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杉杉和封腾第一次:湿淋淋 粗大的 啊 奶头

   谢夫人打掉正在谄媚的谢闵西和云舒的爪子,说:“没有做错事,只是今天回来的晚。”

 

    谢先生笑了两声,对云舒和谢闵西说:“给你妈好好捶捶背。”

 

    云舒和谢闵西齐声:“遵命。”

 

    今夜太晚了,谢闵西和云舒便早早的去睡觉了。

 

    谢闵行回到房间,云舒已经躺在沙发上睡了好久。

 

    谢闵行替她掖好被子,就去洗澡。

 

    翌日,云舒起的最早,因为昨夜睡得也是最早的。

 

    她动作已经很轻了,谢闵行还是听到了声音醒来问:“几点了?”

 

    云舒:“快五点。”

 

    谢闵行:“起这么早做什么?怎么不再睡会儿?”

 

    云舒:“我一会儿就回来了,下楼喝点水,你继续睡吧。”

 

    谢闵行没多想继续睡觉。

 

    云舒看着外边儿天还很黑,主人佣人还都在睡着头觉,云舒拿起昨晚准备好的手电筒和手机,下楼叫起谢闵西。谢闵西快速收拾好,两人都是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外边儿裹个大棉袄,一人一个手电筒加一部手机,裹着严严实实的去车库。

 

    一摞星星灯圈数太多,两个人一人抬一个边儿往后花园走去。

 

    接到昨天连接的地方,云舒负责爬上去在围墙上缠线,谢闵西负责松线。

 

    “大嫂,你慢点儿。”谢闵西小声提醒。

 

    云舒:“放心吧西子,你再松点儿线。”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鱼肚渐白,第一摞已经缠绕结束。

 

    谢闵西指着前边儿:“大嫂快下来,我二哥快跑过来了。”

 

===https://www.AiyyzX.com/ 第68章 丈夫的解释===https://www.AiyyzX.com/

 

第68章 丈夫的解释

 

    云舒也看到了,两人戴着帽子,直接匍匐在地上。

 

    大气都不敢出。

 

    庆幸的是,幸好这边儿不是跑道,谢闵慎朝她们相背的方向跑去。

 

    云舒和谢闵西都松了一口气儿。

 

    太悬了,第一次感觉跑步是一件超级不好的运动。

 

    累了一早上,云舒和谢闵西两人浑身都是汗,云舒回到卧室就去洗澡,厚睡衣已经被云舒丢在脏衣笼里,室内的温度恒温,于是云舒穿着夏季真丝吊带睡衣,掀开被子就开始睡回笼觉。

 

    谢闵行知道云舒回来,便问:“刚才去哪儿了?”

 

    云舒借着沙发靠背,背对他说:“去院子里锻炼身体了。”

 

    谢闵行肯定不相信,指不定和谢闵西两个人又玩儿呢。还是太小,孩子心性。

 

    当然云舒也属于想起什么是什么的人,她也有可能大早上出去锻炼可能是昨天吃的太多。

 

    谢闵行看了眼表,他还能再睡一个小时,但是已经不困了,便起身去书房。

 

    谢家每天起的最早的是谢闵慎,军人就是这样的自律,即使回了家,每天早上的晨练是必不可少的。

 

    一大早佣人就起来准备主人们的饭菜。

 

    谢闵行下楼看到谢闵慎:“闵慎,你吃过饭了么?”

 

    谢闵慎:“没有,一起吧哥。”

 

    谢闵行点头。

 

    谢闵慎突然想起早上的事情,军人的侦查与反侦查能力可是一级的,谢闵慎说:“哥,嫂子和西子在做什么啊?”

 

    谢闵行:“从何说起?”

