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娇妻被农民工蹂躏【新婚夜系列辣文】

   “王爷没有妾室,更没有侧妃什么的,看起来你并不是王府里的人,不过……你又是炎王的手下,想必应该是炎王在外的一股势力吧?”

    说到这儿,慕朝烟冷哼了一声。

    “溟霜小姐,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人前,对炎王来说,应该不是一件好事吧?”

    “就算我对炎王没什么用处,我也不至于拖他的后腿,做出危害到他的事情,可是你呢?”

    慕朝烟见溟霜的脸上的冰冷渐渐地裂开了缝,嘴角不由勾起,整个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更何况,谁告诉你我对炎王没有用处的?你难道不知,先前炎王体内寒症发作的时候,可是我出手救治的?”

    这番话一出来,溟霜脸上的清冷终于碎裂成渣。

    “不过区区一个寒……”

    “是啊,不过区区一个寒毒而已。可是……你能帮他治吗?”

    慕朝烟不等她说完,就甩出这么一句。

    溟霜当时就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

    “哐呛”的一声,手里的剑拔鞘而出,向慕朝烟刺了过去。

    她堂堂暗影阁护法,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慕朝烟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竟然敢如此跟她说话,简直是找死!

    看着向自己刺过来的剑,慕朝烟眉头一皱,侧身闪过。

 文学

    飞扬的青丝随风而落,她的脸色顿时冷若冰霜。

===htTp://www.5ikAidian.cn/第54章 我对王爷没兴趣===htTp://www.5ikAidian.cn/

手腕微微一动,空间里刚刚调配好的醉蝶攥在手上,趁着溟霜又一次刺过来的时候,随手扬起。

    瞥见满天飞舞的白色粉末,溟霜赶紧后退两步挥袖挡开。

    然而,再次提气的时候发现,身上却突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溟霜一惊,脸色大变。

    “你竟然下毒!”

    “毒?”

    慕朝烟站稳之后,慢条斯理的抚平了因为方才的动作而有些皱褶的袖子。

    “我暂时还没想用那种东西对付你,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么?”

    “这不过是一点儿让你暂时没有任何力气的药而已,放心,刚才我撒的药量不大,一个时辰之后,就会自动解开。”

    溟霜的俏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像是要冒出火一样。

    慕朝烟笑了笑,把散落在胸前的头发拢到后面。

    “你别这么看着我,难道你是想着我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

    说到这儿,她微微一笑。

    “那你可能是想多了,我慕朝烟从来都是别人给我一巴掌,我要还十巴掌的性格!”

    溟霜只觉得一口血堵在喉咙,简直难受至极,看着慕朝烟悠然自得,侃侃而谈的模样,她恨的咬牙切齿。

    “你想做什么?”

    如果不是顾念着主子,担心皇上会借机发难,她刚才就应该一剑杀了这个貌丑无盐,还嚣张跋扈的女人。

    慕朝烟看着她眼底的火,脸上没了先前的淡然自若,神情变得冰冷,声音中也带上了一丝不屑。

    “我称呼你一声溟霜小姐,也是看在你我没什么恩怨的份上。”

    说话的同时,慕朝烟上前两步在她面前站定,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就像我先前说的,我这个人吧,别人不惹我,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你要是因为我占了炎王妃的名头,就看我不顺眼想要惹我,那我也是不会客气的!”

    “虽说你的身手嘛……的确是比我好了那么一点儿,但你现在还不是一样不能动?所以呢,不要看不起任何人,说不定有时候你认为的兔子,露出来的獠牙,很有可能比狼的还锋利。”

    溟霜何时被人这样教训过,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顿时一口心血上涌。

    如果此刻她能动,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女人,将她碎尸万段。

    什么炎王妃?

    她就不相信主子会为了这个女人就把自己怎么样。

    慕朝烟碰触她阴冷恼恨的目光,无所谓的拍了拍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哦,差点忘记了,我还有件事情跟你说清楚,我对你的王爷真的是没什么兴趣,你要是喜欢的话,尽管自己去追好了。”

    “我这个人非常讨厌麻烦,你以后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来找我。尤其是王爷的事,你应该去找南宫馨儿,她才是跟你志同道合的那个,也是你真正的情敌。”

    她话音刚落,溟霜就面色慌乱的大声开口。

    “你胡说什么!”

