的想着,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她多说这几句话,也只是觉得这姑娘乖巧、嘴甜,心里很是稀罕。

    而不是真的好奇。

    人家不好意思说,乘务员也就不再追问。

    不过,乘务员到底记住了何甜甜,待到火车进站停靠的时候,她还特意跑到这节车厢,提醒

了何甜甜一句。

    “谢谢、真是太谢谢您了!”

    何甜甜背着铺盖卷儿,提着大包袱,还斜挎着一个军绿色的帆布包,艰难的挤过人群,再三

跟乘务员道了谢,便下了火车。

    十分钟后,火车再度出发。

    乘务员忙完工作,路过这节车厢的时候,没有看到何甜甜,还在心里嘀咕:哎呀,刚才那小

姑娘不会耽误了吧。

    乘务员不禁有些可惜。不过,也只是叹息了一下下,毕竟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她常年在

火车上,坐过站、上错火车的乘客,不知见了多少。

    有些人惊慌之下都急哭了,那模样,看着就可怜。

    乘务员要是挨个都同情,还真同情不过来。

    “阿嚏、阿嚏!”

    何甜甜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好不容易挤出出站口,又千辛万苦的挤进了售票口。

    从棉衣里侧缝着的口袋里掏出介绍信,重新买了一张回省城的火车票,何甜甜这才稍稍松了

一口气……

===htTp://www.5ikAidian.cn/htTp://www.5ikAidian.cn/第025章 居然又是骗子(

四)===

何甜甜在候车大厅等火车。

    火车进站,背着沉重的行李,挤过人山人海,这才好不容易进了车厢。

    待到火车抵达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周家距离火车站不算近,公交车已经停运下班了,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出租车。

    空旷的街道上,除了零星几辆自行车驶过,竟是没有什么人。

    何甜甜折腾了小半天,精疲力尽,根本没有力气再拖着行李,步行超过一小时的赶回周家。

    何甜甜在火车站转了一圈,找了一家招待所,把介绍信晃了晃,偷偷塞给服务员一块钱,便

轻松拿到了一间客房。

    “小姑娘,注意些啊,大姨我是看你可怜,又不像个坏人,这才让你住一晚。”你可千万别

给老娘惹祸。

    后半句话,黑黑胖胖的中年女服务员没说,但何甜甜明白对方的意思。

    何甜甜眉眼弯弯,露出乖巧又甜美的笑容,“阿姨,您放心,我就是个错过火车的学生,不

会什么来历不明的坏分子!”

    服务员大妈见何甜甜可爱的小模样,很是稀罕,难得热情的给何甜甜打了一壶热水,还叮嘱

她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何甜甜再三道了谢,用热水稍稍洗漱了一下,便和衣倒在床上睡了一觉。

    清晨醒来,何甜甜简单在招待所吃了点儿东西,就带上行李,急匆匆回了家。

    周传国和冯明洁夫妇,还没有回来。

    不过,通过后续的剧情,何甜甜知道下午这对夫妻就会回家。

    而同样了解剧情的周子璇,应该会在第一时间来到周家,找周家夫妻摊牌。

    何甜甜想过了,她不会顶替周子璇去上大学,更不会继续当个假千金。

    不管周子璇会不会主动来找周传国夫妇,何甜甜都会跟这对夫妻坦白一切。

    所以,当周传国、冯明洁提着行李,从外地出差回来,推开家门的时候,却发现本该去上大

学的闺女,居然偷偷摸摸的往外走。

    身上、手上什么都没拿,一边往外走一边往后回头,十分的恋恋不舍。

    开门时,正巧撞上周传国和冯明洁,她的眼中明显闪烁着惊诧、慌乱和羞愧。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甜甜?你怎么还在家里?你张叔不是说,他给你买了昨天的火车票,还亲自把你送去了火

车站,你、你怎么——”

    冯明洁满心关切,一连串的问题突突突的冒了出来。

    结果,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发现,她的闺女见到她,非但没有惊喜,也没有跟着他们一起

回到家里,而是继续往外跑。

    那模样,多少有些逃跑的意味儿。

    冯明洁和周传国对视了一眼,两夫妻愈发惊疑不定。

    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们家甜甜怎么变得这般奇怪?

    周传国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想要从门缝里挤出去的何甜甜。

    何甜甜故意咬着下唇,脸上写满了挫败,紧接着就是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

    低着头、耷拉着肩膀,顺着周传国的力道,跟他们一起又回到了客厅里。

    进了门,周传国一眼就看到屋子中间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一打钱和票据。

    另外,这些年他们夫妻给女儿买的一些值钱的东西,也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上。

    而墙角则放着打包好的铺盖卷,以及大包小包的行李。

    “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周传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指点了点那些钱和票据,表情严肃,声音低沉。

    “是啊,到底怎么了,甜甜,你快告诉我们啊!”冯明洁明显更急切一些,她声音里都带着

哭腔。

    何甜甜看看周传国,有看看冯明洁,犹豫、纠结,羞愧、不舍,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

    最后,她咬了咬牙,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道:“爸、妈,对不起,我、我骗了你们!

    “我、我没有考上大学,我是拿了别人的录取通知书,准备顶替别人的名字去上大学!”

    “我——”

    说到这里,何甜甜明显的停顿了一下。

    她眼底闪过强烈的挣扎,就在周传国和冯明洁惊愕、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又丢出一个大雷:

“我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你们的女儿是何子璇,我们两个从小就被我亲妈徐秀兰给调换了!”