 

    “今天早上我去晨跑,大老远就看到她俩鬼鬼祟祟的,西子看到我后,两人直接躲在花枝里,她俩还以为我没看到她们”谢闵慎说。

 

    谢闵行:“哦,你嫂子一时兴起睡不着拉着西子去锻炼身体了,两人穿的都是睡衣,见到你不好,就直接躲起来了。”

 

    谢闵行真是多亏了你啊,为你媳妇儿“解释”。要不然你媳妇儿的大计就要被毁了。

 

    谢闵慎一听大哥这样说,就没放心上和谢闵行聊些政治和商业上的事情。

 

    临走前,谢闵行交代佣人:“早餐时间别叫小舒和西子,让她俩睡吧。”

 

    佣人:“是,大少爷。”

 

    云舒一觉睡醒9点多,下楼看到谢闵西也是刚起床的样子:“西子,早啊。”

 

    “大嫂,早啊。”

 

    谢夫人指着外边儿的太阳对着两个孩子说道:“早什么早,太阳都晒屁股上了。你们俩一放假整日睡到日上三竿,还不如开学。”

 

    荒废时间,谢夫人觉得就是荒废生命。

 

    一段时间的相处,云舒已经知道谢夫人是什么样的人了,于是她根本不在意谢夫人吼她们的话。

 

    云舒:“妈,我们好不容易放假,再说了它晒屁股上,我拉上窗帘儿不就行了。”

 

    谢夫人:“你还顶嘴。”

 

    云舒佯装弱弱的样子,后退一步摇摇头。

 

    看她多乖巧。

 

    谢夫人指着餐厅方向:“你俩赶紧去吃饭去,马上都到吃午饭的点儿了。”

 

    云舒和谢闵西手拉手坐在客厅,云舒觉得哪儿不对劲儿问谢闵西:“西子,爷爷不是说起的晚没饭吃?”

 

    谢闵西:“是呀嫂子,不过爷爷不在家没事儿。”

 

    这么说起来,爷爷消失了她都不知道,云舒问:“不在家?爷爷去哪儿了?”

 

    谢闵西则习以为常:“哦,每年军队快过年的前几天,都会请爷爷去讲话或者让爷爷去坐镇,今年我们都在国内,一来一回估计得四天左右才能回来。”

 

    云舒有些担心老人的身体:“那爷爷的身体没事儿吧?一来一回奔波的很累,而且军队的环境都很恶劣。”

 

    谢闵西:“别太担心嫂子,管家伯伯和爷爷一起去了,咱家的私人医生也跟着去了,到了军队还有军医院。”

 

    云舒突然想起来昨天爷爷约她的事情,自己那样的回答其实也算是拒绝了,爷爷是想带自己去的吧。

 

    “西子,爷爷是昨天什么时候走的?”

 

    “这个我不知道,李婶,爷爷什么时候走的?”谢闵西见到餐厅一直负责上菜的女佣问。

 

    李婶:“将军是昨天中午一点钟登机。”

 

    云舒心里有些不好受,好像是自己伤了爷爷的心。

 

    谢闵西看出云舒的心思,谢闵西安慰:“嫂子,爷爷不会带人去军队的,你可是家属去的话,就在电视上露面了,这会对你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爷爷的原则就是绝不能让女眷身受危险之中。你别自责。还有,等爷爷回来的时候咱俩的计划也都完成了,刚好给他们一个惊喜。”

 

    谢闵西很会安慰人,几句话,云舒就没有那么自责了,心思都扑在计划上。

 

    下午云舒和谢闵西又要出去,谢闵慎不在家,谢闵行和谢先生都去了公司,只有谢夫人一个人在家。

 

    谢夫人问谢闵西:“西子你们去哪儿?”

 

    谢闵西:“妈,我和大嫂出去买些东西。今天绝对回来的早。”

 

    云舒看出谢夫人想和她俩一起出去的意思,云舒问:“妈,你在家有事儿么?”

 

    谢夫人表面一直是家中最闲的人,“我没事。”

 

    “妈,那咱们一起出去逛街呗。”云舒提出来。

 

    谢夫人笑着问:“你们去哪?”

