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一摸都是水还说不想要

   “嗯。”大家都理解。

 

    云舒和谢闵西从车库一番忙碌,终于又干了一个浩大的工程。

 

    两人一路开心的回到家中,看到沙发上的人,一下子愣住。除了谢闵行和谢闵慎两幅熟悉的面孔外,又多了两位亮眼的花美男。

 

    一个贵族气质最显,俊秀儒雅。一个花不溜秋,阳光开朗。

 

    谢闵西:“大哥,二哥,哥,五哥。”

 

    云舒惊呆的指着沙发上几位问谢闵西:“你这么多哥?妈不是就生了仨?”

 

    “噗。”一向沉稳,处事不经的杨老二没忍住。

 

    谢闵西来回看着,又看向谢闵行,她心中疑虑,难道不应该是大哥为大嫂介绍才合适么?“大嫂,这些都是我哥的朋友。”

 

    谢闵行无动于衷,谢闵西才介绍。

 

    谢闵西继续:“这位看起来就很温柔的是杨二哥,这个浑身看起来五颜六色的是秦五哥。”

 

    又向他们介绍:“这是我大嫂,云舒。”

 

    云舒第一句话不是和大家打招呼,而是反问:“不应该是你哥给我介绍的么?”

 

    谢闵西:“……”

 

    谢闵行缓慢起身,指着他们说:“杨老二,秦小五。”

 

    云舒点头,笑眯眯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云舒,谢闵西的大嫂。”就是不说是谢闵行的老婆,谁让他刚才不主动为自己介绍的。

 

    杨老二最懂人心,他斜视一边脸色不好的谢闵行,看来这个大嫂果真不是个柿子:“大嫂好。”

 

    秦五立马狗腿道:“大嫂真漂亮。”

 

    云舒问:“谢闵行在你们中间叫什么?”

 

    秦五不假思索的回答:“谢老大啊!”

 

    云舒点头,有意味的说道:“哦~,你们大小顺序是按照年龄分的?”

 

    年龄?他秦五最小,莫非“大嫂,你是想夸我长得年轻么?”秦五略自恋的问道。

 

    云舒标准微笑,摇摇头,“不是,我是想说谢闵行老。”

 

    呃,谢老大年龄好像确实挺大的,快奔三了。

 

    秦五僵硬的转头,视线转到谢闵行的脸,突然觉得死神来了。

 

    杨老二急忙解释,那怕真的他们此刻也不能承认啊,“不是,我们是按照武力分的。”

 

    “也就是说,谢闵行比你们都能打,才当的老大?”

 

    杨老二急忙点头:“大嫂,有什么问题呢?”

 

    云舒故作呆萌的仰头幻想道:“我在想如何才能避免家庭暴力。”

 

    谢闵行在一旁黑脸问:“我打过你?”

 

    他怎么娶了个没良心的小姑娘?

 

    云舒摇头:“以后日子那么长,万一你忍不住揍我咋办。”

 

    秦五似乎忘记了死神的存在,再次发挥自己的特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大嫂,谢老大肯定不舍的打你。他只会用别的法子惩罚你。”

 

    云舒听起来就好奇:“什么法子?”

 

    秦五贱笑:“当然是夫妻间的法子咯。”

 

    触及秦五坏笑的神情后,云舒一瞬间懂了,她狠瞪了秦五一眼问:“你们来干嘛的?还没到跨年时间,来拜年早了。”

 

    谢闵行脸不红心不跳:“他们来看猴子。”

 

    云舒转了一圈儿,疑惑问:“咱家啥时候买猴子了?猴子呢?”

 

    谢闵慎在一旁看戏,抿着嘴偷笑。

 

    谢闵西也跟着问:“大哥,猴子呢?今年还有耍猴?”

 

    谢闵行下巴示意:“昂,猴子正在找猴子。”

 

    谢闵西对云舒说:“嫂子,你们先聊,我去后边儿看看猴子去。”

 

    云舒抓着谢闵西的后衣领帽子,“你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

 

    她向谢闵行的兄弟们简单说明情况,跟着谢闵西去了后院。

 

    谢闵行看着云舒离开的背影,冰冷的脸上慢慢浮现宠溺,笑容慢慢变大,直到快从脸上溢出。

 

    杨老二一个挑眉的动作,问谢闵慎:“你们家经常这样?”