    “什么?你、你说了什么?”

    周传国腾地一下站起来,一双虎目圆整,迸发出凶狠的光芒。

    男人果然比女人更加重视血脉。

    虽然孩子是女人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但对于一手把孩子拉扯长大的母亲而言,多年的

感情,甚至能够跟血缘亲情相抗衡。

    冯明洁的内心就是这样的矛盾,一方面,她肯定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另一方面,她又无

法忽视自己跟养女十多年的相处与感情。

    “前年,徐秀兰来城里给咱们送东西的时候,一时没有忍住,就把我和子璇的身世说了出来

。”

    何甜甜既然要坦白,那肯定是将所有真相都说出来。

    徐秀兰和冯明洁是两姨表姊妹,两人年纪差不多,在同一年出嫁,也在同一年怀孕。

    两人临近生产的时候,正好老家的长辈亡故,冯明洁挺着大肚子回老家奔丧。

    一番劳累,徐秀兰和冯明洁都被折腾的早产了,生的还都是女儿。

    冯明洁和徐秀兰关系好,就住在徐秀兰家。

    徐秀兰一直都嫉妒冯明洁这个表姐是城里人,有工作,还嫁了个条件好的男人。

    他们的女儿,一生下来就是城里人,上了户口就能领供应粮。

    更不用说周家是真的哇。

    看看人家闺女用簇新的棉布当包被,还有奶粉供应。

    而自家呢,连个细粮都吃不起。

    她能吃上鸡蛋、红糖,还是占了表姐冯明洁的光。

    嫉妒、不甘,一时冲动之下,徐秀兰竟趁着冯明洁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换了两家的闺女。

    说来也是巧,冯明洁生产的时候遭了罪,她本就养得娇贵,生完孩子就病了,根本没有精力

照看。

    只是匆匆看了一眼,随后就全都委托亲戚照顾。

    但刚出生的孩子,又有那么一点儿血缘关系,两个小家伙长得还真有些相似。

    冯明洁被周传国接回省城的时候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孩子居然被换掉了……

===htTp://www.5ikAidian.cn/htTp://www.5ikAidian.cn/第026章 居然又是骗子(五)===

“你

是说,何子璇才是我们的女儿?”

    周传国定定的看着何甜甜,脑海里却在回想何子璇的模样。

    何、周两家,因为徐秀兰和冯明洁的关系,平时多有来往。

    不过,徐秀兰太贪婪,每次来到周家,都是一副进城穷亲戚的寒酸模样。

    看到什么都想要,不管合不合适都敢开口,周传国是个大男人,没有计较太多。

    但那时,周传国的母亲还活着,老太太非常讨厌那些没脸没皮的穷亲戚。

    每次看到徐秀兰,要么指桑骂槐、阴阳怪气,要么甩脸子、翻白眼,弄到最后,直接开始往

外撵人。

    脸皮厚的徐秀兰这才没了办法,渐渐不再上门。

    前两年老太太走了,徐秀兰又贴了上来。

    但,徐秀兰进城的时候,很少带女儿,偶尔一两次,还是在冯明洁和何甜甜的热情邀请下,

这才把何子璇带来。

    而周传国是个有些古板的大男人,觉得何子璇跟自家闺女一样大,但也是大姑娘了。

    男女之间,哪怕是亲戚,也要有个避讳。

    所以,周传国努力回想了半天,脑海里也没有太多关于何子璇的印象。

    “……嗯,何子璇才是周家的女儿,我是何家的孩子!”

    何甜甜没有半点隐瞒,“另外,我这次顶替的名额,也是何子璇的!”

    何甜甜从怀里掏出一份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录取通知书,“那天,徐秀兰特意给我送了来,让

我可以代替何子璇去读大学!”

    “什么?你、你怎么能——”

    冯明洁虽然不舍的亲手养育了十几年的养女,但她对于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生骨肉也不

是全然没有感情。

    刚才,她真的被惊呆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孩子被表妹掉包了?自己辛苦养了十几年的孩子居然不是亲生的?

    冯明洁只觉得荒唐,更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

    她甚至都顾不得去回想何子璇的容貌跟他们夫妻是否有相似之处,或者平日何子璇的性情、

表现。

    脑子乱哄哄的,刺激一个接着一个,冯明洁都有种快要麻木的感觉。

    忽然又听何甜甜说,自己冒名顶替的对象是何子璇,而录取通知书还是徐秀兰亲自送来的。

    轰!

    冯明洁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而她胸口燃起了熊熊怒火。

    她一把夺过录取通知书,看清上面的名字,果然是“何子璇”三个字。

    “好个徐秀兰,她、她真是太恶毒了!”

    冯明洁早就知道徐秀兰嫉妒她,哼,那就是个心比天高的人。

    一个农村丫头,却有那么高的心气儿。

    年轻的时候就没少折腾,天天扒着她冯明洁的妈妈,二姨长、二姨短的讨好。

    徐秀兰打的什么算盘,真当冯明洁看不出来?

    她不就想拼命巴结嫁到城里的二姨,好让姨妈帮忙像个办法,要么给她在城里找个工作,要

么给她介绍个城里的对象。

    徐秀兰也不想想,她二姨膝下还有两个亲闺女呢,就算有好事儿也会先可着自己的亲闺女,

哪里会便宜她一个外甥女儿?!

    徐秀兰上蹿下跳的闹了半天,最后不还是灰溜溜的回了乡下,嫁给了一个泥腿子,继续在土

里刨食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