 

    谢闵西听到妈妈的加入是最开心的:“妈,我和大嫂还没定住去哪儿,咱们一起嘛~好么妈妈?”

 

    谢闵西在撒娇,云舒也比较诚恳邀请:“妈妈,你和我们出去,我们告诉你个秘密哦~”

 

    谢夫人本就想出去,自己不好意思开口,但是女儿和儿媳给自己搭的梯子都快上天了,谢夫人笑着点头说:“你们等我一下,我上楼换个衣服。”

 

    云舒和谢闵西挥手:“妈,你快去吧。”

 

    谢夫人笑着走开。

 

    云舒和谢闵西在客厅等谢夫人。

 

    谢闵西问云舒:“大嫂,真的要告诉妈妈?”

 

    云舒:“坦白从宽,路上咱俩多磨磨嘴皮子强拉妈妈入伙。如果实在不行一哭二闹三上吊。”

 

    谢闵西:“妈妈会同意么?”

 

    云舒:“我估计十有八九吧。”

 

    “同意?”

 

    云舒摇摇头:“不同意。”

 

    谢闵西:“别说了吧?”

 

    云舒:“说说吧,不是还有可能妈妈会同意的么?而且在妈妈眼皮子底下做这些迟早被发现。”

 

    谢闵西继续摇头:“嫂子,不成,不能告诉妈妈,妈妈不是那种愿意轻易尝试的人,你说了只会引起妈妈的反感,最后咱俩早上辛苦的成果就要被拆。我们就当给妈妈一个惊喜,不告诉妈妈了,拖住妈妈的事儿交给我。”

 

===https://www.AiyyzX.com/ 第69章 买衣服===https://www.AiyyzX.com/

 

第69章 买衣服

 

    云舒看到谢闵西态度这么强硬,就听谢闵西的话:“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们就不敢去了,不过那个惊喜我们可要好好想想怎么说。”

 

    谢闵西点头答应。

 

    云舒突然问:“西子,你和妈妈去过菜市场么?”

 

    谢闵西咧嘴摇摇头:“没有,我和妈妈从来没去过。”而且,菜市场什么鬼?那不是家中的佣人才去的?

 

    云舒一拍手,“那我们就去菜市场。”

 

    谢闵西不可置信:“what?”

 

    云舒再次重复也是确认:“去菜市场,买年货。”

 

    谢闵西再次确认:“are you sure?”

 

    云舒点头非常肯定:“yes, sure.”

 

    谢夫人下楼问:“你们俩个再说什么?”

 

    “妈妈我们在说惊喜。”谢闵西回答。

 

    云舒在门口拿着车钥匙说:“妈,西子我们走咯。”

 

    中心市场

 

    谢夫人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就是你们说的惊喜?”

 文学

 

    云舒点头:“对呀妈。早上的菜新鲜,我们先挑买,让他们送到家里,中午不回去吃饭,昨天我和西子吃了一家就挺好吃的,今天我们一起去吃。下午逛街买衣服,昨天我和西子的都买过了,今天妈妈你要买,咱们还要给谢闵行,闵慎还有爸爸买。”

 

    谢夫人有些嫌脏:“我在外边儿就不进了去,你们去吧。”凌乱拥挤的车道,地上人来人往都踩烂的菜叶子,还有里边黢黑呛人的味道,谢夫人接受不了。

 

    谢夫人早上画的那么精致的妆容,以为出门喝咖啡,看风景逛街的,没想到来菜市场买菜,内心真是有些难以形容。

 

    云舒:“妈,来就来了,你进去看看呗。不脏,这个是a市最好的菜市场了。”

 

    谢夫人和谢闵西都有些退缩。

 

    云舒一胳膊架一个,直接进了菜市场。

 

    芹菜,小葱,大葱,姜,蒜,西红柿……

 

    云舒挑的津津有味,遇到价钱不合理的开始和商贩划价,一般云舒都能划下去。

 

    有时候谢闵西也加入划价行列。

 

    谢夫人有些意外这还是她教的那个小公主么?