 

    谢闵慎点头:“日常!”

 

    杨老二:“那你们真是莫名的缘分啊。”

 

    今日份的晚餐,吃的有些晚,谢夫人和厨师在厨房学习如何腌肉和熏肉,才能让肉肥而不腻。

 

    谢先生进了厨房提醒谢夫人该吃饭了,谢夫人这才想起来,今天家里多了两个孩子,她洗干净手让佣人上菜。

 

===https://www.AiyyzX.com/ 第73章 认错态度很诚恳===https://www.AiyyzX.com/

 

第73章 认错态度很诚恳

 

    餐桌上,云舒当着谢夫人的面子没甩脸色给谢闵行,就低头吃自己的。

 

    谢夫人问:“老四怎么没一起过来?”

 

    杨老二解疑回答,他们的生意没必要和谢阿姨说的太清楚:“阿姨,陈四不在国内,陈爷爷把他叫回去了。”

 

    谢先生说:“老四回去是相亲去了吧?我听说过陈叔准备给他介绍李家的孩子。”

 

    此时此刻,谢闵慎有种想换爹的冲动。

 

    秦五永远都是最捧场的:“是啊叔叔,他都年纪一大把了该说媳妇儿了,别到老了打光棍。”

 

    谢夫人点头附和:“听到没有闵慎,你也该说媳妇儿了。老四比你还小一岁。”

 

    谢闵慎:“妈,我大哥和大嫂才结完婚。”

 

    云舒口中嗪着个菜叶子说道:“你说媳妇儿,关我和你大哥什么事儿?不冲突。”

 

    “对,根本就不冲突。”谢夫人说完又温柔的斥责云舒,“小舒,吃完再说话。”

 

    谢闵慎:“大嫂,这不是才忙完你和大哥的事情,我们家得歇歇。”

 

    云舒直接对谢夫人说:“妈,我们可要赶紧给闵慎找对象,过完年他都回部队了,我们再想逮到他可就难了。”

 

    谢闵慎:“……”欲哭无泪。

 

    他早知道大嫂是什么人,还去得罪,自寻死路。

 

    谢夫人深觉得有道理:“说的是,回去我就赶紧找找。”说完又问杨老二和秦五:“你们身边有没有合适的给闵慎介绍的啊乖?”

 

    杨老二和秦五齐摇头:“阿姨没有。”他们还想要兄弟情。

 

    云舒埋在碗中的脸,露出邪恶的微笑:“妈,谢闵行经常谈合作,他见的人多,认识的人也不少,里边不乏有很多优秀的女合作伙伴,让他给你说几个,你参谋参谋呗。”

 

    谢闵慎想说:靠,这是被他哥给坑了!

 

    谢闵行后知后觉道,这是云舒在坑他,谁让他说她是猴子的……谁让谢闵慎笑的。

 

    谢闵西默默低头喝汤,这种事情少说话比较好,避免引祸上身。

 

    谢夫人果真:“闵行,你记得给妈说几个啊,让妈去看看。老公,你也上点心,遇到合适的,回来告诉我,我去见见。”

 

    谢先生应是。

 

    作为大哥的谢闵行也只能答应,不答应还不知道云舒能说出什么:“好的妈。”

 

    谢闵慎:“哥。”

 

    云舒语重心长(幸灾乐祸)说:“你哥为你好。”

 

    杨老二和秦五突然都在庆幸,自己家中没像云舒这样的嫂子,略恐怖。

 

    云舒对杨老二的印象不错,是一位温柔的君子,俊逸出尘。她对秦五只一种感觉,来呀一起嗨皮。

 

    饭后,一伙人被谢夫人强制命令坐下聊天。

 

    秦五问:“大嫂,你明明二十,看起来才十八,为什么要嫁给谢老大啊?他都快奔三了,比你大八岁,亏不亏?”

 

    云舒点头:“亏点,不过我心大,能接受。再说,我不嫁给他我嫁给谭岳?别开玩笑了,我是他们买来的媳妇儿。”

 

    云舒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谢闵西有些自责,曾经对云舒说出那样严重的话。

 

    谢闵行则侧重于前一句:不嫁给他嫁给谭岳,呵,谭岳又是什么关系?