    什么追,什么志同道合,什么情敌……

    这个女人在胡说什么?

    简直就是在胡扯!

    然而,她虽然极力否认着,可是脸上却不由自主的升腾起一股热气,胸口更是跳的飞快。

    溟霜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却怎么也掩藏不下去了。

    慕朝烟这个女人实在太过可恶,等她能动的时候,她一定要把这个丑女人毒哑,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再说话!

    看到她的脸色,慕朝烟就知道自己戳破了她的心思,所以恼羞成怒了。

    话说,这的女人各个都是奇葩啊,不管是南宫馨儿,还是李氏母女,又或者现在的溟霜。

    在自己说出她们心声的时候,不跟她共鸣也就算了,竟然还极力否认。

    这样下去,只怕一辈子都别想得到炎王了。

    毕竟看炎王的样子,完全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

    这两人的情路,怕是会很坎坷呢!

    慕朝烟心底这么想着,无奈的耸了耸肩,打算回去继续想该怎么把头梳好的事情。

    然而,就在她刚转身的时候,就听到两声故意发出的咳嗽声……

    慕朝烟下意识的回头,发现是苏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院子的门口。

    只是因为那里有宽叶的植物遮挡,所以一时没注意到而已。

    不过,仔细一看,原来,站在那里的并不是只有苏瑾一个人,还有被苏瑾推着的炎王。

    “那个,王妃……”

    此刻苏瑾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他就不应该推着王爷过来。

    刚刚看到溟霜去找人,这么大半天还没回来,他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就想着过来看看。

    溟霜什么性格他也清楚,自己没权利管着她。

    但是,他对慕朝烟因为赵霖还有炎王的病心存感激,就想着推王爷一起过来看看。

    万一慕朝烟真的被欺负了,也有个做主的不是。

    但是这个画面太美,他实在不敢看……

    哦不,是不敢听啊!

    这事情的真相实在太残酷了。

    他真正担心的王妃倒是没什么事,但溟霜却被下了药不能动了。

    这发展,简直是让他跌掉了下巴。

    还有,王妃说的她自己对王爷没兴趣,有什么事去找南宫馨儿……这是什么话?

    苏瑾觉得自从他认识这个王妃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对劲了。

    眼见自家王爷周身的气势越来越冷,他只好干咳两声提醒一下,免得自己被冻死。

    只求这姑奶奶千万别在说了,要不然,再说下去慕朝烟应该没事,他可就有事了。

    想到之前溟霜叫了声“慕小姐”就把王妃给惹毛了,苏瑾心底还有些庆幸。

    幸好他从刚开始就叫的王妃,要不然的话,他岂不是也要享受一下溟霜此刻站着不能动的滋味了?

    苏瑾出声后,慕朝烟倒没觉得有什么,但溟霜却是神情一愣。

    只要是王爷身边的人都知道,慕朝烟这个王妃到底是怎么来的。

    那么,自然也没有人会喜欢,或者去尊敬这个王妃了。

    像溟霜这样的,更是觉得这个王妃面目可憎,惹人讨厌,又怎么会把她称作王妃呢。

===htTp://www.5ikAidian.cn/第55章 婢女云溪===htTp://www.5ikAidian.cn/

但是她没有想到,苏瑾竟然会理所当然的叫这个女人王妃。

    凭什么?

    她不就是皇上用来羞辱他们王爷的吗?

    王妃?

    她也配!

    但不管心底怎么想的,此刻在炎王的面前,她绝不敢质疑出声。

    因为溟霜比任何人都清楚,主子不喜欢多嘴的人。

    感受到自家王爷因为自己刚才所叫的那声王妃,侧目看了他一下,苏瑾顿时讪笑一声,闭上嘴装起了哑巴。

    慕朝烟抱臂而立,溟霜静静地站在那里,苏瑾也不在吭声。

    一时间谁都没有在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一道清冷中带着些许寒意的声音开口,打破了僵局。

    “找个婢女过来给她梳洗。”

    慕朝烟浮现出一丝清浅的笑容,刚要开口对炎王说声谢谢呢,就听轮椅上的人又冷冰冰的开口。

    “解药。”

    解药?