 

    云舒将东西都给菜贩,写下地址,问谢夫人:“妈,还要啥不?”

 

    谢夫人看着前头的牛肉说:“咱买的都是素的,过年还要肉。那个牛肉羊肉都买些吧。”

 

    于是三人一起走在卖牛肉处,谢夫人口气有些大:“一整头牛肉怎么卖?”学着云舒的语气。

 

    肉贩子正剁着肉,差点儿剁到手,震惊加不敢相信的问:“啥玩意儿?一整头牛?”

 

    谢夫人点头:“是。”

 

    云舒制止谢夫人,对肉贩子老板说:“半头牛,半头牛。我们就要半头牛。”

 

    肉贩子老板才觉得可信些,好一点的饭店一次也只要半头牛,眼前的美妇人口气可真不小。

 

    云舒对谢夫人说:“妈,一头牛太多了。”

 

    谢夫人:“家里还有那么多佣人呢。”

 

    云舒:“那咱们又不是只买这一种肉不是,羊肉猪肉咱都没买呢。”

 

    谢闵西:“妈,大嫂说的有理。”

 

    谢夫人:“嗯。那就要半头牛。”

 

    最后谢夫人亲自挑的牛肉,羊肉猪肉,还有五花肉,排骨,饺子馅儿。

 

    谢夫人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回去等妈妈给你们露一手。”

 

    谢闵西拍手:“好呀妈妈。”

 

    云舒:“妈,厉害呀。”

 

    谢夫人:“走,咱去吃饭。”

 

    到了吃饭的地方,谢夫人有些纠结要不要进去。

 

    在云舒和谢闵西强拉硬拽的努力下,谢夫人进入了。

 

    老板看到又是昨天的两位美女:“美女,今天又来了。”

 

    没办法人长得好看,就是容易让人们记住。

 

    云舒:“对,这次我们三个人。”

 

    老板看到谢夫人,立马站的规规整整,老板看起来也就四十多的样子,谢夫人保养的好,不说年龄看起来也就三四十的样子。

 

    “好,你们里边儿请。”

 

    云舒和谢闵西领着谢夫人坐下后,老板亲自过来问:“今天吃什么?”

 

    云舒拿着菜单挑了几个,又递给谢闵西,最后传给谢夫人。

 

    老板说:“你们家可真是幸福,姐妹仨都长得真好看。”

 

    谢夫人:“……”

 

    云舒扑哧笑了。

 

    谢闵西:“这是我嫂子,这是我妈。”

 

    谢夫人:“是的,我是她们的妈妈。”

 

    老板惊讶又呆滞的脸看着谢夫人问:“你是她们的妈妈?”

 

    老板只问谢夫人。

 

    谢夫人被人家夸奖年轻笑着点头:“这是我儿媳,这是我女儿。”

 

    老板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急急离开。

 

    反应迟钝的娘儿仨,根本没有留意老板的异常,反倒是一只在夸饭菜好吃。

 

    下午去逛街,云舒为谢闵行挑了一件深棕色的衬衣,又选了一身棕色的西服。

 

    云舒:“这一身就留作工作穿。”

 

    又为谢闵行选了件黑色的棉袄,因为小私心存在,偷偷选的和自己的款式很像,穿出去会被别人误以为情侣装。

 

    谢夫人为谢先生和谢闵慎一人买了一身,又去为自己定做了一身。

 

    最后临走前,路过唐装店,三人对视一笑,进入店内,按照谢爷爷的尺码选了一身红色黄领的唐装,这才三人一起回家。

 

    谢闵行和谢先生今日回来的早,谢先生看到佣人大包小包的往屋里拎东西。

 

    谢先生问:“都买的什么?”