 

    秦五凑近云舒,和她一起仇视谢闵行:“谢老大除了长得帅点儿,再有几个臭钱,没别的优点了。”

 

    “嫁人呐,就得嫁这样的,看起来养眼重点还很有钱。就比如你们娶媳妇儿,长得好看点儿,身材再好点儿,一样一样。”

 

    “大嫂,我结婚是因为爱情。”

 

    云舒推开秦五:“那咱俩不是一路人,我浑身都是铜臭味儿,俗!”

 

    秦五被推开欲要再次凑近,怎知,谢闵行接水过来后,直接坐在两人中间,隔绝开。

 

    “大嫂,你也可以高级的。你看你,长得挺好看的,找对象不是难事儿。”

 

    云舒隔着谢闵行和秦五贫:“我嫁给谢老大不亏,最起码他很有钱超级有钱,有钱的不得了,他的钱能把我砸死好几代。”

 

    秦五呕心沥血的捂住胸口,“……大嫂,我在教你如何是金钱如粪土。”

 

    云舒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的良心告诉我,我愿意要这一堆金钱粪土。”

 

    秦五:“完蛋了,你已经病入膏肓了。”

 

    云舒:“然而也并不想治病。”

 

    秦五:“……大嫂,你是女孩子,你这样会被大众怼的。”

 

    云舒:“男孩子也可以这样啊,你不信试试。”

 

    “我……”秦五彻底无语了。

 

    杨老二难得开怀大笑:“秦五,你竟然在大嫂这里败了下来。哈哈。”

 

    秦五朝云舒抱拳:“大侠,在下甘拜下风。”

 

    云舒回个抱拳:“仁兄,不必多礼。”

 

    你来我往,两人都忽略了正中间黑脸的谢闵行。

 

    谢闵行将云舒拉坐在他怀中,“闭嘴,口渴么?”云舒一下子脸通红,她,她坐在谢闵行的大腿上,还,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面子不要了。

 

    “渴不渴?”谢闵行阴沉着脸再次询问。

 文学

 

    云舒呆呆的点头,“渴。”

 

    谢闵行端起,他的玻璃杯,凑到云舒的嘴边,“喝点润润。”

 

    “好。”云舒不动手,直接就这谢闵行的手喝水。

 

    众人的内心在画圈圈诅咒:秀恩爱,分得快。

 

    云舒觉得在谢闵行的腿上被抱着太太尴尬,最后下来。

 

    脸色潮红,发烫。

 

    “你真是什么话都能接住。”

 

    “你的话我就接不住。”

 

    谢闵行抬手揉揉云舒的发丝:“好了,别生气了,我错了。”

 

    云舒仰脸问:“你哪儿错了?”

 

    “你说哪儿错就那儿错。”

 

    云舒上下看着谢闵行:“你那儿都错。”

 

    谢闵行点头:“嗯,你说的是。”认错态度诚恳的不像本人。

 

    谢闵慎松了口气,只要大嫂不提他说媳妇儿的事儿,他母亲过两天就忘了。

 

    杨老二和秦五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他妈是谢老大?

 

    两人从震惊中离开了谢家,一上车,秦五对杨老二说:“不行,我要告诉老四,谢老大今天太古怪了。”

 

    杨老二:“现在打电话吧,我在更能让他相信。”

 

    经过刚才的一个拥抱,还有认错。谢闵行很有信心的认为,她已经让那些对云舒好奇,有想法的弟弟打消念想。

 

===https://www.AiyyzX.com/ 第74章 忍不住的吻===https://www.AiyyzX.com/

 

第74章 忍不住的吻

 

    送走客人,云舒就要回房间洗澡,谢闵行紧跟其后。

 

    到了房间,谢闵行直接把房门锁上问:“你和谭岳什么关系?”

 

    云舒迷糊:“什么什么关系?”

 

    谢闵行追着问:“不嫁给我有可能嫁给谭岳,什么意思?”

 

    这一问,憋了谢闵行好久。

 

    云舒恍然大悟:“哦,当时我想嫁给谭岳的,让浩翔地产出手帮助我爸公司,没想到半路杀出你个程咬金,我喜欢爷爷,所以就嫁给你啦。”

 

    云舒于谢闵行,是在谋划路上突然杀出的程咬金。

 

    谢闵行于云舒,是在选择路上突然杀出的程咬金。

 

    且都被婚姻绑在一起,程咬金看来是个福祉。

 

    谢闵行:“什么叫喜欢爷爷最后嫁给我?”