    嘴角微微一抽,慕朝烟放下手,轻抚了下自己长长的头发。

    “这又不是什么毒药,哪来解药呀。放心,只是站着不动一个时辰而已,我相信以溟霜小姐的定力,这根本不算事儿。”

    说话的时候,慕朝烟眼底满满的都是真诚。

    解药嘛……她当然是有的,但给不给就看她的心情了。

    现在的她刚好心情不怎么美丽,解药自然免谈喽!

    再说了,溟霜刚才竟然敢对着她拔剑,自己只是让她站一会儿而已,比起以往她睚眦必报的性格,慕朝烟没有再给她加点另外的作料,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善良了。

    炎王凝目看着不远处的女人,终究没再说什么,挥手让苏瑾推着自己走了。

    推着自家王爷转身的时候,苏瑾默默地看了眼一动不动的溟霜,再偷眼看看慕朝烟。

    谁会相信没有解药这种话呢?

    但是他家王爷都没有计较什么,他自然就更加的不会了。

    反正他跟溟霜也互相看不顺眼,让溟霜站一会儿他反而觉得还挺好。

    真好能够磨练一下她的性子,别让她到了炎王府,还像外边那样目中无人。

    不过看着她硬邦邦的姿势,苏瑾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同情的。

    不过重点是他觉得自己应该牢记,千万不要惹王妃,王妃特别记仇这件事。

    目送着炎王离开后,慕朝烟自然不会陪着溟霜站岗,而是转身进了屋。

    但她门还没关上呢,就听外面“砰”的一声,溟霜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闭着眼睛昏迷不醒。

    慕朝烟轻笑一声。

    都叫你站好不要动了,不作死就不会死嘛!

    其实这次溟霜对她拔剑,她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主要是因为慕朝烟觉得这个女人虽然傲,但给她的感觉却比那什么南宫馨儿和慕朝云好多了。

    这大概就是她从心底对强者的一种相惜之心吧。

    南宫馨儿和慕朝云那样的女人实在太弱,让她连认真对待的心情都没有。

    谁说女人就一定得一推就倒?

    相比较温柔乖巧,小鸟依人的女子,她更喜欢有能力,有本事,强势不被欺负的。

    慕朝烟挑挑眉,最后看了眼外面的女人,还是选择把门关上了。

    虽说溟霜给她的感觉还不错,但她慕朝烟可没有那么好心,把一个刚刚想要杀死自己的人拖进屋里躺着。

    欣赏是一回事,教训也还是得有的。

    于是,等苏瑾好不容易到南宫馨儿那里找到了婢女之后,在带到慕朝烟这里来的时候,就看见门外的地上躺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美人时,婢女整个都变得惶恐不已。

    昨天她就听闻这个新王妃把南宫馨儿小姐给弄哭了,还把卿夫人气的直哆嗦,最后更是没有被王爷赶出安逸居,真不知道是个怎样厉害的角色呢。

    如今连溟霜姑娘都给放倒了,作为南宫馨儿的贴身婢女,她只求上天保佑,但愿这个新王妃千万别找她麻烦。

    自己只是个身份卑微的小婢女而已,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绕过地上的美人,婢女小心翼翼的敲门进去。

    “奴婢云溪,奉命来伺候王妃梳洗。”

    注视着眼前这位名叫云溪的婢女哆哆嗦嗦的开口,都不敢抬眼看自己的模样,慕朝烟不由觉得好笑。

    这还是她到这里的几天以来,第一次有人这么恭敬的跟她说话。

    慕朝烟不禁收敛了气势。

    不得不说,苏瑾找的人,还真是挺对她胃口的。

    云溪那张眉清目秀的小圆脸,只是看着便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并且做事也十分麻利,眼中对她也没有流露出什么轻视不屑,更没有敌意。

    要是真在来个炎王的仰慕者,她可能真的没什么耐心帮他调教女人了。

    不消片刻,慕朝烟的头就梳好了。

    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发型,但看起来,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最后再从苏瑾送来的一堆首饰里选出一根白玉簪子,加上面纱上面附带的一对小玉梳,倒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寒碜,看上去反而十分雅致。

    不过当慕朝烟梳洗取下面纱的时候,云溪看到真容后楞了一下,但很快撇开了目光。

    慕朝烟也不在乎她的反应。

    毕竟就凭她现在的这张脸,人家这样已经很给面子了。

    等一切都收拾妥当,慕朝烟便重新带上面纱,双手提着裙子在云溪面前转了一圈。

    “你觉得如何?”