 

    谢夫人也是提着衣服,谢先生赶紧上去接住,谢夫人松开手说:“和两个孩子去逛街给你们买的过年衣服”

 

    谢先生:“直接在家打个电话就行了,何必跑下去呢?”

 

    谢夫人推搡谢先生:“可是出去试着买心情很好啊。”

 

    谢先生:“下次买过就直接让他们送回家。”

 

    谢夫人:“下次再说吧。”

 

    谢闵行接过云舒手里的袋子问:“买的什么?”

 

    云舒:“妈妈和西子给你买的西服和棉袄。”

 

    谢闵西是时候提现她是神助攻了:“不是啊大哥,你的衣服是大嫂亲自挑选买的。二哥的才是我挑妈妈买。”

 

    “天!”云舒此刻的内心想法只一个字。她不需要神助攻啊!

 

    她欲想解释,可一看到谢闵行,脸蹭的通红,在云家只知道妈妈给爸爸买衣服后,爸爸第二天高兴的穿着去上班,临走前还和妈妈来个kiss,她才想起来要给谢闵行买的。

 

    谢闵行勾起唇角看着云舒,不再这个话题上多说,云舒此刻的脸耳朵红的像个熟透了的桃子。

 

===https://www.AiyyzX.com/ 第70章 父母过二人世界===https://www.AiyyzX.com/

 

第70章 父母过二人世界

 

    吃过晚饭,云舒和谢闵西主动提出:“妈,爸,这两天我和大嫂吃的太多了,出去转转消消食。”

 

    谢夫人看着两人的肚子,堪忧的说道:“确实吃的不少,去吧。”

 

    谢闵西和云舒在桌子底下相互拉手,快速离开。

 

    谢闵慎看着谢闵行:“大哥,她俩真的没问题吧?”

 

    谢闵行也觉得有问题,不过碍于云舒不想说,他就当做不知道,也不会去查:“没问题。”

 

    谢闵慎:“……”大哥变成睁眼瞎了?还是我真的多想了?

 

    云舒和谢闵西跑到车库,找到昨天开的那辆车,打开后备箱,又抱出一摞星星灯。

 

    两人拖着到早上接线的终点,云舒和谢闵西掏出自己的手机,和早上的分工一样,一个缠线一个放线。

 

    第二天,天还没亮,云舒和谢闵行又去“锻炼身体了”。

 

    然后接着睡回笼觉。谢闵行看到就当没看到,他内心很期待云舒正在做的事情的成品,总感觉今年会不一样。

 

    上午和谢夫人去买水果瓜子办年货,中午在家吃过饭小睡一会儿和谢闵西出去买烟花炮竹。

 

    “大嫂,这个烟火好便宜啊,一块钱一把。”谢闵西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姑娘,拿起一把烟花对云舒说。

 

    云舒说:“我也觉得好看,咱多买点儿。还有那个点开像星星似的,也很好看,就这俩一个来几十包。”

 

    谢闵西:“那个窜天猴也要。”

 

    云舒:“那个三响炮也要。”

 

    谢闵西:“还有摔炮。”

 

    云舒:“鞭炮咱俩别买了,家里管家肯定会交代的。”

 

    谢闵西点头。

 

    后备箱又被塞的满当当的,回到家,将后备箱的东西全部偷偷移在不经常开的那辆车上。

 

    晚餐后,两人又去“散步”一直到九点多才回房间。

 

    谢闵行隐约知道云舒去买什么了,只是他还不清楚云舒每天都在忙什么。

 

    本来想调戏一下小妻子为他买衣服的事情,谢闵行忍住了,因为云舒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云舒:当然累!每天爬高上低的你试试。

 

    终于又一天,早晨云舒和谢闵西的大计划终于完成了,五摞不多不少刚刚好。

 

    两人在终点处看着远方太阳渐渐升起,云舒问:“西子,累吗?”

 

    谢闵西:“肯定没有嫂子你累,但是累的开心。我第一次这样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喵, 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a5a5a.cn/news/4751.html