 

    云舒觉得怎么解释才能通俗一定呢?“呃,当时我不是没有见过你,可是,妈妈长得那么美艳,爸爸也很英俊,爷爷也很喜欢我很和蔼,我就觉得你长得应该不丑,人也会不错,最起码以后生了孩子基因肯定是好的,这不是才嫁给你的嘛。”

 

    谢闵行现在想家暴!

 

    谢闵行:“你和谭岳什么关系?”

 

    云舒不解:“你问这干嘛?”

 

    谢闵行将话题聊在商业上:“浩翔地产是谢氏的对手。”

 

    云舒惊讶:“你要用诡计对付浩翔地产?”

 

    谢闵行无语扶头:“我是担心他们利用你对付我们。”

 

    云舒:“哦,这个呀,你放心谭岳肯定不会,他还想娶我呢。”

 

    谢闵行急了,云舒再也不说到他想知道的点儿上。一时急,谢闵慎将人按在门后,吻她,“一会儿出来我要一个合理解释。”

 

    云舒进去洗澡,墨迹了快两个小时才出来,见到谢闵行还在沙发上坐着,云舒问:“你刚才为什么又亲我?”

 

    “你和谭岳什么关系?”谢闵行还是这个问题。

 

    云舒:“我问的是你为什么又亲我。”

 

    谢闵行:“你怎么认识谭岳的?”

 

    云舒抓着湿漉漉的头发说:“你怎么就抓着这一个问题问呢?谭岳说他喜欢我从我15岁的时候他就想娶我,行了吧。我们俩就这关系。”

 

    谢闵行:“没了?”

 

    云舒:“你还想要什么?”

 

    谢闵行:“我进去洗澡了。”

 

    云舒身后追问:“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又亲我。”

 

    谢闵行已经进了浴室。

 

    谢闵行关上浴室的们,才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亲云舒,好像没有控制住自己。

 

    这么大年纪,还控制不住自己,谢闵行烦躁的锤墙。

 

    谭岳,这个人他该好好查查了。

 

    谢闵行出来的时候云舒已经睡了。

 

    谢闵行看着睡着的云舒,自言自语:“这么快就睡着了。”

 

    一夜好梦。

 

    云舒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给云父云母打电话:“爸妈,你们注意安全。”

 

    “妈,你记得带些感冒药。”

 

    “妈,你让我爸背着我那个单反。”

 

    “妈,你们一定要天天给我打电话。”

 

    ……

 

    云舒不知唠叨了多久才挂断电话。

 

    云舒趴在阳台窗户处,眺望远方的风景,不施粉黛的面孔清新佳人一枚,云舒站了会儿冷了,转身要钻被窝发现谢闵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云舒问:“是我打电话的声音吵到你了么?”

 

    谢闵行:“不是,是生物钟。”谢闵行知道云舒打电话的声音刻意压的很低,就为了不吵醒他。

 

    谢闵行掀开被子一角说:“冷了吧,被窝里还是暖和的赶紧进来。”

 

    云舒没有上床,而是窝在沙发中。

 

    云舒和谢闵西都赖床,谢夫人也没有叫醒她俩。

 

    谢先生有些好奇:“今日怎么不见你去叫她俩?”

 

    谢夫人:“我一个婆婆总是进儿媳妇的房间也不好,再说,这俩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就让她们多睡会儿懒觉吧。”

 

    谢先生笑了笑,对谢闵行谢闵慎兄弟俩说:“难得你妈深明大义一次,咱父子仨早知道就不起这么早了。”

 

    谢夫人又开始唠叨:“早起身体好,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出去跑个步将体内的废气排出,还有助于骨骼……”

 

    谢爷爷不在家,谢夫人唠叨的时候,全家只有谢闵西敢顶嘴,谢家父子仨都闭着嘴巴老老实实的吃早餐。

 

    剧组:

 

    “维维姐,今年过年剧组给了5天假,你要怎么过?”同一剧组的女儿问高维维。

 

    高维维听到有5天假,高兴的拿起手机,正要播电话,嘴角的笑慢慢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自嘲一笑:“回家睡5天。”

 

    女二:“维维姐,你不是有男朋友嘛,为什么不一起回家过年?”

 

    女二不太好意思,不过还是好心提醒:“维维姐,你和你的男朋友都这么久了,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为什么不趁着这个假期回家把事情办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