    她转圈的时候,怀佩和玉石相撞的声音响成一串,格外的好听。

    云溪看着面前宛若天仙下凡的女子,神情呆愣的开口。

    “王妃真好看!”

    听到这句话,慕朝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就算自己现在的容貌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只要不露脸,还不是一样的美人。

    所以,美并不只是一张脸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的全部组合。

    王府前厅

    比较重量级的人都在这里,南宫馨儿朝门口看了一眼,就甩了甩手里的帕子。

    “这位新表嫂的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竟然让表哥和姑妈等这么久。今天姑妈可是还约了礼部尚书的夫人品茗呢。”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担忧,像是非常担心自己的姑妈失了面子一样。

===htTp://www.5ikAidian.cn/第56章 遵从圣意===htTp://www.5ikAidian.cn/

“这位尚书夫人最是注重礼仪,若是姑妈去晚了,岂不是会给尚书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观察着自家姑妈的反应。

    果然,听到这番话后,卿夫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她心底闪过一丝窃喜,面上却是装出一副担忧无奈又心累的模样。

    “新表嫂要是再不来,可就要越过和尚书夫人品茗的时间了。”

    这句话点燃了卿夫人的火气,她把手里的茶盅“砰”的一声放在桌上,声音中冒着寒气。

    “王爷,既然新王妃不愿意见我,那我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儿了,免得碍了新王妃的眼。”

    她话音刚落,慕朝烟就踏门而进。

    “卿夫人说笑了,朝烟愚钝,没能找到洗漱的地方,身边又没有个伺候的婢女,但那样一副披头散发的样子,又怎么能来见人呢。没想到会劳烦卿夫人等这么久,还真是朝烟的不是了。”

    呵!

    怪她来的太迟?

    那她身为王府的掌权人,难不成不知道给身为王妃的她安排两个贴身婢女么?

    刚要起身甩脸色的卿夫人,看到身穿浅蓝色衣裙的慕朝烟翩然而至,顿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朝坐在首位面无表情的炎王看去。

    “王爷,你……你怎么能把你母妃的衣服送给别人穿呢?”

    此话一出,刚进来的慕朝烟愣了一下。

    原来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是炎王母妃的呢。

    想到之前溟霜对她敌意满满的样子,想必也是知道这套衣服的来历了。

    她的目光随着卿夫人,飘向坐在首位的男人身上。

    在卿夫人的惊讶,甚至还带着一丝质问的声音中,他的脸色还是和之前一样平淡。

    这让不由自主的让慕朝烟想起了先前那张没有一丝血色,面色惨白的脸。

    “卿夫人何需惊讶,母妃这件衣服本来就是要给炎王妃的。”

    炎王静淡漠的说出这句话,顿时惊的一屋子的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而卿夫人更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神情都变得有些扭曲了。

    他这是承认这个女人在王府中的地位了吗?

    不,这绝不可能!

    一向都不喜欢女子接触的炎王,怎么可能会喜欢慕朝烟这个要容貌没容貌,要才华没才华,而且,不但是皇上赐婚羞辱他的,还是个连自己家里都不受宠,根本一无是处,连最基本的背景都没有的女人呢?

    他难道不应该在这个女人踏入安逸居的时候,就命人把她给丢出去吗?

    卿夫人的手隐在广袖下握成拳头,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冷声开口。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炎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抬眼看了看站在中央的慕朝烟。

    一旁的南宫馨儿看着他一脸淡漠的样子,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幽怨。

    漂亮的眼睛里更是晕染出一层水雾,贝齿紧紧咬着红唇,用一副可怜至极的模样看着他。

    然而后者根本没有把眸子转到她身上。

    见此,南宫馨儿眼里迅速闪过一抹怨毒,转头狠狠的盯着慕朝烟。

    恨不得把那身衣服从那个丑女人身上给扒下来,然后穿在自己的身上。

    因为,慕朝烟根本不配穿这身衣服。

    在南宫馨儿的心里,这件衣服早就已经是她的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也是变幻无穷的。

    她以为总有一天会是她的,但在自己没有拥有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它下一秒会在谁的手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